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的火药味如此之重,雷哈格尔无疑是最吃惊的一个。

    在他的印象,以前手下的这帮家伙,一个个话都不多,职业精神堪比劳动模范。今天为何像吃了枪子一般发飙,他在惊讶之后,一股悲凉涌上心头。

    他们身上,他找到了巴斯勒的影子!

    过度的依赖,让他们在没有依赖的日子里,找不到明确的方向,反而把怒火,发泄在曾经的依赖身上!

    这种事情,仿佛面对不肖子女的长辈一般。

    愤怒,自责,悲凉。

    事情已经发生,结局已经注定,他和不莱梅的缘份,两年前就已经走到尽头。他不可能告诉他们自己离开的真正原因,就像他不可能再回去执教一般。

    他以为曾经的手下已经有了足够的成长,能承受住风雨的考验。现在才发现,一切,都不是想象那么简单!

    现在,斯福扎受伤下场,伤情极不乐观。这场比赛,整个赛季,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都要打上个巨大的问号。

    “小心点。”

    雷哈格尔把抓紧时间热身的卢伟叫过来,拍了拍肩膀,只说了一句。

    “知道。”

    和他一样,卢伟面无表情。

    比赛于是继续进行。

    这场比赛,火药味显然和上一场不同。纯粹的竞技,拼抢,争夺,会让对手肃然起敬,用更职业的态度来面对。如果其夹杂了报复心理,因为对手动作过大导致的强烈反应,简直按捺不住!

    年轻人居多的凯泽斯劳队,有血性的家伙能在球门前排满。面对这种挑衅一般的身体接触,实在是没有后退的可能。

    只是,最终的结局如何。谁也没办法预料!

    斯福扎的受伤下场,显然加重了场上队员同仇敌忾的情绪。随之而来的,是报复般的动作。比赛进行到8分钟的时候,双方黄牌已经达到了张,云达不莱梅4张,凯泽斯劳滕由拉钦霍。巴拉克,鲁斯,人各领一张。

    红牌已经隐隐若现,如果再不刹车的话!

    上一场是过于兴奋,这一场是过于愤怒,源头不一样,带来的后果也不一样。

    足球比赛就是如此,挑事的一方,是在早有准备的情况下发起战争。他们知道轻重,不会一再刺激主裁判脆弱的神经。

    被人激怒的一方则完全不同!

    就像平白无故被人一巴掌打在脸上的感觉一样,极少有人能控制住一巴掌掴回去的冲动!

    红牌没出现,一来是球队良好的氛围让球员们不忘相互提醒,另一方面则是比赛的胜负才是最重要的,报复对手机会多的是,如果因此背上红牌,报复不成不说。背上一堆负面评价是妥妥的。

    不过,这些是在清醒状态下的认识。真要怒火上涌,难以遏制的时候,直接申请红牌的也不在少数。

    上半场的最后时段,在主场观众揪心不已的状况下缓慢走完,双方互交白卷。

    场休息。

    走到更衣室门口的时候,雷哈格尔发现了门口站着没进去的家伙。

    “交给我吧。”

    尤墨一开口。老头就楞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

    更衣室交给别人?

    1岁的小子,哪什么教育一帮成年人?

    “嗯?”雷哈格尔站着没动,显然没有被说服的迹象。

    “交给我,你去休息一会。”尤墨也没有详细解释的心情,只是声音依然平静。

    “哦。”雷哈格尔一步回头地离开了。步履缓慢。

    黑暗的球员通道,仿佛没有尽头。

    尤墨进到更衣室的时候,愤怒的指责已经告一段落,所有人都有些疑惑。

    主教练呢?那个家伙呢?两人干嘛去了?

    “boss身体有些不适,有些话交给我向大家转达。”

    尤墨一开口,所有人恍然。

    “说吧,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布雷默不疑有它,点头示意这段特殊的更衣室之旅可以开始了。

    只有莱因克,忽然想起了些什么,没说话,仔细地盯着尤墨的眼睛。

    “大家可能都有些奇怪,这支球队和我们无怨无仇,为何今天要用这样野蛮的踢法,来挑起战争。”

    尤墨一开口,效果确实不如雷哈格尔。

    “是啊,这帮狗日的,吃错药了?”拉钦霍先跳了起来,嚷嚷。

    “停下!”莱因克发话,制止了巴西人进一步表达心情的愿望。

    “呃”拉钦霍显然意识到问题了,低了脑袋,乖乖地坐回椅子。

    “接着讲。”布雷默面无表情,出声示意。

    “有一个身世孤苦的孩子,认识了隔壁的一个老人。两人关系很好,老人每天都会领着孩子玩,给他介绍不认识的东西,给他买一堆的玩具和零食,给他解释任何不懂的问题。可是,还没等孩子长大,忽然有一天,老人不告而别。孩子的生活迅速回到了以前的状态,想象的美好生活,曾经无比期待的零食玩具,统统没了踪影。等待的孩子,忽然得知了消息,说老人和别的孩子好上了,天天给他们买一堆好吃的好玩的,再也不会来看他了”

