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子已结,那就不怕矛盾变大,这种心态在有血性的家伙们身上并不罕见。有些失望的于亚根*罗巴,从弟子们仇恨的眼神琢磨到了这股味儿。

    真正做决定的时候,他有些犹豫不决。

    输给第名并不可怕,即使它是从自己手夺走奖杯的死敌。可输球又输人的话,难免落人口实。

    犹豫之间,又一场比赛浮现在他心头,让他突获灵感一般,找来其两个家伙,面授机宜。

    下半场比赛很快开始。

    尤墨和队友刚一出现在球员通道出口,嘘声就开始果断响起,等到所有队员站定,马上准备开球的时候,嘘声已达沸点。

    两位老解说早有心理准备,没有继续表示无奈,话锋一转,提到了德甲有类似恩怨的球队。

    首当其冲的,就是火爆无比的鲁尔区德比。

    沙尔克04,多特蒙德,两支传统劲旅维持了多年的高水平对抗。他们从最初的钢铁与煤矿工人的较量当成长,几经风雨成为德甲豪强。球员从业余变成职业,从普通变为一流,可最初的精神没有被遗忘,每次德比大战,都会引爆无数话题。

    其次,就是拜仁幕尼黑这种异类了。当年的幕尼墨1860算是他们的同城对手,现在则排不上名号。其它几支德甲劲旅,算是他们的主要对手,相互间因为球员转会引发的矛盾不计其数,细数下来,凯泽斯劳滕只能算是小弟级别。

    树大不怕招风,这就是德甲旗帜的真实写照!

    眼前两支升班马居然也结下了梁子,这让两位老家伙边回忆边感慨。

    很快,眼尖的盖德*穆勒发现不同寻常的状况了!

    “犯规了吗?慢镜头没有显示出来。可o摔的够结实的!”

    “犯规了,裁判已经止了比赛。刚才那一下,应该是起跳争顶的时候,被人从后面轻轻推了一把。”

    “嗯,换个角度来看就很清楚了。用力很巧妙,刚好在他跳起的一瞬间。让他身体变得后仰,最终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

    “还不错,起身没有什么表示,目光仍然很专注。”

    “对了,这家伙的身手很好,你听说过吗?”

    “有听过,据说前段时间自己搞的一个跑酷比赛上,还和人真刀实枪的较量了一番!”

    “网上有视频,有兴趣的话你可以找来看看。相当强悍的实力!”

    “真不太能看出来哈。平时笑嘻嘻的小子!”

    “季前那场热身赛,e受伤的时候,他的表现可不够冷静。”

    “嗯,当时如果不是拉钦霍抱住他的话,可能已经用拳头教训对手了!”

    “年轻人嘛,好友被人用暴力伤害,控制不住怒火也是正常反应。今天这场比赛,看来他要接受考验了!”

    “是的。动作虽小,却是个明显的信号。柏林赫塔队决定采用非常规手段来限制他了。会不会收到特效,让我们从比赛寻找答案!”

    第一次没有收到效果,于亚根*罗巴和他的弟子们没有气馁,很快,第二次机会来临。

    角球。

    弹跳能力一流的家伙,即使身高不算出类拔萃。身体控制能力可是顶尖级的,所有的角球当,尤墨都会出现在对方禁区。

    这一次也不例外,禁区里的高点,凯泽斯劳滕只有四个。除了谢里,鲁斯和巴拉克,就只有他了。

    这种状况其实是雷哈格尔的要求。

    老头儿的战术体系,“受控进攻”是其指导思想。顾名思义,就是把进攻变得可控。实现的途径比较复杂,周期也很长,此时先不表。

    这种思路下的进攻策略,更多的是依靠运动来实现攻击的突然性。无论是角球还是前场任意球,雷哈格尔都要求弟子们跑动起来,不要站死在禁区里等球。

    于是,四人当最受欢迎的家伙,从启动那一瞬间开始,就被人半搂半抱地纠缠起来了。

    依然觉得不放心的防守队员,最终由一个身强体壮的家伙,横在了他的跑位路线上,再次合力将他放翻在地!

    这一次,裁判的哨声不会响起了。

    禁区里,没有显示出对皮球控制权的话,这种犯规极少有哨声响起。即使有看不过去的家伙,也通常是在皮球开出前,鸣哨止比赛,把双方拉过来教训一通。

    不过,抱怨声还是会迅速响起的。

    拉钦霍伸手搂住不知是因为体力下降,还是怒火上涌而呼吸加快的卢伟,大声嚷嚷着表示不满。

    等到尤墨从地上爬起来,在嘘声朝队友们做了个鬼脸的时候,裁判身边已经围了好几个队员。

    情绪同样有些激动的巴拉克,谢里,还有一脸愤慨的施容博格,正在努力用身体及语言,来描述尤墨刚才受到的侵犯。

    裁判反应平淡,既没有转头找肇事者追究责任的打算,也没有发张黄牌给他们的一个。只是面无表情地听完,就示意对方守门员可以开球了。

    人虽没有收到预想的效果,可情绪也冷静了不少,没有什么过激反应地各就各位了。

    “咦,你竟然没有想象生气?”拉钦霍放开卢伟,远远招呼的声音里有些惊奇。

    “贝纳惹的祸,回头我找他算账!”尤墨马上做生气状,吹胡子瞪眼的。

    “哈哈,你兄弟好像比你还生气些。”拉钦霍放下心来,转头瞅了眼卢伟。

    “boss呢,也不来搭救我?”尤墨没有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手搭凉棚看教练席。

