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轮联赛一过,阶段小结开张了。

    本轮没能拿下斯图加特,凯泽斯劳滕最终锁定在联赛第4。支升班马,他们继续维持高高在上的江湖地位。

    这种状况在五大联赛虽说罕见,可也并非绝无仅有。94年的纽卡斯尔,95年的诺丁汉森林,最终都取得了第名。时间再往前推,62年的伊普斯维奇,年的摩纳哥,8年的诺丁汉森林,都曾上演过升班马夺冠的奇迹。不过,那时的顶级联赛各队实力比较平均,俱乐部管理普遍混乱,联赛冠军的获取难度并不夸张。

    80年以后,五大联赛都开始大量投入人力物力财力,俱乐部之间的差距迅速拉大,顶级联赛冠军开始在几支豪门球队转悠,偶尔旁落,也是游球队逆袭成功。

    进入90年代,升班马已经成了保级队的代名词。喜鹊和大森林都是在赛季前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转会来一批实力悍将后,才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和他们相比,凯泽斯劳滕的季前投入简直可怜,阵容单薄程度让人发指。条线逐一分析下来,球队的家底也就被抖露个干干净净。阶段小结完毕,舆论普遍认为,球队目前只是打了对手一个措不及防而已,后面的考验还多的很。

    拿历史来比较,是德国人爱干的事情。比较来比较去,悲观的论调就定了下来。既使不是恶意满满的幕尼黑媒体,也没有对红魔本赛季的未来抱有多大期望。甚至连凯泽斯劳滕本地媒体,都觉得球队能保持良好的向上势头就行,成绩什么的暂时不必强求。

    第一集团和游阶层目前没有拉开差距,积1分排第1的拜仁幕尼黑,仅仅比第4名高出2分。

    这种状况媒体们比较喜欢。

    独角戏最没劲。千军万马乱战最来劲!

    时已9月旬,秋风携着凉意来袭。

    晚饭过后,尤墨陪着王丹在院子里溜达。

    松软的草坪地里,有草籽的清香扑面而来。

    孕妇现在已经无法掩饰腹的骄傲了,向前翘起的弧度呈夸张的45度,走路已经不得不后仰着点儿以保持平衡。

    医院住了天。王丹实在是闲的一身不自在,嚷嚷的所有人受不了之后,终于被接回家,准备安心调养几天就去上班。

    天时间,尤墨接到了一大堆来自国内的电话。

    除了前提到的几人,还有他这一路结下深厚感情的家伙们。

    全兴队的小伙伴,健力宝那帮好哥们,女足国家队的姑娘们,这波是其主力。除了他们。还有刘楠,周葱,卫大侠,樊老头

    对他一直念念不忘的汪市长,还特意为他打探了一番国家体育总局的消息,结果却不太乐观。

    总局领导亲自过问了此事,态度很坚决。

    国字号球队代表国家形象,个人生活不检点的家伙。不愿意为国效力的家伙,一概免谈!

    领导的这种态度在意料之。汪市长了解他的性子,直言相告的同时,并无安慰之意。

    “等你小子混发达了,接我过去瞧瞧!”

    这句话才是真实目的。

    尤墨当然举双手欢迎了。

    不过,眼下他的名声在国内已经连续跌停板,此时邀请人过来参观显然不是合适时机。

    汪市长也没急着安排此事。两人闲聊几句,也就结束了难得的对话。

    官字口的家伙尤墨真不太想打交道的,可唯独对这家伙和阎事铎,他一直保持了良好的关系。

    原因无它,在他们身上能找到自己的影子而已。或者。他们也是。

    “我妈已经在国内待不住了,成天嚷嚷着过来过来,把我爸气的要死”王丹挽着他的胳膊,碎碎念叨。

    “没敢和他们说吧,这次?”尤墨最近依然忙的晕头转向,今天算是难得有空。

    “说了还不得直接飞过来掐死我!”王丹一脸的心有余悸,手捂胸口,“我妈简直把你捧在手心里了。听说你因为我们被国家队拒绝,名声被足协搞的乌八糟,居然没生气,反而担心的要死!叮嘱我,事事顺着你,别给你添堵”

    “宝宝是不是最近老踢你?”尤墨听了一会,有些头大,忍不住打断。

    “是啊,你怎么知道?”王丹一头雾水。

    “你以前没有兰管家能念叨的嘛,这要当妈了,准备往那个方向发展?”

    尤墨话音未落,脑袋上已经挨了一记。

    “不爱听我说话了是不是!”

    “哪有,半天说不到重点,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

    “哦,这还差不多!你心还挺细的嘛,我自己都觉得话比以前多的多。一个人在医院待着的时候,我就和小尤墨说话,教他一堆东西,好玩不?”

    “嗯嗯,下回再踢你的时候,告诉我,我教训他!”

