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后声音有些复杂。

    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比较。

    拜仁幕尼黑本场赢的并不轻松。开场十分钟后就完成进球的巴斯勒和他的球队,没有想到本场比赛会以1:0的比分最终结束。有惊有险的过程,并不像一支实力碾压对手的豪门球队,在主场面对弱旅的时候,应该有的表现。

    反观凯泽斯劳滕。

    全场压制对手的过程,2:0轻松拿下的结果,新援不俗的表现,都让人有了眼前一亮的效果。

    客场,升班马,面对应该是同一档次的球队,居然有这种霸道的发挥?

    难道他们的实力,真达到和强队分庭抗礼的程度了?

    雷哈格尔有些冒险的赌*博,原因不可能是有钱任性吧?

    这些疑问吊起了媒体的胃口,让他们在周末足协杯开始前,有了不错的话题。

    唯一让他们觉得可惜的,是尤墨本场没有连续取得进球。没能把他与埃尔伯的距离拉近不说,反而让巴斯勒有了叫板的本钱。

    “小家伙没有你们传的神乎,他们的比赛我看了。他的全场表现就只是一般,错过的机会到是有好几个。这种层次的家伙,肯定是被吹捧太过了。”

    这种攻击被记者们兴致勃勃地拿来询问尤墨,结果只得到平淡的回答。

    “巴斯勒大概忘了,他认识雷哈格尔之前的岁月了。”

    平淡的语气下面,隐藏的是犀利的反击。

    记者们对巴斯勒的过去了解的很清楚,知道野兽之名绝非好事之徒拿来讽刺他的损人外号。

    92年认识雷哈格尔之前,傲慢狂放,泡吧,抽烟。酗酒,赌*博,打架,不当言论是他的家常便饭。仅仅2岁的年纪,没有任何成就的阶段,就有这么多恶习。他给所有人的感觉,就是无可救药!

    认识驯兽师之后,仅仅一个赛季,他的球技就突飞猛进不少,坏脾气也随之收敛。在转会云达不莱梅的第一个赛季结束的时候,他就收获了自己的第一座奖杯——德国超级杯。94年他又随队取得了足协杯,并在94到95的德甲联赛,获得了至今无人超越的成就。

    以场球员身份,用21粒入球。豪取当年最佳射手!

    如此大的转变,雷哈格尔其实才是居功至伟的关键所在。现在,身在豪门,有了挥霍的本钱,他却反戈一击,对自己的恩师挥刀相向。这一切,被尤墨平淡的语气提醒后,记者们才恍然反应过来。

    漏人了!

    这种事情。怎么能把重要的当事人遗忘?!

    “是非成败,交给最终结果来裁定吧。时间会遗忘一些记忆。也会证明一些东西。我和他之间曾经有过良好的合作关系,现在明显没有了。这种转变,并没有让我觉得多么难过遗憾。或许人生就是如此吧,你总难以想象,五年后你会身在何处,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雷哈格尔的回答更像个老人的智者之言。这让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媒体们,冷静了不少。

    顺便,也开始用别样的眼光,打量起这对师徒来。

    之前,雷哈格尔开始变得年轻有活力。o则一如既往的少年老成。现在,一句平淡的回应,一段充满智慧的言论,又让所有人有了刮目相看的理由。

    这两个家伙,除了球场上的表现,其它能力一样不容小觑!

    打嘴仗看似无聊,其实里面大有学问。尤其是名人之间的嘴仗,一个不小心,就栽的灰头土脸,很久难以摆脱负面形象。

    相反,如果处处应对及时,分寸把握得当的话,个人及俱乐部形象都会更上一个台阶,在获得更高认可的程度上,还能名利双收,赚的盆满钵满。

    尤墨的这些言论,充满个人色彩的同时,背后还有俱乐部和属于他的团队在贡献力量。

    收集资料,制定策略,考虑可能的变化,安排下一步的应对,这些纷繁复杂的工作量明显不能过多消耗他的精力。蒋律华,克莉斯娜,王丹,个人算是他的主要智囊团,俱乐部的其它相关员工,则负责起了更底层的工作。

    晚上,临睡前。

    “巴斯勒脸皮厚到让人难以置信!他居然拒绝承认自己的转变过程,大言不惭地认为是通过自己努力才变成熟的!”

