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等级:17离下一等级还需要740经验值

    面对超出常理的事情,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也大相径庭。

    相比于外界的众说纷纭,阿森纳球员们都很清楚,尤墨在赛前的异常举动是因为什么。

    是的,连续拿下世界杯与欧洲杯之后,亨利与皮雷还好,维埃拉有些膨胀了。尤其是瞧见死对头,前热刺队长索尔*坎贝尔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球队阵中,且人缘还不错的时候,一股邪火冒了出来,回归训练的当天,就有没事找事的行为出现。

    其实这种倚老卖老,拿新人立杆耍威风的事情所有球队都会出现,阿森纳也不能免俗。维埃拉这个队长太年轻,又有资历,有能力,有旧帐要算。即使尤墨的存在能够压制所有的刺头儿,杂音仍然不能避免,更衣室气氛也不可能一直那么融洽。

    好在坎贝尔早有心理准备,没有任何言语顶撞,像个一年级新秀一样,一脸认真地听完了教诲。

    表面上看,这事就算过去了,包括尤墨在内,所有人也都没有对此发表意见,更没有汇报给主教练的想法产生。

    这种冷处理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磨合期间小题大作容易伤感情,也会给球队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带来的影响总归存在,考虑到一个月后尤墨即将回国参加亚洲杯,很多人心里涌上了一股不妙的感觉。

    人在的时候就敢冒杂音,人若不在呢?

    法国帮人多势众,个个都是顶梁柱,主教练的得意弟子,谁能与他们抗衡?

    托尼*亚当斯在的时候,强龙不压地头蛇,现在球队里的英格兰人所剩无几,哪儿还有能抗衡的力量?

    一枝独大的情况下,会不会状况愈演愈烈,所有人都得看法国人的脸色?

    种种可能围绕在更衣室里,因为战胜利物浦带来喜悦很快荡然无存,欧冠小组赛第一轮开打之前,球队氛围很是沉闷。

    结果就在赛前,所有阿森纳球员,包括看台上坐着的亨利,皮雷,维尔托德,维埃拉在内,都瞧见了尤墨表达愤怒的方式。

    没错,在他们眼里,这种能把自己练趴下的方式,正是他表达愤怒的方式!

    因为除此之外,他们想不出更合理的解释!

    都是职业球员,都很清楚这种疯狂的连续射门会给身体带来怎样的影响,临阵磨枪?

    他有必要临阵磨枪吗?

    赛前练几十脚射门,比赛当中就能大放异彩?

    上一次让他如此愤怒的时候,是在上赛季中段,阿森纳要么一上来就不在状态,要么领先之后太过松懈。那段期间尤墨变得少言寡语,惊人的训练量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同时,意识到了问题,球队很快回归正常轨道。

    现在往事重演,他没有变,他们呢?

    “算了,陈年往事扔在一边,喝完这杯酒就开始新的一页吧。”

    比赛结束后的凌晨,TheArtesian酒吧里,皮雷端起了酒杯,递到维埃拉面前。

    亨利与维尔托德也在,人虽多气氛却有些沉闷,两人在喝闷酒。

    这两位与尤墨的感情比较深厚,又没有队长身份需要端架子,自然有些耿耿于怀。

    皮雷是个大龄熟男,性格沉稳处事老练,这种情况下当个和事佬刚好合适。

    结果碰了个软钉子。

    “哪有,我是队长,新人进队的时候聊聊规矩很正常嘛。”维埃拉伸手接过,没喝,晃了几下之后,又补充道:“是你们太敏*感了吧,一件小事而已。”

    听了这话,亨利忍不住抬头,望了过来。

    一双大眼睛里满是不解,仿佛一直熟悉的家伙突然带上了面具一般,陌生感十足。

    这种目光并不友善,维尔托德瞧见了,迅速把酒杯举了过来,在亨利面前晃了晃,“来来来,干一个!”

    动作太快了些,以至于杯中酒都洒了一些出来。

    皮雷的视野不是盖的,城府也比小年轻深的多,见状不紧不慢地说道:“英国佬为了喝酒而喝酒,法国人为了庆祝才喝酒,西尔万你太急了,怎么着也得找个理由嘛!”

