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仇恨的话,场上这些柏林赫塔队球员,看台上5000名观众,最痛恨的家伙,莫过于尤墨了。

    虽然为他输送炮弹的另一个家伙也值得痛恨,可如果没有他的疯狂进球,球队不至于在领先了大半个赛季的情况下,被人反超,丢掉了复兴的强心剂。

    不过,虽说恨的咬牙切齿,可绝大部分脑袋清醒的家伙们,心还挺矛盾!

    没办法,上赛季那场比赛,双方都发挥出了高水平,最终落败,只是凯泽斯劳滕拿出了更有爆发力的表现而已,柏林赫塔可以说输的心服口服。

    尤墨的粒入球,无论过程还是结果,个个精彩。这让每周末看球的家伙们,无法不被其吸引,心暗叹。

    这种家伙,球队如果也有一个,那该有多好!

    被这种矛盾心理左右,本场比赛,尤墨出现在皮球面前时,只收获了零零散散的嘘声。

    这种状况还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顺便,也让他在有空的时候,偶尔会抬起头,扫一眼看台上黑压压的人头。

    想不到,内行居然这么多!

    “没人嘘你,不习惯了?”

    又一次张望之后,尤墨听到了不远处卢伟的问候。

    “是啊,原以为我挺受他们欢迎,现在有点失落。”

    “不如让他们更加痛恨你?”

    “好主意!”

    对话一如既往的简短,不懂的家伙们一如既往地茫然。

    比赛时间已经过了25分钟,柏林赫塔队已经放缓了攻势,收缩了些阵形,开始和对手有板有眼地在场争夺,不再大举压上。以图围攻对手了。

    于亚根*罗巴没有在惊讶度过上半场,比赛十五分钟不到的时候,就做出了上述改变,想通过更加稳妥的方式,来降低对手的反击威胁度。

    毕竟,上赛季那场比赛。次犀利到让人心碎的进攻,前两次都是快速反击!

    如果再被对手用同样的方式扎穿防线,那他这个主教练肯定要挨骂了!

    凯泽斯劳滕就一脸无所谓了。

    压上来,我们守,回收,我们攻,拼场,那刚好,我们人多!

    本场比赛。于亚根*罗巴没有选择球队并不常用的52阵形,442菱形场,这种烂大街的阵形,再次被他祭出。反观对手,卢伟,斯福扎,巴拉克,拉钦霍。尤墨,五个人要技术有技术。要对抗有对抗,和对手四人一比较,立马占了上风。

    于是,有来有往的战术调整之后,雷哈格尔的球队开始占据主动,渐渐掌握了球权。

    他们的攻势就不一样了。

    首先。是配合的娴熟程度。

    五个人已经熟的不能再熟,相互间的配合很多时候仅需眼神,就能完成的相当不错,这种程度的默契,已经明显反超了柏林赫塔队本赛季人员有所调整的攻击线。

    其次。是箭头人物的威胁。

    尤墨就不说了,说多了对手泪流满面。老将谢里,在休息了两轮比赛之后,拿出了相当不错的竞技状态,除了一贯的支点作用外,头顶脚踢居然次次威胁到对方门将!

    这让柏林赫塔队难受之极!

    防守时密切注意自由人动向,这是赛前于亚根*罗巴一再强调的注意事项。可自由人本来就以活动范围大著称,如果想限制住他的攻击性,就得加派人手,高度警戒,随时将他围拢,不让他有舒服的抢点机会。

    这种要求下,防守重心肯定要大辐度往他身上倾斜。

    可除了他之外,卢伟,斯福扎,巴拉克,甚至包括爱出风头的拉钦霍,无一不是进攻的威胁所在。现在,本来以为不算危险人物的谢里,竟然也成了进攻的一把好手,迅速引起了所有人的高度戒备。

    如果想将上述人等一网打尽,那防守时的兵力投入就得达到非常夸张的数字。

    换句话说,是得全线退守,打起防守反击,才能真正将对手的进攻威胁降低,把比赛拉回平衡。

    从开场时围攻对手,到25分钟后被对手围攻,比分依然是0:0的情况下,这种转变实在有些让人接受不了。

    于亚根*罗巴绷紧了脸,眼神忧虑满满。

    雷哈格尔笑意很浅,仿佛依然对弟子们的表现不够满意。

    对方主帅的犹豫不决,凯泽斯劳滕开始集体表演。

    “头球攻门!进了吗?没有,擦着边网出了底线!”

    “又来了,e与斯福扎交叉换位,左路形成突破!一脚轻推!巴拉克重炮轰门!门将单掌托出横梁!角球,已经是十分钟之内的第四个角球了!”

    “前点谢里一蹭,包抄的o差之毫厘!真险呐,这次配合!”

    “嗯,目的明确的角球战术,脚法运用也很得当!”

