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

    故事趋于老套。

    越想顺利结束的事情,就越难以善终!

    只是波折,有些让人意想不到。

    两个依然不忘真实目的的家伙,忽略了和他们一起争夺竞速赛冠军的高手。在半决赛,德国表演赛冠军巴贝尔,因为不能容忍自己的一个小小失误,于是在后半程竭尽全力追赶。

    不料,在倒数第二关,出了意外!

    受伤在跑酷运动算是家常便饭,只是这次又快又猛的撞击,实在有些失了高手风范,让所有人惊呼的同时,缺了些理解与同情。

    嗡嗡的议论声,尤墨快步走下高台。

    专业运动创伤医生已经就位,诊断已经完成,他现在过来,在所有人看来,大概只是做秀般的表示关心罢了。

    “伤在肩关节,有些棘手。”德国医生认出了眼前来人,微一点头,继续解释,“受伤的那一瞬间,选手大概想伸手撑在障碍物上,来维持平衡,结果却因为巨大的身体惯性造成了关节损伤。肩关节并不是个足够稳定的运动器官,尤其是这种危险系数非常大的运动。”

    “嗯,意思是肩膀的伤势可能会影响以后的运动生涯?”尤墨蹲在巴贝尔身侧,仔细打量。

    五官还算清秀,只是因为疼痛才扭曲到了一起。身材偏瘦,骨架不大,原本张力十足的上肢肌肉,现在软软地松懈下来。

    听到尤墨的问话,巴贝尔努力睁开眼睛,瞧了眼来人,转头,有些恐慌的眼神看着医生。

    愤怒。挣扎,茫然,失落。只一眼,就让表情冷冰冰的德国医生起了些同情心。

    “还需要进一步确诊。不过,肩关节损伤带来的其它影响比较多,而且状况会非常复杂。你最好有更充足的心理准备。”

    放低了声音,详细的解释,却没有让巴贝尔感受到一丝温暖。颤抖的嘴唇好一会才发出声音来,“意思是我以后可能达不到现在的水平了?”

    “可能会需要比较长的周期吧。”

    德国医生瞧见他心即将崩溃的防线了,有些不忍地把目光转开,求助般地看着尤墨。

    “你是,为跑酷而生的吗?”

    尤墨的问题轻飘飘的,让已经坐上担架的巴贝尔有些没听清楚。

    重复了一遍之后,他才扬起下巴。声音有了些底气,“当然。没有这项运动,就没有现在的我!”

    “现在的你,难以接受现状吗?”尤墨跟着担架往外走,继续问。

    “什么意思?”巴贝尔从遥远的回忆迅速走出,一脸悲愤,“笑话我?!”

    “跑酷运动,带给你乐趣和荣耀。也带来失败与伤痛。你只能接受前面的东西,无法接受后面的吗?”

    尤墨的第个问题一抛出。走在前面的德国医生,两名负责抬担架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转头,看了眼当事人。

    巴贝尔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远处的目光变得专注,“我仿佛。把你看的太低了一些。或者,所有人都把你看的低了些。你的话我记住了,以后或许我还会感激你。最后,提醒你一下,那个叫吕奎的家伙。不好对付!”

    “嗯,谢谢。”

    受伤的意外很快平息下来,除了几位参与者,其它人并无多么异样的感觉。

    决赛在半小时后到来。导致巴贝尔受伤的家伙,和一路轻松拿下所有对手的吕奎一起,接受了主持人的短暂问候。

    “受伤是件让人沮丧的事情,祝他好运。我不会因为对手的强大而心生无力,比赛会一如既往的精彩。”

    长相略显老成的家伙,回答也是规矩。不过,在听到对手的回应之后,有些窝火。

    “当然会很精彩,如果我不尽全力的话。”

    吕奎的回答一如他本人一般。

    冷。

    说完之后,眼神依然没有瞄一眼即将和自己争夺最终冠军的对手,反而稍稍抬起了下巴,看着高台下直直站立的尤墨。

    摄像机不会忽略一句话震翻全场的家伙,同样,也不会忽略两人的眼神交锋。

    并不凌厉,却有种直摄人心的平静。

    两个人,仿佛都看穿了彼此心思一般,同时转过目光。

    主持人卡顿了两秒,脸上堆起笑容,语速很快,“感谢两位选手的精彩发言!赛前这种自信的宣言,能带给他们必胜的信念!下面,让我们屏住呼吸,睁大眼睛,看看即将发生的,究竟是充满悬念的精彩比赛,还是疯狂的个人表演!”

    说大话,放狠话,往往是色厉内荏的表现。

    可凡事没有例外的话,故事也就没了乐趣。

    这一次,剧本没有按**丝逆袭的套路走。吕奎没有食言,在决赛拿出了震惊整个欧洲跑酷界的能力。

    创造力!