    “对对对!”维尔托德顿时一拍大腿,杯中酒又洒了些出来,“英国佬现在妒忌的要死,嘴上又不肯承认,咱们新赛季继续打他们的脸!”

    “嗯,这杯值得干了!”亨利嘴角露出了笑容,举杯一饮而尽后,长呼了口气,“难怪迈克尔*欧文会不知死活硬往枪口上碰,原来心里藏着根刺!”

    “哈哈,好样的蒂埃里,酒量比刚来时强多了!”维埃拉的笑声有些干涩,目光也没完全转过,眼睛还是斜着瞧过来的。

    亨利装没看见,随口应了一声,自言自语道:“看来我也该找个对手了。”

    皮雷瞧的清楚,眉头微微皱了下,“Mo这几场踢的辛苦,在他走之前,有些事情还是收着点吧。”

    “哦.......”维埃拉同样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就换成了笑容,“你是大哥的嘛,当然听你的!”

    皮雷摇了摇头,依然一脸严肃,“年龄说明不了什么,你是队长,是球队的老大,帕特里克。”

    一听这话,维埃拉的脸拉长了,“队长不好当啊,多说几句就会被人当成心胸狭窄!”

    皮雷微一点头,酒杯端了起来,“伦敦是个藏不住秘密的地方,英国佬喜欢盯着法国人,稍有动静就会觉得有大新闻。这一点或许让你不太愉快,但这正好说明法国人的影响力让他们心虚了,不用点手段对付不了咱们。”

    稍一停顿,眼角有了笑意。

    “你太在意他们了,帕特里克。”

    ......

    失去了老搭档帕特*莱斯的辅佐,温格对于更衣室的掌控能力进一步下降。尽管听从了尤墨的建议,在弟子们面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居多,但性格上的东西改变不了,对于更衣室的秘密他始终缺乏足够的兴趣。

    这一次也不例外,以至于他把尤墨赛前的异常举动当成了肩上压力太大,需要出口发泄一番。

    其实这么觉得倒也不是南辕北辙,那货确实背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只是此压力非彼压力,他没能猜对。

    两连平后的两连胜让他心情大好,赛后第二天不请自来,电话中难得开起了玩笑。

    “好了,现在你已经可以回国了!”

    尤墨才不会给人留台阶,笑着问道:“那感情好,有没有什么爱吃的,我给您带点回来?”

    温格的智商不是盖的,没费劲就接住了带刺的绣球。

    “我很欣赏你说的那句‘当我坐上回伦敦的飞机时,阿森纳才重新占据我的身体’,所以我在试试看,自己能不能做到。”

    这话说的尤墨眼前一亮,这段时间劳心费神所带来的疲倦一扫而空!

    对于主教练大人,这货其实有些挠头,尤其是涉及到性格不同所带来的分歧时,他需要斟酌再三才能付诸行动,实在不符合他的一贯作风。

    偶尔为之倒也罢了,天长日久哪能不出岔子?

    帕特*莱斯的前车之鉴在那摆着,眼前维埃拉的事情同样棘手,以至于从来不会睡眠不佳的家伙,都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个把小时才睡踏实。

    他并不担心眼下更衣室出什么乱子,反倒觉得过于平静的话更麻烦一些,原因不用多说,职业习惯使然。

    症状一直不暴露,治疗起来事倍功半!

    现在听到主教练的这番话,心里算是踏实了不少。

    温格的固执不光体现在思想上,行动上同样如此,尤其是涉及到阿森纳这面招牌时,手段要么激进,要么保守,缺乏平衡能力。

    简单点说,就是面对不符合价值观的事情时,处事不够圆滑,很容易把可以消弥的误会放大,增加双方犯错的可能。

    维埃拉当年负气出走尤文图斯,虽说原因更多在于自己,但俱乐部与主教练在这件事情上的处理不当显而易见。

    前期捧的太高,发现满足不了胃口时迅速翻脸,导致当事人心理落差太大,整件事情缺乏斡旋余地,最终失去了王朝基石!

