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热血之战

 热门推荐:
    即使交了白卷,凯泽斯劳滕众将依然抬头挺胸,高谈阔论着进了更衣室。

    雷哈格尔在不久后出现在众人面前,微笑着打量一脸兴奋的家伙们。

    然后,清清嗓子,开口。

    “祝贺你们取得的胜利。”

    所有人,面部表情同时凝固。

    好一会,“咣当”一声巨响才打破沉默。众人转头,看着角落里灰头土脸的巴拉克。

    “好了,我的话讲完了。下半场继续努力。”

    一句话就结束了自己的更衣室之行后,雷哈格尔面部笑容不变,推门走人。

    剩下一屋子家伙们,大眼瞪小眼。

    下半场比赛很快开始。

    替补席上的卢伟被雷哈格尔唤了过来,交流。

    “有意为之,这支球队并无特别出彩之处,埃芬博格再强,也没办法用一已之力一直扛着球队前进。”

    雷哈格尔听完卢伟的看法,点头,脸上的笑容抹去,变得凝重。开口时的声音也有些沙哑,“意思是说,刻意而为,让场上的家伙们沉迷于教训对手的快*感当?”

    “应该是的。赛前交流时,一个个都有些面色不善,应该是被对方激将的结果。”卢伟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没有情绪波动。

    “你的观察力让我吃惊。年轻人的确容易犯这种错误,看来这场比赛需要依靠你来改变局面了。”雷哈格尔看着场上重燃的战火,有些皱眉。

    “嗯,场休息时我的热身已经充分完成。”

    “不,还是老时间。”

    “好的。”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

    明明知道不应该,却还是忍不住。

    场休息时,雷哈格尔的态度再明显不过。所有人。都能从那仅有一句话读出不同寻常的东西来。

    不过,冷静了15分钟后,重燃的战火迅速地将场上家伙们的注意力吸引,难以用置身事外般的心态,校准自己的准星,找到以往改变比赛的钥匙。

    毕竟。20岁左右的年轻人,习惯了热血上涌的比赛,尤其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苍白的成绩单也在不断地催促他们。让他们在矛盾,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对手并没有用一些盘外招和下滥的手段,来对付他们,相反,硬碰硬的过程,对方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毕竟。对手也年轻着,身体条件都不差。

    激烈的拼抢,纯粹的对抗,56000名观众的山呼海啸。很容易就把所有人的激*情点燃,再难冷却下来。

    凯泽斯劳滕的家伙们,从被激怒开始,心里就渴望着一场热血战斗来释放情绪。随着战斗的不断升级,即使发现走错了路。他们也有种难以回头的感觉,不少人因此还产生了随它去的念头。

    轰轰烈烈的战一场。管他结果怎样!

    却忘了,对付这样的对手,需要的是冷静,准确,并不需要轰轰烈烈!

    “比赛很激烈,不过。双方好像都有些沉迷于此了。”

    弗格森皱起的眉头拧成了个疙瘩,仿佛想到了什么问题一般,转过头,碰碰目不转睛的助手。

    “嗯?”基德没有回过神来,脑袋下意识地点了一下。才转过头,看着对方。

    “你不觉得,双方在场投入了过多的精力,把比赛当成了角力?”弗格森加重了些语气,像是不太满意这家伙的迟钝反应。

    “啊,我一直以为,这就是他们习惯的作战方式呢。”基德脸上一热,实话实说。

    “不对。一支取得眼前成绩的队伍,不应该只是这种缺乏变化,一味蛮干的表现。”弗格森心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眉头松开。

    “他们只是一支升班马,之前的表现可能是在运气的帮助下”

    基德的话音未落,已经被老爵爷粗暴打断。

    “废话,没有运气谁也活不到今天!”

    “呃”基德缩了缩脑袋,仿佛身旁的家伙会给他头上来一记板粟一般,绷紧了头皮。

    想象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弗格森叹了口气,手举起,指着即将上场的家伙。

    “或许,这家伙能带来些转变吧。”

    尤墨早就意识到不对劲了。

    可惜,他也只是身不由已的人群,症状不轻的一个。

    这种状况,像极了看人下棋时,同为棋痴的路人,那浑然投入的情绪。

    心里知道看棋不言才是真君子,嘴上却做不到!

