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没有尽头

 热门推荐:
    “看出来什么没有?”

    弗格森的声音提高八度,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手却伸出来,拍拍旁边的家伙。

    “呃,好像,进攻变得缓慢拖沓了。”

    被热情招呼的基德又开始犯愁。

    该不会,又挨敲吧?

    “怎么样,我说有改变吧!”弗格森没敲他,兴高采烈地举起手,在空挥舞了两下。

    “可是,机会呢?改变是为了比赛结果,现在好像距离破门得分更远了一些。”基德麻着胆子发表看法,心里依然有些担心挥舞的手会不会落在自己脑袋上。

    “接着看嘛,会有不一样的时候!”弗格森已经进入了自娱自乐的状态,像个发现好玩具的孩子一般,不断变幻身体姿势。

    “哦,比赛常规时间还有10分钟,能来的及吗?”基德明显不太报有希望,开口更像是在应付差事。

    “不过,这支球队氛围真不错!”弗格森没去理他的问题,双手撑住椅子上的扶手,身体前倾。

    “是的,失误这么多的情况下,所有人却没有抱怨的动作神情。”基德自认看比赛很认真,这会发表看法底气难得比较足。

    “嗯,值得表扬。年轻人居多的情况下,这样的球队氛围比较难得。”

    基德听了前一句,还以为是表扬自己呢,结果后一句就把他拽回了现实,再开口时,底气已经不在。“他们处于明显上行的道路上,心齐也是正常的。而且,球队阵容太单薄的话,也不允许内部矛盾带来的损耗。”

    弗格森依然未置可否,仿佛想起些事情一般。脸色严肃了不少。

    “温格想把阿内尔卡送走,把那个家伙找来?”

    “是的。”

    “想想办法。”

    “嗯。”

    没有人知道能不能来的及。

    弗格森不能,雷哈格尔不能,卢伟也不能。

    不过,在已经明确了目标的情况下,却因为担心时间问题。没能坚持到底。这样的错误,个人都不会犯。

    这也是他们与常人不同的地方。

    想要走的更远,就得下定决心,站的更高,打算的更长远。

    这场比赛,凯泽斯劳滕的年轻人,在场休息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问题在哪了。可知道归知道,有些问题即使知道了。依然很难在短时间内调整过来。可如果不去改正,由着性子结束比赛的话,那下次再遇到相同情况的时候,明显不会有更好的表现出来。

    像是个门槛一般,不迈过去,就始终心生畏惧!

    卢伟在场上所做的事情,就是在告诉队友。

    这场比赛,最终比分并没有想象的重要。认识到错误。就得改正它,不能有丝毫的松懈拖延!

    距离球门太远?

    进攻节奏太慢?

    无谓倒脚太多?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找到致胜的钥匙就行。

    比赛的主动权,绝对不能因为懒惰而交给对手!

    时已88分钟。

    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了。

    0:0的比分,对凯泽斯劳滕队充满诱惑,对门兴格拉德巴赫队,同样如此!

    对方无谓的倒脚太多。自家球门看起来就无比安全。想要获取胜利,就得压出来,形成围抢,最终制造机会,收获美好结果。

    这场比赛。凯泽斯劳滕过多的失误给了门兴不少机会,只是因为他们的反击缺乏穿透力,才没能最终改写比分。这种状况下,场上队员和56000球迷的心思一样。

    抓住机会,说不定就能1:0笑到最后!

    眼下,还有两分钟就到伤停补时阶段。自家球门安全的情况下,压出来攻一把,就成了难以拒绝的诱惑!

    其实之前的时候,门兴队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把阵形前移了。只是那会还比较谨慎,幅度比较小而已。

    现在则不同了,仅有的时间成了悬在他们心头的利剑,让他们在无比渴望的心情,想把联赛第名拉下马来!

    包括埃芬博格,都在期待着自己布下的局,能收获完美的结果!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已经失去了故事最后的悬念。

    比赛第89分钟,后场耐心倒脚的凯泽斯劳滕队,在对方心情激动的围抢当,突然加快了节奏!

    这种节奏改变,并没有直接向前的味道。只是所有的传递,都有些冒险!

    冒险,意味着更大的追求。

    即使皮球没有直线向前,所有人也都能感受到,如何用真正有效的手段,来对付热血沸腾的对手!

    准确,冷静,仿佛和对手的激*情四射完全不搭调一般,透着一股诡异!

    后场连续的传递之后,皮球已经出现在线右路,巴拉克的脚下。

    半场,四打五!

    卢伟,谢里,尤墨,巴拉克,从左到右的四个人,谢里顶在了最前面,其它人几乎从同一条平行线上,开始真正的快速反击!

    曾经无比熟悉的,快速反击!

    上一场被对手拿来对付自己的,快速反击!

