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就是这样。

    越遮掩,就越容易引起别人的好奇。越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越不让人注意。

    个别粗心的家伙,远远见到尤墨的时候,会一脸惊喜地跑过来。结果,越近越失望,直到最后念叨着,“怎么可能嘛”悻悻然离开。

    当然,除了化妆,穿衣风格也需要有所改变。

    年轻人稀松平常的棒球帽,黑色长衬衫,白色紧身牛仔裤,对比鲜明的同时,加深了化妆的效果。

    不过,指望这货穿皮鞋去看运动会,明显不太现实。

    上午十点过,室内乒乓球馆,江晓兰出现在他的视线。

    刚过20的年轻姑娘,穿上运动服同样青春可人,长长的马尾随着挥动的球拍一起,不断地引起欢呼尖叫声来。

    欢呼来自女生,尖叫来自男生,如此多的关注来自他。

    老外在追星这种事情上并不是全民狂热,生活条件普遍不错的他们,往往兴趣爱好比较广泛。可眼前这个姑娘的男友,在整个德国都搅起了巨大的风浪,这让身为同一所学校的年轻人们,难免会用异样的心情来面对。

    乒乓球在德国其实开展的不错,水平在欧洲都数一数二,国内球迷耳熟能详的领军人物玻尔,在德国同样家喻户晓。

    不过,相比于是个人都会打乒乓球的国内来说,他们的平均水平明显要低不少。江晓兰站在前台,也不是完全没有底气的被动举动。第一轮比赛,21比12轻松拿下对手。

    欢呼声东张西望的神情,充分暴露了她的小心思。直到不远处一脸微笑的尤墨出现在视线里,她脸上的神情才满足起来。

    这种比赛基本不会有太多的间隔时间。小小满足了下心愿后,下一轮比赛就在准备当了。

    尤墨当然明白她的心思,只是小小地露了下头,就继续隐身在人群。

    即然是准备,自然有人在一旁服务。此时江晓兰的身边,有一男两女。看年龄应该是同学。人面孔都不是东方人,两个姑娘一个在帮她擦汗,一个手拿瓶水立在一边,另一个男的,显然是把自己教练了。

    手舞足蹈,口若悬河,脸上神情严肃的让人产生错觉。

    这是生死大战吗?

    尤墨来了兴趣,在下一轮比赛开始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瞧着他。

    很快。就从他专注到有些紧张的情绪,察觉到满满的期待了。只是,不知何时在他身边出现的另一个拿水的姑娘,仿佛不太满意他的行为一般,目光没有对着比赛,正在一脸不善地盯着他。

    这种常见的戏码对尤墨来说没什么吸引力,继续看了几眼,发现两人交流一番后。就仿佛和解了一般,抱在一起。

    于是收了心思继续看比赛。

    江晓兰正在挥汗如雨。这个对手明显比较顽强。技术上的不足被充沛的体力弥补,这让力量都显不足的两人,几乎每球必争,打的惊险之极。

    当然,水平依然有限。

    作为各种运动爱好者,尤墨比较偏爱有对抗的项目。眼前乒乓球这种隔台相望的运动方式,并不让他十分感冒。不过,欣赏的眼光还是没问题。

    五分钟后,21比19战胜对手的江晓兰显然累坏了,抬头寻找目标的力气都没有。坐在椅子上双手撑腿,大喘气。

    尤墨在欢呼雀跃的人群努力向她靠近,直到距离两米远的时候,才停下。

    “哇,太棒了,你简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听我说,下一个对手个子比较高,你比她灵活,注意角度,用刁钻的角度来调动她!同时,发球的时候还可以加上隐蔽动作,瞧我!看到没有,就是这样,这不是国际比赛,裁判要求没那么严格!出奇不异,就像现在的凯泽斯劳滕队一样”

    男子的话果然吸引了江晓兰的全部注意力,等到气息喘匀了,居然忘了去寻找人群的家伙,抬起头问:“我还是太紧张了,有没有好办法。”

    “专注,更加专注一些,把平时咱们练习时的表现拿出来就行了,你没问题的!这一轮休息时间长,你别多说话,尽快恢复体力!艾瓦尔娜,水拿来,哦,不对,运动饮料!”

    “马奎尔,不要用命令的语气和我说话!”被点名的女子并不买帐,恨恨的声音顿时引起了江晓兰的不安。

    “哎呀,你们别吵架了,我本来就够紧张的了。”

    “嘿嘿,午的时候我请你们吃饭,下午你们要来给我们的足球比赛加油!”

    “嗯,没问题。不过,午我有约了呢。”

    “哦,好遗憾,那下次吧。”

    “一起嘛,lan,和你说话好有趣哦。而且,有些事情完全和报纸上报道的不一样,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下次吧,我请大家去我家里做客,好吗?”

    这个提议顿时引起了两女的欢呼,唯有马奎尔,反而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哇,真的?”

