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杯,按传统一点的叫法,应该是叫德国足协杯,算是历史悠久的一项赛事,举办的目的和其它四大联赛差不多。

    鼓励低等级联赛的球队,通过参与获得奖励,推动本国足球整体发展。

    凯泽斯劳滕所获得的最近一座奖杯,就是在96年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以1:0击败卡尔斯鲁厄后,捧起的德国杯。

    周末的杯赛,已经是淘汰赛的第二轮比赛了,他们的对手依然是支业余队。

    球队既单薄又年轻的阵容,让赛前媒体们看法不一。不过,比较统一的意见,是两个受重点保护的家伙不会在这种比赛上消耗体力,缺乏合适轮换选手的后卫线,也肯定不会全部用主力出战。其它介于主力替补之间的家伙,获得上场机会的可能性,应该会比较大。

    结果等到首发阵容一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有些惊讶。

    除了布克,萨格特,贝纳个既年轻,又没有在上轮比赛出场的家伙之外,其它的选手大部分人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这种状况立即引起了一片议论声。

    各国的杯赛冷门都不少,很多下游球队,进军欧洲联赛无望的球队,都会把足协杯当成不错的舞台,既能通过比赛锻炼年轻人,也能安抚球队长期打不上主力的家伙们。很多堪称杯赛高手的球队和主教练,会把这种淘汰赛的比重看的相当大。

    毕竟,忙碌了一年,没有其它能拿出手成绩的话,足协杯冠军,以及明年超级杯的参赛资格,也能成为不错的业绩亮点。

    雷哈格尔算是个杯赛高手。

    他在不莱梅王朝的盛世。曾经率领球队连续年进入足协杯决赛,两次捧起冠军奖杯。而且,在88年,9年,94年的德国超级杯大战,他指挥球队次成功拿下对手。获得了业内相当不错的评价。除了德国战场,他还在92年的欧洲战场上,带领球队笑到了最后,取得了不莱梅王朝相当重要的一个奖杯——欧洲优胜者杯。

    这样的杯赛高手,居然在首发阵容吝啬到如此程度,目的已经呼之欲出。

    目标只是联赛!

    结合球队在上一轮的冒险阵容,冒险战术,内行们已经把目光投向了更深的层次。

    这支球队,目标绝不是游站稳脚跟。他们在用德甲老牌劲旅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这种野心迅速震惊了所有关注这支球队的人们,让他们深吸冷气的同时,吊起了巨大的胃口。

    没有强援加入,没有高额薪水回报,没有足够的阵容深度,这支球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支草根味十足的平民球队。

    这样的球队。居然用如此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居然没把德国杯放在眼里。

    升班马想干嘛?

    弗里茨*瓦尔特球场。安静地坐在指挥席看比赛的雷哈格尔,已经很久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了。

    对他来说,这个问题曾经很重要,现在不重要。

    原因很简单。

    他也不知道,这支球队,手下这帮得意弟子们。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能做到何种境界!

    复仇,打脸,把曾经让自己难堪的对手踩在脚下,这些被外界臆想的目标。已经被他束之高阁。

    或许在完成这个赛季之后,会拿出来瞧瞧。

    不经意间,完成了多少个目标!

    比赛水平不算高,场面却很激烈。

    这种状况在情理之。

    弱队如果没有积极态度的话,那活该一直积贫积弱被人踩!

    凯泽斯劳滕阵位叫的上名字的家伙,无疑成为球队和解说最为关注的对象。他们的表现也算符合自身水平,在比赛的前0分钟里,一直都有不错的发挥。只是因为对手目的明确的防守反击策略,才没能帮助球队打破僵局。

    职业队打业余队居然打不开局面,乍听之下有些让人难堪,可仔细一了解,也就释然了。

    在整个德国,能有资格成为24支参加德国杯的业余球队的一员,即使再业余,也会有相当的水平和战斗力。如果球队战术对路,队员极少犯错的情况下,坚持个半场比赛不丢球,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上述人,只有贝纳有着比较多的出场机会,萨格特被普遍认为目前水平在德甲赛场上过于稚嫩,万金油布克则是个万年替补相,实在难有只手改变比赛走向的能力。

