大师级的场表现,是个什么味道?

    拉钦霍感受很强烈。

    晕!

    巴西大块头身体并不笨拙,18的身高在德甲也排不上号,从事了多年的场防守,他在经验上不输给场上任何家伙。可就是这么个经验,意识,身体都上佳的主儿,在下半场开始十分钟之后,有点找不着北了!

    快!

    这种快,不是冲刺速度有多惊人,也不是脚下频率有多快,准确点说,是思维上的快。

    传,停,带,接,转身,变幻节奏,掌控进攻方向

    所有的一切,仿佛一台高速运转的小型机一般,随心所欲,准确无比,自带纠错!

    拉钦霍在赛前被布置的任务,最重要的,就是限制这个家伙!

    上半场,对方整支球队都明显有些不适应乱战的节奏和湿滑的场地,失误不断的情况下,即使有场大师坐阵,也难以良好运转。这种状况下,他觉得对方实在是名头大过实力。

    谁曾想,下半场一开始,整支多特蒙德都像回过神来一般,迅速提高了传球成功率,眼前这家伙的表现,马上变得如鱼得水起来!

    “拉钦霍,跟着跑有毛用啊,铲他!”

    莱茵克在一次倒地扑救后,眼角的泥水都没擦,对着巴西人一通怒吼。

    “哦”

    拉钦霍低着脑袋,拉长声音应了一声。

    心里直骂娘!

    防守型后腰本来就是吃牌大户,没拿牌的时候还敢动作大点儿,这要背张黄牌在身,那还怎么踢?

    两黄一红的话,还不如继续跟着后面跑!

    不行。比赛还有5分钟呢,靠犯规不是个事儿,得想想办法!

    雷哈格尔瞧了眼跑道上活动的家伙们,有些犹豫。

    这个点,也算是常规换人时间了。1:0的结果能保持到最后的话,无疑是件功德无量的好事情。

    年轻人为主打的升班马。主场力克新科欧洲冠军?

    想想就让人觉得带感!

    可是,眼前情况明摆着。拉钦霍限制不住穆勒,如果不做出改变的话,多特蒙德肯定会越踢越起劲,最终扳平甚至反超,都有可能!

    如果往场上增加防守力量,布克或者莱希上的话,左路必然没有办法保持攻击性,连带着。球队的整体气势马上会降下来。

    这场比赛,一直到了60分钟,年轻人的活跃程度依然没有下降,即使场面被动,防守压力很大,他们仍然保持了高度的注意力,一丝不苟地完成着赛前布置任务。

    这种时候,抽走一到两个。换上守强攻弱的家伙,利弊都很明显。

    利不用说。自然是出现坏结果的可能性下降。

    弊也简单着,年轻人在面对更高挑战的时候,被人为终止了。这让他们少了压力下爆发的可能,以后如果再遇见类似的情况,底气明显就会不足!

    短期来看,利大于弊。长远来看。弊大于利!

    而且,仅仅依靠雨天乱战赢得的胜利,放在以后的比赛,能成为坚固的信心吗?

    不行,既然决定重用年轻人。不能让他们在压力下有逃避的想法!

    “或许,可以找自由人想想办法?”

    伯尔尼的声音在雷哈格尔身边响起,不大,却清晰地钻入他的耳膜里。

    “嗯,看来需要牺牲他的攻击力了。”

    雷哈格尔反应很快,迅速点了点头。

    尤墨尝试过限制穆勒。

    不过,和拉钦霍的感觉差不多。

    有心无力。

    他既不是专业后卫出身,场上要求也不能像后卫那样,一防到底再回不来。这种状况下,他连对方跑位都判断不清楚,防守也是有一搭没一搭,路过伸一脚那种。

    世界顶级场大师,如果被这种程度的防守难倒,那确实该洗洗睡了。

    他有想过好好观察一番以图限制这家伙,可最终却在观察之后,放弃了这种想法。

    太活跃了!

    想限制这种家伙,必须时时刻刻跟随,从传球路线到出球可能,最好还能有贴身上抢的机会,才能真正限制住。他是自由人,一直盯着一个家伙,有球无球都不放弃的话,进攻就不可能再发挥作用了。

    毕竟,他不是场组织者,后卫们也很少把皮球交给他来处理。

    可是,拉钦霍一脸无奈的神情在那儿摆着呢,场上已经没有其它人能给予巴西人足够的帮助了!

    就在不上不下的时候,雷哈格尔的指令,清晰无比地钻入他的耳朵里。

    “o,自由人到此为止,盯人!”

    在此之前的比赛,尤墨曾经无师自通过。

    那是身为自由人的第二场比赛,他看到难得首发的卢伟状态不佳后,无意做出的决定。结果,那种降低回防深度来增加攻击力的办法,成了一次不小的突破!

