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坐不住

 热门推荐:
    大卫-希曼说:“我不会说,温格是该留下还是该离开,因为我对这个家伙充满了敬意。他是我的主教练,我们曾在一起度过了6、7年的时光,所以我觉得这样的决定应该由温格来做。

    王*丹的压轴好戏最终泡汤了,两个小别胜新婚的家伙一点就燃,差点连汤都没给她剩下。

    好在身为过来人,她也经历过那段吃不下睡不香的难熬日子,也曾在家人的重重阻力下心灰意冷过。现在终于得偿夙愿,那份激动的心情当然需要大干一番来释放一下情绪。

    日子还长着,她也不愁没机会施展压箱底的绝活,因此乐得顺水推舟送人情,连第二天的婚礼都不打算去凑热闹了。

    从这一点来说,她这个姐姐当的出乎意料的好。尤墨为了表示鼓励,当即决定在回英国之前开一场私人派对,好让她过足主持人瘾。

    这货对自家女人的了解是全方位的,深知眼前这位多变女王最钟意什么。

    果不其然,王*丹一听之下立即眉飞色舞,觉都不睡了,爬起来好一阵写写画画。

    尤墨趁机搂着因为兴奋过度快散架的李娟,美美地睡了一觉。

    不过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却各自为战,一个去化妆做头发为当扮娘做准备,一个也不怕被人围观,一身清爽的行头晨跑去了。

    这货的一贯作风即是如此。

    既然行踪暴露,那就暴露的更彻底一些,省的好奇害死猫。

    结果跑了没十分钟,身后缀起了小尾巴,然后越缀越长。等到目的地,省体育中心近在眼前的时候,足有上千人尾随其后,场面蔚为壮观,俨然一副聚众闹事的样儿。

    不用说,这货是在故伎重施,身体力行地宣传奥运了。

    家乡人自然捧场,开没开口讲话就掌声如潮,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这货也不着急,反正大清早的还算凉爽,如此开阔的地方聚的人多点儿问题不大。于是随意聊了几句,顺便发动了些积极分子维持秩序后,嗅觉灵敏的媒体给他送来了需要的东西。

    话筒!

    是的,就这么随心所欲,搞宣传都不用自带家当,更不用提前公告!

    “七年前的今天,在我背后的这座体育场里,在你们的欢呼声中,我迎来了人生中很多个第一次。”

    声音刚刚响起的时候,还是嘈杂一片,一句话还没说完,周围已是一片安静。

    所有人的思绪都被调动,仿佛看到了七年前那个神奇少年,那支让人在牵肠挂肚的少年队,那座引以傲的奇迹。

    他们没想到,在经历了那种不堪回首的对待之后,他依然对这里念念不忘,甚至还清楚地记得比赛日期。

    这让他们感慨之余有些心情沉重,仿佛自己也是当年那件事的参与者。

    “第一次往往意味着美好的回忆,我也不例外。”

    “现在想想还是会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就那么巧,在那么关键的时间,出现在这座舞台上,开启自己的梦想之路呢?”

    “或许是命运的安排吧,我想不出其它更合适的理由。”

    “这让我倍加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也非常怀念那些黑白照片般的回忆。”

    “所以在四年前,我离你们而去的时候,这份拥有与回忆成了绊住脚步的绳索,让我无法轻装上阵,在另一座舞台上毫无保留。”

    “于是命运女神用她残酷的一面给我上了一课,让我明白。”

    “竞技的世界里,没有足够的能力,就不要奢望别人的理解与宽容!”

    话音一落,掌声雷动,不过仍然还有不少人一脸迷茫,搞不懂他的真实态度。

    到底是耿耿于怀,还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他有打脸所需要的一切资本,为何一直按兵不动?

    难道是在寻找出口,能让那些既不理智又不宽容的家伙们,后悔莫及的出口?

    有这样的出口吗?

    “人们常说,痛恨会给身体带来力量,我当时也是这么觉得。”

    “后来才发现,痛恨所带来的力量不会永远存在于身体里,相反,挑战命运的勇气才是身体里永不枯竭的力量之源。”

    “于是在今天,这里,我很想对那些做出不理智行为的人们说一声,‘忘了吧’。”

    “别让悔恨或者傲慢占据了心灵,聆听自己真实的想法,呼应内心深处的呼唤,行动起来,让那些沉睡的梦想,活过来!”

