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奇不意,是球场上致胜的法宝之一。以不变应万应,同样是某些球队安身立命之本。

    场上这两支队伍,无疑是其代表。

    谁能把自己的风格执行到底,用高出对手一截的表现来征服比赛?

    今天这场比赛,上半场属于沙尔克04,下半场属于凯泽斯劳滕。

    不过,目前的结果,依然属于史蒂斯和他的球队。

    斯福扎出人意料地选择巴拉克为自己的进攻蓝图执行者,已经让对手防线一阵忙乱。

    巴拉克出人意料地用边路突破搏得进攻机会,则再次将对手的布置打乱。

    最后,更出人意料的情况出现了!

    进入射程的重炮手,居然成了传球手!

    而且,竟然以射门为幌子,隐瞒了自己的传球目标!

    没有人盯卢伟吗?

    明显不可能!

    只是本方左路的一系列变化,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情不自禁地,注意力就开始往威胁可能出现的地方转移。即使是距离遥远的右后卫,也会忍不住抬头观察一下皮球的走向,再把目光继续转向右路的危险人物。

    区域防守,盯人是次要的,明确皮球可能出现的危险位置,提前预判持球人的打算,是比盯住无球队员更重要的事情。

    当然,抢点射门的时候另当别论。

    卢伟依然没能甩开身后的小尾巴,不过,接稳皮球,继续做动作的空间,已经被巴拉克搏出来了。

    这种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两个人身上!

    拿球的家伙,打算干嘛?

    和他有着完美默契的危险人物,在干嘛?

    尤墨当然明白他受到的特殊待遇了。

    球队进攻已经被盘活的情况下,他的任务就是杀死对手。这一点,他明白,对手也明白。

    于是。这次进攻,他那没头苍蝇一般的跑位选择,依然没有被人置之不理。沙尔克04队员们,继续用上半场的老办法,相互提醒着,密切注意他的位置。

    等到皮球发展到卢伟脚下,他开始奋力冲往禁区的时候,警戒等级瞬间拉到最高!

    如果可能的话,真有人打算直接一个抱摔。把这家伙撂倒算了!

    比赛场上,禁区内动作不大的身体接触,在对方没有显示对皮球控制权的时候,是不大可能被理会的。可如果动作太大,故意的痕迹太明显,裁判鸣哨的可能,依然相当的高!

    别忘了,这是凯泽斯劳滕的主场!

    于是。用犯规手段直接限制住他的可能被否定了,骚扰。围困,在他面前竖起障碍,这些常规手段就成了武器,被经验丰富的猎人拿起,瞄准猎物!

    卢伟拿球的选择已经做出。

    边路,突破!

    他的脚下技术高出对手一截不假。可真没有到禁区内纵横驰骋的阶段。沙尔克04队依然沿用了老办法,在禁区里大量布置人手,边路让出,守好危险地带。

    于是,卢伟的突破就显得那么顺理成章!

    只是。突破之后的选择,看起来只有一条了。

    底线附近,左脚弧线球,找远门柱或者更靠后一些的位置。

    尤墨的跑位,最终方向即是如此。

    拉,拽,挡,推

    所有能想到的手段,被防守队员统统派上用场,让他像个醉汉一般,跌跌撞撞地向前冲!

    结果,一脚回传

    这一波进攻,向潮水一般,把对手的防线向后挤压,等卢伟突破到底线处,路谢里,远点尤墨到位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脱节!

    长六十米,宽度十六米的狭长区域内,所有人的注意力和位置,都在距离球门仅仅四五米远的地方。

    左,,右,就是没有后!

    所有的防守队员,几乎都凭着经验判断,他要突破了,他要传球了,甚至守门员也集了高度的注意力,防着他冷不丁的射门。

    于是,被忽略的回传可能,成了致命一击!

    斯福扎出现在卢伟身后,停稳来球,在防守队员扑上来之前,往路一敲。已经过了大禁区线的位置,缓慢滚动的皮球,成了巴拉克眼睛里,最好的玩具!

    找回所有童年乐趣的。

    玩具!

    科尔曼用略显沙哑的嗓子,疯狂嘶吼。

    “干得漂亮!突破!巴拉克居然秀起了脚下技术!真是个出人意料的家伙!”

    “横向带球!来一脚!哦?居然是假动作!e,他的目标竟然是e!可怕的默契!”

    “巴拉克的假动作吸引了防守注意,e拿球就是个摆脱向前,边路突破!非常坚决,怎么选择?路包抄已经到位!”

    “回传?”

    “天呐,什么情况!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空当!”

    “斯福扎,一脚轻推,给了位置更好的巴拉克!机会!”

    “一脚劲射!”

    “ikeeeeeeeeeeeeeeeeee”

    “可怕的耐心,处处出人意料的选择,他们又一次做到了!落后时的毫不气馁,时间不多时的冷静沉着,超出以往认知的攻击手段!”

    “这支球队,他们用上下半场判若两人的发挥,再次验证了一件事情!”