    于是,场上真正的焦点,是年仅19岁的小将贝纳。

    他在球队经历了大半年的磨炼,水平和心性都长进不少。最开始那个刚入队就敢和老家伙打架的孤傲小子,已经把自己的形象往成熟方向渐渐转变了。

    这场比赛其实算是个不错的试金石,雷哈格尔和看台上的老家伙们,都有心想看看他能否有独挡一面的实力和心性。

    不过,替补席上的尤墨可没这个打算。他专注的眼神,更多是在观察比赛的全局状况。

    “哎,你说,曾经的孤傲小子是不是比原来成熟多了,被人撞翻在地,都没有爬起来和对手顶牛?”在他旁边,拉钦霍的声音里有股南美人特有的大惊小怪。

    “正常身体冲撞都起那么大反应的话,该去职业摔角台上表演了。”尤墨的回答有些不以为然,眼睛都没看巴西人一眼。

    “拜托,人家难得和你看一场球,别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好不好?”拉钦霍双手合什,卖萌状忽闪着大眼睛。

    “咱俩是替补,不是观众,你想让头儿罚你抄‘我不该在上课时乱讲话’一百遍吗?”尤墨刚转过脑袋,就迅速转了回去,努力忍住上涌的午饭。

    胡子都没刮干净,装什么纯情少女?!

    “说真的。你以前读书的时候肯定很调皮吧,检讨什么的肯定是家常便饭!”拉钦霍悻悻地收回笑容,坐正了。

    “对了,巴西人读到几年级?”尤墨忽然来了兴趣,转头问过来。

    “哦,我想想哈。好像是四年级吧。反正小学没毕业!”拉钦霍抬头看了会蓝天白云,才从回忆里走出。

    “嗯,你呢,库卡,还有巴拉克。”尤墨兴趣不减,继续询问一同坐在替补席上的家伙。

    “德国教育系统够严格的,我那会都15岁了,每天还要学习半天化课!”库卡一脸的不堪回首,喃喃自语。

    “还好吧。很少有人能靠踢球过一辈子,年轻时多学点东西不是坏事情。我和他一样,18岁之前,每周都有五个半天要进行化课学习。其实在德国,很多人都已经是职业球员了,还没有放弃原来的职业理想,平时还要坚持自学。”巴拉克明显是个乖宝宝,回答的详尽不说。态度还挺虔诚。

    “有啥用嘛,学那一堆破烂玩意儿!”拉钦霍旁听了一会。明显对自己水平最低的化层次有些不爽。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能认几个字就得了呗,社会才是最好的老师!”坏小子库卡果断表示声援,一脸的得意洋洋。

    “你呢,上了几年学?还有,问这些干嘛?”巴拉克瞧了眼目光转向场上的家伙。问。

    “我?”尤墨语塞了一下,反问,“你猜!”

    “嗯我猜不出来。”巴拉克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答案诚恳。

    “这家伙才多大就去巴西踢球了嘛,估计化水平和我差不多!”拉钦霍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手舞足蹈着念叨。

    “是哦,不过,感觉不像。”巴拉克没有轻易屈服,目光依然盯着仿佛看不透的家伙。

    “不猜的话,凭感觉应该是什么水平?”尤墨被他盯的有些发毛,出声打断他的视线。

    “应该不会比我低,至少,智商在我之上。”巴拉克低着脑袋想了一会,抬头回答。

    “这家伙就是聪明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你别告诉我他一直在自学什么的!”库卡明显不能接受这个答案,嚷嚷起来。

    “就是,说老实话,是不是和我一样,小学没毕业?”拉钦霍果断支援同一战线的家伙,声音里的得意劲儿把雷哈格尔都招过来了。

    “讨论的很热闹嘛,有什么结论?”

    老头儿的话一出,替补席进入了短暂的沉默。

    “我们在讨论化水平和职业足球的关系,目前结论比较有争议。”尤墨瞧了眼好兄弟们缩头乌龟的状态,心下好笑。

    大嗓门的巴西人,天不怕地不怕的美国人,来继续叫板!

    “教育,强调学习能力及学习方法的学习,重点并不在于知识量的多少。职业足球需要高度的自律和强有力的学习能力,你们说重要不?”雷哈格尔微一点头,算是认可了他们的讨论价值。

    “巴斯勒认识您的时候,除了足球之外,有什么地方打动了您?”

    尤墨的问题一抛出,所有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如此禁忌的问题都敢当面提出,胆子也太大了吧!

    雷哈格尔明显陷入了沉思,好一会,才抬起头,声音沙哑,眼睛有些混浊,“大概,是孤独吧。或者说,是让人容易起同情心的状况,虽然他那时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答案同样震惊了所有人。

    boss和巴斯勒之间,竟然有如此错综复杂的关系纠葛?

    o和boss之间,到底了解到何种程度,才能公然讨论这种问题?

    一切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真相?

    被这些猜测笼罩的替补席,以及被回忆填充脑海的雷哈格尔,注意力都有些分散。

    好一会,拉钦霍弱弱的声音才打破沉默。

    “boss,贝纳好像闯祸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