    于是,激烈的场争夺,他和对手展开了真刀实枪的战斗。虽然帮助球队获得了场优势,却丢了以往丰富的创造力和射门的准星,几次机会都被平平无奇的发挥给浪费了。

    埃芬博格摆下的棋局,把整个凯泽斯劳滕都吸引了过来,留连忘返,缠绵不休。

    直到比赛第60分钟。

    一脸不过瘾的库卡被卢伟换下,那个单薄的身影出线在众人视线里的时候,所有人,才稍微清醒了一些。

    不过,单薄的身影依然沉默,脸上,平静的连一点表情都没有。

    比赛于是继续进行。

    门兴队年轻人依然活力充沛,凯泽斯劳滕的进攻,并没有马上顺畅起来。已经到了比赛第5分钟,焦灼的局面依旧,期待的改变,并没有真正到来。

    “好像,也没有多大作用?”基德已经在沉默看的有些不耐烦了,尝试着开口。

    “换成是你的话,这种情况下怎么改变比赛?”弗格森未置可否,反问。

    “比赛的风格已定,照我说,与其尝试改变。不如继续添加有生力量,直接在较量将对手击垮!”基德之前一直在苦苦思索解决办法,此刻被问及,张口就来。

    “如果,比赛主基调是对手刻意引诱着,定下来的呢?”弗格森表情严肃。继续问。

    “哦那样的话,比赛的主动权是掌握在对方手里的。继续往上添加力量,不去试图改变的话,的确难以破开局面。”基德明显楞了一下,再开口时,声音沮丧。

    “又没及格。”弗格森不给面子,伸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

    “不过,改变好像也没成功。看来比赛已经只能依靠运气了?”基德龇牙咧嘴地挨了一记,心情反而好转了些。

    “不。有改变,只是还在积累过程!”

    一群狂热的人群,如何充当灭火器?

    这个问题雷哈格尔也没有答案。

    看着场上忙碌的人群,那个单薄沉默的背影,他的心里,期待夹杂着疑惑。

    卢伟并不是不擅言辞,平时和他的交流,经常会有精确到难以想象的表达能力。让他吃惊不小。不过,换上场前。他却没有主动问起答案。

    目的,就是想看看,不知道答案的情况下,自己能不能迅速看穿!

    现在,已经上场15分钟了,他的答案依然不太确定。

    和弗格森一样。他察觉了改变局面的进度条,那缓慢移动的状况。只是,比赛已经时间不多,最后时刻的攻坚战,是更加让人热血沸腾的生死时刻。如此缓慢的改变速度。能在最后时刻到来之前完成吗?

    如果比赛能够暂停的话,他真的很想叫来个队员,问一下感受。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他不会在这种时候,急于知道答案。

    场上。

    巴拉克没有停好皮球,一脸歉意地对不远处的卢伟举了举手。

    雷哈格尔在场休息的举动,彻底的惊醒了德国小伙。他的情绪变化之大,以至于出神到胳膊拄了个空,最终连人带椅子翻倒在地!

    这种震撼,是颠覆认知所带来的。

    从小到大,十多年的踢球经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一直被灌输的拼搏精神,竟然也会被别人利用!

    从来,他只听说过利用对手的缺点做章,制定好策略,最终一举击垮对手的。他可从来没听说过,优点也会被对手利用,变成制胜的法宝!

    可是,即使认识到了这一点,他的状况仍然和其它队友一样,不知不觉,就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热血沸腾的战斗之。每一次皮球出现在面前,他都会兴奋到忘乎所以!

    卢伟上场之后,皮球的运转难度降低了不少,传递的耐心开始增加。只是,之前积累下来的情绪还没有消化完,以前熟悉的比赛感觉依然没有完全回来。这让他的失误比以前增加了不少。

    场上这次失误,只是他之前表现的缩影而已。只是,在难度已经降低的情况下,他却因为急于向前的步伐而犯错,这让他有种不能原谅自己的感觉。

    卢伟的反应非常平淡,只是轻点下脑袋,示意自己接受了对方的歉意。

    巴拉克心兴奋的火苗,顿时又弱了一些。

    比赛继续进行。

    卢伟在场上的活动范围,随着时间推移开始变得越来越大。迅速提高节奏的他,用超乎平常状态的表现,在沉默,出现在每一个拿球队员的附近。

    所有人,仿佛都明白了些东西,开始向往常一样,把脚下的皮球送出,交给他来处理。

    只是,进攻过于依赖核心的话,皮球的向前速度被降低了不少,整支凯泽斯劳滕,仿佛在比赛还有十多分钟的时候,倒起了脚!

    这种诡异的状况可不是卢伟一上场就带来的。

    他刚出现在场地的时候,皮球同样是尽可能地交给他来处理。只是,那时候所有人的情绪依然高涨,往往是皮球交给他之后,人就开始往前冲,希望他用犀利的突破,精准的传球,一举破开局面。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卢伟压根没有多强烈的向前欲*望,多次置之不理队友的跑位后,埋怨声却并没有响起。

    队伍的良好氛围,轻易化解了这种容易产生矛盾的状况。顺便,所有人也开始思考。

    一味地向前,是不是同样了对手的圈套!

    感谢胖牛仔,拒绝宕机,果冻,hx801,柳浪春同鞋的月票鼓励!

    六月还不错,月票20+了,希望月也能如此给力。

    新的一月了,吆喝起来!

    有钱的捧个人场,没钱的捧个闲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