    “他们会发挥失常,会犯错,会被对手轻易得分。可每一场90分钟的比赛,他们从来不会让我们从头失望到最后!”

    “即使输,也要咬掉对手一块肉来!”

    “红魔精神,这是彻彻底底的红魔精神,一群狼一般,凶狠,团结。不死不休!”

    “雷哈格尔和他的弟子们,用这样一场比赛,向我们展现了球队的另一面!”

    “耐心,以及,变化!”

    “非常矛盾的两者,却被这些家伙们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耐心地寻找机会。通过变化制造混乱,再通过混乱找到空当,最终完成绝杀!”

    “唯一可惜的,是比赛看来要以平局收尾了。不过,经历了这样的大考,球队拿出的表现再次让人满意。”

    “期待,下周他们的表现!”

    挖坑,埋人。

    是尤墨最爱干的事情。

    射手榜上停止不前?

    他才不担心!

    比赛对他来说,成长与乐趣。才是最重要的。能在比赛发挥作用,什么脏活累活他都能干的有声有色。

    老猎手对其它年轻人来说,是个狡猾的挖坑高手。他们一直在用可怕的隐忍,等待着掉入陷阱的猎物。

    其它人因为掉入陷阱而恼羞成怒,他可不会。

    人在河边走,哪能不踩坑嘛。

    不但不生气不着急,他还起了玩劣之心!

    既然挖坑,那就比比谁挖的大!

    既然比耐心。那就比比谁更能沉的住气!

    卢伟比他自己还要了解他,压根不需要他提醒。就能看出这货的真实意图来。唯一担心的,就是队友们能否沉的住气。

    结果,还没到常规换人时间,队友们的表演就已经迫不及待了!

    场休息的更衣室卢伟没去,他明白雷哈格尔的用意。

    即使犯错,也不会用场换人这种方式做惩罚!

    这种信任以前在老头儿身上找不到。现在则随处可见。

    更衣室里会发生什么,卢伟从来不会去思考这样的问题。

    他和尤墨两人,从最初的那支s省少年队开始,一直到现在,依然分工明确。

    他负责战术。尤墨负责队伍。

    现在,又多了个雷哈格尔。

    哪儿还用担心什么?

    对雷哈格尔而来说,每一场这样的比赛,他都想亲自谢谢对方的主教练。

    这一次自然不例外。

    “比赛内容很丰富,谢谢。”

    史蒂斯虽然只有44岁,执教经验却丰富着。脸上笑容不变,点头回应,“不客气。从客场带走的一分,是我们的经验在发挥作用。丢掉到手的两分,还是我们的经验在发挥作用。这样的比赛,让我对奥托老师的更衣室,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哈哈,被你看穿了。我们队伍的某个家伙,把你们形容成一个老猎手。结果,他的队友们都不愿意当猎物了。”雷哈格尔也笑,不过声音要爽朗的多,仿佛到手的不是平局,而是一场胜利一般。

    “让我猜一猜他的名字。”史蒂斯被这笑容感染,嘴角咧开,笑意更甚,“o??”

    “说说理由?”雷哈格尔眨眨眼睛,卖关子。

    “在他身上,永远不会觉得比赛是件缺乏乐趣的事情。遇到我们这样的队伍,他大概觉得即使不进球,也玩的很愉快吧。”史蒂斯收了笑容,心下轻叹。

    这样的家伙,大概每支球队都会想要一个吧!

    “这是天性使然,我从他身上也能感受到追求自由与乐趣的渴望。”雷哈格尔瞧出来对方的感慨了,目光转向场上,一直握住的手松开。

    尤墨正和莱曼言谈甚欢,一副多年好友的样子。

    “是的,我也有一个,可惜是个门将。”史蒂斯随着他的目光转过去,看着两人。

    “哦?”雷哈格尔兴趣大涨,可惜距离太远,听不清楚两人在比划什么。

    “现在年龄还小,压的住,将来就不一定了。”史蒂斯听出对方的好奇了,触动心事一般,目光幽远。

    “有的时候,压的住,不如放的开。当然,只是个人建议。”雷哈格尔哈哈一笑,结束了两人交流。

    史蒂斯点头谢过,一脸的若有所思。

    场上,两人交流已近尾声。

    “你以前居然是打前锋的?”尤墨被对方勾肩搭背地搂着,走到场边,摆拍。

    “你以前不也是打前锋的!”莱曼一脸的不以为然,冲镜头做鬼脸。

    “我现在还能打前锋!”尤墨很不服气,也做了个鬼脸。

    “我以后说不定还能打前锋!”莱曼更不服气,大声嚷嚷。

    “打前锋很好玩吗?”尤墨一脸怀疑,扭头瞅他。

    “啊,嗯?其实,门将也挺有意思的!”莱曼语塞,拿眼睛瞪他。

    “咱俩紧挨着让人拍,家人知道吗?女朋友没意见?”

    “是哦,我为什么要搂着你!”

    “我有体香!”

    “滚蛋!”

    “明年见。”

    “好吧,明年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