    “即使自己无法站在舞台上,也可以用心血与汗水,在下一代,下下一代身上,把梦想变成现实!”

    “所以,行动起来,热爱你的热爱!”

    声音乍歇,掌声骤起,几乎所有人都在拼命地拍巴掌,仿佛不这么做不能表达心情。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不是“宽容”这种可以想象的答案!

    因为宽容无法抹去对方的悔恨,唯有行动才能弥补遗憾!

    那还犹豫什么,为他尽情地欢呼喝彩吧!

    “不得不说声再见了,很遗憾,我得马上去参加一个老朋友的婚礼。”

    “那么,三天后的这座体育场里,你们能让我感受到七年前那份热情吗?”

    话音未落,分贝高达90以上,整齐无比的声音,惊醒了整座城市。

    整座懒洋洋的城市。

    ......

    由于路熟,尤墨是跑着去参加婚礼的。

    毫无疑问,这货带了一长串尾巴过来。

    由于早有心理准备,李娟笑的合不拢嘴。

    由于没有心理准备,张梅惊讶的合不拢嘴。

    好在婚礼是中式的,不怕人多,就怕不热闹。于是双方家长兴奋之余纷纷迎了上来,握住手好一通感激。

    尤墨没有在婚礼一开始就出现正是因为如此。

    喧宾夺主是王大记者爱干的事情,他才不会有意为之!

    于是在剩下的婚礼过程中,他虽然吸引了无数目光,却始终保持安静,连笑容都很克制,绝大多数时间都把注意力放在新人身上。

    看着他们宣读爱情誓言,看着他们的父母感慨万千,看着他们被主持人各种调*戏.......

    时间在迅速流走,仿佛一转眼的功夫,婚礼就要进行到吃吃喝喝的阶段了。由于全程表现的太过安静,客人们纷纷表示这货不能白来,主持人也深敢民意不可违,于是在婚礼结束前跑到他面前,话筒递到了嘴边。

    胆子还是不够大,没敢在台上直呼其名,唤他上来。

    尤墨要来就来真格的。

    手持话筒,快步上前,没一会就出现在两位新人中间,俨然成了客串主持。

    “在我看来,婚礼是用来收集祝福的。”

    话一出口赢得一片喝彩,其实内容只是平平,不过这货肯上台讲话本身就是件很给面子的事情,身为客人哪能不捧场。

    此时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散了不少,媒体则大多留了下来,随时准备纪录精彩瞬间。两位新人原本累的不轻了,可一瞧见这货上来顿时精神一振,脸上的笑容甜的腻人。

    尤墨用余光打量的很清楚,于是笑道:“收集了祝福,还需要祈祷与信仰才能把它转化成真。不知道两位新人有没有心理准备,接受我的盘问?”

    这次响起的喝彩声就大的多了,记者们个个兴奋的两眼直放光。

    等的就是这一刻!

    “我们准备好了。”张梅稍稍征询了下新郎的意见,出声接招。

    “好,这股干脆劲儿值得更大一些的掌声!”尤墨的声音骤然增大,浑厚有力,婚礼现场顿时响起了比刚才还要激烈的掌声。

    可惜这货不按套路出牌,掌声一落就补充道:“不然大家要饿肚子了。”

    笑声四起,氛围忽然变得轻松起来。两位新人对视了一眼,神色也轻松了不少。

    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谁知道这货会出什么夭蛾子!

    “我们都知道,新郎是个年轻帅气的体育老师,那么,我的第一个问题来了。”

    尤墨朗声说罢,开始考验新人,“问题留给新娘,答案在新郎心中,现在我们给他们各五秒的时间,一个先写出来交给我,一个再喊出来给大家。”

    “什么问题?”李娟瞧不下去了,立即出声打抱不平,“你个外来和尚添什么乱,小心我们红粉军团压扁你!”

