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保全同鞋的全订支持,月票鼓励。马上月了,祝有假期的同鞋们玩的愉快!

    想要以弱胜强,除了战术对路外,积极的态度,坚决的破坏,甚至不择手段的犯规,都是不错的爆冷因素。

    尤其,是在坚持了十多分钟没有丢球之后,这种态度变的愈发坚定起来。

    受到重点关照的人,萨格特速度优势发挥不出来,布克拿球以组织居多,位置并不靠前,于是,出现在锋线当支点的贝纳,就成了对手重点照顾的对象。

    已经过去的时间里,正常手段不太能限制住他。防守队员急生智,打起了小算盘。

    如此年轻的家伙,难得有表现机会的情况下,心情难免急躁,既然犯规的代价太大,那小动作骚扰,言语刺激,就成了引诱年轻人上当的不二法门。

    结果,上半场还没结束,惊喜就来了!

    再次吃了暗亏倒地却没能得到裁判关照的贝纳,在对手不依不挠的刺激下,果断挥拳相向!

    惩罚来的很快。

    一旁的裁判看的很清楚,一黄一红给了两位当事人,顺便,也把比赛的胜负,往冷门方向推进了一大步。

    4万名主场观众的狂嘘声,贝纳低着头,一脸阴沉地小跑下了场。

    雷哈格尔起身,脸色同样不好看。

    比赛胜负他能接受,可球员这种表现,球迷狂嘘裁判的行为,让他从回忆过去的伤感进一步跌落,难得地一言不发,一直站到了场哨响。

    老头儿心对错观念很强,即使球迷出于激愤。觉得裁判没能控制好判罚尺度而发出杂音,他也没有感到一丝安慰。相反,他觉得本场裁判的表现没有问题,受到这种对待难言公平。

    这张红牌,起因在对手不假,可如果没有足够成熟的心性来面对这种骚扰。那以后拿什么来抗衡经验更丰富的家伙们?

    对于贝纳,他是抱着谢里接班人的愿望来培养的,期望值不可谓不高。

    而且,球队目前锋线看似人多,其实能起支点作用的,只有2岁老将和本场红袍加身的家伙了。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那就只能进一步降低出场时间,把培养计划无限期延后。

    不省心呐!

    卢伟本场坐在了看台上,身边有熟悉的老家伙们。

    布雷默和他关系不错。看完这一幕几乎司空见惯的套路戏之后,开口,“你说,以后的对手,会不会从今天的比赛得到些提示?”

    “会的。”

    卢伟的回答很迅速,目光从球场上转回,看了眼老队长。

    额头上的皱纹已经很明显,眼角也松驰下来了。一双大而有神的眼睛里。蒙上了若有若无的阴影。

    “向裁判抱怨,看来不是好办法。”布雷默面部肌肉动了动。挂上一丝笑意在嘴角。

    “是啊,老是因为这个停止比赛的话,大概没人会买票看球了。”卢伟也笑了,拄在下巴上的手拿了下来,坐正。

    “我的提醒会不会有些多余?”布雷默笑意更甚,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继续念叨,“你和他不同,你只是对那个家伙受到侵犯会有过激的反应”

    “没有,你的担心我能感受的到。谢谢。”

    “太客气了。”

    更衣室里一片清冷,所有人都低着头。等待暴风雨的来临。

    雷哈格尔推开房门的时候,感受到空气明显的寒意了。

    于是,没说话前,先笑了笑。

    笑容很浅,却让一群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心惊疑不定。

    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冷静下来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只是小把戏而已。”

    雷哈格尔的开场白,在外人听来有些上下不着,在他们听来,第一反应就是长出一口气。

    看来,怒火已经消散!

    “可是,小把戏为什么会屡屡奏效?”

    第二句话一出,他那张迅速绷紧的脸,又让所有人心一凉。

    笑面虎?

    “原因很简单。这种小把戏,利用了人性的弱点。”

    “对于成年人,甚至像我这样的老头子来说,都很难忍受被人委屈的过程,何况是你们。”

    “吃了亏没处诉,心肯定窝火。肇事者得意洋洋地在一边继续煽风点火,心的怒火就开始燃烧。几次番之后,结果就出来了。”

    “了解了整个过程,你们或许会有进步。但那还不够,你们需要明白。这一切,是成长道路上的必经之路。”

    “受不了委屈,就没有成功!”

    “想要惩治肇事者,挥拳相向是最无力的举动。用自己的未来与成功,把这种经历当成向上提高的台阶,是治疗对手阴暗心理的最佳毒药。”

    “好了,下半场继续交给你们。”

    简洁有力的讲话一结束,雷哈格尔转身走人,更衣室里所有人,才真正长出了一口气,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了角落里低垂的脑袋。

    贝纳察觉到注视的目光了,有些腼腆地抬起头,努力着开口,“对不起。”

    话音刚落,冷清到让人浑身发冷的房间,突然爆发出一阵热情。

    良久,不散。

    “没关系,下半场看我们的!”

