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门的威力果然够大。

    第二天的整个德国媒体,胃口又被吊足了起来。

    刚刚看着打回原形了,立即通过变阵拿下新科欧洲冠军,升班马的这种表现,实在让人没办法忽略他们的话题性。

    如果在评论,加上本轮被逼平的拜仁幕尼黑的话,内容明显又宽泛不少。

    按常理来说,仅仅才轮比赛,积分榜还不值得拿来显摆。可身升班马,居然和卫冕冠军同分,而且,两家俱乐部之间纠葛不清的关系在那摆着。双方的新仇旧恨已经被摆上台面,公然叫板挑衅都已放出,只等日后一决高低了。

    这种状况下,凯泽斯劳滕的影响力开始水涨船高。

    “有必要帮助对手提高关注度吗?”

    拜仁幕尼黑总经理办公室,赫内斯看着面前桌子上的资料,皱眉。

    办公桌的对面,坐着个表情严肃的年轻男子,听了这话一脸的不置可否。

    “您的意思呢?”赫内斯没有听到想要的回答,抬起头,看了眼对面。

    年轻男子微微抬起下巴,直直地看过来,“您是在征求我的意见,还是我父亲的?”

    “当然,是您的意见。主席去巴黎主持欧洲俱乐部联席会议了,您现在代理他的一切职务。”赫内斯语气放缓,陪上笑容。

    “嗯,我个人觉得,捧得越高,摔的越惨。”年轻男子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晃了两下。

    “不愧是主席寄予最多希望的继承人,您的思维能力远超常人想象!”赫内斯脸上笑容更甚,眼角皱纹都挤成一堆了。

    “不。他的希望并不是我前进的动力。”年轻人收了笑容,目光转向经理办公厅墙上的油画。

    “圣母悲悯世人,世人却不值得悲悯。所谓的自由人,跳梁小丑罢了。”

    相比于满天飞舞的评论,尤墨更关心卢伟的脚伤。

    经过周的恢复,有球训练已经没有问题。这周能通过赛前体检的话,周末的比赛就有上场可能了。

    郑老爷子的药膏两人出国前调制了不少带过来,这种时候自然派上不小用场。两人都是学医出身,康复知识并不缺乏,没有犯一般年轻人的毛病。

    急于证明自己。

    所谓的玻璃人,很多时候纯属自作孽,不可活。

    尤其是眼前这种韧带伤,局部撕裂的地方会形成瘢痕。如果在修复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剧烈运动或者反复受伤。韧带的弹性会迅速下降。随之而来的,就是韧带变脆,关节不稳。

    他们现在拥有雷哈格尔的绝对信任,自然没有任何担心前程的想法。这场比赛球队让人耳目一新的表现,则彻底放下了他们的担心。

    “来来,教你们站桩!”

    晚上,家健身房里,尤墨一脸吃饱了撑的表情。

    “去去去。捣什么乱?”郑睫正在帮卢伟压腿,对门口打饱嗝的家伙一脸不屑。

    “你的家传绝学。你都没有发扬光大的想法?”尤墨嚷嚷着走进来,左右打量。

    最近他忙的要死,都没什么时间过来活动筋骨,现在瞧见熟悉的家当,倍感亲切。

    “吃完饭不去陪孕妇散步,跑来这搞啥?”卢伟在重压之下处之泰然。顺便小声叮嘱身上趴着的家伙。“不穿罩罩这么趴,会出人命的。”

    尤墨耳朵尖的很,听了这话顿时大惊小怪。

    “什么情况,怎么会出人命?”

    郑睫红了脸,附在卢伟耳边小声解释。“最近好像被你揉的变大了,我嫌戴的不舒服,晚上又不出门。”

    说罢,语声转厉,“大脑袋家伙,听说有人排着队要帮你生孩子,高兴的睡不着觉没有?”

    “哎,你别说。还真有专业机构找到我,建议我捐精,咋办?”尤墨挠挠脑袋,愁眉苦脸。

    “捐呗,说不定哪天,街上遇见了,还能叫你声‘爸’。”卢伟起身,一脸的不以为然。

    “说什么呐,两个坏蛋家伙!”郑睫显然起了不好的联想,脸红着,低了头,坐在地上自己压腿。

    “我到无所谓,她们怕是不干。”尤墨盘腿坐在地上,装弥勒佛。

    “那是,排着队呢,哪能让外人占了便宜。”卢伟走了过来,同样席地而坐。

    “我回屋了!”郑睫恨恨地起身,瞪了两人一眼。

    “这么早?”尤墨又大惊小怪。

    “不行,我告诉丹姐去,说你调*戏我!”郑睫咬牙切齿。

    “有吗?”尤墨转头问卢伟。

    “有吧。”卢伟不太敢确定。

    “小姑娘长大了,以后说话得注意!”尤墨一本正经。

    “是不是很久没被人揪过耳朵了!”郑睫已经到了门口,返身回来,一把揪住。

    “罩罩都不戴,还敢和人打架!”尤墨右肘挥出,准确命对手腰腹。

    “卢伟!”郑睫一阵气急败坏,松了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下。

    “臣在!”

