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哈格尔同样不愿意拿尤墨来查缺补漏。

    在他的心目,自由人和传统的清道夫完全不同。而且,前锋出身的尤墨,目前场上能发挥的最大作用,依然是创造力,进攻,进球。

    上一场比赛把自由人拿来当盯人卫用,那是比赛时间不多,守住比分即可的状况决定的。现在刚一开场就被迫在防守大量消耗精力体力的话,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而且,对球员的心理影响也不好。

    自由人,应该是把全队实力提升一个档次的存在,而不是哪儿需要往哪儿搬的心理依靠!

    可如果不能给予及时有力的帮助,左路防线只会更加脆弱,一老一小心理阴影都有可能留下!

    “可以发表一下我的看法吗?”

    沉思的雷哈格尔被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打断。

    卢伟!

    “当然可以,对,这才是年轻人正确的处理方式。来,坐我旁边。”回过神来的雷哈格尔,在替补席上一片诧异的眼神注视下,点头微笑。

    “嗯,那我直说好了。球队的左路防守出了问题,导致整体攻防体系运转不灵。单纯增加左路防守人数,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其它位置上出现的空当同样会被对手利用,导致顾此失彼。我的建议是,斯福扎改打右前卫,巴拉克到路来,和拉钦霍组成双后腰,左路适当回收,把对手的路渗透卡死。”

    “路进攻呢?”

    “库卡的特点是能传能突,脚下技术不错。因此,他没有必要留在对方人堆里,拉出来。扩大活动范围,把整个进攻变成高速移动模式。”

    “很好。不过,这样的话,前锋位置上经常会出现真空。”

    “没有前锋,总比没有后卫好。”

    “有道理。”

    谈话结束,卢伟点头谢过。在一片近乎痴呆的眼神,回位坐好,目光转向场上。

    没有前锋?

    那是个什么鬼阵容?

    现代足球发展史,就是个前锋从多变少的渐进史。

    从一零十阵容,发展到二五,再到四二四,四,最后发展成经典的五二,四四二阵形。

    经典阵形大行其道的阶段。有人根据上述规律,继续大胆尝试,发展出四二一,四二一,四四一一等四五一阵形变种。

    可是,四六零?

    前场没有支点,进攻没有最终目标,射门得分只靠场球员?

    进攻缺乏纵向空间。横向传递成了主要手段,会不会流连于传球。而忘了进攻目的?

    单纯为了控制球权,把握场大势,真的不用前锋也能拿下比赛?

    这一连串疑问,雷哈格尔毫不犹豫地下达了指令。

    转身坐下之后,伯尔尼心的疑惑再也按捺不住。

    “奥托,你确定他不是异想天开?”

    “既然打算冒险。那就给予年轻人足够的信任好了。”

    “嗯,确实大胆。不过,说不定会成为一场经典战役?”

    “当然,可能会成为革命性的前进,也可能成为让人捧腹大笑的滑稽表演。”

    “就目前状况来说。稳住局面的作用还是很明显。”

    “没错!”

    防守,需要众志成城,需要身后的依靠。

    即使控制不住球权,被对方摁住了胖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守住最后环节,心里的底气就会足的多。

    这场比赛,凯泽斯劳滕排出了对攻的阵容,用开放的战术策略,打算充分利用场地宽度,来和对方大开大合地战上几百回合。

    结果,一上来就被对方咬住了寸!

    过于年轻的阵容,最容易在这种情况下乱了阵脚。

    萨格特慌乱,巴拉克不知所措。

    慌乱导致左路防线漏洞百出,不知所措导致球队应对无力。

    左路防不住,右路攻不上去,球队自然既输场面又输球。

    这种状况下,一贯冷静的老家伙们都有些茫然。

    年轻人靠不住的话,难道又要走回老路?

    雷哈格尔的指令,像救命稻草一般,给溺水的人们无限希望。

    上半场接近尾声,局面呈现一种诡异的平衡。

    场6打4,说占尽优势完全不过份。主队球员的个人能力比较平均,人数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地向组织靠拢,把场的大块阵地让给对手。

    于是,凯泽斯劳滕完全控制住了场,汉诺威96被挤在两端,通过高空传递来建立联系。

    场面不出雷哈格尔所料,如何打破这种平衡,成为下一步需要考虑的事情。

    球队在场的传递越来越顺畅,相互配合之间,不断地有火花擦出。这种情况下,整体向前的欲*望确实削弱了不少,仿佛沉溺于戏耍对手的快感一般,他们更多地在场的一亩分地称王称霸,忽略了比赛的真正目的。

    “玩的太过了,有什么好办法?”

