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扑足球3月1日讯若阿森纳迟迟不开展续约工作,阿森纳队中的三名英格兰球员威尔希尔、张伯伦和吉布斯有可能会在今年夏天被其他球队盯上。

    商一显然没有邵加一的视野与观察能力,插上时机虽然把握的不错,但偏小的角度让他让他最后一下趟球距离不够大,没能在隋东谅已经失去平衡的防守动作下控制住皮球。

    最终,后者用一次距离超过60米的长途奔袭兑现了自己的诺言!

    摄像机镜头追随着皮球,没有交待后续情况,现场观众却看的很清楚。

    捅出最后一脚后,高速运动中的身体骤然软了下来,像是被放了气的皮球,又像是已经失去意识一般,膝关节直挺挺地戳了下草皮,才翻滚着降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比赛没有因此停顿,于是所有人的目光和摄像机镜头一样迅速切过,不再理会那个梦想成为将军的男人。

    他的队友们同样如此,倒不是心中了无牵挂,而是上了战场就不能婆婆妈妈,既然没有明显的身体接触,又没有哨声响起,就没必要因为牵挂放慢了脚步。

    听起来有些残酷,其实跟卫群的遭遇一样,不过隋东谅算是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可以笑着离开,被人以“大侠”之名称颂的家伙还得拖着脚步前进。

    是的,在此之前,卫群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反应迟钝,步履迟缓,那些辛勤的汗水已经被江湖岁月挥发的一干二净,再也没有足够的能量供他在场上肆意驰骋。

    虽然在场下他仍然是卫大侠。

    甘心吗?

    不甘心又如何?

    可惜吗?

    或许......有点吧。

    瞧着已经在前场形成围攻的队友们,他努力站直了身体,微眯着眼睛,努力地深呼吸,看看能不能再多积蓄些能量。

    他的队友们很争气,这次进攻已经完成了两脚射门,一次在目标范围内,是对方门将的出色发挥才堪堪保住了2:2的比分。不过皮球仍在他们的控制之下,仿佛可以让他多喘口气一般,虽然人数少于对方,但他们生生凭借积极的跑动与个人能力牢牢掌控着局面。

    对了,身后的家伙呢?

    想到这,卫群转过脑袋,瞧了过去。

    刚好听到了李健的声音。

    “谅子,要是胸口疼的厉害,就别勉强自己了!”

    别勉强自己?

    笑话,能站起来就能往上冲,什么勉强不勉强!

    卫群在心里摇了摇头,脖子有些僵硬,于是收回目光,想好生瞧瞧眼前这些家伙是怎么把对手玩弄于股掌之上的。

    不料,听到了这样的答案。

    “之前那次传球失误应该可以避免的,我又想当然了。”

    “果然受到惩罚了,我在后面待会,喘口气再上去。”

    说的很慢,声音里也没什么感情,可就这么简简单单两句话,却让卫群猛然转过脑袋,急切地寻觅目标。

    不远处,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出现在视野中,仔细瞧的话,目光里满是坚毅。

    ......

    一段长达2分半钟的围攻之后,皮球仍然倔强地飞出了底线,不肯给兴致勃勃的观众们点燃激*情的机会。

    时间已经走过了87分钟,由于下半场节奏比较快,连换人都是两三个一起进行的,于是整场比赛已然只有五六分钟时间了。

    有没有绝杀?

    看惯了尤墨比赛的人们,瞧着对手的顽强抵抗以及随时随地都能发动的快速反击,不由得想起了他曾创造的奇迹。

    一个,只需要一个就行!

    要求应该不高吧?

    多少次力挽狂澜的家伙,肯定不会让人抱憾而归!

    怀揣着这种渴望,所有人睁大了眼睛,不再交头接耳。

    注意力一集中,他们就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那些相较而言暗淡无光的家伙们,在比赛已经进行了快90分钟的时候,依然保持着让人瞠目结舌的动力。仿佛身上背着高能电池一般,仍然在不懈地奔跑,加速,冲刺,还有射门,铲断,冲撞.......

    明明体力已经透支,又不存在落选的可能,为何还要如此拼命?

