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快,当然是指比分。

    这一次,运气女神朝凯泽斯劳滕微笑了一把。

    比赛进行到1分18秒的时候,左路线处拿球观察的泽*罗伯托稍一迟疑,皮球被身后迅速掠过的身影给捅走。右路正面防守的克利斯托夫收下大礼,直接一记过顶长传,找到了左路高速插上的库卡。美国人最近几场状态实在爆棚,接球就是个变向加速!

    毫不迟疑的选择让对手猝不及防,左路完成超车后,大禁区外,平齐小禁区线的位置上一记漂亮的内旋弧线,给了路包抄到位的尤墨充足的起跳时间!

    运气,就从这记一力大力沉的头球轰炸,冒了出来!

    皮球的点非常舒服,可如果正面迎上的话,角度偏正,甩头攻门的话,很有可能因为皮球本身强烈的旋转,而让角度失控。他于是在起跳的时候稍用了些力,最终额头向下,顶出了个反弹球!

    角度依然偏正,可本来束手无策的后卫,却在此时看到了希望一般,大长腿横出一挡!

    结果自然悲剧。

    皮球砸在倒霉家伙的膝盖上,产生了变向!

    2分钟还没走完,场上比分已经是1:0了。

    “有点运气成分。”

    温格瞥了眼慢镜头,漫不经心的语气。

    “上抢那一下速度有点惊人!”帕特莱斯看的很仔细,瞪大的眼睛里,有点不可思议的味道。

    “哦?应该是自由人训练,所带来的意识上改变吧。”温格重新看了遍慢镜头,表情专注了些。“确实,从启动到全速。非常快的加速度。爆发力隐藏的很深。”

    “嗯,两队的场实力都不错。谁能拿下场主动权,就能拿下比赛主动权。”帕特*莱斯重新扫了眼两队首发,开始详细介绍起来。

    “不错,是不错,看来他的发挥将成为决定比赛走向的重要因素。”温格凭着印象一一对号入座。耐心听完之后,点了点头。

    “是的。勒沃库森这两年进步很快。从荷兰人那儿学到的全攻全守精神,被主教练道姆灌输的很彻底。这支球队的表现也有点荷兰国家队的味道。”帕特*莱斯显然做了功课过来的,此时谈起来头头是道。

    “哈哈,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印象他们的大比分场次不少。”温格难得挂了些笑容在脸上,身体后仰,放松了下肩膀。

    “主教练的风格对他们影响很大,这支球队去年曾经4:0大胜多特蒙德。也曾4:2逆转拜仁幕尼黑。两场都非常经典。”帕特*莱斯也笑了起来,仿佛眼前领先的是自己球队,进球的是自己的得意弟子。

    “嗯,这么早的入球会让比赛变的更开放。”

    温格的预言并没有马上实现。

    场上这支凯泽斯劳滕队,平均年龄虽然不大,比赛经验却比同龄人多了不少。最开始的兴奋过去之后,雷哈格尔一再强调的注意力开始涌上心头,这让场上的每一个家伙。都提高了警惕,随时注意着身边可能出现的危险。

    比赛就是这样。虽说一切活动都围绕着皮球在转动。可战术意识的不同,所带来的跑位选择区别很大。

    简单点说,就是可以大胆插上的时候,依然留有回防的余地,后防可能有危险的时候,回防就很彻底。

    本场比赛。雷哈格尔只是用尤墨取代了老将谢里,其它位置上并无人员变化,包括让他摇头叹息的科赫。

    这种状况下,面对勒沃勒森这样级别的对手,他们的场组织能力是不够看的。即使库卡心有不服。巴拉克尚有疑虑,这一点所有人都还是认可的。

    眼前如此顺利地取得领先之后,两人心的小念头也没了踪影,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了自己的防守任务上。

    这种状况下,勒沃库森占据了场上主动,却在制造机会上有些力不从心。一直到了比赛第2分钟,场上局面依然激烈有余,精彩不足。

    “呃,双方好像都有些不同寻常?”

    帕特*莱斯早就想开口了,可是瞧见温格那不善的脸色后,迟疑了好几次,才发出声音来。

    “是的。凯泽斯劳滕虽然年轻,却出人意料地沉住了气。勒沃库森虽然是在主场,却被赛前的高期待弄的放不开手脚了。”

    温格脸上并无想象的愠怒,声音很平静。

    “德甲球队的纪律性普遍不错。不过,咱们关心的那个小子,好像不是个安生的主儿。”帕特*莱斯放心下来,目光转回,瞧着屏幕上晃动的身影。

    “较上劲了!”温格脸上有了笑容,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屏幕上,尤墨一个迅速的转身卡位,放倒泽*罗伯托的同时,被吹了犯规。巴西人明显憋了一肚子气,起身就扬了起拳头,最终却被队友拉住,没能落在对手头上。

    “哈哈,第一个丢球就源自这家伙的失误。再次有身体接触的话,难免会有冲突。”帕特*莱斯也笑了起来,指着屏幕上一脸无辜地向裁判示意的家伙。

    “果然,还让对方领了张黄牌。”温格看的起劲,双手撑住椅把,身体前倾,“不要被这小子年轻的外表蒙骗,他的心理比成年人还要成熟的多!”

