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足协杯来访球队实力不弱。

    幕尼黑1860队。

    赛前媒体的热议明显没有打动雷哈格尔,库卡顶替红牌停赛的贝纳,和布克,萨格特一起,依然领着一帮小弟们出战对手。

    双方实力还是有一定差距的。毕竟,升班马的备胎当,能有轮换水平的球员不多。

    不过,相比于志在冲顶的对手来说,他们的心态很放松。

    输了可以接受,赢了值得庆祝。这种比赛还没开打,年轻人脸上的轻松表情就说明问题了。

    这其实也是球队内部氛围好的体现。

    换成其它球队,知道足协杯是自己最大舞台的情况下,很多年轻人会紧张的彻夜难眠,唯恐表现不佳后再难得到出场机会。

    目前这支凯泽斯劳滕队,主教练雷哈格尔,当家球星尤墨,在各种场合都表现出了对年轻人的关注和重视。这种状况下,即使比赛没打好,也最多只是失去一次表现机会而已,以后路还长着,说不定什么时候机会就会出现。

    场上表现是双方实力与心态的综合结果。

    凯泽斯劳滕有活力,冲劲十足。幕尼黑1860队经验更丰富,实力也更强,只是有些不太能放开手脚与对手打对攻。

    这种状况下,红魔的年轻人越打越好,个人发挥开始不断地出彩。队个有轮换水平的家伙,很快找到了表现机会。

    比赛第8分钟,萨格特左路成功突破,一记过顶长传,准确找到了埋伏在小禁区的库卡。

    头球轻轻一点,皮球应声入网!

    弗里茨*瓦尔特体育馆的45000名球迷。因此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并不熟络的两人,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

    “萨格特的突破和传球很棒,他的速度是这支球队重要的武器,继续这样的表现,联赛的大舞台在等着他。”

    “球队的氛围很好。我很后悔以前干过的傻事儿。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才能让我有了今天的表现。库卡是个很棒的前锋,场上表现非常全面,期待下次与他的继续合作。”

    前者的讲话没有引起记者们足够的重视,后者则吊起了他们的胃口。

    不过,萨格特还是知道轻重的,没有擅自把干过的傻事拿来告诉媒体,来证明自己改正的决心。在雷哈格尔略显惊讶的掩护下,将此事轻松揭过。

    尤墨也有些惊讶。

    对萨格特。他采取了视若无睹的态度。

    目的,就是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打算。他并不知道这小子当初怂恿马奎尔的举动,对其看法依然停留在当年的跑酷场比赛。

    今天主动揭自己短的举动,让他产生了兴趣。第二天训练结束,更衣室里响起了被众人无比熟悉的声音。

    “现在还玩跑酷吗?”

    萨格特在惊讶抬起了头,看了眼队伍最特殊的存在。

    对于尤墨,他的态度从眼红到不屑,再从愤怒到惶恐不安。最后只剩下了懊悔。

    没办法,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双方的实力都没有可比性。队伍的核心想治他都不必自己动手,嘴皮子动一动,他在这支球队就待不下去了。

    对方一直没采取行动的状况,慢慢让他的心里踏实了起来。可随着时间推移,他也失去了表示懊悔的机会。

    出场机会都没有的小子,在队伍核心前主动认错?

    肯定会被人认为动机不纯!

    至于私下找到尤墨表示歉意。说实话,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而且,不是公开认错的话,显然不够分量。时间过了这么久才表态。也容易被人认为是在见风使舵。

    直到上轮足协杯结束,他才总算有了足够大的舞台,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尤墨没有参加新闻发布会,不过,当年因为这家伙的挑衅,最终导致一人受伤一人停赛的事情,所有人也都知道。库卡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就打了个电话告知了全部情况。

    美国人还是希望两人和解的,不为别的,就为了这次助攻。

    “很少去了,谢谢你的关心。”

    萨格特在众人关注的目光略略点了点头,目光的惊讶依然满满。

    “嗯,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切磋一下。当然,不会是以前那种状况了。”尤墨笑着说完,背包背起走人。

    “谢谢!”萨格特楞了好一会,直到背影已经快要消失,才想起来些什么,大声喊道,“还要谢谢你兄弟!”

    库卡一脸得意的笑容,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嗯,谢谢你!”

    “不客气。”

    第十轮联赛重头戏不少。

    药厂对阵多特,沙尔04对阵拜仁,当然,还有更值得期待的。

    云达不莱梅对阵凯泽斯劳滕!