    话音一落立即传来银铃般的笑声一片,女足队员们个个表情戏谑,瞧其模样真有将他扑倒在地的冲动。

    好在李娟没有话筒,声音没能响遍所有角落,不然第一个问题还没出炉就要泡汤了。

    尤墨真不敢惹这帮如饥似渴的大小姑娘,于是忙道:“问题当然不会太难,我们收集了祝福是用来梦想成真的,如果连对方的梦想都不清楚,如何能助对方一臂之力呢?”

    听了这话,婚礼现场顿时被一股严肃气氛笼罩了。

    问题的确不难,如果有心的话。

    可一旦了解不够充分,或者认知上的偏差很大,难免会在这上面栽跟头,让好好的一场婚礼充满遗憾。

    想到这一点,瞧着他的眼神顿时有些五味杂陈。

    有疑惑的,有皱眉的,有兴奋的,有忐忑不安的.......

    还有不屑一顾的!

    “小菜一碟,来,我们先对下答案!”李娟在两位新人身后小声说罢,一脸得意洋洋。

    结果没人理她.......嗡嗡的议论声太大,尤墨都没听清楚她在说啥!

    “可以开始了吗?”

    一片异样的眼神与议论声中,张梅拿起了手中话筒,直直地瞧着他。

    目光仿佛穿透了时空,回到了七年前,看到了那个处于十字路口,徘徊不前的老姑娘。

    他曾经为她们打开过一窗,自然能理解这种眼神,所以微一点头,笑道:“当然可以,计时开始!”

    问题是考验新娘的,新郎即使心中不安也没办法在大庭广众之下表达出来,于是只能迅速写完,交到尤墨手上。

    不料......

    “好,这字写的不像体育老师教的!”

    原本严肃的气氛就被这么无厘头地打断了,不少人笑喷。

    张梅原本庄重的面容也忍不住笑的花枝乱颤,好在眼神并不迷茫,仿佛在心中倒数一般,笑声还未止住,声音已然响起。

    “由于国内的素质教育一直上不去,体育课成了学校与家长都不重视的课程。他是个体育老师,经常会被人有意无意地划分到教师行列之外,但他身上吸引我的,正是那股不服输,不肯被世俗动摇的心劲儿。”

    “所以在他心中,桃李满天下,这个看似平常,对体育老师来说却极为困难的目标,正是他的梦想!”

    话音一落,尤墨立即把手中字条打开,就近展示了一圈。

    上面“桃李满天下”五个大字明晃晃的,把所有看到的眼睛变成了明亮的窗户。

    “好!!!”

    狮子般的怒吼吓了所有人一跳,两位新人若不是搞体育的腿都有可能被吓软。

    不过接下来响起的,经久不衰的掌声,让他们脸上的笑容无比甜蜜。

    好一会,问题才得以继续。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大家应该都清楚了吧?”

    尤墨一本正经的说罢,吸引来的目光不再像之前那么复杂了。

    所有人都在恍惚中察觉到一股力量,一股能让梦想放飞的力量。

    两位新人同样察觉到了,于是动作愈发虔诚。没一会,张梅就书写完毕,交到了尤墨手中。

    目光在空中相碰,彼此会心一笑。

    不料.......

    “梅姐的字是比周指导的好看,还没有错别字。”

    尤墨这话逗乐了不少人,也逗哭了不少人。

    女足姑娘们个个哭的梨花带雨,怨声载道。张梅也没能幸免,当时就抹起了眼泪。

    “一走就是三年,也不回来看看我们!”

    “想你了,周指导......”

    “你们爷俩太坏了,大喜的日子把人逗的又哭又笑!”

    插科打诨完毕,考验新人的时候到了。

    新郎是个留着毛寸的小伙,很有几分尤墨当年的样儿,此时吸引了所有目光之后,朗声说道:“女足是国家足球的骄傲,不过我们也都很清楚,骄傲的背后隐藏着多少泪水与汗水。”

    “她们没有男足那么夸张的名与利,也没有留洋军团那么广阔的天地,支撑她们,除了对这项运动的热爱,就是国人的期盼了。”

    “后者一直都在,前者却很难,非常难。”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