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泽斯劳滕话题已经多到让人审美疲劳,雷哈格尔于是没有透露更让记者们兴奋的细节。

    尤墨代替他行使场休息的指挥权,卢伟已经成为他的助理教练,这两则更具有爆炸力的新闻,被他当成内部消息,没有对外公布。

    除了他们的队友,俱乐部方面同样震惊。

    主席昆茨无疑是这段时间最幸福也最忙碌的人。

    雷哈格尔给球队带来的巨大变化,他的全力支持是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这一点,主教练并没有忽略。本轮联赛结束,昆茨的家,迎来了两位不同寻常的客人。

    雷哈格尔,卢伟。

    奇怪的组合并没有让主席和夫人惊讶,昆茨事先就接到了雷哈格尔的电话,已经点头答应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决定。

    不为别的,只为眼前疯狂的球队表现。

    “还是觉得,当面解释一下,更能让我的行为看起来不那么任性。”

    雷哈格尔是个直性子,开场的客套一过,直接进入主题。

    “哪里!你的性子我了解,这种事情绝不会是一时冲动而为!”昆茨一张皱纹密布的脸上笑容满面,抬起的手在空挥舞了一下,仿佛能加强语气一般。

    “不,在这场比赛之前,我没有这种打算,因为太不合常理。现在做出的决定,确实有冲动之嫌。”雷哈格尔摇摇头,脸色依然严肃。

    “哦?会有何负面影响?”昆茨语带疑惑,顺便朝一边静静坐着的卢伟瞧了一眼。

    不惊不喜,无忧无虑,安静,透着一股从容。

    “外界的没什么。内部的让人有些棘手。”雷哈格尔明显已经考虑良久,脱口而出的回答没有犹豫什么。

    “哦?担心队员们会有意见?”昆茨不假思索地问道。

    “不,担心他们会因此骄傲。”雷哈格尔的回答又让他吃惊。

    “嗯?”主席彻底歇菜,楞楞的眼神瞧着对方。

    “两件事情我都没有对外宣布,可队内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往外说也罢,不说也罢。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目前状况下的球队,心态需要进行调整。”雷哈格尔仿佛又恢复了掌控一切的状态,声音里的自信清晰可闻。

    “哦,的确。升班马力压豪门排第一,这种状态下的队员心态,确实游走在危险边缘。”昆茨迅速明白过来,心的震惊却难以言表。

    眼前这种成绩,他依然没有任何心动吗?

    “我们的球队。一向以与众不同著称,这让球员们很容易把相互的期待值提高,忽略了一些很明显的东西。”雷哈格尔语速很快,眼神明亮。

    “是的,请继续。”

    “我们的实力,还需要长足的进步,才能达到真正能与强队力拼高低的程度。这种状况下,沉溺于已经取得的成绩。沾沾自喜于球队的与众不同。都会严重束缚住他们的脚步,让他们在真正的现实面前。难以接受。”

    “确实是这样,那么,需要我做什么。”

    “淡化内外影响,降低媒体热炒的兴趣,关注于竞技本身。”

    “好的,那么。来了这么久也没有听你参与我们的讨论,不介意吧?”

    卢伟从局外人的状态走出,一开口,就让兴高采烈的两人有些发呆。

    “想泼冷水,莫过于派上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让他们去正面感受一下,对手面对领头羊的心气。”

    一片颂扬声,尤墨的表现只得到了非常一般的评价。

    努力一如既往,状态明显回落。

    各项数据平平的的表现,是这种论调的有力支撑。再喜欢他的家伙们,也会被球队整体的发挥吸引走目光,觉得他的状态确实不如更出色的队友。

    已经被持续疯狂表现吊足了胃口的媒体,对这支球队表示欣赏的同时,挑刺的时候也不少。尤墨作为当家球星,所受到的待遇就是这样。

    表现好了,一片颂扬的状况,让人觉得这家伙已经步入顶级,再不需要证明己什么。表现稍有回落,就会被人怀疑是否有状态问题。表现如果再不尽如何意一些,马上就会有无孔不入的家伙们找上门来,希望得到具有爆炸性效果的消息。

    没人管你是不是只是运气不佳,身体疲劳,心情不爽。

    眼下只是一场没进球而已,忧心忡忡的凯泽斯劳滕媒体居然已经担心起他的状态了,可见当家球星的活,也不是那么好干的。

    让王丹直撇嘴的议论声,家迎来了特殊的客人。

    马奎尔,艾瓦尔娜,希斯敏。人一行,拎着水果出现在客厅的时候,家人集体起立表示欢迎。

    年轻人之间还是比较好相处,最初的震惊过去,位小年轻很快适应下来,微笑着开始他们的作客之旅。

    江晓兰无疑是最忙碌的一个。

    介绍,接待,回答问题,准备接下来的晚餐

    这让她在完成朋友们的适应阶段之后,迅速消失在客厅里。希斯敏也是单身一个,见状没有凑热闹的兴趣,打了声招呼,就直奔厨房,想去偷师学艺。

    对名人生活无比好奇的艾瓦尔娜,被王丹领着去了自己房间。于是,客厅里只剩下尤墨和马奎尔。

    “咦,还有个e和你们住一起吧,他不常回来吗?”

