韧劲儿,是个什么概念?

    没有和对手有过交手经历的尤墨,很快就感受到了。

    沙尔克04的球员普遍个人能力不强,很多人特点也不够鲜明,一个个普普通通,放到其它德甲劲旅,可能连主力位置都堪忧。

    可就这么一支看着平平无奇的球队,却能让他引以为傲的对抗能力,完全发挥不出优势来!

    纠缠!

    上一场比赛,尤墨同样遭遇了对手的区别对待。他的应对非常成熟,顺便,也把对手引入了死胡同。

    这一场完全不同。

    沙尔克04的队员们,用一种非常具有团队协作特点的方式,前赴后继,层层叠叠,既保持了一定距离,又能在需要的时候,迅速出现在皮球面前!

    对抗当,只是能够的着球可不行,不能真正控制住皮球的走向,那局面就会进入混乱,进攻线路就会不明确。随之而来的,就是威胁降低,进攻变成乱战!

    史蒂斯并没有派出专人贴身防守他,反而是用这种整体作战的方式,把整个凯泽斯劳滕的进攻给遏制住。

    前场缺乏机会,尤墨的创造力也难以发挥出来。

    如此一来,胜利的天平,开始随着沙尔克04犀利的反击,渐渐倾斜!

    被寄予厚望的巴拉克,在自己熟悉的位置上并没有拿出上佳的表现来。同样有些不适应对手踢法的他,进攻时插上非常积极,防守却时常回不到位置上。

    这种状况和他缺乏高水平比赛经验有关。

    水平越高的比赛,容错率就越低。以前明明可以拍马赶到现场的,现在却经常因为对手快速向前,线路清晰的反击而迟到!

    几次番之后。苦果降临。

    比赛第6分钟,威尔莫茨策划了一次成功的偷袭,最终由队友完成了最终一击!

    赛前寄予极高期望的科尔曼,和看台上的45000名观众一起,有些沉闷。

    场面不好看,比分正落后。球队被对手牵着鼻子走,这种状态的比赛,实在让人郁闷。

    史蒂斯的球队,即使面对实力弱于自己的对手,依然会毫不犹豫地打起防守反击来,这让他们的比赛始终缺乏外行们特别在意的观赏性。

    强悍的皮球控制权,华丽的个人和集体表演,充满想象的创造力,这些周末大餐般的表现。已经充分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这突然一下,变成了比快餐还不如的盒饭,实在是让人有些倒胃口。

    场哨场响起的时候,科尔曼少气懒言地哼哼着。

    “凯泽斯劳滕抓紧时间攻了几个回合,效果依然不明显。对手的经验太丰富了,本场比赛,球队的各条常用进攻路线被堵死,几种常用进攻办法被对方猜透。核心人物发挥受到很大限制,这让比赛有些被对手掌控的味道。”

    “斯福扎在面对快速围抢的时候。表现的不尽如人意。他的脚下频率不够快,组织进攻时候,需要的空间要大一些,传球特点也以穿透性为主,皮球转移不够迅速。整个上半场,他都没能盘活球队的进攻。o仿佛又回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年代了。不知道下半场雷哈格尔会不会尽快派上e来解决这个问题。”

    “史蒂斯的球队最擅长乱战,对他们来说,球权远远不如比分重要,场面远远不如结果重要。这种实用主义做到极致,一样能发挥出不俗的战斗力。比利时人威尔莫茨状态不错。上半场的进球他发挥了巨大作用。”

    “雷哈格尔本场比赛把巴拉克位置挪到后腰,防的就是对手的快速反击。按他的打算,是两名后腰一上一下,能有个照应。至少在对方反击的时候,能有人迅速地出线在防线前面,形成第一道屏障。”

    “实际效果却不尽如人意。球队进攻缺乏穿透力,前场乱战时候居多,巴拉克活动范围是很大,可起的作用有限。对方快速反击的时候,他的奋力回追显然有些慢人一步。拉钦霍本场状态也只是一般般,这次丢球就是他在进攻传球失误,被对手抓住机会打了反击。”

    “雷哈格尔的球队,要尽快想想办法了!”