    现在往事提前重演,也算幸事一桩。

    “辛苦了,不开玩笑的说,我应该带一份球员公会的五一劳动奖章给你!”

    客厅里坐定,功夫茶泡起,师徒二人聊的很愉快。

    温格这趟过来没别的事,就是关心一番。

    确实辛苦!

    四名大将不在阵中,比赛一场连着一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关注新科欧洲冠军这种噱头,完全忽略了他们面临的困境与真正实力,稍有不如意的地方马上引来一片惊呼,仿佛这支球队已经被抽筋剥髓,成了案板上的鱼肉!

    身处这种氛围之下,所有人肩上的压力徒然增加,心情急躁的同时,目光前所未有地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尤墨或许能在很多场次展现出统治力,但那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才能达到效果,眼下这种环境若还能轻易做到,被送去切片研究的日子不远了。

    想在这种状况下帮助球队走出困境,他所付出的心血与汗水同样夸张,甚至严格来说,已经超越了上赛季的欧冠决赛,是他对自己的一种极限考验!

    幸好挺了过来,他依然活蹦乱跳。

    “托马斯与弗雷德里克也要,您得多准备一些才行。”尤墨笑的很得意,仿佛揪住了主教练小尾巴。

    温格果然吃痛,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儿,“哎呀,居然忘了,不行,我得打个电话给他们!”

    说打就打,主教练不含糊。

    结果好巧不巧,永贝里正在过来的路上,说是女友薇拉瑞安收到江晓兰的邀请,过来作客。

    这种事情在家中很常见,尤其是比赛获胜之后,第二天的假期要好生休息又不能安排出行,只好在家中宴客。

    江晓兰身为管家,眼界比以往高出很多,性格也不再那么被动了,时不时地会主动出击,保持家中的热闹气氛。

    她很清楚尤墨的性格,虽然自己爱静不爱闹。

    不过她可能想不到,眼下把永贝里叫来会有麻烦。

    十多分钟后。

    客厅沙发又多了一位,家中也更热闹了,尤墨正在忙碌他的功夫茶,王*丹溜过来凑热闹。

    大记者最近非常痛恨英格兰人,此时需要找个同道中人发泄一番。

    “劳工证简直是为难人,我实在想不通,这里面除了歧视还有什么?”

    温格果然买帐,声音恨恨的,“就是,英格兰人在这一点上太过保守,除了导致本国球员不再谋求其它联赛的发展机会之外,毫无积极作用!”

    两人也算知音,你一言我一语聊的起劲。永贝里显然心中装着事情,随声附和了没几句,目光就转向正在忙碌的家伙,探询意味浓厚。

    尤墨没打算隐瞒什么,余光发现瑞典人的目光之后,欣然问道:“连着踢了两场比赛,感觉如何?”

    “上一场最后阶段有些勉强,所以被换下了,其实下来还好,只是有些酸痛而已。”永贝里回答完之后,目光变得有些犹豫不决。

    结果没想到,下一个问题就是。

    “热刺队长成了阿森纳球员,感觉如何?”

    尤墨随口说罢,引起了四道目光。温格口中说着话,眼神瞟了过来,王*丹更直接,偏个脑袋伸长了脖子,唯恐耳朵竖的不够高。

    永贝里顿时有些语塞,咳嗽了两声才能开口说道:“在我个人看来,这是俱乐部文化的组成部分,是阿森纳成为豪门之后,敞开大门欢迎有实力的球员加盟我们的一种姿态展示。”

    这话听起来有些事先准备的意思,尤墨果断戳破,声音依然随意,“是的,俱乐部层面来说确实如此。不过我问的是你的感受,要知道,热刺队长这个词会带来很多麻烦,即使当事人没问题,麻烦也会找上门来。”

    “嗯?”温格瞪大了眼睛,不过仍然保持着耐心。

    “啊?”王*丹眼睛瞪的更大,只是嘴角向上勾起,有些暴露心情。

    永贝里反倒一脸坦然,摇了摇头道:“我能接受索尔*坎贝尔给球队带来的麻烦,因为我相信他带来的积极影响会远远超过它。真正让我有些不安的是,保持了一个赛季的氛围失去之后,不知多久才能找回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