    “当然!”

    上午的比赛结束,江晓兰最终因为体力原因止步于半决赛,获得了安慰奖一般的第名。

    不过,显然赛前目标不高的她,脸上表情还是足够的轻松愉快,第名争夺战的表现也比之前输的那场比赛要好的多。

    午的时候,江晓兰甩脱一堆小尾巴,电话和尤墨约了个地方一起吃饭。

    一见面,瞅着没人注意,就直接扑到他怀里,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我表现的?”

    “太厉害了,我都打不过你!”尤墨实话实说,顺便在运动后更加红润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可惜了。你瞧我第名的比赛打的多好。唉,开始如果没那么紧张的话,体力也不至于下降的那么快。”江晓兰心满意足地抱紧了他,仿佛在享受胜利后的温馨时刻。

    “不习惯嘛,多参加几次这样的活动就好了。”

    “嗯,我请他们周末来家吃饭。你没意见吧。”

    “当然不会,以后还有关系好的,尽管往家领。”

    “马奎尔和他女朋友最近一直陪我练习呢,不然手生的要死。”

    “嗯,是该谢谢他们。”

    下午看比赛江晓兰没拉着他。

    管家还是知道事情轻重的。他现在既是名人又是忙人,能有空过来看她的比赛,能单独出来吃个饭聊聊天,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不会还有更高要求。

    近距离观察了她的朋友圈子。尤墨收获也不小。她和马奎尔如何和解的,他很容易就脑补出了过程。只是现在为时尚早,没必要用充满怀疑的眼光打量他们。既然约了周末来家作客,他就更不着急了。

    20出头的毛头小子,即使心机深沉,也难以在他面前镇定自若。

    下午本来没什么事情的,结果吃完饭没多久,克莉斯娜一个电话找上门来。结束了他难得悠闲自在的生活。

    salea老总打算扩大和他们的合作范围,合同及酬劳也打算进一步升级。下午想当面谈一谈。以确定双方诚意。

    这种事情尤墨无所谓,克莉斯娜则兴奋不已!

    现在他的影响力基本都在德国,商业价值想要深挖的话,明显不能通过扩大合作对象来进行。像这种主动要求扩大合作范围的公司,显然最大程度上满足了她现在的战略目标。

    下午的会谈气氛很好。

    经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尤墨无论是影响力还是个人形象。都明显上了一个台阶。年轻人心偶像般的存在,也给了salea公司最大的惊喜。

    而且,球队和他有了前一段时间疯狂的表现,他们最担心的状态及战绩问题,也迅速随着积分榜。射手榜的位置而踏实下来。

    这次会谈,salea公司老总目标非常明确。

    欧洲市场,可能的话,还有亚洲市场!

    克莉斯娜没有想到的事情,在真实地发生着。

    小城,小俱乐部,升班马,新人第一个赛季的德甲联赛,居然能在整个欧洲引起轰动!

    英超,意甲,西甲,家联赛现在齐头并进,竞争相当激烈,世外桃源一般的德甲,显然在财力上和他们不能比较。即使实力并不弱于他们,可知名球星的质量和数量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这也让身为德国媒体人的她,没去深究这段时间的欧洲媒体态度。

    salea公司则不同。

    他们的主要市场本来就在欧洲,收集信息的范围也明显不止于德国,而是放眼于五大联赛出产地。

    上一轮联赛最终时刻决杀对手,赛后除了德国媒体掀起不小的风浪,英国媒体也不遑多让。

    “温格看来寻找到不错的目标了。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大的心脏,这是个为大场面而生的家伙!”

    弗格森在球队轻松战胜阿森纳死敌热刺队后,热情洋溢地谈起了前段时间被媒体热炒的转会可能。

    教授本轮继续怄气。

    球队的刺头儿又惹事,这让他在一场平局后心情不佳。在被问到这桩传闻的传会,以及老对手言论的时候,有些不耐烦。

    “你们不如问问弗格森看了哪一个!”

    这两人的影响力在英国绝对够分量。能让两人如此明枪暗箭地交锋起来,其的重视可想而知!

    球员转会这种东西,主教练表达个人喜好需要适可而止,有些时候反而需要放些烟雾弹,来转移无孔不入的媒体注意力。两人作为死对头,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块交锋的战场。转会的互相拆台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除了刺头儿阿内尔卡让教授心烦,当时开价不够狠,也成了他心情不佳的重要原因。

    弗格森自然喜笑颜开。

    “曼联的大门同样对有才华的球员打开,当然,我们的目标更现实一些。”

    这话意味就很明显了。

    当打球员还是希望之星,老爵爷明显更喜欢前者。温格则以培养年轻人著称。两下一比较,媒体们果然觉得弗格森更有说服力一些。

    两人交锋所影响起的风浪,被salea公司高度重视,内部会议一致通过了扩大合作范围的计划。

    除德国外,先开发英国市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