    “嗯,懂得利用对手情绪来调动对手注意力,这应该是老油条们爱干的事情。他如果不是无意的话,心性确实成熟的可怕。”帕特*莱斯吸了口冷气,顺便紧了紧衣领。

    “不光如此。整支勒沃库森队都有些着急,泽*罗伯托的表现就像火药桶上的引线一般,时明时灭,说不准什么时候,整支球队都会被点燃。”温格也深吸了口气,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断。

    “您的意思是?他一个人。决定了到目前为止的,比赛走向?”帕特*莱斯眼睛睁的比铜铃还大,说出的话自己都不信。

    “不知道。可能只是因势利导。”温格摇了摇头,像是要把那些疯狂的念头甩出去。

    “不可能吧,这么年轻的家伙。”

    道姆独自站在混合区里,心情复杂。

    这场比赛。他在认真备战了两周之后,得出了很多以前忽略的细节问题。逐一灌输给球员之后,他和手下弟子们一起,无比期待这个周末。

    在他眼里,升班马并没有被人忽略,当然,也并没有被人足够重视!

    论点自然要靠论据支撑,才能站的住脚。让他信心十足地走上场的原因,凯泽斯劳滕面对弱旅那起伏过大的表现。面对强敌那勉强支撑的状况,是最主要的两条。

    在他看来,他们就是一支本来资质平平,却拥有了明确道路,场上表现活力四射的年轻球队。

    这种印象是如此深刻,以至于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些恍惚。

    竟然,如此狡猾!

    他们仿佛一群狼一般。面对强大的对手,并不急于一上来就拼个你急我活。开始趁着对手不注意。成功咬出一块创口之后,立即收回了阵形,等待,周旋,挑衅。

    没有人能在这种状况下保持心平气和!

    狼的凶残本性并不会被狡猾的外表掩盖,如果球队依然保持这种状况下去。最终的可能,只会是输球又输人!

    那个在他看来有些言过其实的家伙,此时是场上让所有人痛恨无比的存在。

    不为别的,只是不断地出现在面前,惹人心烦!

    成为对手极度厌恶的对象。这种待遇尤墨只在面对拜仁幕尼黑和柏林赫塔的时候,享受过。不过,两个对手一个梁子已解,一个越结越深,都不是现在这种方式,所结下的矛盾。

    不择手段吗?

    在他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

    比赛状态对于一名球员有多重要,所有人都不会忽略。同样,比赛的时候,用一些规则上允许,道德上并无不妥的手段,来影响对手的水平发挥,并不是件多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相反,这是认识到自身水平之后,赢得比赛的最简单方式!

    把对手拖下水,在愤怒与急躁慢慢消磨,直到流血的地方成了致命伤口!

    这种看起来不够光明正大的方式,是他从很早以前的一篇小说,获得的灵感。

    小说的名字他已经不记得,只记得内容是一位老拳手的最后一场擂台赛。

    年迈的拳手已经无力和对手正面抗衡,挨打的同时只能默默隐藏真正实力,直到某一次机会来临,才成功地让对手的眼角开了花。

    小伤口而已,影响不了大局!

    这种念头支撑着对手,影响着观众。直到,老拳手一次次地击打在对手伤痛难忍的部位,流血的地方在不断脆弱着神经的时候,小伤口最终成了致命伤口。

    小说的结局他已经忘了,只是这场比赛实在太过相象,他才决定尝试一下。

    方法很简单。

    泽*罗伯托号称“金左脚”,这份殊荣在左脚将扎队的巴西国家队,绝对是个值得拿来炫耀的称谓。赛前埃尔伯的鼓动,让巴西人教训对手的愿望空前强烈。放到场上,就是时时展现才华,处处追求完美。

    却忘了,才华,完美,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去追求,最终带来的只能是麻烦!

    他在场上是自由人,出现在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足为奇。目标明确的防守任务,灵活无比的身体控制力,不输给对手的速度与爆发力,让他像一只吸饱了血之后,依然嗡嗡乱飞的蚊子一般,骚扰的巴西人只想一巴掌扇飞他!

    他并不屑于使用故意犯规这种手段,面对愤怒的对手,他的表情平静且无辜。

    可越是这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越让人觉得窝火!

    比赛第2分钟,泽*罗伯托再次被裁判口头警告。

    红牌,已经若隐若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