    没说完,带着哭腔的莱因克打断了他。

    “别说了”

    那就不说了罢。

    说多了,都是眼泪。

    下半场比赛,在所有人的提心吊胆开始。

    云达不莱梅已经收敛了许多,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场上的凯泽斯劳滕。

    莱因克,布雷默,鲁斯,卡德勒齐。施容博格,拉钦霍,巴拉克,卢伟,克利斯托夫,尤墨。谢里。

    十一个人,本应是十一张愤怒的脸,现在却表情平静,眼神幽远。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包括雷哈格尔。

    答应尤墨,并不代表他信任这个1岁的小子能解决问题。

    答应,只是充分的信任,以及。一场比赛而已,他输的起。

    这支明显上行的球队,他把这家伙的分量看的极重,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他的信任都已经到了完全放手的程度。

    这种心态支撑下,即使认为对方解决不了问题,他也不会表示任何怀疑。

    解决问题的难度有多大?

    他当过球员,深深明白这种感觉。

    平白抚故地挑衅。伤人,不管死活。不知收敛

    已经习惯了热血沸腾的战斗,让他们在面对这种家伙的时候,实在难以遏制心的愤怒,能把上半场踢完没拿红牌,他觉得已经是万幸了。

    去往更衣室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

    过去的已经过去。思考,反省,显然是比赛结束以后的事情。现在,如何才能让手下这帮愤怒的弟子们,尽快脱离危险的状态。回到正确的道理来。

    一直缓慢地走到更衣室前,他依然没有答案。

    拿什么来说服他们?

    说自己施恩与这帮家伙,结果这帮家伙知恩不图报,反目成仇?

    告诉他们别和对手一般见识,这帮家伙只是一帮没长大的孩子?

    孩子敢挑衅大人,最后只能挨一顿打吧?

    “好像,有点不对劲?”

    国家二台的演播室里,斯米特尔吸了口冷气,语气不敢肯定。

    “嗯,察觉到了。比赛好像恢复正常了。”盖德*穆勒已经好一会没出声了,此时开口,声音里的疑惑满满。

    “云达不莱梅这种踢法,赛后肯定要收获极大的非议。考虑到这种情况,场休息时的更衣室,马加特肯定会提醒他们。”

    “是的,一场比赛的胜负大家都能接受。如果因此背上忘恩负义的名声,那俱乐部的形象将受到严重影响!”

    “的确,做为一支曾经夺顶级联赛冠军的球队,云达不莱梅是在雷哈格尔的带领下才取得辉煌成就的。面对曾经的恩师,用这种充满非竞技因素的不合理动作来进行比赛,显然会为人所不耻。”

    “他们在下半场的动作收敛了不少,可能也是适可而止的心态在发挥作用吧。反到是凯泽斯劳滕的反应有些奇怪!”

    “是啊,我也想不通。他们身为雷哈格尔现在的弟子,在老人的带领下一步步走高,和他的感情是可想而知的。现在,面对有忘恩负义之嫌的家伙们,面对对手不断的挑衅,他们在上半场的反应属于人之常情。”

    “现在算怎么回事?难道在下半场比赛开始前,两队商议过?”

    “不可能,说打起来我信,说商议过鬼才信!”

    “哈哈,想不通嘛。”

    “算了,我也想不出合理的解释来,看比赛。”

    “下半场开始已经15分钟了,双方表现都是可圈可点,如果不是双方门将均有精彩发挥的话,比分已经被改写了。”

    “是的,凯泽斯劳滕除了已经冷静下来之外,竞技状态也迅速被他们找回。这15分钟的比赛里,他们贡献了4次射门,其次都在门框范围以内。如此高的效率实在不像是一支打算报复对手的球队,能够做到的。”

    “云达不莱梅实力并不弱于对手,他们的夺冠班底犹在,即使曾经的核心人物不在,球队也不至于一落千丈。”

    “会不会,也是心态失衡,导致他们的动作变形,踢法走样?”

    “肯定嘛,两支球队处境差距太大,心里不平衡是肯定的。现在他们也算找回了状态,在用一种认真的比赛态度来面对真正的竞技。”

    “0:0的比分,在这种状况下应该不会保持到比赛结束,看看哪边的发挥更好!”

    “是的,比赛呈开放态度,双方都没打算用防守反击来对付对手。”

    “有点意思,这场比赛的上下半场!”

    “像是风格鲜明的两场比赛一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