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轮比赛都能搅起风浪的凯泽斯劳滕,已经成了现象级的存在。第九轮联赛开始前,尤墨居然接到了英国打来的电话!

    贝克汉姆!

    首先当然是祝贺,祝贺他和整支球队。其次就是旧事重提,希望他来英超发展。最后稍稍透了些底。

    劳工证不是卡死入口的拦路虎,以他现在的表现,只要有这个意愿,几家英超传统劲旅都愿意用特殊天才条款来激活转会可能。

    老爵爷现在和贝克汉姆关系不睦,而且,黑风双煞约克,科尔,超级替补索尔斯克亚,谢林汉姆把持的曼联锋线,也确实挪不出主力位置来。

    反而是场,有补充新鲜血液的需要!

    贝克汉姆知道自己在曼联的日子已经不长,队长罗伊*基恩同样和老爵爷闹的不愉快,“国王”坎通纳则在今年6月突然宣布退役。于是,场人手,后备力量,就成了需要尽快寻找的当务之极。

    任何一家豪门俱乐部,都不会在转会窗口开启时,才开始搜寻的目光,现在距离冬季转会窗还有两个月的时间,盯住德甲小球会的英超有钱户不在少数。

    曾经态度傲慢的英国小报大报,现在完全换了一副嘴脸,鼓吹起两个东方人在德甲搅起的腥风血雨来。

    事实情况当然值得他们用兴奋的眼光瞄准这两个家伙。

    英超联赛的海外市场开发在五大联赛首屈一指,两个家伙背后的巨大市场,同样和他们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如果能把两人一起逮过来,每周末出现在亚洲覆盖率极高的英超联赛转播,那带来的巨大收益简直让所有人期待不已。

    两人的能力已经毋庸置疑,不需要过多讨论。只是。如此年轻的阶段,看起来不够强壮的身体,能适应没有冬歇期,冲撞激烈,而且比赛密度夸张的英格兰赛场吗?

    几支传统强队都被传出兴趣,最终哪家能得手。什么时间,什么价格?

    随着升班马凯泽斯劳滕的家底被逐一曝光,两人那可怜的收入水平被啧啧感慨之余,英国媒体们的集体yy开始走高,不少言之凿凿的消息开始见诸报端。

    首先当然是目前的英超霸主曼联队。

    “我曾留意过两个小家伙的表现,不过老实说,他们还需要更强壮的身体,来适应顶级联赛。英超比赛的激烈程度对每一名球员都是巨大的考验,他们的身价已经很高。哪家俱乐部买来,都不可能放在替补席上等待成长。”

    老爵爷的话被英国媒体们解读为放烟雾弹,原因自然是后悔莫及的温格。

    “他们给我的印象很深刻,这个赛季能有如此抢眼的升班马表现,我和所有关注者同样期待他们的表现。他们依然有着高度的成长空间,以现在的表现来评价的话,还为时尚早了一些。毕竟这只是他们在顶级联赛的第一年,成年比赛的第二年。劳工证不应该成为他们进入英超球队视线的巨大阻力。阿森纳的大门对所有才华横溢的球员持开放态度。”

    相比于弗格森,温格的声音就有些主动示好的味道。记性良好的英国记者。迅速回忆起夏休期贝克汉姆与维多利亚定婚宴会上,教授与尤墨言谈甚欢的场面了。

    如果再结合队不断闹出不愉快的阿内尔卡的话,那温格的态度明显不只是期待!

    不过,那会是转会窗口打开的时候,聚会上聊几句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主动接触的话,属于要被处罚的违规行为。记者不会傻到就这种问题继续深究。

    略一分析。两人的转会可能已经浮出水面。

    o去阿森纳?e去曼联?

    这种可能性撩拨着英国媒体的神经,让他们关注的目光,开始有意无意地把两人和两家俱乐部联系起来。

    接完贝克汉姆的电话,尤墨有些哭笑不得。

    他可是曼联球迷,卢伟才是阿森纳球迷。这种事情虽说埋在心底没人知道。可感情这东西不会骗人。真要有一天两人互换,那会有什么样的状况,真是想想都觉得搞笑。

    把郑睫撵出房门,尤墨拽把椅子坐在卢伟身边,揉揉脑袋。

    “事情就这样,有啥感想?”

    “问我?不如问你自己。”卢伟没啥表情,笑意都欠奉。

    “搞笑呗,还能有啥?”尤墨满不在乎,张口就答。

    “感情上能接受?”卢伟不放弃,继续问。

    “职业球员嘛,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当然,这种事情肯定要适应一下。”

    “风格上能接受?”

    “估计不太好办。这么些年了,嘲讽对象如果成为自己的东家,难免有些怪怪的。”

    “好吧,我也有同感。不过,适应下不同风格,也不是件坏事情。”

    “跨度大了点。这个赛季结束,大概俱乐部都会主动找我们谈转会的事情了。”

    “是啊,人生有时候就这么无常。”

    “温格你怎么看?”

