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一晃就到。

    司尔马特户外运动俱乐部里大幅海报林立,两两交谈的人群,年轻面孔占据了绝大多数。

    这种表演成分极强的极限运动,一般分比赛和表演两部分。这次以私人名义举办的比赛,目的并不是选出最好的家伙来迎接更高挑战,于是,提供更可能多的参与机会,就成了今天的主题。

    比赛部分分成了竞速赛与挑战赛,是今天活动的大奖聚集地。

    竞速,顾名思议,就是八人一组,从小组赛一直到最终决赛,决出一二名来。这种模式属于普通的运动会模式,简单,但缺乏年轻人最喜欢的单挑决胜负。

    挑战赛算是弥补了这一缺憾。

    竞速成绩最好的前16名,每人有一次挑战机会,赢了留下,输了走人。最终留下的家伙,独得万马克大奖。

    表演赛就比较简单了,评委打分成了决定标准。

    规则搞清楚之后,记者们开始寻找主角。可惜,俱乐部转悠完,也没找见。

    上午举行的表演赛已经结束,尤墨依然没有出现。

    这种状况让他们有些惊讶。

    爱出风头的家伙,居然不出现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

    不过,疑惑归疑惑,一上午精彩场面不断,观众惊呼连连的状况,还是让他们有了此行不虚的念头。

    120人左右的最终参与人数,也创造了凯泽斯劳滕市同类比赛的纪录。

    尤墨在这座城市的影响力再次让所有人咋舌。

    而且,除了人数,质量也让所有人耳目一新。到处活跃的记者们,发现了不少在德国小有名气的参赛者,略一采访。了解到的具体情况更让他们惊讶。

    何止是小有名气!

    随着网络上的不断造势,这次比赛的意义已经被充分放大,全德国跑酷高手们几乎倾巢出动,把这里当成一决胜负的战场了!

    柏林,幕尼黑,汉堡。科隆,法兰克福

    这么大的阵仗让克莉斯娜兴奋之余隐隐有些担心。

    高手如此之多,那个家伙会不会沉不住气?

    下午点过,竞速赛已经接近尾声的时候,尤墨领着大小老婆施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接受闪光灯洗礼。

    两女,江晓兰一袭天蓝色公主长裙,配上柔顺直发,淡雅妆容。简简单单,却又尽显青春绽放的诱人魅力。王丹以前在这种场合从来不会被她抢风头,今天明显不行了。素颜,宽大长裙,高高扎起的头发,直让熟悉她的人们感觉有些异样。

    眼尖的记者瞬间就发现真相了,嗡嗡的议论声里,不乏惊叹。

    18岁不到。就要当爸爸了?

    竞速赛决赛还有一会才开始,主办人来几句感想。就成了当下主题。

    “先谢谢大家的捧场。有了你们的热情参与,我才知道,德国居然有这么多厉害的家伙!我是个足球运动员,跑酷是我拿来锻炼反应,磨炼身体的有力武器,专业技巧上和你们的每一个。都不能比。因此,希望大家找准目标,别拿我出气。”

    一阵哄笑后,尤墨目光环顾了一圈,微笑着继续说道:“出名得利只是运动的附加值。希望大家不要忽略竞技本身的乐趣。即使没能拿到心仪的奖励,也不要错过交流的好机会。最后,再次谢谢大家!”