    “凯泽斯劳滕多了巴拉克一门重炮手,还意外地获得了右路角球发射器!”

    “是的,这段时间他们攻势很盛。仿佛在不经意间,他们就压倒了对手,开始了进攻表演!”

    “有点意思。于亚根*罗巴的球队选择了退让,想用这种方式扼制住对手的反击威胁。结果雷哈格尔手下的小伙子们将计就计,迅速拿出了他们在进攻端的才华,把对手压制在半场出不来!”

    “不止是压制,几次进攻都差点破门得分,这说明比赛的平衡已经被打破,柏林赫塔队危险了!”

    “于亚根*罗巴再不想想办法的话,防线要守不住了。这段时间凯泽斯劳滕的进攻效率非常之高,十分钟内有五次射门次射正,四个角球也个个惊出对手一身冷汗,这种状况维持下去,柏林赫塔队很难将0:0的比分保持到场休息!”

    “嗯,上半场还有十分钟左右时间。必须得想办法扼制一下客队的攻势,才能将胜负交给下半场决出。”

    让两位老解说挂心的于亚根*罗巴,依稀记起了上赛季那场惊心动魄的榜首大战,最开始的状况。

    于是,大手一挥之后,柏林赫队让出了边路空档。把人手集在路,有样学样地模仿起了当时雷哈格尔的应对策略。

    凯泽斯劳滕的边路攻势并不花哨,卢伟的左路突破是最重要的手段,施容博格的右路助攻,是不错的辅助武器。边路空当增加的情况下,从容起脚传的机会就多的多。同样,路及肋部人手太多的话,突破和直传,就成了难度极高的选择。

    谢里。一直被人有意无意忽略的2岁老家伙,开始了属于他的表演时刻!

    比赛第9分钟,右路巴拉克从容起脚,用他已经在比赛多次展示的角球及远射功底,准确地找到了左路小禁区线上的谢里!

    起跳,力压对手后的头槌,让迅速飞行的皮球极速转向,被高度戒备的守门员奋力扑出后。混乱的小禁区前,一个让人瞬间无比痛恨的身影。出现了!

    仿佛是在高人林立的禁区玩捉迷藏,又仿佛是在周末的司尔马特跑酷场自顾自地训练,再或者,仿佛是小时候偶尔会参与的踢毽子一般,迅捷无比的动作,透着一股从容。像个盗贼一样。用脚尖偷走了皮球,顺势,把名字再一次刻在了5000人的心。

    一时间,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内,嘘声大作!

    所谓的克星。除了风格压制外,实在不能忽略冥冥的力量。

    当然,前者是大头,后者只是时不时跑出来作怪的运气。

    尤墨的这粒入球,其实没多少运气成分。

    从判断比赛形势开始,他已经把自己的活动范围尽一步缩小,时不时地冲入小禁区抢点。观察到谢里那不错的竞技状态之后,他就开始等待补射的机会。

    比赛就是这样,有状态的家伙,自己来一脚的愿望会空前强烈。老将人老心不老,两轮休息之后,心憋着股劲,接巴拉克的传直接头球攻门,只是之前若干次类似举动的缩影。

    尤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在这次进攻位置略微靠后,想去抢第一落点已经不现实,他于是索性变换了跑位路线,和皮球运行方向叉开。等的,就是守门员主动送上的大礼!

    结果自然水到渠成。

    这一次,没有华丽的突破,没有极具观赏性的创造力,也没有一系列的默契配合。

    简简单单,平平常常。

    “哎,怎么说呢,这或许就是人生吧。有些时候总会比电影剧本还要让人不可思议。”

    “是啊,又是他,还是他,老是他,本来不打算嘘他的球迷们,实在忍不住了。”

    “没有办法,双方都别无选择。或许,这种梁子并不算坏事吧,如果双方都能保持理智的情况下。”

    “嗯,球迷深爱球队,没办法容忍他一而再,再而地从眼前偷走胜利。球员要有职业精神,这种机会不把握住是要挨批评的。两者其实都无可厚非,要怪,大概就只能怪上帝的安排吧。”

    “确实。他的名字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柏林赫塔队所有人记住,但愿他们除了痛恨之外,还能找到些自己不足的地方。”

    “于亚根*罗巴大概不会恼羞成怒于这种丢球。”

    “是的,摄像机镜头,他的表情只是有些无奈而已,看不出来愤怒。”

    “雷哈格尔的微笑耐人寻味。”

    “选择老将谢里当先锋大将,奥托大帝再次棋高一着。”

    “嗯,轮换出了相当不错的效果,看来雷哈格尔和他的球队要坚持这条道路下去了!”

    “他们在45分钟内的表现再次让所有人满意,下半场会不会有悬念,让我们拭目以待。”

    “好的,待会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