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地的两个人,并没有多么激烈的身体碰撞。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两人也没有眼神交锋的打算。只是在一起向前跑的时候,穆勒声音冷冷地来了一句。

    “很贼嘛,小子!”

    “多谢夸奖。”

    尤墨楞了一下,才随口回了一句。

    和对手在职业比赛交流,他还真没什么经历。无论是挑衅,发泄,还是友好,他都没有体验过其滋味。

    “猜我下次会怎么做?”声音继续传来。

    “怎么做?只要不咬人就行。”尤墨感受到被人挑衅的奇妙感受了,身体里某项技能有觉醒的趋势。

    心理战?

    “咬人?”

    接受过良好教育的穆勒有点发蒙,好一会,才楞楞地反问。

    “嗯,我怕自己控制不住会伤人。”尤墨跟着他跑了一截,发现已经过了场,于是退回来,安心目送。

    “哈哈,说不定哦。”穆勒终于回过神来了,笑声很勉强。

    身旁的队友奇怪地瞧了他一眼,又纷纷转头,看了眼对面的家伙。

    尤墨站定了,心思放在皮球上,没去理那些探询的目光。

    区域加盯人,这是现代足球的防守策略。即使做不到两者兼故,也必须要往这个方向努力。尤墨放弃了自由人的攻击性,场上位置以半场为界,盯人的同时,不会放弃协防队友的机会。

    穆勒不算是传统的场节拍器,拿球时的攻击性很强,无论是突破还是传球,都有种寒光闪过的锐利感。

    防守这种家伙,判断是第一位的。

    拉钦霍之前完全跟不上对手的节奏,就是吃了判断的亏。

    以前的防守经验。面对这家伙的时候,统统不管用!

    比赛继续进行,时间已过8分钟。

    两次被尤墨破坏了最终计划之后,多特蒙德的进攻有点受潮。

    这两次防守,第一次是这家伙一路狂奔到本方半场的边线上,在穆勒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下。捅了一脚。皮球最终是出了边线,只能算是破坏了进攻节奏。

    第二次就有点伤士气了。正面拿球,一对一,既没有突破分球,也没有造犯规,甚至连阻挡都不明显。这种大失水准的表现,顿时让球队的气势受挫。

    这种状况,有点像冷兵器时代的两军对垒。先锋大将各出一人的情况下,哪边胜出。哪边气势就盛,最终胜出的可能性也会提高很多。

    穆勒心知肚明这一点,他的队友也清楚明白。身为球队核心,他并不缺乏队友支持,可如果一而再,再而地被对方限制,那所有人心理难免会打上问号。

    状态不佳?

    已经把拉钦霍戏耍的团团转了,穆勒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状态不佳。可比赛时间所剩不多。如果再次被对方成功限制的话,无论是他还是队友。甚至包括场边的希斯菲尔德,都不允许他继续单干下去。

    不能突破,也要制造威胁!

    场上,凯泽斯劳滕左边路,距离大禁区五六米远,肋部。

    穆勒背身拿球。余光打量了下身后的对手,交叉步转身,停在原地。

    尤墨同样站定,距离他15米左右的距离,面向外线。侧身站好。身旁不远处,拉钦霍已经从路过来协防。

    从静止到启动,穆勒仿佛拥有一台法拉利na发动机一般,一秒不到,拉钦霍就只能放缓了前进的脚步,跟在他后面,省得把对手直接撞翻。

    身体左倾,右脚内侧触球,一步,两步,步,每一次触球都很轻巧,这让皮球像是粘在脚尖一般,跟随着他一起前进。

    本来面向外侧的尤墨,如果想要把内线卡死,就必须转身。

    如何选择?

    后退,后退,后退,既没有转身,也没上抢。仿佛不知道对方要干嘛一样,尤墨只是在用侧滑步后退。

    招式用老的穆勒,右脚又带一步之后,暴露了最终目的!

    外脚背向皮球内侧一碰,外线!

    “马修斯假动作!不过,好像并没有甩开对手!”

    “穆勒遇到麻烦了!刚才的他,有了传球空间和对象,却依然选择自己单干!突破没有成功,双方身体有接触的情况下,他的速度发挥不起来!”

    “只能回传了!”

    “老实说,这种选择不太明智。比赛时间已经不多,他应该利用自己的组织能力,充分发挥队友跑位所带来的空当,而不是一味地单干!”

    “他有很强的突破能力,可在接连两次一对一的时候,仿佛都被对手看出来意图了。为什么执着于过掉对手呢?难道是想给对手一个教训,来维护多特蒙德的自由人骄傲?”

    “比赛时间已经到了82分钟,雷哈格尔起身,往场上添加防守力量了!”

