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休息,更衣室里。

    一片静悄悄的环境,让推门而入的雷哈格尔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更衣室的十一个人,仿佛都失去了说话的动力一般,死气沉沉的一片。

    他们脸上的表情和相互的距离,是他感受到凉意的地方。

    冷漠,拒人。

    老实说,目前这种状况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就像斯福扎的受伤一样。

    在他的计划,0:1的比分并不出格,可以这样一种方式实现,实在让他有些头疼。

    库卡的行为并没有人在事后抱怨,包括当事人施容博格。

    可越是这样,气氛就越憋闷的让人难受!

    说什么呢?

    安慰库卡,说仅仅是意外而已,继续努力。

    那很明显是在执迷不悟!

    安慰施容博格,说那不是你的错,是对手太狡猾。

    那很明显是在瞧不起自家队长!

    或者,若无其事地聊起那两个神奇的家伙?

    那很明显是在往伤口上撒盐!

    大家都是成年人,一直依赖两个未满18岁的家伙,是件说出去丢人的事情。更衣室的家伙们,本来还有一心希望两人上来解决问题的。可在如此憋屈的上半场结束后,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心愿。

    如果非要派上两人不可的话,能晚一点派上来,就好了!

    雷哈格尔同样明白这一点,可眼前的状况让他进退两难。

    比赛他输的起,可如果输的没有价值,输的一溃千里,输的信心全无,这种状况他绝对不允许发生。

    想要真正帮助别人。就得找到方法,指明方向。

    这一点,是让他最为难的地方!

    0:1的比分,离换人仅有15分钟的时间,对手早有准备的防守反击,这一切。都让原本可行的办法,变得不现实。

    这到不是不信任他们,而是身为大半辈子浸淫赛场的老家伙,他看的很清楚。

    以眼前这些家伙的能力和状态,想要完成他们迫切希望的任务,明显不可能!

    这种状况下,主教练的位置就成了火山口。

    不表示什么,肯定会在事后成为谈论的焦点,球员心的形象也会一落千丈。

    这种状况下居然不采取行动。任凭球队在糟糕的气氛输的丢人之极?

    表示理解,甚至安慰他们一番,显然只是老好人让人生厌的举动。

    身为职业运动员,场休息居然需要别人安慰?也太脆弱了吧?!

    鼓励他们继续大胆尝试。显然是在拿本场比赛的最终结果,来赌整个赛季的果实。

    这种代价太大,他自问接受不了!

    眼前这些熟悉的家伙们,像是一群犯错后正在自责的孩子们。安慰,鼓励。都不是他们需要的。可真正需要的他又给不了,这让活了快60岁的奥托大帝。都觉得世事太无常。

    于是,进来之后,身为所有人目光焦点的他,也沉默了。

    仿佛,他也是其一员。

    沉默,沉默。沉默。

    一直到了比赛开始前五分钟,最让人意想不到的家伙,开口了。

    “我想,眼前状况并不是我们实力的真实反应。或许,我们可以把它当做教训。永远记在心里。”

    所有人抬起头,无比诧异地望着发出声音的家伙。

    巴拉克!

    在主教练都保持沉默的时候,发出声音,这种行为如果是尤墨干的,所有人都不会惊讶。

    可是,来队上仅仅个月的家伙,平时一贯谨小慎微的性格,竟然一步跨入胆大包天的状况,这让所有人都有些想不通。

    可仔细一想,说的确实在理!

    已经无法弥补的错误,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把它当做一辈子的教训,时时刻刻不忘!

    眼前错误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库卡只是心太急,期望值太高。施容博格只是立场不够坚定,缺了点霸气而已。

    如果因为这些司空见惯的事情,而憋闷的让所有人喘不过气来,显然是在自残谢罪了!

    不必急着偿还债务,背上错误,继续前行,直到有一天,有足够的勇气告诉所有人。

    “曾经有一次,我被法兰克福的小把戏耍的很惨,现在我都忘不了。”

    与此同时,比赛场地上。

    “不好搞啊,这帮家伙。”

    尤墨望着深不见底的球员通道,无比同情雷哈格尔。

    “是你的话,对他们说些什么?”

    卢伟来了兴趣,用流利的考验旁边小家伙们的听力。

    “没什么好办法。而且,我去的话可能会起反效果。”尤墨想象了一下更衣室的状况,觉得头都大了。

    “也对,除非头儿不把你派上场。”

    “头儿可是很贪心的,又要成绩,又要未来!”

    “会不会两头不讨好?”

