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克请客吃饭,尤墨自然要把凯瑟琳叫上。

    不止是为了成人之美,还有上次提醒他的人情,需要当面表示下谢意。

    爱凑热闹的王丹因为身体实在不方便没来,江晓兰成了身负重大使命的护草使者。

    这种宴会对于每一位新人来说,都是件无比荣耀的事情,巴拉克也不例外。站在凯泽斯劳滕唯一的五星级皇宫假日酒店前,脸上的笑容已经难掩心的激动。

    从入队到被人认可,再到被更衣室真正接纳,他仅仅用了个月的时间。这对一个刚从丙级队来到大世界的家伙来说,无疑是件值得骄傲的成绩。

    “谢谢,谢谢光临!”

    巴拉克握住尤墨的手用了不小的力气,脸上的笑容仿佛又回到了刚来队上时,看上去傻乎乎的状况。

    “卢伟怀疑是我挑唆你的,你要帮我当人证哈!”尤墨一本正经的,不笑。

    “那是,那是n今天真漂亮,谢谢你们的支持!”巴拉克明显还没有习惯于对方的不着调,这会有点思路跟不上,于是只能岔开话题。

    “谢谢,你今天也很精神哦。”江晓兰出席这种场合已经轻车熟路,脸上微笑真挚,声音恳切。

    不过,一派和谐的气氛很快被人打断。

    “挡路了,前面的家伙!”

    郑睫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抬头挺胸的样子仿佛女主人一般。

    曾经的小姑娘现在成了名人女朋友,可无论打扮还是行为都不像个大家闺秀。

    “啊,对不起,对不起,里面请!”巴拉克赶紧松开尤墨的手。连声招呼。

    “居然不是被他挑唆的,我小瞧你的胆量了。”卢伟的声音迅速响起,同样的一本正经。

    “啊,还是,受了他的影响”巴拉克明显搞不懂两个货想干嘛,陪着笑容。看着眼前仿佛一直不苟言笑的家伙。

    “不一样,受影响是一回事,有胆量是另一回事。”卢伟干脆停了脚步,手一松,差点让前面好奇心十足的家伙摔一跤。

    “要死啊!”郑睫才不给他面子,回头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才快走两步挽住前面的江晓兰。

    “其实,我真没想那么多。我只是觉得,如果o也在的话。那种情况下肯定不会让所有人在沉默度过15分钟的!”巴拉克瞧出来对方好奇的眼神了,心一动。

    “嗯,这一点,你和他有共同之处。继续努力,让他有点危机感。”卢伟微一点头,不作其它解释,招呼一声,闪身走人。

    “谢谢!”巴拉克忽然想通了一般。冲着面前单薄瘦弱的背影,喊了一嗓子。

    “不客气。”卢伟没回头。举了下手算是回应。

    “有空的话,多指点指点我!”巴拉克长出了一口气,心的犹豫无影无踪。

    “没问题。”

    胆量,勇气,不考虑后果。

    看似莽撞的行为,背后隐藏的是一颗只为竞技而生的心。没有人不清楚更衣的秩序有多重要。也没有人敢忽略队友把自己凌驾于一切之上。于是,对于新人来说,谨言慎行是必须的,量力而为是明智的,话说分是合理的。

    巴拉克深知以上道理。即使他证明了自己。也被队友和教练真正接纳,可在接下去的道路上,他依然犹豫不决。

    原因其实很简单。

    持续不断地以球队核心的高度来要求自己,难免会有超出当前更衣室地位的言行出现!

    偶尔为之,可以解释成无心之举。不断为之,心思就昭然若揭了。

    竞争!

    这种竞争可不是主力位置之争。

    所有人都明白,一支球队,当家球星只能有一个,其它人星光再闪耀,依然只能默默地排在他的身后,在必要的时刻闪光。这种隐藏自身锋芒的作法,其实是维持球队良好气氛的重要法则。

    如果巴拉克不明白上述道理,老家伙们会有人站出来敲打他,让他明白自己到底几斤几两。

    这种事情其实司空见惯,巴拉克那并不丰富的履历,都遇到过不少这样的状况。

    新人,想成为真正的领袖,必须等到原来的家伙没有办法继续带领大家前进的时候,才能顺利上位!

    他现在只是明确了前进的方向而已,并无成为领袖的打算。可这种事情,没有人会被苍白的解释打动!

    深思熟虑了几个晚上,他最终还是决定了。

    领袖,核心,这些个人的荣耀,远远不如团队的荣耀更重要!

    就在他已经下定决心,打算回到谨言慎行状态的时候,意想不到情况,出现了!

    原来,他忽略了最重要的问题!

    高处不胜寒。

    核心当的越久,越容易觉得动力不足。即使意志再坚定,也难免会兴趣缺缺。如果挑战只从外界而来的话,难免会出现比赛兴奋综合征。

    竞争无处不在,人的潜能才会充分激发出来!