    两支球队本来是八杆子打不着一块的关系,现在却因为雷哈格尔的存在,而扯上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随着95年雷哈格尔的离开,云达不莱梅迅速从王朝盛世直坠地面。前两个赛季一个第六一个第八,本赛季九轮战罢,目前依然只是看不到复苏希望的第九名。

    这种状况其实在情理之。

    王朝结束的时候,下滑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尤其是俱乐部投入不大的情况下,一坠到底的可能性都有。毕竟,豪门球队都可能降级厄运加身,别说他们这么一支家底单薄的德甲新晋强队了。

    只是,升班马在曾经的国王带领下排名第,曾经的王朝劲旅却只能望其项背,暗自神伤。这种反差实在让人难以心情平静。

    赛前当然少不了相互问候。

    不过,对象有点出人意料。

    云达不莱梅助理教练,托马斯*沙夫。

    一贯沉默寡言的他。以球员和教练的身份,整整相伴了雷哈格尔15年!

    “从奥托老师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你们说我像他,可是很抱歉,我觉得自己就是自己。不过,现在的奥托大帝简直让我认不出来。我实在好奇,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

    “云达不莱梅是我永远的骄傲,他们的每一场比赛我仍然不会放过。身为职业经理人,能在一支球队干上15年,这种事情越来越罕见了。这么说到不是自吹自擂,我只是觉得,云达不莱梅和那段经历已经成为烙印,刻在我心里。”

    雷哈格尔的话饱含深情,这让赛前的氛围更像是一场怀旧色彩浓厚的告别赛。

    可惜。比赛开始没多久,兴奋的盖德*穆勒和斯米特尔就发现。

    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巴斯勒的现在,其实是雷哈格尔以前性格的影子。

    习惯于掌控一切的国王,需要的是听从命令的执行者,以及他们的忠诚与信任。随着国王带领他们取得的成就越来越高,这种信任也随之水涨船高。直到王朝确立,冠军拿到手软,这种信任已经转化为依赖。深深地刻在每个不莱梅人的心里。

    国王为什么要离开?!!!

    为什么要执教老对头拜仁幕尼黑?

    为什么不能等到球队摘下欧洲冠军杯,结出王朝最绚烂的果实之后。再离开?

    这种在职业联赛司空见惯的事情,却在雷哈格尔十五年如一日的影响力作用下,变得难以接受。尤其,是场上这些国王曾经熟悉的将领们。

    随之而来的,是他们发泄怒火般的表现。

    “场上火药味够浓的啊!穆勒,你发现没。凯泽斯劳滕踢的一如既往,云达不莱梅却频频用一些比较大的动作挑起战争!”

    “战火已经漫延开了!裁判员本场判罚尺度比较宽松,这给了双方球员点燃火药的空间。只是原因有些奇怪,难道,是他们在用这种方式表示敬意?”

    “不像。表示敬意需要拿出更高水平的表现才合理。用这些比较大的动作来表示的话,明显是两败俱伤的打算。”

    “哦?”

    “你瞧瞧这次犯规,腿都抬到对方胸口上了,虽说可能不是故意的,心态上的失衡却很明显。”

    “嗯,斯福扎受伤倒地,队医进场紧急处理看来并无大碍。”

    “他当年随着雷哈格尔一起去了拜仁幕尼黑,后来还有巴斯勒。这会不会是导致这一切的原因?”

    “很有可能。球员虽说职业精神至上,可人非草木,哪能无情。眼睁睁看着熟悉的家伙们一个个离开,他们心的失落是在所难免的。”

    “是的,据说雷哈格尔当时突然选择离开。在整个云达不莱梅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现在看来,两年时间完全不够把这些影响完全去除!”

    “嗯,比赛开始仅仅25分钟,四张黄牌有张给了云达不莱梅。现在,双方的火气仍然不小,比赛因为犯规断的次数太多,这让双方的进攻都有些支离破碎的味道。”

    “呀!受伤了!”

    “嗯,斯福扎显然没有从上次的身体冲撞走出,这次拿球时略一犹豫,就失去了皮球的控制权,反抢不成反而把膝关节扭了一下!”

    “表情很痛苦!是内侧副韧带吗?”

    “嗯,很有可能,刚才那个动作很容易导致这种损伤!”

    “你说,他在几次对抗的表现不如以往,会不会也是心理压力太大的表现?”

    “是的,云达不莱梅球员有情绪。他身为当年随恩师出走的队员,难免在面对老东家的时候,心生异样的感觉。”

    “e替补上场,看来斯福扎确实伤的不轻!”

    “这么早的换人会不会打乱雷哈格尔的赛前布置?”

    “肯定会!连续两场比赛,e的替补出战都给球队带来了惊人的变化。现在这种情况下临危授命上场,显然出所有人的意料!”

    “看来比赛要往悬念迭起的方向发展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