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桂格公司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尤墨遇见了熟人。

    凯瑟琳!

    富家女今天没有作性感打扮,一袭素色百褶长裙,一件摇滚风格的夹克,就把以前明艳照人的形象,改成了野性十足。

    新闻发布会准备阶段,两人一坐一站,同样是场目光焦点。

    “你都不用上学的吗?”尤墨对此女的神出鬼没深表佩服,不用她靠近过来表示什么,就主动开口问道。

    “你居然会关心我?”凯瑟琳小得意,眨眼,浅笑。

    “这家公司,和你又有关系?”尤墨顿时想起自己新东家的本部位置来,有些挠头。

    “当然啦,美国人在这儿数量可不少。”凯瑟琳干脆坐在他旁边,手拄下巴,笑着瞧他。

    “你不怕他们来点绯闻什么的?”尤墨转头,看了眼跃跃欲试的记者们,压低声音,“我的感情生活一向是小报的最爱。”

    “连问了个问题,准备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凯瑟琳轻轻摇了摇头,眼神的犹豫一晃而过。

    “好吧,女士请。”尤墨双手一摊,目光直直地望着她的眼睛。

    湛蓝,清澈,有种明媚的哀伤。

    “看你态度真诚,我就不为难你了。一个问题,说说看,你的个女友,如果哪一个忍受不了,最终离开的话,你会怎样?”凯瑟琳和他对视了一眼,轻轻低下眉眼,旋即,又抬起下巴,眼神不再犹豫。

    “哦?你这算是提醒吗?”尤墨感觉到闪光灯亮起的频率了,微笑起来。

    “明星偶像的女人。一样会成为有些人猎奇的目标。”凯瑟琳表情严肃起来,声音却压低了,身体略略靠近了些。

    “明白了。顺便,回答你的问题。”尤墨微一点头,声音同样郑重。

    “在柏林的时候,我已经察觉到有人背后搞小动作的状况了。这里谢谢你的提醒。她们是我的家人,不止是女友这么简单。”

    凯瑟琳坐正了,身体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轻轻晃了晃。

    “哦,那就好。”

    尤墨本来没打算怎样的,现在不一样了。

    找人来挑战他,想通过别人之手羞辱他,这种事情换个人可能会勃然大怒。他只觉得好笑。

    那么容易被人羞辱,活下去的勇气还足够吗?

    黑泽龙之几次番找碴,都被他轻易化解。现在,明的不行来暗的,直接不行来间接的,这种下滥的手段让他警觉起来。

    最重要的是,如果对象是江晓兰的话,那小动作的破坏力明显会被放大不少。

    单纯。善良,未经世事。这样的女人。被居心险恶的家伙们拿来对付他,简直事半功倍!

    现在,王丹已经很久没去学校了。如果不是凯瑟琳的提醒,他相信对手会做的天衣无缝,让他和江晓兰都毫无察觉!

    只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揪出对手的尾巴,他有些犹豫不决。

    直接找江晓兰询问的话,没问题,所有情况他都能了解的清清楚楚,稍一分析。搞鬼的家伙就能浮出水面。

    可是,那样做的话,明显是对她的不信任!

    这让他原本的想法有些前功尽弃的味道。

    既然想让她面对风雨,直面人心险恶,就应该放手而为。如果一遇到可能不利的情况,就站出来挡在她面前,岂不自相矛盾?

    对手远不止一个,手段也不可能一直光明正大,身在明处的他们,如果只是依靠他的能力来应对可能的危机,显然没办法面面俱到。

    “想什么呢,出神那么久?”王丹靠在床头,伸手敲敲他的脑袋,指指自己的肚子,“又踢我了。”

    “哦?我听听。”尤墨低下身子,耳朵贴在她的小腹上,仔细听。

    “气过水声。”念叨了一句之后,思绪依然有些遥远。

    “出什么事了?”王丹察觉到不一样的情绪了,低下头,把他的脖子扶正,眼睛对着自己。

    “成名人了,还想像以前一样淘气捣蛋,明显不可能了。有点点失落。”尤墨笑,眨眨眼睛。

    “多大点事儿。嗯,想想也是,我现在都有些怀念以前自由自在的日子。”王丹先是不屑,后来一歪脑袋,也开始感慨。

    “你是好学生,哪能理解学渣的乐趣。”尤墨同样一脸不屑,思绪飘的有点远。

    “学渣?你成绩有那么烂?考过鸭蛋没有?”王丹迅速停止名人的烦恼,一脸怀疑地打量过来。

    “啊,不敢,不敢。卢伟比我还渣,明天你问问他。”尤墨对这种怀疑简直不敢辩解,赶紧转移话题。

    “哦,是说你这么聪明的家伙,总不至于考个鸭蛋回家挨揍。”

    “你呢,除了音乐课成绩好,还擅长什么,语?”

    “呀,竟然被你猜了!”