    “哈哈,忽然觉得心情好多了!”

    “是啊,感觉比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已经不紧张了!”

    “那就好,下半场好好踢!”

    比赛结束于1:0,10人作战的凯泽斯劳滕队依靠萨格特的反击入球,最终拿下了原本不值一顾的对手。

    骂声不断的看台,最终成了欢乐的海洋。4万名球迷集体起立,用长时间的鼓掌,对这些几乎难以叫出名字的家伙们。给予了人生洗礼般的鼓励。

    跑道上一直在热身,最终却没能上场的家伙们,讨论也接近尾声了。

    “boss的更衣室讲话看来很成功,小家伙们居然沉住气了。”拉钦霍啧啧赞叹完毕,发表观点。

    “是啊,我还以为他会用换人来改变局面呢。”巴拉克一直在很认真的热身。结果却没能捞着上场时间。

    “真信任他们呐,头儿现在真不一样了。”库卡也是一脸惊叹,目光转向旁边微笑的家伙。“说说看,头儿为什么除了信任我们,还会信任这帮小家伙们?”

    “大概,是从巴斯勒身上,体会到一些以前没注意的东西吧。”尤墨站定了,看着和对方教练握手,言谈甚欢的雷哈格尔。

    “嗯?难道你又猜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提前让boss做好心理准备了?”拉钦霍脸都发白了,热身完毕的身体居然打了个冷战。

    除了他,其它两个家伙也是同样的表情瞧了过来。

    “我要有那么神的话,还在球场上瞎跑干嘛,专门在门前捡漏,球在哪我在哪,一场进它五个,如何?”尤墨简直捂脸惭愧。如果不是脸皮够厚的话,话都说不利索了。

    “巧合。肯定是巧合!”“不对,哪有这么巧的巧合!”

    库卡和拉钦霍正式开始撕逼大战,拳头都用上了,不过旁边的两个家伙却懒的动弹,一点拉架的打算都没有。

    巴拉克思考了一会,仿佛找到些什么。缓缓开口:“你应该不是无心之举吧。boss和巴斯勒的恩怨,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野兽,却忽略了boss那时的强硬性格。”

    聪明人一说话,尤墨就起了交流欲*望。

    “是啊,强硬是把双刃剑。他那会用的可能不够得心应手,现在像是找到心得了。”

    “居然能引导boss的思路,该怎么评价你好呢?”

    “算了,还是别评价了。”

    “嗯,下周见。”

    一场看似普通的比赛,一张并不稀罕的红牌,一个预料的结果,一切仿佛都很寻常。可嗅觉灵敏的媒体,还是找出了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来。

    主人公自然是雷哈格尔。

    首先是出场阵容选择,用意已经昭然若揭,野心也已经浮出水面。除了铁杆狂热粉丝,没有不表示怀疑的。

    这可是时间跨度长达10个月的联赛,用如此单薄年轻的阵容,能完成足够的挑战,达到遥不可及的目标吗?

    老牌劲旅们会允许一支升班马如此张狂下去?

    拥有巨大影响力的拜仁幕尼黑,难道会一直坐视不理?

    会不会虎头蛇尾,最终画虎不成反类犬?

    短斯内制定如此大的目标,这也太冒进了吧?

    这些疑问刺激着关注的人们,进一步加深了他们对雷哈格尔以及这支球队的印象。

    不简单!

    其次,球队上下半场截然不同的表现,普遍被媒体们归功于雷哈格尔。

    上半场得势不得分,急躁窝火之下,最终居然只收获一张红牌。这种表现的家伙们,被更衣室里一通教训之后竟然变得判若两人,整个下半场都表现的专注冷静。

    这种神奇的转变当然要给主教练唱唱赞歌。

    而且,半场10打11的情况下,他依然信任这些缺乏比赛经验的小家伙们,居然全场没有换一个当打主力来改变局面!

    这种沉的住气的表现,让所有人再次刮目相看。

    名帅,果然不简单!

    最后,一周双赛都取得了胜利,雷哈格尔的用人策略获得了一致的肯定。

    科尔曼的专栏里,分析的很清楚。

    既然以联赛为重,那就不要犹豫不决,不要眼馋足协杯的好处。不顾自身状况,一味贪多最终只能首鼠两端,最终两头不讨好。

    坚决起用替补阵容,既能刺激现有主力,也能给之前上不了联赛场的家伙们以极大希望。同时,也能摆脱年轻人通常会有的依赖性,自己对比赛负起责来。

    唯一让他觉得可惜的,是贝纳的不成熟表现。

    和其它媒体的态度一样,他也觉得,业余队都能通过这种小把戏获得如此好的效果,那经验丰富的老家伙们可不会放过机会。

    接下来的比赛,队伍的年轻人,看来都要经受这种考验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