    这让他在以后的比赛,逐渐坚定了想法。

    所谓的自由人,没必要按照以前的老办法,曾经的苛刻要求来进行比赛!

    结果,今天。他在雷哈格尔的指点下,又往前迈进了一步!

    自由人,就是比赛,发挥最重要作用的那个人!!!

    眼前这场比赛,限制住穆勒的发挥,保证1:0的结果,就是个最完美的结局了。这种时候还念念不忘自己的攻击力,还想着自由人应该在进攻如何如何,显然有些执迷不悟!

    自由人,既是全能大师,也应该能摇身一变,专精一项!

    “ok,巴西人,我来帮你了!”

    比赛时间已经到了第65分钟。没有换人的雷哈格尔盯着场上。

    指令已经做出,剩下的只是执行能力。

    比赛结果暂时已经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他想看到那个家伙在这种情况下的表现。

    穆勒的能力他比谁都清楚。

    1990年世界杯,主教练贝肯鲍尔力排众议,在马特乌斯,克林斯曼如日天。哈斯勒,里德尔交相辉印的那届国家队,带上了这个资历平平,乳臭未干的小子,一起捧回了大力神杯。

    “这个队内最年轻的卷发小子,早晚要成为大人物!”

    贝肯鲍尔的原话他依然记忆犹新。

    这家伙的特点,雷哈格尔同样清楚异常。

    “锋卫混合型球员”,俗称“九号半”!

    速度快,脚法好。视野开阔,组织能力与突破能力一样强悍。

    这种家伙,一旦找到比赛状态,明显不是拉钦霍这个级别能限制了的。至于尤墨能不能限制住,他心里也没底。

    毕竟,身为自由人的家伙并不是后卫出身,防守经验的积累,连一个赛季都没有。

    按常理判断。是不应该有如此高的期待的。可冥冥,他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如此强烈的预感。从哪儿来的呢?

    场上。

    穆勒转动脖子,瞧了眼刚刚捅走自己脚下皮球的家伙。

    尤墨看的清楚,居然微笑奉上。

    摄像机镜头准确捕捉到了这一幕,迅速把镜头对准两人的嘴唇,希望可以用读唇术解读两人的交流。

    结果却让人失望。

    两人都紧闭着嘴巴,没有说话的欲*望。只有眼尖到一定程度的电视观众。才能鉴别出两人的眼神有何不同。

    被挑战后,惊讶高涨的情绪。挑战者,微笑找到目标的兴奋。

    比赛继续进行。

    第2分钟,穆勒高速带球向前。

    面前,是已经化身盯人卫的家伙。

    位置。在大禁区前四米处。

    尤墨侧身,交叉步站好,重心微微下降。

    穆勒同样重心前倾,微微低着的眉眼,看不出任何表情。

    两人之间的皮球,被一记正脚背触球后,出现在正间。仿佛一只诱人无比的果实,在那发出让人心痒难耐的光芒。

    1,公分的身高差距,在同时降低重心的情况下,看不出来任何差距。

    两人的腿长,频率,速度,同样相差无几。只是,尤墨的位置已经靠近禁区,再退的话,对方的选择危险性会骤然放大!

    上抢吗?

    一声闷响后,两人双双摔倒在地。裁判双手一摊,示意比赛进行。

    雷哈格尔骤然升高的心跳,迅速回落!

    “怎么回事情?穆勒带球向前,仿佛趟大了一点,结果是对了一次脚吗?”

    科尔曼的心跳却随着声音走高,眼睛睁大,不敢相信一般。

    场奇才,状态正佳的时候,犯了低级错误?

    “来看看慢镜头!穆勒最后趟的一步,确实稍微有些大,皮球出现在两人间,看上去应该是个二分这一球!可是,他的右脚在触完球之后,蹬地那一下速度非常之快,这让他在接下来的动作,稍稍占据了些主动!”

    “可是,最后为什么会没有突破,也没有犯规?”

    “再来看一次!注意看,o的动作!他好像一点也没有上抢的意思,观察了一下皮球和对手的位置,横向移动了一步,出现在皮球的正前方!”

    “难怪!o既没有上抢被突破,也没有后退让开通道。他选择了横移!迅速无比的一小步,却让自己获得了对皮球更有力的控制权!”

    “穆勒有些失算!在那一瞬间,他可能是算定了对手的举动,无论是后退还是上抢,他都可以制造出自己想要的局面!可唯独横向移动,没有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制造出了一次疑似二分之一球,想用自己傲人的速度解决对手,最不济,也要造一次犯规出来。结果,对手只是充分利用了皮球向前滚动的事实状况,就让对抗朝着偏离原来设想的轨道进行!”

    “裁判的判罚没有问题,希斯菲尔德的怒吼看来只能收获失望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