    马奎尔明显有些不自在,说话的时候,眼神游离不定。

    “他最近表现不错,这会和主教练去了俱乐部主席家,大概会受到表扬吧。”尤墨放轻松语气,没有盯着他看。

    “真没想到,您居然这么平易近人!”马奎尔心情稍定,目光转回,陪着笑容。

    “你们是她的好朋友嘛,我当然客气了。”尤墨微一点头。眨眨眼睛。

    “啊,那个,lan也很好,从来不会端些架子让人难以接近。”马奎尔明显不太清楚对方的话含义,迟疑着回答。

    “是啊。如果不是我的话,大概会有一堆人追她吧。”尤墨脸上笑意更甚。眼睛眯眯起来。

    “当然了!”马奎尔反应很快,语气加重,“不过,有您的存在,那些家伙们哪儿还敢有其它念头!”

    “可惜了。没人追的话,女孩子的虚荣心会有些失落吧。”尤墨摇摇头,脸上笑容消失,一本正经的。

    “啊,没有吧!lan在我的印象。从来都不是爱慕虚荣的姑娘。那些让别人向往不已的东西,在她心里并不那么重要!”马奎尔情绪有些激动,声音也提高了不少。

    “哦,看来你对她的了解不浅。”

    不经意的一句话,却向一盆凉水一般,浇了过去。马奎色脸色苍白,声音里透着一股虚弱,“哪有。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尤墨心下了然,并不点破,微一点头,继续说道:“嗯,你看人的眼光不错,对她的了解比一般人高出不少。你可能知道。她认识我的时候,我还在少年队一闻不名。你可能不知道,现在的我,对她来说和以前并无不同。”

    “明白了”马奎尔长出一口气,抬起头。一脸认真,“您的话我记住了,希望您不要介意以前我的行为。”

    “以前的事情不算什么,以后的事情才能真正决定彼此关系。好了,耽误你这么久。随意点,我家里没什么值钱玩意。”

    “嗯,谢谢。”

    周末晚上的比赛爆了个小冷门。

    沙尔克04客场1:0小胜拜仁慕尼黑。

    换在其它赛季的这个时间,对于取得胜两平一负的球队,都不会有人惊讶于输了的那场比赛。

    联赛嘛,漫长的4轮,总有打盹的时候。何况,对手是老猎手一般的沙尔克04队。久攻不下被人偷袭一个,也算是正常之极的比赛内容。

    眼前不行了!

    本就热闹无比的德国媒体,在拜仁幕尼黑非常配合地让出榜首位置后,集体开始狂欢!

    本赛季的德甲联赛,除了斯图加特队实力不升反降外,其它几支传统劲旅都有补强。再加上上赛季的欧洲冠军杯,联盟杯都被德甲球队拿下的事实,所有人,都非常看好这个赛季的德国球队表现。

    而联赛,无疑是各支球队的安身立命之本。

    原因很简单。

    漫长的联赛是检验球队实力的最佳舞台,想要长远发展,就得把根扎在联赛,持续取得好成绩之后,才能考虑双线或多线作战,多捧几个冠军奖杯回来。指望杯赛证明自己的球队,其实只是无奈之下的选择。任何一个主教练,在赛季初的阶段,都希望在联赛取得好成绩的情况下,还能有其它的进项。

    这种状况下,前十轮各支球队的联赛表现,成了检验球队成色的试金石。

    可谁能想的到?!

    十轮过后,以不败战绩力压所有豪强的球队,竟然是支升班马?

    而且,是一支没有任何大投入的小城俱乐部球队!

    草根的逆袭,平民的奋斗,连黑10轮的黑马

    凯泽斯劳滕所有的一切,都足以让他们兴奋不已,尤其是在得知这支球队更多不为人之的故事之后。

    之前结束的比赛,最大的看点莫过于雷哈格尔与老东家的恩怨。上半场的火爆场面,也充分满足了好事者们追求热闹的心愿。

    可就在比赛要往死对头的方向发展,场面就要失控的时候,两支球队居然同时收手了!

    这让人们顿时想起他们之前与柏林赫塔的状况来。

    各种猜想随着比赛进行而升级,直到最终胜负决出,所有的一切,才水落石出。

    原来,竟然是巴斯勒的翻版!

    只是,选择原谅而不是愤怒,选择竞技而不是报复,选择帮助老人而不是教训对手,这样的球队,实在值得深究!

    主教练不在的更衣室里,15分钟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