    毫不拖泥带水的两段讲话,却让习惯性戴起有色眼镜的家伙们动容。

    竞技体育早已不是象牙塔,巨大的名与利面前,最初的目的,在绝大部分参与者心,都已经变形走样。

    今天的比赛,源头同样并不单纯,过来参与的家伙们,不少人都有踩着主办人上位的打算。

    这种状况下,他既没有满脸愤懑地揭露真相,也没有用藐视众生的上位者嘴脸,表示不屑一顾。

    真诚,自然,设身处地为人着想。

    这种态度面前,再嚣张的家伙,难免收敛了心思,把目光放到了接下来进行的比赛当。

    竞速赛的决赛相当激烈,最终人几乎是先后脚到达了目的地。最快速度的家伙,时间已经在2分10秒以内,这比当时尤墨的最快纪录提高了足足10秒。

    让他名满全城的动作,在这些真正的高手面前顿时黯然失色。无论是空翻,上墙,还是花样百出的速降方式,都在观赏性上超出他一大截来。

    现场的摄像机镜头,有意无意地来回扫过,总会在他脸上停留一会。可每次停留的时候,都发现他在一脸微笑地与身旁的人们在交流着什么。

    摄影师们期待的,兴奋,激动,跃跃欲试,统统没有,仿佛已经化身比赛解说一般,在那用专业眼光欣赏比赛。

    竞速赛决赛结束,更让人血脉贲张的挑战赛正式开始。

    十六人排成一列,神情或轻松,或凝重,或冷峻,姿势也是极尽个性青年特点。几乎是清一色的街舞准备状态,加入了不少个人风格明显的小动作。

    有节奏的摇手腕,缓慢的摇晃肩膀,搞怪的面部表情

    随着主持人拉长声音的介绍,其的家伙们逐一出列,用他们的招牌动作向观众示意。个别爱出风头的,还要来个空翻来搏满堂彩。

    现场气氛随着他们极具煽动性的神情动作变得热烈,仿佛之前的比赛只是开胃菜一般。

    “你刚才的讲话太精彩了!准备了很久吧?说真的,我一直有点担心,怕你沉不住气下去和他们较量。这些个坏小子,没几个不想把你踩在脚下,当成垫脚石”

    克莉斯娜忙碌了快一天,嗓子都哑了。声音里的兴奋却依然饱满。念叨了几句后声音突然提高,满脸放光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个职场混迹多年的家伙。

    “间那两个,看见没有,就是刚才竞速赛前名的两个家伙。个子高的那个叫巴贝尔,21岁,柏林人。曾经拿过德国表演赛冠军。个子矮些的那个就更夸张了,他叫吕奎,2岁,幕尼黑人,在欧洲跑酷界排名前五”

    尤墨郁闷了好几天,难得心情如此舒畅,听她念叨的有趣,忍不住打断,“踩我上位是捷径。年轻人有这种想法算是人之常情,你别因此把人看扁了。这两个家伙如此厉害,怎么想起来跑我们这儿凑热闹的?”

    “你现在太小瞧自己的影响力了!”克莉斯娜瞧着他的眼神,有点崇拜的小火苗在闪动,“成年人那里褒贬不一,杂音还挺多,年轻人简直迷倒一片又一片!这次比赛能给咱们带来多大好处,你清楚吗?”

    “清楚的就不用说了。说些不清楚的。”

    “给我们做活动的专业策划师,用非常肯定的语气告诉我。这次活动如果能顺利结束的话,你在年轻人的心目,妥妥地成为偶像级人物!”

    克莉斯娜话音刚落,王丹柳眉倒竖着瞧了过来,声音酸带甜,“哟。成偶像了要!有没有喜欢的女明星,一起触个电啥的?”

    尤墨真心觉得,这么大的坑能把人埋到天荒地老去。cpu一阵高速运转后,一脸坦然,“演别人的人生多没意思。等以后有钱又有闲的时候,拍部属于自己的电影,如何?”

    “这还差不多!说真的,你这几年的经历,写部小说,编个剧本啥的完全没问题!”差点成了艺兵的家伙果然心动不已,一脸憧憬地想象完毕,话音一转,“个女主角会不会多了点儿?”

    尤墨心领神会,点头,“放心吧,她们才没兴趣来凑热闹。”

    “哦,那说定了哦,不许反悔!”王丹心情大好,一脸甜蜜笑容地倚在他肩头。

    “嗯,现实没办法体验一对一的爱情了,大屏幕上满足一下,还是应该的。”尤墨难得一本正经,表情虔诚的很。

    克莉斯娜旁听良久,此时斜眼瞅他,一脸感慨。

    “竟然会良心不安?花心的家伙!”

    对于跑酷高手们来说,高难度动作往往不是最大的拦路虎。

    稳定性!

    这才是高手的高手,区别于普通高手的根本所在。

    尤其是难度与速度要求并存,一个失误就有可能前功尽弃的比赛,能笑到最后的,无疑是能把稳定性做到极致的家伙。

    挑战赛这种一对一的比赛方式,每一场,对参赛者的心理素质都是极大考验。单纯为了出风头而来的家伙,明显不会有如此大的定力。

    第一轮比赛在满场疯狂的呐喊结束了,八场比赛的平均成绩,反而比之前的竞速赛要低了不少。这种状况显然是高手顶尖的家伙,所采取的稳妥策略了。

    巴贝尔和吕奎彼此早有眼神交锋,第一轮两人的前者获得了挑战权。不过,在观众起哄的叫喊,他并没有如众人所愿,只是一脸无所谓的笑容瞅了眼高台上坐着的家伙。

    细心的观众同样会发现,首轮胜出后,欧洲顶尖高手吕奎,没有正眼瞧一下刚刚被自己征服的对手。

    冷冷的眼神,淡漠带有些许仇恨。

    目标,同样是高台上坐着的尤墨。

    本场比赛虽然有电视台过来捧场,不过显然阵仗没办法和德甲联赛相比。两人若有若无的目标锁定,并没有被在场为数不多的摄像机捕捉到。

    只是当事人,稍稍感觉到一丝异样的感觉。

    九月旬了,高台上的风有些大。

    尤墨坐正了,脸上的微笑依然挂在眼角。(。。)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