    对手,决定自己的层次!

    凯瑟琳还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儿,轻言浅笑的样子迅速吸引了球队为数不多的单身汉,私下议论成一片。

    拉钦霍无疑是最积极的一个。

    巴西人一向浪漫多情,打听到面前的可爱姑娘居然和自己一样单身后,心思简直路人皆知!

    在施容博格家两人曾有一面之缘,不过那时的他忙着引荐那两个家伙,没捞着机会和她搭讪。今天这种轻松的氛围下,巴西人打算试试看。

    “hi,又见面了!”

    “是啊,有何打算?”凯瑟琳没有拒绝他热情的手,虽然这样的举动并不绅士。

    “啊?哪有,想和你聊聊天嘛!”巴西人显然也是情场老手。被人点破之后并无尴尬之色,不过,握住的手没敢继续占便宜。

    “聊什么?”凯瑟琳眨眨眼睛,一副天真纯良的模样。

    “啊,那个,聊什么并不重要”拉钦霍没想到情况会如此棘手。一时间竟然有些语塞。

    “和谁聊才重要?”凯瑟琳听他卡顿了一会,忍不住打断。

    “看来,我并不是你期待的聊天对象。”拉钦霍脸色一黯,头低了下来,眼睛却偷偷往上瞧。

    凯瑟琳刚好转头看了眼远处的尤墨,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听了这话微微叹气。

    “有什么关系。聊聊你们更衣室吧,现在盛传球队里有个魔术师。”

    “啊,一个?何止哟!”拉钦霍立即来了精神。只是开口的时候,稍稍犹豫了一下,“关于o那篇报道你看过了吧,真是够神奇的。事情的影响力还没消退,上轮比赛更衣室里又遇见了让大家棘手的状况。结果,让所有人没想到的家伙,打破了沉默!”

    “哦?你说他?”凯瑟琳脸现讶色,瞅了眼不远处笑容憨厚的巴拉克。

    “是啊。胆子比我刚来时大的多。不过,也是因为球队良好的氛围。才没人追究他那明显有些越位的举动!”拉钦霍压低了声音,一副夜半无人私语的样子。

    “越位?你说话蛮有意思嘛,巴西人。听说你和他俩是铁哥们?”凯瑟琳被勾起了好奇,正眼打量了下拉钦霍。

    大块头有大智慧一般的眼睛,大而明亮,只是没刮干净的胡子。暴露了单身汉的本质。

    “是啊。什么位置说什么话,是更衣室的生存法则。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越了他所在的层次,不对,是超越了两个层次,直接到了更衣室最顶端!”拉钦霍一脸认真。仿佛用说笑般的语气来说的话,会对神灵不敬。

    “哦?这样的话,o是什么反应?”凯瑟琳察觉到巴西人眼神里炽热的光芒了,于是轻轻转动脖子,朝远处微笑。

    “好像没什么反应。咦,你该不会,对那个家伙”拉钦霍觉得自己隐隐担心的事情有成为现实的趋势,这让巴西人卡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还抱有期待吧?”

    凯瑟琳收了笑容,有些无奈地转过头,轻轻摇了摇,叹气:“说的大惊小怪的。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好奇能害死一群猫!”拉钦霍不敢掉以轻心,继续疾颜厉色,“他可是有着个女朋友的家伙,而且,马上就要当爸爸了!”

    “有什么关系?!”凯瑟琳一脸奇怪地瞧着巴西人,仿佛在看天外来客。

    “啊,那个,你真不像,德国人。”拉钦霍语塞的厉害,憋好一会才表达出感想来。

    “我本来就不是。德国人最没劲了!”

    “好吧,德国人是挺没劲的。嗯,东方人是挺神秘的。”

    “喂喂喂,巴西人这么喜欢八卦吗?”

    “嘿嘿嘿嘿,南美人天性如此!”

    “好吧,你赢了。”

    斗嘴的两个人并没有引起周围家伙们的注意,只是身为派对主人的巴拉克,在招乎众人的同时,会有异样的目光投射过来。

    这次派队只是球员内部聚会,从意义上来说,并不是私下有空时联络感情的举动。巴拉克明白这一点,可注意力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分散到仿佛迅速混熟的两人身上。

    尤墨早就瞧见仿佛角恋一般的状况了,瞅了个空溜到他身边。

    一开口,巴拉克就直咧嘴。

    “巴西人不讲义气,找机会约他出来单挑!”

    “哈哈,你别开玩笑了。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没有理由让她为了我拒绝别的追求者。”巴拉克脸上苦笑闪过,脸色恢复平静。

    “有竞争,才能让人更有动力嘛,你觉得呢?”

    “哈哈,当然!”

    “怠慢了老家伙们,我可帮不了你。”

    “嗯,谢谢。”

    “太客气了。”

    “不,真心的。”

    “好吧。再和我较真的话,两头都失控了!”

    “明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