    “这场比赛,年轻人的表现非常活跃,他们圆满地完成了比赛任务。现在,已经到了最后阶段,没必要再和对手以快打快。换上老家伙们,利用他们的经验和意识来拖慢节奏,让对手不得不采取长传冲吊,高空轰炸。”

    “过去的这一段时间,多特蒙德没能再接再厉,给了对手喘息的机会。现在只能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了!”

    为什么选择突破而不是传球?

    穆勒很清楚。

    上当的,是他自己!

    发出挑战,让对手猜测自己的下一次打算。他的本意,是想让对手在防守时有所顾忌。

    结果,放出的诱饵再一次被对手无视!

    如同第一次那个疑似二分之一球一样,这次的选择依然没有出乎对手意料!

    为什么?

    1岁的小子能猜透别人的想法吗?

    读心术?

    穆勒很想问问对手,可惜只能是想想而已。无论是他还是对手,场上还场下。都不可能把这种事情拿来交流。

    尤墨的想法很简单。

    第一次,双方对上眼神的时候,穆勒就被明显的挑战给激起了斗志。这种状况下,选择自己最擅长的事情,无疑是人之常情。

    第二次被断,穆勒丢了不小的面子。如果在下一次类似的情况下选择传球。虽然明智,但不符合天才们高傲的心气!

    于是,第次的时候,尤墨从一开始就没去防他的传球路线,只是通过后退卡外线,就把穆勒逼上了一条道走的黑的境地!

    走内线,等于主动避开对方的防守区域。

    想过人,只有走外线!

    最后的攻坚战有些惨烈。

    老家伙们死守路,禁区。用身体和经验,挡住了对手的疯狂反扑。

    在最终付出张黄牌,布雷默受伤下场的代价后,凯泽斯劳滕完成了本轮比赛的最大冷门!

    出任本场解说的科尔曼,感慨万千。

    “冷门的温床,大概就是不合常理的状况吧。这场比赛,德甲红魔的出场阵容和场地状况一起,给多特蒙德出了个大难题。上半场乱战结束。更积极主动的一方取得1:0的领先优势,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下半场一开始。大黄蜂找回了状态,凯泽斯劳滕则进入艰苦的阵地防守。间一度岌岌可危的大门,在穆勒几次错误的选择后,变得牢固起来。”

    “很明显,这种错误的根源,在于自由人做出的正确选择!”

    “o在以前的比赛。从未有过如此专注的对位盯人防守。他完全抛弃了自己引以为傲的攻击力和创造性,用一种近乎笨拙的方法,让对手一次次在他面前无功而返!”

    “怎么说呢,很惊讶!我真的很惊讶!他是个非常聪明的小子,任何人都不会忽略这一点。可在这场比赛。他的选择看起来是那么的一根筋!”

    “就是防突破!”

    “他像是笃定对手不会传球一样,利用自己迅速的反应,灵活的身体,完全不输给对手的对抗能力,生生掐灭了威险的苗头。”

    “穆勒下来应该反省一下了。比赛不是赌气,证明自己远远没有团队的胜利更重要。”

    “拜仁幕尼黑在晚些时候将面临勒沃库森队的挑战,会有怎样的表现,让我们拭目以待!”

    科尔曼在比赛后有意无意地提到拜仁幕尼黑,其实是个小花招。

    在德国,绿茵好莱坞最不缺乏关注。同样,任何一支表现出色的队伍,都会拿来和他们比较,无论结果如何,存在感妥妥地刷出来了。

    其实凭心而论,本场比赛多特蒙输的有些冤枉。同样,赢得胜利的凯泽斯劳滕,只是在几个关键环节上做的非常出色,他们的整体实力依然不够看。

    这种情况下,把德甲班霸拜仁队拎出来,随口一提,就让人有了错觉。

    他们是对手!

    因为前两场的出色发挥,凯泽斯劳滕的比赛转播,收视率远远超出了正常升班马,已经达到了几支传统豪强的水平。在热度尚未褪去的情况下,把拜仁幕尼黑当成比较对手,无疑是件吸引眼球的事情。

    随之而来的,就是持续的关注!

    高收视率给俱乐部带来的好处就多了去。一来不怕竞争对手使些盘外阴招下绊,二来同样仇恨拜仁幕尼黑的反对力量会成为红魔的助力,来,自然就俱乐部转播费的增收了。

    就像埃尔伯和尤墨的叫板一样,有比较,看点就出来了。

    “自由人课程里,有对位盯人这样的要求吗?”

    科尔曼离开座位,找到了他的老伙计,顾问米克尔。

    “这其实,是种反向思维。”

    “嗯,的确。雷哈格尔没有被自由人全能的表现迷住,关键时刻做出正确决定,一切为了比赛服务。这一点上,他一直做的不错。”

    “哈哈,安德烈斯*穆勒刚好成了反面典型。”

    “自由人的防守能力,看来又有了长足进步!”

    “是的,看这家伙的比赛,真是件享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