    瞧着瞧着,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涌了上来。

    有点激动,有点欣慰,有点难以启齿。

    幸亏有他们在,不然英雄也无用武之地!

    想到这,他们的欢呼声不再吝啬,留洋军团里的每一名成员都成了他们心中的英雄,每一次出现在镜头追逐的地方,都会让他们激动莫名,声音一路走高!

    于是到了90分钟读秒阶段的时候,现场气氛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仿佛接下来的两三分钟时间将会决定冠军归属一般,所有人吼的声嘶力竭,撕心裂肺。

    场上球员自然有所感应,可惜比赛节奏太快,没时间停下来交流。

    第91分钟,三分钟补时走完三分之一的时候,被疾风骤雨般的攻势压的喘不过气来的甲A明星们,终于获得了喘息之机!

    原因有些难以启齿。

    李明倒地铲球未果,反而扭伤了膝关节.......

    这种状况其实也在意料之中,如此快节奏的比赛中,任何一名打满90分钟的家伙都在极限边缘晃悠,受伤甚至倒地不起都是常有的事。尤其是防守压力大的一方,身体与思维脱节的时候最容易出现动作变形。

    场上陷入了停顿,看台上却依然热闹,于是球员们终于有了交流心得体会的时间。

    “感觉像是回到七年前了,真他么的爽!”李贴本是个偏内向的家伙,此时却粗犷的像个东北爷们。

    “等的我胡子都白了,嘿嘿嘿!”姚厦一如既往的傻乐,说完还摸了摸下巴。

    “像哪一场呢?对,那场对阵墨西哥的比赛,咱们一上来就输了两个,最后用榔头砸坏了对手的球门!”张笑瑞笑的更开心,不只是为自己,为队友,更为站在不远处的对手。

    “这座球场真他么的充满了回忆!”隋东谅咬牙切齿地说完还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完全不顾形象。

    “卢伟要是在的话,就更好玩了!”尤墨有些小后悔,觉得自己太过霸占资源,那货说不定也会怀旧伤秋,感慨一番。

    “听你们聊天真开心!”杨辰以前真没有过这种经历,只是一场比赛,就有自己人的归属了。

    “嘿,咱们不说点什么吗?”李健面前站了三个闷葫芦,只能出声活跃气氛了。

    “我也上吧,不成功便成仁!”孙寄海原本还有些犹豫不决,听着听着血往上涌,于是转头找人商量。

    “去吧,后面有咱哥俩,敢放马过来就让他们试试厉害!”范智毅吼的挺带劲,眼睛却在不经意间瞄了眼散步了好一会的家伙。

    “现在我才明白,球场比江湖更值得留恋!”

    卫群扬声说罢,深吸一口气,吼了起来。

    声音虽然不如尤墨那般浑厚幽长,但其中的沧桑厚重有股打动人心的味道。看台上的目光顿时集中过来,很快就感受那股浓烈到化不开的情绪了,于是吼声四起,渐渐连成了一片,经久不歇。

    场上球员们却没有掺和进去,仿佛在聆听岁月之歌一般,需要全身心投入进去,才能真正体会那种悲凉,豪壮,依恋,决绝。

    听着听着,所有人齐齐转头,望着对手球门。

    目光整齐划一,面部表情也大差不离。

    集合了。

    哨声适时响起,像是冲锋号角一般,声音未落就有数个身影风驰电掣而去,扑向了对手阵地!

    甲A明星们虽然有心理准备,可实在没想到对手这么玩命,一时间左支右绌,很快丢了球权!

    集体冲锋的号角在每个人心中响起,就连声称要让对手试试厉害的范大将军都忍不住往前挪了几步,刚好踏过半场,站在了对手的阵地上。

    卫群却没有越过雷池一步,他像个守卫家园的老兵一样,怀中揣着所剩无几的弹药,在那边数边念叨。

    “都说金盆洗手前的最后一票铁定要出事,我这人不信邪,也不信正,只信兄弟.......”

    兄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幸运女神却撞了下腰。

    比赛第94分钟,留洋军团用连续攻势彻底摧垮了对手紧绷的神经,张笑瑞在大禁区线上如处无人之境,连续摆脱后一脚劲射让欧楚良鞭长莫及!

    结果.......