    王孕妇像模像样地穿着防辐射服,坐在电脑前,咬牙切齿。

    她现在怀孕已经接近6个月了,行动已经有些不便。平时活动范围也大大减少,除了难得去趟俱乐部外,其它时间都在家安心待产。

    “你要理解嘛,他如果承认自己是被雷哈格尔一手带到现在位置的话,忘恩负义的好名声就坐实了。死鸭子嘴硬也不是没有道理。”

    尤墨在健身房忙碌了一小时,此时刚冲了澡回来,听她念叨的来劲,于是笑着解释。

    他最近总算从前一段时间忙到脚不沾地的状况走了出来,平时不爱出门的家伙,安心享受起家的悠闲时光来。

    “是啊,不过,你怎么像他肚子里的蛔虫?”王孕妇站了起来,随手关了电脑。

    “大姐,又直接关电源?”尤墨看的不落忍,好言相劝。

    “啊?嗯,有什么嘛,又不贵,又没坏的!”家国宝果断嘴硬,顺便扯回话题,“巴斯勒以前是个坏到家的坏小子,现在又成了别人利用的棋子。雷哈格尔现在的真实状况,肯定不如接受采访时那么坦然吧?”

    “这么好奇的话,不如打个电话问问?”尤墨扶她坐下,伺候鞋袜。

    “别,我可没心思打扰主教练。火山口一样的职业,不是正常人能干的了的。你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吗,解释一下?”王丹一脸甜蜜笑容。双手撑在床上瞧他的温柔动作。

    “这么多人肚子里都有我,也不容易啊!”尤墨一声感慨后,忙活完毕,继续说道:“没人能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好心情。boss花在他身上心血不少,当年据说还要求他和自己每晚电话汇报工作,早上经常一起共进早餐什么的。这份心思显然超越了主教练的工作范围。达到了亦师亦父的境界。现在的局面肯定让他触动不小,或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会怀疑下自己当年的作法是否正确。”

    “嗯?他不生气,反而反省自己?”王丹一脸不信,侧身拄着下巴,伸手戳他。

    “成年人,帮助太过的话,会养成仇人的。”尤墨坦然受之,小心地伸出胳膊。把她搂在怀里。“单纯的愤怒,怨恨,不是成功者该有心态。任何事情都不会缺乏原因,能在别人看起来简单明了的状况,找到不寻常的东西,成功的因素才会增加。否则的话,人人都能捧着本《职业经理人》,来干主教练的活了。”

    “哦。有点点道理嘛。”王丹若有所思完毕,望着天花板收拾心情。“这么说起来,巴斯勒当年被他照顾的太好,反而产生了依赖性,在他离开之后,迅速回到了以前的状态,甚至变本加厉了?”

    “谁知道呢。大概吧。”

    “真麻烦啊,帮人还需要尺度把握。对了,你洗澡的时候,巴拉克打了个电话过来。”

    “哦?你没跟他聊聊?”

    “他听出来是我后,怪不好意思的。没想到国外小伙也会害羞。”

    “扯淡吧,你一个准妈妈,走动都晃悠的状况,拿什么让对方暇想联篇?”

    “信不信我让你从此蹲着尿尿?”

    “信,信,信,电话呢,我打个给他。”

    “不用啦,他通过我向你转达,只是说‘谢谢,我明白了’”

    “嗯,知道了。你没问问他和凯瑟琳的事情?”

    “当然有了,不过,看起来不太顺利。”

    “猜到了。”

    尤墨所料不差。

    巴拉克在经历了美好的相遇之后,迅速碰了钉子。

    凯瑟琳不排斥他,只是因为他是尤墨的队友,通过他能多了解一下自己感兴趣的人和事情而已,对他的紧追不舍并不感冒。

    如果只是简单的拒绝,那巴拉克不至于如此黯然神伤。

    第一重打击,来自队友库卡。

    美国人可没有尤墨的好脾气,对他这个乡下球队出身的家伙没什么好感,在接到他询问状况的电话之后,添油加醋地诉说了一番凯瑟琳公主般的娇贵地位。

    这种打击虽说不小,可不至于让人绝望。毕竟,公主也不是没有下嫁平民百姓的可能,他只要努力,取得够看的成就之后,自问还是有希望的。

    第二重打击,是凯瑟琳的直言相告。

    富家女并不喜欢绕来绕去的吊人胃口,在明确对方的意思后,直接告知了真实状况。

    她喜欢的是尤墨!

    巴拉克一直隐隐期盼的事情,终于变成了压在心头喘不过气来的石头。

    和谁比他都不怕,唯独这家伙,让他实在心生无力!

    而且,除了心生无力外,他所欠的巨大人情,也成为向前的阻力,让他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有种负重前行的压迫感。

    眼前的成绩太不真实,拿来当资本证明自己的话,本就飘摇不定的信心,会变得更加动摇。

    可21岁的年龄,旺盛的精力,刚刚打开的情感之门,时常闯入梦的倩影,让他在这种状况下实在是难以保持平常心,把精力都投入到训练比赛当去。

    别人眼里应该是春风得意的巴拉克,仿佛进入了怪圈一般。

    高兴不起来,消沉谈不上,难过有一点点,更多的是茫然。

    本来不够清晰的未来,依然笼罩着一层挥之不去的迷雾。(。。)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