    “呃”

    第二天一大早,厨房里。

    宽敞大气的德式整体厨房,厨柜,抽油烟机,燃气灶具,消毒柜,洗碗机,冰箱,微波炉,电烤箱,各式抽屉拉篮,垃圾粉碎器等家当被系统的搭配在一起。方便的同时,已经把“生火做饭”上升到“厨艺表演”的高度。

    “干嘛起这么早?”江晓兰从厨柜的反光当看出来者的身高了,没回头,也知道是谁。

    “天天光顾着吃,都很久没来帮忙了,今天来看看。”尤墨走近了,仔细打量她那熟练的动作。

    左手频率极快的向前轻推,右手迅速地手起刀落,一大块火腿很快变成整齐的薄片,发出诱人的香味来。

    “在这做饭比以前方便多了,家里又有了钟点工,打扫卫生也不用多操心。这学期我打算加快点进度。多攒点学分。”江晓兰伸手拈一块放他嘴里,笑着边忙碌边念叨。

    “唔,专业课程学习,有兴趣吗?”尤墨两下解决嘴里食物,问。

    “有啊,环境保护原来有这么多学问在里面。我以前都不知道,以为搞好绿化就万事大吉了。”

    “明显么,商人利益至上,没有合理的约束,哪儿愿意花力气花钱在这上面。”

    “是啊,牵扯到利益,任何事情都不单纯。”

    “嗯。”

    早饭吃完,郑睫领着卢伟迅速开溜,王丹不遑多让。起身颤颤巍巍地往房间里走。

    “咦,你们上午不用训练?”江晓兰不以为意,把碗里最后一口扒拉完,开始收拾。

    “是啊,晚上有场足协杯,我和卢伟替补席都不用坐,直接上看台。今天算是休假了。”尤墨起身,帮她收拾。

    “嗯,丹姐有计划没?”江晓兰心一动。开口时却有些犹豫不决。

    “没,她现在懒的要死,每天出门散步还得我拽着她去。”尤墨听出来她的犹豫了,笑。

    “那个,今天我们系刚好开运动会,我还报了个名”江晓兰一脸羞涩。仿佛说的是件颇为难堪的事情。

    “你主动报名的?什么项目?”尤墨笑意更甚,胳膊肘碰碰鼓涨饱满的胸部。

    “干嘛啊,才不是我主动报名的。乒乓球呗,以前爱玩,最近几天也拿拍子练了练。还不错,德国人水平不怎么样。”江晓兰被他一碰,声音立即变得柔腻起来,抬头看了眼王丹房间,附在他耳边低语,“丹姐最近用不成了吧,等我例假完了,好好奖励你。”

    “我这大大咧咧地过去肯定不行,想想办法。”尤墨心痒难耐,干脆放下手东西,直接隔着衣服握住了一个。

    “嗯”江晓兰拉长声音扭动身体表示不满,一张俏脸上薄怨满满,“讨厌啦,明知道不能用!”

    “好了好了,说正事。”尤墨松了手,欣赏红霞满脸。

    “找丹姐给你化个妆,戴个棒球帽,别戴墨镜了,一看就知道想伪装。”江晓兰把手碗筷放下,脚尖踮起,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嗯,有道理,不过,要是经常出现在你身边的话,估计还是不行。”

    “不用啊,没人注意的时候,再来找我。”

    “估计机会不多。”

    “能感受到你在附近,我就心满意足了。”

    “嗯。”

    王丹的手艺果然不是盖的。

    尤墨的长相偏粗犷,大脑袋下面,除了爱眯眯着笑的眼睛比较细腻之外,其它部位都设计的比较毛糙。不过,总体上来说还算搭配合理,英俊谈不上,端正还是绰绰有余。

    化妆的精髓在于整体效果,尤其是他这种目的的化妆,需要通过很少的改动,来把熟悉的印象去除。至少让人一眼看上去完全认不出来,才算过关。

    精髓嘛,当然在眉眼。

    虽说男人化妆感觉怪怪的,可只要设计合理,痕迹不重的话,改变的效果还是满满的。

    先是清洁,接着把胡须刮干净,下一步是保证化妆效果持久性的隔离底霜。以上步骤完成,再打上透薄匀称的粉底,用上适量的光影粉来增加眼部轮廓,顺势,再把眉毛清理一下,加深颜色。最后,修饰完眼线及睫毛,整个妆容就出来了。

    粗犷热情的长相,迅速往英俊冷漠的方向靠拢,而且,越仔细看,越觉得不像!

    对自己手艺极度满意的王孕妇,顿时起了念头。

    “不行,我也要去!”

    “怀着孕呢,你也想化妆?不然的话,谁还认不出来是咱俩?”

    “偏心眼,下周陪我去医院做例检!”

    “嗯嗯,没问题。”

    “这还差不多,去吧,约会愉快!”

    “ok!”(。。)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