    从竞速赛到现在,所有人都是力保动作不失误,试图用完美的表现来征服对手。可到了最终时刻,所谓决赛无名局的情况下,他用充满想象力的动作,精确到让人发指的力量控制,完成了碾压对手的任务!

    超过分之二的关卡,他都是手脚并用,把花样繁多的技巧融合到动作。整个过程让人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忽略了下一个精彩的动作。

    空翻,弹跃,借力,空横移,让人心生畏惧的弹跳能力

    屏住呼吸的观众实在无法忽略这超强的个人能力,即使有人对他之前的口出狂言有所不满,也没有办法不被这完美的表现折服,在比赛结束的一瞬间,爆发出狂热的情绪来。

    超出对手5秒左右的成绩,把最终决赛变成了彻底的个人表演。整整两分钟的呐喊咆哮,让失败者面如死灰。

    摄像机镜头在两人脸上来回走了几道之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迅速转到场边,那个笔直站立着的,旁观者一般的家伙。

    尤墨微笑着,竖了个大拇指。

    比赛已经结束,自然进入论功行赏的阶段。观众大呼过瘾的同时,依然没有散场走人的打算。层层围拢的人群,把间临时搭起的颁奖台围的水泄不通。

    尤墨在礼仪小姐及主持人的陪伴下,把准备好的奖励逐一送到获奖者手,个别眼熟的,除了握手之外,还要交谈几句。

    不过,这些路人般的角色不会引起观众们太大的兴趣。所有人都有些不耐烦地等待着,他和冠亚军的交流。

    十多分钟后,一脸沮丧的家伙出现在尤墨面前。

    “看到我都不高兴。看来你受到的打击有点大。”

    “谢谢您的安慰,我没什么。”

    情绪稍稍平复了些,亚军那张少年老成的脸上,挂了些苦笑。

    “哦?你需要安慰吗?”尤墨正递过去的支票停在半空,略显惊讶地问。

    “不,不,不需要!瞧您说的,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以为。您是在安慰我”失败者更尴尬了,头低着。有些语无伦次。

    “那就好。运动是拿来磨炼自己的武器,唯一的对手,只是从前的自己。”尤墨脸上笑容绽开,把对方的手拿过来,支票交到手上。

    “谢谢,真的。谢谢您!”

    这次的语气,不再迟疑。

    尤墨和失败者的一番对话,像一瓢冷水一般,让一心看热闹的家伙们,脑袋清醒了不少。

    外围关注的亲人朋友们。则交换了下眼神,嘴角同时挂起了微笑。

    按他们的理解,尤墨出资举办这次比赛,只要拿出成年人的心性和思维能力,别太显山露水地显摆自己就行。

    结果,却忽略了一个明显的事实!

    他不出主动出风头,却有一堆跃跃欲试的家伙,想尽办法让他出风头!

    按理说,身为出资人,档次自然不能和参与者一概而论。可同样是跑酷爱好者,相仿的年龄,不甘寂寞的心态驱使,让整个比赛都仿佛在围着他转。

    他和失败者这一番对话,总算把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回了正轨。

    对手,只有自己而已,何必非要把别人的能力与成绩当成向上的捷径,或者拿来为难自己?

    观众清醒了,亲人朋友们笑了,主持人也放松了,可最终的交锋一样会吸引所有人的全部注意力。

    尤墨没有急着有所表示,站定了,微笑着打量对手。

    冷峻的眉眼里面,有一丝犹豫,很快,就一晃而过,变成了一贯的作派。个子不高,身材非常健硕。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有种不合理的强壮,隐藏在充满活力的肌肉。

    “很精彩的个人表演,你的能力让人惊讶。”

    尤墨的开场白,有之前对话做铺垫的情况下,不再让所有人诧异。

    爱出风头与低调理智之间,更多人开始倾向于后者。

    “你的表现同样让人惊讶。不过,我并不打算更改我的计划!”

    吕奎前一句压低了语气,后一句则扬起了声音和眉毛。

    主持人努力压抑着马上要沸腾起来的情绪,有些求助的眼神瞧了下当事人。

    尤墨举起左手,待骤然响起的议论与呐喊声平静了些,才缓缓开口说道:“你的执着让人称道。不过,好像目标选择有些错误。”

    “不,我知道你的意思。把你当对手,确实有欺负外行的嫌疑,不过,我有更充足的理由和动力,来向你发起挑战。即使过程让人乏味之极!”吕奎脸上表情随着说话内容渐渐起了些变化,到最后一句结束时,已经成了欲言又止的低落情绪。

    “这样吗?看来是非比不可了。”

    尤墨的回答,迅速引发了观众的热情。一时间,口哨声,尖叫声不绝于耳,彻底盖过了主持人兴奋的叫喊声。

    外围,除了伸懒腰的卢伟,所有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你不想欺负外行,我也不想拿你练射门。这样吧,来个咱们都不太在行,又比较适合一决高下的。自由搏击,如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