    “咬他!”

    “”

    克莉斯娜最近比尤墨还要忙。

    盛名之下无虚士,成名之后烦恼多。有人红,就有人眼红,有人得利,就有人想浑水摸鱼。

    salea公司成功的商业宣传,让他们和尤墨获得了双赢的局面。业内引起轰动的同时,一堆商家闻风而动,直接把经纪人电话打爆。

    这种状况,属于典型的幸福烦恼,把自己说的可怜巴巴纯属装x。可事实情况也明摆着,这么一大堆人间,心诚信誉度高的不少,投机蒙人的也不缺。

    辨别真伪自然不能光凭电话,筛选,考察。谈判一样也不能少。

    王丹虽说能帮忙且愿意帮忙,可人家毕竟已经怀孕四个月,最后的谈判能出席一下就算不错了。

    除了这些,还有跟风炒作的家伙们在媒体上叫嚷,发出各种各样的奇怪声音来。

    声音最大的,自然是跑酷界的家伙们。年轻人性格多张扬。尤其是崇尚极限运动的毛头小伙。眼见这家伙一步跨入自己擅长的领域,瞬间掀起满城热潮,不表示表示的话简直对不起爹娘。

    说老实话,尤墨在宣传片里的表现,除了最后一下实在惊艳之外,其它动作并无多少专业水准。这种状况自然不会被有心的家伙们放过,一时间,各种自拍视频在网络上盛传,目标都很明确。方式也都大差不离。

    切蹉,或者挑战。

    这种事情并不太好处理。

    尤墨目前的粉丝群体,年轻男女占据了很大比例,这部分人群也是他代言产品的重要消费群体。英雄形象已经竖立起来的时候,自然不能在众多挑战者面前装缩头乌龟。

    接受挑战的话,明显属于本末倒置,搞错了自己是干嘛的。不接受的话,难免被人嘲笑挖苦。发些杂音出来破坏大家心情。

    想来想去,克莉斯娜决定还是征询下当事人意见。

    临睡前。王丹房间里。

    “都四个月了,还不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

    尤墨躺在床上,拿着本书,边打哈欠边问。

    “马上。我今天去听课了,耽误不少时间。”王丹没有起身的意思,眼睛依然盯着电脑屏幕。

    大学课程自她怀孕以后。已经被暂停了,下午去听的是附近医院办的讲座。

    “兰管家陪你去的?”

    “没,她现在哪有时间,家里地方大了,家务活多一堆出来。”

    “嗯。找个钟点工人吧。屋里屋外地方太大,都指望她的话,累成老妈子了。”

    “真会疼人!”

    “嘿嘿,小老婆的嘛!”

    “信不信我让你只能看不能用?”王丹转过头,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依然不肯起身。

    “嗯,你不来,我搂小老婆睡觉去!”尤墨完全不虚,一脸得意洋洋。

    王丹却没有如他所料般跳起来寻仇,反而有些惊喜地发出声音来:

    “咦,回信了?”

    不等他有何反应,她就自顾自地念了起来。

    “谢谢你的真诚对待。老实说,这其实是我和朋友打的一个赌。可能在你看来比较幼稚吧,但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和朋友们对名人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周围也有一些通过出格行为,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的家伙们。我在之前,对他们的大胆行为很是羡慕,觉得那是个性的体现。你的回信,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真诚的力量,顺便,也让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件多么不负责任的事情。你的回信我会一直保存下去,如同我会一直支持你一般。再次感谢!”

    信读完,两人对视一眼,都笑了。

    关了电脑,王丹乖乖爬到他身边,在熟悉的臂弯里躺好,摸摸自己肚皮,感慨,“你做了件好事情呢,算不算积德?”

    “我娶了个老婆,不做好事积德的话,会遭老天爷报复的。”尤墨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伸手拍拍她的后背,“怎么,今天不准备用了?”

    “克莉斯娜之前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对网上那些挑战视频的看法。之前还没个主意,现在看了来信,忽然就有了思路。”王丹伸手握住等待已久的家伙,心思却没在那上面。

    “嗯,她也打电话问我了,你先说说你的思路吧。”尤墨帮她解开胸前束缚,一手一个,揉搓起来。

    “哎呀,讨厌,想事情呢!”王丹的心思立即随着粗糙的摩擦感转移,身体扭了扭,却没能摆脱。

    “真不想?”尤墨停了动作,握住了,感慨,“我娃餐具是不错!”

    “去你的!”王丹翻身,背对着他,“过过瘾就行了,回头你找兰管家。”

    “咦,今天心思真不在嘛!”

    “嗯,说说看,你怎么回答她的。”

    “出资举办一场跑酷比赛或者表演赛。”

    “真没劲,人家刚想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