    更衣室里坐定,巴拉克依然有些气息不匀。

    进攻撞在铁板上,防守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整个上半场,他都在用勤奋的奔跑来弥补自己经验的缺乏。这让一贯引以为傲的体力,消耗有些大。

    他和拉钦霍搭档双后腰的次数很少,平时训练也更多是出现在右前卫位置。虽说右前卫同样有防守任务,可边路防守与路防守区别可大着呢。

    边路防守,只需要遏制住对方突破及皮球的穿透性就可以了,简单点说,就是跑位选择简单,防守选择简单。

    路防守难度要高的多。跑位,选位,盯人,呼应,换位,判断上抢还是跟随,必要时的犯规,这些丰繁复杂的要求,都要在几秒内迅速完成。

    如果对方是支强队,他整场都以防守为主的话,那不难办,以前他的比赛经验,也有过不少的这种经历,他的防守表现一贯不错。

    可偏偏球队进攻长期受阻,前场需要人手。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没有办法遏制心上去帮一把的念头。对手是支强队不假,可主动让出场的大范围面积,从线开始层层设防,盯的,就是失误!

    球队在一开始并没有犯错,可进攻进入乱战的情况下,年轻人难免会有些急躁。平时习惯的节奏打不出来,传球出错的可能就开始增大。拉钦霍的那次失误,斯福扎同样要负上不小责任。

    传球人和跑位接应的家伙太过想当然!

    这种始料未及的状况,让他的回防再次做了无用功,最终只能在空跑,当了把对手庆祝的背景布。

    怎么办?

    雷哈格尔出现在更衣室的时候。嗡嗡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老头儿笑了笑,才开口。

    “指望年轻人一夜之间成熟,球队几场比赛就变的强大,明显只是小孩子的美好愿望。你们今天遇见的,就是抓对方犯错的老手,他们最常用的作战方式。”

    “没有人能永远不犯错。就像没有一支不可战胜的球队一样。说这些,并不是让你们放弃争胜的念头。相反,从你们的议论声,我听到了很高的心气。这一点,我很满意!”

    “对手确实不好对付,他们采用的办法,更接近于意大利球队擅长的链式防守。想要轻易打穿,显然只是急躁心理下的不假思索而已。”

    “进攻机会看着是很多,不去珍惜的话。机会是不会出来的。”

    “怎么珍惜,我今天想点点名。”

    “斯福扎,你先来。”

    老头儿突然在更衣室开起了战术讨论课,这让所有人都有些诧异。

    不过,已经仿佛拨开迷雾见天日的他们,还真有话要说。

    “耐心,我想,应该是这个。皮球的传递太过简单直接的话。是很容易被对手防死的。进攻的效率远远比数量重要,对手在用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在给我们上课。当然,指望他们压出来,让我们抓他们失误,打他们反击,那不太可能。我在上半场的失误不少,请大家原谅。”

    雷哈格尔点点头。对周围响起的一片应和声表示满意,继续点名。

    “o,你一向擅长的事情遇到了强有力的挑战,打算怎么做。”

    “斯福扎已经说过了,我就不再强调。对手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有很多。除了机会把握能力外,他们的团队协作精神更值得一提。我们现在还没有强大到和所有对手打对攻的阶段,比赛所仰仗的,是最大程度地发挥团队力量。我在比赛,很多时候都有种错觉。怎么对手好像人比我们多?这种印象,相信你们或多或少也有感觉。”

    停顿了一下,尤墨抓起桌子上的水杯灌了几大口,才继续说道:“对手的耐心,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计,这种状况值得我们思考。对付一个老猎人,该用什么办法?”

    雷哈格尔显然兴致很高,完全忘记何时何地一般,继续。

    “巴拉克,你觉得呢?”

    巴拉克抬起头来,下巴微微翘起,未语先笑。

    “老猎人?真是个有趣的比喻。o你的想法总是和其它人不同,今天依然如此。老猎人的话,靠经验吃饭那是必然的。可如果只是依靠经验,会不会被人引诱着,走入自己设置的陷阱?”

    思路上的明确,让球队的下半场,变得坚决果断起来。

    进攻依然不够流畅,可传递的耐心增加了不少,技术上的优势开始慢慢发挥出来。这种状况,有点积沙成塔的味道。

    一次成功的传递,只是需要防守队员迅速就位就可以。两次,就需要有人协防。次,防线就有可能出现漏洞。四次五次,漏洞被放大。再往后,能在漏洞足够大的时候,一举扎穿防线,机会,就来了!

    当然,目前的凯泽斯劳滕只是明确了思路而已,这条任重而道远的路上,他们只是初学者,刚上路。

    不过,在面对经验丰富的对手,层层链接的防守的时候,依然能保持足够的耐心。这一点,无疑将他们的水平又拔高了一截!

    经验丰富,自然预判准确,层层链接,防守容错率就高出不少。面对这样的对手,还指望以前简洁快速的反击进攻来打破平衡,显然有些走错了方向。

    下半场,雷哈格尔并没有急着换上卢伟来改变局面。

    他的选择,依然不变。

    信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