    雷哈格尔直直地站在场边,不知为何,面容有些模糊。

    “开球了,不扯了!”

    “巴西人不讲义气!”

    “哎呀,下来请你吃饭!”

    两次挑衅都没有收到预期效果。于亚根*罗巴皱紧的眉头出现在雷哈格尔眼睛里。

    两人目光对视时间很短,只有高倍摄像机,才能捕捉到其冷冷的情绪。

    同样,只有对雷哈格尔了解到一定程度的家伙,才能真正明白他的用意。

    花招不怕,小把戏尽管过来。真敢用伤人动作,后果走着瞧!

    于亚根*罗巴对他的了解并没有到达这个程度,已经骑虎难下的家伙,把眼神的凌厉,理解为高高在上的姿态而已。于是,一切继续。

    比赛已经进行了60分钟,雷哈格尔唤来了跑道上的库卡,一番面授机宜。

    两位老解说又感慨了一通,开始猜测他的打算。

    “换下o吗?”

    “有可能。这种犯规确实让人难以忍受。一不小心还会因此受伤。以雷哈格尔对他的爱护来看,有可能顺势把他换下。”

    “这样的话,会不会给以后的对手一种思路上的提示?”

    “嗯?”

    “我不敢肯定于亚根*罗巴是否有意为之,不过,用这种手段对付年轻人,往往能收到很好的效果。o已经成为现象级的存在了,受到这种待遇并不让人特别意外。如果雷哈格尔因此把他换下,肯定会给其它人良好的暗示。”

    “有道理。看看显示器上的数字。”

    “没有,换下的e。”

    “嗯。不出所料!”

    “你在考我啊,穆勒?”

    “哈哈,被你发现了,开个玩笑。e在这种事情上反而会有更激烈的反应,这在上赛季的一场比赛出现过。考虑到他连续出战的体能状况,60分钟把他换下。算是合情合理。”

    “他在本场比赛的表现有所回落,数据也不如上一场那般抢眼。”

    “是的,他在进攻组织和个人突破方面作用比较大。这场比赛供他驰骋的舞台不够大,因此作用不太明显。”

    “下半场比赛有点节奏偏慢,断也比较多。现在时间已经不多。柏林赫塔队要加快节奏了!”

    “是的,只是防守遏制对方危险人物可不行,尽快在进攻找到办法,才是当务之急。”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久赌出人命。

    于亚根*罗巴听不到两位解说的好言相劝,思路已经钻入了死胡同。

    用犯规,小动作,持续不断的骚扰来对付年轻人,是件通常能取得不错效果的举动。虽然事后可能背上不良名声,可成绩至上的职业赛场,打算这么做的不在少数,多他一个实在不算什么。

    越没见着效果,就越要继续尝试。他已经浑然忘了,慢节奏的比赛对本方攻势也是种伤害!

    第次尝试在比赛第2分钟时到来,和他同样钻入死胡同的队员们,这一次采取了更为简单直接的举动。

    危险动作!

    这是个半高球,出现在在尤墨面前的时候,高度平胸,距离大约两米远,位置在右路大禁区线外四米远处。

    正常情况下应该头球解围的后卫,在冲过来之前,改了主意。大腿带动小腿摆出,越来越高,直到快要触及皮球的时候,突然眼前一花!

    尤墨早有准备的动作,迅捷的仿佛幽灵一般,一眨眼的功夫,人不见,球亦不见!

    场边和其它人同样一脸不可思议的雷哈格尔,看着他最得意的弟子。

    灵活无比的身体,完全没有182身高带来的笨重感。一辈子都在看比赛的奥托大帝,同样没有看清楚尤墨的前一个动作。他的眼睛里,迷茫一扫而过,兴奋到快要燃烧起来的热情,随着炽热的眼神,洒向球场。

    场上,尤墨右腿迅速抬起,将还在下落的皮球控在脚下,再就势向左一磕,避开了另一个勇猛向前的后卫。接着,向左横向带了两步之后,交给了再次充当左前卫的库卡!

    美国人心领神会,接球就是左脚射门的假动作,面对起跳的防守队员,一脚地面斜传,把皮球送还给他!

    剩下的,只是擅长的右脚,平常的捅射而已。

    再次响起的漫天嘘声,于亚根*罗巴表情呆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