    替补席上,克利斯托夫转头,问身旁的卢伟。

    “没有。强制向前的话,会破坏刚刚建立的良好联系。”

    卢伟一开口,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一直地等待下去?”克利斯托夫没有放弃,大脑高速运转当,“或者,等到对手的场被彻底拖垮的时候,换上冲击力更强的家伙?”

    “不一定,或许,你忽略了个家伙。”

    “自由人?”

    戏耍对手,这种事情尤墨不感兴趣。

    杀死对手,他的兴趣十足。

    如何杀死对手,是他这二十多分钟一直观察研究的课题。

    对他来说,每一场比赛,每一种局面。都是宝贵的试验田。不拿来好好利用一番的话,实在对不起雷哈格尔的器重。

    眼前状况很明显。

    球队获得了场的控制权,把对手的防守阵形压扁,防守密度压大。这种状况下,场到大禁区前五六米远处,传接球没有任何压力。可是。距离球门如此远的距离,球传出花来,也只是制造出一脚远射碰运气的局面。球队里有人尝试过往禁区里送直塞,希望通过人球合一的技术,依靠个人能力杀出条血路来。

    可惜,库卡个子太高,萨格特经验过于单薄,真正拥有这种能力的卢伟不在。

    尤墨尝试过独自冲入对方阵,担任进攻的支点。结果一进去。就被对方层层叠叠包裹起来,奋力起跳,也没有办法越过崇山峻岭,去威胁对方球门。

    后排插上远射他也尝试过,效果同样一般。

    铁桶阵里没有内应,防起远射来自然心无旁骛!

    他没什么突破能力,球在脚下时除了射门,其它能做的选择很少。场连续花哨的传递。也完全不需要他的帮助。

    换句话说,他现在自由地失业了!

    “巴西人。迈克尔,有起脚机会就来一脚,剩下的,交给我。”

    比赛第8分钟,尤墨的声音惊醒了戏耍对手的队友们。

    还没等他们回过味儿来,更直接霸道的指挥继续下达。

    “斯福扎。库卡,还有你,萨格特,多给他俩创造远射机会!”

    所有人,包括替补席上竖起耳朵的人们。都有些恍惚。

    一直没个正形的家伙,什么时候开始霸气侧漏了?

    所有人,回过劲儿来的时候,目光都集向了起身站到场边的雷哈格尔身上。

    奥托大帝,面朝场上,背向替补席,缓慢,却坚定。

    点了点头。

    很多年后,这帮老伙计们还是会津津乐道于这一刻。

    在他们看来,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已经58岁的奥托大帝,用这样一种方式,确立了自由人在这支队伍的特权!

    被他矢口否认,却又自己承认的。

    特权!!!

    在他们看来,从这一刻起,习惯于掌控一切的奥托大帝,不再拘泥于结果,未来,秩序。他在用一种虔诚的心态,期待球场神迹重回人间。

    回到场上。

    准备守到场哨声响起的汉诺威96,摆起了标准的铁桶阵。为了保险起见,两个边路都被他们填充了足够的防守力量,谨防对手突破。他们的阵形依然有些扁平,路防守更多只是依靠人多,来弥补对方一波又一波的来犯。这种情况下,远射机会并不缺乏。

    不过,路的重炮轰门依然需要良好的隐蔽性。毕竟,被防守队员正面挡住的皮球,实在缺乏战术意义。

    禁区被淹没的尤墨,需要的也不是对手堵枪眼成功的欢呼声。

    补射!

    简单到让人发指的选择,却是破开前眼局面的最有利武器!

    只有威胁到门将,才能让幽暗的杀手,有机会一击致命!

    战术思想一明确,戏耍对手的心思顿时跑的无影无踪。

    比赛就是这样,虽说都以胜利为最终目的。可人非草木,哪能没有情绪。本质是游戏的足球竞技,在有可能的条件下,绝大部分人还是会有显摆的念头。

    顺便,再羞辱一下曾让自己难堪的对手。

    尤墨霸气初显的指挥,雷哈格尔的点头认可,迅速将他们从虚幻的快*感拎了出来,坚定无比地执行下去!

    从比赛第9分钟开始,萨格特,斯福扎一左一右,库卡间掩护,通过已经默契纯熟的配合,开始为两位重炮手创造各种绝妙的起脚机会!

    南美人拉钦霍擅长弧线球,于是,给他做的球大部分位于大禁区两侧肋部,尽可能地让他发挥弧线球的美妙之处。

    出其不意!

    德国青训出品的巴拉克,脚头够硬,够准,于是,给他做的球大部分位于大禁区间,尽可能地让他发挥重炮轰门的威力。

    攻其不备!

    剩下的,只看对方门将,和禁区里的幽灵。

    比赛第4分钟,再次获得起脚机会的拉钦霍,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