    “很有可能。不过,也更有意思。”

    “头儿在更衣室会说些什么?”

    “呀,你是助理教练的嘛,怎么不去更衣室?”

    “多谢提醒。拒绝回答教练的问题,倒立行走两分钟。”

    “别扯了,那帮家伙沮丧的要死,恨不得我们两个场休息的时候,直接飞回凯泽斯劳滕!”

    “出来了,好像还不错?”

    “哦?我瞧瞧!”

    能让尤墨束手无策的情况不多,卢伟的病根和之前队友的状况算是异曲同工。

    他是直接当事人的话,无论说些什么,做些什么,都难以洗刷目标的挫败感!

    这种挫败感是如此的深刻,以至于他在场休息时,难得地心神不宁。

    身为职业运动员。没有人希望依赖别人。任何一个有心气的家伙,都不会沉溺于抱大腿的快*感。这到不是故作清高以彰显自我,而是别人的东西始终不靠谱,帮的了一时,帮不了一世!

    他现在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讲究助人的策略与方法。可越是注意到这些以前忽略的东西。他就越清楚明白。

    今天这个局,他是无能为力了!

    雷哈格尔有没有办法他不清楚,可在场休息时听卢伟一分析,他立即明白过来。

    不光是他们,老头儿也头疼无比呢!

    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不当回事,不去管它的话,并不会随着时间淡化。搞不好很有可能会成为旧疮疤,再也揭不得。

    人的情绪波动是件很微妙的事情。明明是件小事,可如果在很高预期的作用下犯了错误,最终导致的落差会把负面影响放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这一点,做了长远打算的雷哈格尔和他,都清楚无比。

    眼前比赛可以输,球队的未来不能输!

    继续开始的下半场比赛节奏很快,凯泽斯劳滕明显加快了处理球的进程,即使有些冒险。也不会拒绝尝试。这种状况,让人有了看似充分的理由。怀疑榜首位置岌岌可危的球队,在急着证明自己什么。

    可你来我往攻了几个回合之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犯错之后通常会有的情绪,愤怒,急躁,心不在焉。都没有出现在场上这支凯泽斯劳滕队身上!

    所有人,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依然态度积极,耐心冷静。这种状况显然不是看球者一厢情愿的感受,最直接明显的例子。是上半场犯错的两个人。

    库卡进一步扩大了活动范围,和巴拉克一起,活跃在球场的每一个角落。两人的风格都比较全面,虽说并无极快的脚下和思维频率,可积极跑动带来的组织效果还是很显著。整支球队的进攻,随着两人突然开窍般的举动变得有模有样,整体向前的同时,渐渐有了威胁。

    施容博格也像是忘了上半场的不愉快经历一般,依然没有放弃插上助攻的机会。而且,判断更准确,回防更及时的表现,让他的助攻给球队带来变化的同时,并没有被对手迅速抓住身后空当。

    黑暗,科尔曼仿佛看见了曙光!

    “球队的表现渐渐有了起色,这段时间除了控球率保持领先外,射门次数和射正比例都有了明显提高!”

    “看看这次进攻!”

    “拉钦霍后场带球,和巴拉克,克利斯托夫做了个角传递后,皮于出现在助攻向前的施容博格脚下!场上队长并没有太过冒险,观察一下前面的防守密度之后,转身回敲给巴拉克!库卡靠近过来接住他的传球,转身,突破!一脚直塞,找到了禁区里的谢里!倚住对手,一记横敲,给了巴拉克非常舒服的起脚机会!可惜,射门被对方门将化解!”

    “冷静,从容,运转灵活!场上这些队员们仿佛突然开窍了一般,用场上更加积极有效的跑动,把之前空有控球率的进攻,变成了真正的威胁!”

    “这次进攻释放的信号非常明显!巴拉克和库卡两个人,在进攻承担了组织者的任务,他们的活动范围很大,并没有通过更靠近球门的方式,来展现他们破门得分的能力!”

    “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更清楚的判断能力。两人能在如此让人憋屈的上半场结束后,依然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实在让人有些不可思议!”

    “难道,场休息的更衣室里,又有人讲故事了?”

    “哈哈,开个玩笑。球队缺了组织核心,需要用更加整体的方式,来弥补他们的作用。上半场明显急躁的表现,不是这支球队真正的实力展示。现在,他们重新找回了比赛的感觉,同时,也找到了将控球率转化成机会的办法!”

    “比赛已经62分钟了,这种时候把e和o两人一起换上的话,看来有希望迅速打破场上平衡!”(。。)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