    “哐”的一声闷响过后,巨大的叹息声响起,所有人都在抱头。

    这都不进?

    何止是不进,从门柱弹出来的皮球不偏不倚地落在邵加一脚下!

    反击!

    这场比赛对这位后起之秀而言意义非凡,连续出色的发挥之后更是如鱼得水,得球就是个漂亮的变向加速,连停带过摆脱了李贴的纠缠!

    范智毅不敢托大,且战且退,右路孙寄海虽然没回来,可谢辉同样回防很深,一时半会上不来。左路卫群严阵以待,商一很快超过了体力严重透支的隋东谅,出现在他的防区一侧。

    二打二!

    比赛还有一分多钟就将结束的时候,两名生力军对阵两员老将!

    所有人都乐观不起来,只能悬着一颗心,默默地看着场上。

    没人能帮他们,除了自己。

    身为中场指挥官,邵加一到了这种时候依然不急不躁,带球频率控制在一个相当合理的状态,持续向前推进的同时,对手始终没有上抢的机会。

    直到大禁区前四五米处,球场已场开阔到一眼望不到边的时候,才施施然送出一脚斜传!

    没有冒险穿裆,因为没必要,左路同样一片开阔。

    商一早就心领神会,进入前场30米无就开始变线,斜插对手身后!

    在两人眼里,卫群能跟着跑就不错了,最简单的交叉换位就足以致命!

    结果不料......

    商一顺利接下皮球,刚一抬头的功夫,一道人影从身前闪过!

    再低头的时候,皮球已然不见!

    什么情况?

    “唉,小瞧老江湖了吧!同样的招数哪能用两次?”

    李健适时出声,替昔日同伴解了围。

    商一已经转头回追了,没时间回应。

    如果有的话,多半也不会说什么。

    比赛仍在继续。

    全场球迷过节般的欢呼雀跃声中,卫群完成了自己的谢幕演出,一脚平平常常的斜传,交给了过来接应的张笑瑞。

    小胖子像是在刀尖舞出心得一般,面对谢辉毫不犹豫的下地铲球一拨一跳!

    球从右路走,人从身上跳!

    惊叹声迅速响起,以至于姚厦都停顿了脚步,在心中不住赞叹。

    当然,那是在皮球过来之前。

    面对吴承英的正面防守,姚厦的暴力生趟像是完全没有被体能影响一般,直冲底线!

    整支球队也像蓄足气势的潮水一般,迅速冲刷着对手的阵地,把防线压扁,才好用尖刀穿破它!

    底线处一脚标准的倒三角,交给了心痒难耐的孙寄海。

    后者表现机会实在不多,此时有心想秀一把脚法,余光中却发现了更适合的人选,于是轻推中路,顺便在心里笑了笑。

    这是属于他的舞台,就让他来完成最后的使命吧!

    尤墨接球的位置在大禁区前两米处,是个有着很多可能的位置。由于对手防线人虽多却站位混乱,他把皮球停下,摆腿射门的动作使了一半的时候,才有人封堵上来。

    时间差太大,第一下摆脱的毫不费力,只是右脚一扣,人已经进了禁区,可以在更有威胁的位置起脚射门了!

    可惜是左脚。

    这货会把如此关键的时刻交给左脚赌运气吗?

    不,怎么可能!

    即使脚下生疏,也没必要赌运气!

    进入禁区之后,立即有人补防上来,空间也顿时狭窄起来。

    尤墨的步伐也随之变慢,仿佛之前的动作已经消耗完体力一般,整个人都慢了下来。

    李伟峰顿时不再犹豫,一个跨步上前,挡在了皮球运行轨迹上!

    结果不料,原本已经泄气的皮球,摇身一变成了把锐利的尖刀,从支撑腿边溜走!

    没人能看清尤墨的动作,所有人都觉得眼睛一花,他与皮球已经从对手的右手边划过,出现在大禁区左路,小禁区前三米远的位置!

    距离球门更近了,不过依然还是左脚。

    没有射门,只是左脚轻轻一扣,把皮球置于两脚中间。

    连续三次机会都没有射门,他的对手算是缓过劲来了,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他的队友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一个个凭着本能在拉开或者补位,试图帮助到他。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