    “去去去!对了,我爸妈不打算把房子卖了再过来。你的意思呢?”

    “好主意。房子留着吧,说不定以后还能卖个好价钱。”

    “财迷!”

    “好意思说我?”

    临睡前,克莉斯娜的电话打了过来,和他交流了一番意见。

    首当其冲的,是本周末即将举行的跑酷大赛。

    这周是国际比赛日,对尤墨来说等于是放假了。安排在这种时候举行,无疑是既照顾他的时间安排,又能尽可能地把活动声势给造起来。

    花了十万马克呢,不听点响可不太划算!

    确认了一系列活动安排,克莉斯娜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别到时候忍不住,上去和小家伙们较量一番什么的。”

    尤墨真不用她提醒。

    事情简单着。

    花十万马克举办这个活动,一来是给向自己挑战的家伙们一个展示平台,算是稳定他在年轻人心的形象。二来是个摆脱自己爱出风头形象的好机会。算是给主流价值观一个全新的认可机会。

    如果花钱只为装x,找来一堆人只为当自己的绿叶,那即使表现的再惊人,也不会给自己的形象带来任何帮助。

    说笑几句,克莉斯娜的下一个问题让他有些挠头。

    国内市场。

    他现在的号召力,在德国已经排的上名号。与此同时。与德甲有着良好合作伙伴关系的央视,也不会被德国人忽略。

    通过他,开发庞大的国内市场,这种想法德国足协和凯泽斯劳滕俱乐部都有,此时提出并不足奇。

    具体情况告知后,挠头的成了克莉斯娜。

    她可没有预料到。

    国内体育界竟然把球员的私生活影响放大到如此地步!

    感慨几句后,两人心照不宣地得出了结论。

    国内市场暂时别想了,吸金计划要大幅缩水!

    最后一个问题算是好消息。

    美国桂格公司研发的一款功能饮料“佳得乐”,正式开始进军德国市场。主打年轻人市场的运动饮料。在老美崇尚自由的心理作用下,找上了最近频频见于各大媒体的尤墨。

    这款饮料他还真有印象。

    不过,印象仿佛是百事可乐公司的旗下产品。

    这种事情他都是放手交给克莉斯娜去做的,此时依然不会发表什么建议。

    电话挂断,久候的江晓兰果然开始念叨。

    “钟点工居然要20马克/小时,比国内白领工资都高了”

    “把你累成老妈子,我找谁赔你青春损失费?”尤墨一把将她搂过,熟练地伸手帮她解开胸前束缚。

    “干嘛这么急色?!”江晓兰轻嗔一句。心情顿时大好,眉眼里都是笑意。“这么心疼我?”

    “这几天事情多的要死,头都大了。”尤墨没像以前般温柔爱抚,一把握住个白嫩的家伙,张口就含住了娇嫩红润的小樱桃。

    “啊”江晓兰心头一阵迷糊,好一会,才缓过劲儿来嚷嚷。“不对,坏蛋家伙,干嘛这么粗鲁!”

    “我记得你好像挺喜欢这样的!”尤墨松开嘴,抽空回答她,一只手迅速下行。找见了水润迷人的所在。

    “才不是!只是觉得你和平时不一样,怪怪的而已!”江晓兰顿时想起那次半途而废的经历了,双腿夹紧了努力证明自己。

    “嘿嘿,都这样了还不承认!”尤墨伸了个手指在她面前晃悠,翻身上马。

    “欺负我,不来了!”江晓兰头一转,双腿继续用力顽抗。

    “咦,看来还得来硬的!”尤墨瞧见白嫩修长的脖颈了,忍不住一路亲了上去,最后咬在小耳垂上。

    “坏死了!”江晓兰迅速投降,小手伸出,牵引着粗壮家伙进入温暖水润的所在。

    “最近烦死个人,什么事情都缺了点耐心。”尤墨刚进入就忍不住加快节奏,一阵冲撞之后,心头之火才仿佛消停了,趴在她身上。

    “嗯,心里烦的话,就找我爱爱吧。”江晓兰娇喘着,伸手轻抚他的脑袋。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堆安慰电话过来,我反而不觉得心里好受。”尤墨被这么幸福的提议给激起了情绪,开始缓慢有力地冲击起来。

    “啊为什么?”江晓兰敏锐地察觉到了点什么,可惜这会身心都在高*潮,实在没办法仔细感受。

    “不知道,反正不喜欢被人安慰着问东问西。”尤墨只觉得暖流迅速涌出,仿佛能冲刷一切烦恼般,肆意流淌。

    “你大概,是被吓着了吧?”江晓兰在一阵高亢的声音过后,被脑袋里残存的印象给点了。

    “嗯?”

    “可能,是丹姐伤了胎气的事情,让你意识到了,有些事情,在你心里的重要性,超乎想象。”

    “嗯。”

    “我呢,在你心里也是吗?”

    “当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