    找准了方向之后,巴拉克仿佛有了用不完的体力,面对不断后退的对手,他没有丝毫犹豫。

    左脚一扣,右脚一趟,扛着对方球员的身体,继续向前!

    比赛的这种时段,双方其实都有些跑不动。所谓的快速反击,更多是依靠个别能跑的家伙带,能传的家伙接,能射的家伙只管向前冲,就是了!

    四人,巴拉克右路带球向前,在面对第二名防守队员的时候,没有逞强单干,一脚横传。交给了路的谢里。

    2岁的老将的确跑不动了,不过,他要做的事情并不勉强自己!

    背身扛住对手,等待自己的右手边,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之后,一脚直线传递!

    然后。停下来,转身,看着那两个家伙,开始属于他们的表演!

    全场都在传球的卢伟,显然不会继续那么干了。

    尤墨的体力也到了尽头,本来比他还要快些的速度,竟然越追越远!

    没有犀利的突破,两人之间的默契也难以完成最后的绝杀。于是,带球高速向前的卢伟。没去管身后的所有人,只是依靠迅速加到极限的脚下频率,斜线,向前!

    这次进攻当,他从一开始的跑位,就没有选择拉开场地宽度。几乎是从肋部接住皮球之后,稍做调整的带球路线,目标就直奔球门而去!

    右路巴拉克显然也只是回光返照般的体能爆发。传给谢里之后,又往前跑了几步。就几经追不上从路超车的尤墨了。

    于是,卢伟的面前,是两名后卫加一个门将!

    在所有人看来,他的选择都不明智。

    尤墨从路直线插上,他却带球同样往路走,这种情况下。防住了他,就等于防住了两人!

    按常理来选择的话,他应该在熟悉的左路,面对一名防守队员,把另一名防守队员交给尤墨。然后选择突破或者传球,把最终的胜负,交给屡屡在这种情况下绝杀对手的家伙。

    他要干嘛?

    带着疑问观察,却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门兴队的两名防守队员,依然选择后退。结果,他们发现卢伟身后的尤墨,居然放慢了速度,跑不动一般,步伐沉重。

    直到距离大禁区线还有四米远的时候,心思大定的防守队员,本方右路的家伙上抢,左路的家伙保护!

    一直高速向前的卢伟,急停,左脚一磕,向右,横向带球!

    已经注意力全部在他身上的家伙,迅速跟上,大跨步靠近的同时,连通过犯规来阻止进攻的心思也都省了,和另外一个家伙一起,形成了夹抢!

    却没有注意到,卢伟身后的家伙,幽灵一般,飘了过来!

    人到,球到!

    单刀!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球的传球方式!

    面对夹抢,卢伟选择转身,身体还没有完全旋转过来,左脚的脚后跟已经迫不及待地敲在了皮球左侧!

    仿佛迟了就会越位一般!

    “这种配合方式不常见!”

    基德耷拉着脑袋,言之凿凿。

    “哦,说说看。”弗格森习惯性的把手抬起,吓了他一哆嗦之后,却落在了椅把上,把自己的身体撑了起来。

    “上赛季上演帽子戏法的那场比赛,您也看了吧。两个家伙的前两个进球,都是左路突破,倒角或者小弧线”

    基德罗嗦了一堆之后,弗格森确认了比赛结果,伸了个懒腰,顺手敲在他的脑袋上。

    “算一算,两个家伙,这次反击,跑了多少米,再想一想,还有没有体力,用那种方式解决比赛!”

    基德楞楞地看着老头的背影消失在自己面前。

    然后,抬起手,重重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该死,太笨了!”

    旋即,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看着屏幕。

    巴拉克,卢伟。

    准备选哪一个?

    诡异的比赛!

    第二天的媒体,几乎众口一词。

    前5分钟的比赛几乎没有什么值得一书的内容,就是两支热血沸腾的球队,在不断的失误当,踢的热闹罢了。

    可5分钟一过,其的一支突然放慢了节奏,倒起脚来!

    所有注意比赛的家伙们,都以为他们打算客场带走一分就算胜利了。

    结果哪能想的到?!

    居然在马上就到伤停补时的时候,突然加快了节奏!

    而且,和以前反击都不同的是,他们两人竟然通过横向带球完成了交叉换位,最终形成了单刀!

    这两个家伙,难道又研制出秘密武器了?

    长此以往,谁还能阻止他们?

    难道,雷哈格尔手下的弟子们,真的要坐稳第名了?

    不对,目前多赛一场的他们,已经超越了勒沃库森队,排在同样取得胜利的拜仁队之后,排在了第二名!

    已经以六粒入球同样排名射手榜第二的家伙,难不成真要继续和球队一起,成为金靴和冠军的有力争夺者?

    这一场场神奇表现,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