    “现在还算风华正茂。”

    “爵爷呢?”

    “他?你怎么看?”

    “你这样难管教的家伙,他找你过去会后悔的。”

    第九轮联赛是客场作战。

    对手名字很长。

    门兴格拉德巴赫。

    这支在整个0年代五夺甲级冠军,两夺亚军,一夺季军的球队,曾经培养出海因克斯这样的欧洲顶级前锋。

    现在辉煌早已不在。

    上赛季勉强保级之后,球队开始换血。和本场来犯的对手一样,他们现在也依靠年轻人打天下。

    当然,球队最特殊的存在,94年世界杯朝球迷竖指,最终被福格茨逐出国家队的家伙。依然活跃在球场上。

    29岁的,埃芬博格!

    绰号“老虎”的家伙,此时正一脸凶悍地握住尤墨的手,声音低沉地来了一句。

    “走着瞧!”

    188的身高,90公斤的体重,满脸横肉的肌肉战士。这样的家伙放狠话。有点气势逼人的味道。

    在赛前握手,被对手用各种方式表达情绪,尤墨已经见惯不惊。

    问候居多,挑衅不少,威胁也有。眼前这种事情,其它听清楚的队友面色不善,他却依然笑容满满。

    走着瞧就走着瞧!

    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和他的助手基德,坐在宽敞的球队会议室,看着眼前的大屏幕。

    曼联的比赛要在明天举行。对手是老牌劲旅热刺队,老爵爷此时的举动让助手有些吃惊。

    “没事儿,放松放松。”

    弗格森探低身体,伸手拍拍基德。

    “嗯。您之前也看过他们的比赛录像吧。”

    “是的。两个小家伙被人炒的这么热络,想不看都不行呐。”

    基德笑了笑,坐正了身体,声音里底气十足,“您对哪一个更感兴趣?”

    “巴拉克。”

    弗格森一开口。助手的笑容僵在脸上。

    什么情况?

    “吃惊吗?”

    “有点儿,不过。想想也并不让人意外。”基德眼睛一亮,分析起来,“188的身高,85公斤的体重,21岁的年龄,不错的脚下技术。良好的射门脚法和意识,还算稳定的发挥。这样的家伙的确让人期待。”

    “是的,记者们爱嚷嚷,随他们嚷嚷去。英超可不是小孩子的游戏。”弗格森双臂举起,懒腰伸直了。继续念叨,“两个家伙太小了点,现在找来有点不上不下的。”

    “嗯,您的眼光和别人总是不一样。”基德一脸钦佩,目光转向大屏幕。

    比赛已经开始一会了,镜头在凯泽斯劳滕替补席扫了一下。

    卢伟那张含笑的脸出现在屏幕上,目光里的平静一如既往。

    “他又坐回了熟悉的替补席上,好像情绪没什么变化。”

    “是啊,这样的家伙,冷静有余,兴奋不够。”

    “嗯,和整支球队有些格格不入。”

    “哈哈,凯泽斯劳滕也叫红魔,现在居然和我们扯上关系了。”

    “世事难料嘛,您对场上另一个怎么看?”

    “甘心替补的话,我当然愿意。”

    不按常理出牌的雷哈格尔,这一次把库卡放在了左前卫位置上,斯福扎和巴拉克回到了原来位置。老将谢里两场比赛虽然没有进球,可发挥的作用不小,本场依然主力出战。

    现在这个场阵容,显然更倾向于身体对抗。

    实际情况证实了雷哈格尔的猜测。

    “老虎”并不是独狼!

    埃芬博格的个人能力已经被无数次证实,可他的真正可怕之处,并不显山露水。

    帅才!

    千军万马易得,一将难求。

    能统率众将,指挥若定的家伙,显然已是凤毛麟角般的稀有存在!

    赛前对尤墨放的狠话,让凯泽斯劳滕上下都有些同仇敌慨的情绪升起。比赛的硬碰硬场面,也在时时刻刻地撩拨着他们的神经,让他们本该占据技术优势的场,陷入到与对方的缠斗之。

    甚至连一向淡定的尤墨,都有些痴迷于男人般的热血战斗,忘记了身在何方,门在何处了!

    除了埃芬博格,其它门兴队球员并无超强的个人能力。与对手力拼场的结果,也往往处于下风。可他们却像不知死活一般,没有把阵形后撤,依然保持着场持续不断的争夺。

    这种状况下,凯泽斯劳滕的年轻人越战越勇,也越战越离目标越远。

    射门的机会当然也有,不过,在场争夺消耗了巨大精力的家伙们,在最终机会的制造和把握上,显然缺乏了足够冷静。

    场哨声响起,两队互交白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