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的走向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包括雷哈格尔。

    老头儿难得挠了挠头,沉闷发出的声音有些低沉。

    “他以前,也这么干过吗?”

    “当然。不过,比较少见。”卢伟仔细回忆了一番,没有找见类似案例,不过,为了抹黑这家伙,撒个小谎不算什么。

    “泽*罗伯托看来场休息就要被换下了,有何感想?”雷哈格尔脸上有些苦笑,轻轻转动了下脖子。

    “觉得用这种手段不够光明正大?”卢伟略略有些惊讶,转头看了眼对方。

    老头儿脸色变得平静,眼睛直视场上,下巴微微抬起,“不,卫道士们喜欢用圣人一般的道德高度,来要求世人。却忽略了,世人只是凡人,对手,可能连凡人都不如。”

    “那为何感慨?”卢伟没有放弃心疑惑,继续追问。

    “只是,队伍更强大一些的话。比赛应该会更精彩一些,他的形象,也会更符合年龄一些。”雷哈格尔没有叹气,看着球场的目光仿佛有穿透力一般,看到了远处,未来。

    “那些东西,重要吗?”卢伟心疑惑更甚,看着老头儿仿佛看清世事的眼睛里,起了层迷雾。

    “你们都很坚强。我大概,老了吧。”雷哈格尔觉得头有点晕晕的,于是收回目光,后仰着揉了揉太阳穴。

    “下半场我需要早一点上场。库卡已经按捺不住了。”

    “嗯。”

    被颠覆认知的人群,尤墨的场上队友,也是其一群。

    不过,老家伙们经历了足够的风雨,眼前把戏只是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压根不会有情绪波动。

    个别像卢伟一样恶意满满的家伙。比如拉钦霍这种,还会在心里偷笑,暗自打算好了,赛后好好嘲讽一番这个家伙和一贯冷傲的场上同胞。

    其它个当打之年的家伙,布克人老实,场上表现同样老实。巴拉克心思长远。眼前事情并不急于拿来大惊小怪。

    可号称“世界警察”的美国人后裔,库卡,却有些按捺不住。

    在他看来,比赛,就得你来我往,真刀实枪,最好拼个你死我活。像这种阴谋算计,让对手完全发挥不出应有实力的行为,在他心是件掉份儿的举动。

    不过。心同情可不能表露出一分一毫!

    这可是立场问题,美国人不会傻到忘了自己姓甚名谁。

    被他拿来表示看法的,其实只是比赛疯狂的个人表现。

    复杂,繁琐,看似无处不在,其实没啥大用。这就是他在完成助攻之后,没能利用对手的急躁情绪,再度发挥自己作用的最主要原因。

    比赛就是这样。被其它东西干扰多了,动作自然达不到应有的水平。思维能力下降的同时,整个人都会像变了个人一般,怎么瞧,都没有以前的感觉。

    美国人刻意表现自己的行为,其实只是想通过精彩的个人发挥,来刷新所有人的认知。

    看。我们除了阴谋诡计,还会光明正大!

    场休息结束。两个急于表现自己的家伙,同时消失在球场上。

    没有伤病,一球的差距,发挥并不算太差的情况下。双方都有场换人,这种事情实在罕见!

    反应出来的信号,其实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

    比赛需要回归主题!

    不过,下半场开始快十分钟了,看似发挥出正常水平的勒沃库森队,依然没能真正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这种状况让所有人实实在在吃了一惊!

    “咦,不对劲啊,两支球队居然能平分秋色?”帕特*莱斯从下半场瞅见换人开始,一路感慨了好一会,才算认真看比赛,可没过几分钟,又开始惊叹。

    “是的。勒沃库森队上半场只发挥了一半的水平,现在仅仅八成。凯泽斯劳滕不是没有抗衡的本钱,只是采取了更合理的方式,节约老家伙们的体能,压抑年轻人的活力,留到现在释放。”温格脸色凝重,瘦削的脸上两道沟壑明显。

    “这么说,整场比赛,就是个局?!!!”

    帕特*莱斯有些抑制不住激动,站了起来,声音在空旷的会议室回荡,久久不肯平息。

    “不。这是一支骨子里透着成熟的球队,采取的最合理办法。”温格缓缓地摇摇头,没有因为他的激动而有任何情绪变化,只是眼睛仿佛疲倦了一般,紧紧地闭上了。

    “成熟?您说他们成熟?太不可思议了!两个1岁的家伙都在场上,球队平均年龄还不到2岁!”帕特*莱斯迅速坐下,翻看自己先前找出来的资料。

    “经验只是成熟的一部分。有时候,心智的成熟,才是致命的关键。”温格再度睁开眼睛,看着大屏幕上晃动的身影。

    盯的久了,仿佛面前红黑色的战袍变成了红白相间,又仿佛成了他最不想看到的纯红色。

    “是的,阿内尔卡如果有他一半的心智,也不会让您如此头疼了!比赛会一直在平衡走下去吗?”帕特*莱斯瞅见法国人心力憔悴的样子了,问题脱口而出后,又有些后悔。

    “要不,您去休息一会?”

    “不用,难得看到一场精彩的比赛。”

    “嗯,暗流涌动般的交锋,的确精彩。”

    将计就计,顺势而为。

    只是,卢伟是通过深思熟虑后,有意而为之。尤墨则是浑然天成,不讲理处处透着道理。

    这场比赛,双方在心态上是不对等的。

    道姆和他的弟子们,自以为做好了一切打算,也曾预计过可能的不利情况。可是,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对手居然用这种方式。让他们在急躁愤怒,度过了整个上半场。

    尤墨的小把戏并不深奥。

    只是,占了大便宜的家伙在吃了暗亏的家伙面前不停地晃悠,时不时地上来骚扰破坏,时间久了,实在让人难以心平气和!

    场休息前没有红牌出现。道姆心暗道侥幸。

    15分钟时间,在他看来完全够用了!

    换下已经快要失控的泽*罗伯托,用准备充分的演讲来唤醒这帮家伙,让比赛真正回归比赛,这种事情,他觉得不难做到。

    只是,做到之后,他依然傻眼!

    对手居然现在就把秘密武器换上来了!

    卢伟在,凯泽斯劳滕是一支球队。卢伟不在,凯泽斯劳滕成了另一支球队。这份评价是他在看过近十轮联赛后得出的,有充分的理由来说服任何人。

    当然,只是说服没有多大意义,充分的准备是必须的!

    可现在球队已经换了个人,难道要在场休息时换两个人?

    这太疯狂了,实在不是个心智正常的主教练,干的事情。

    道姆自问做不出如此疯狂的举动。于是,只能在如坐针毡的状态。期盼时间快一点溜走。

    他浑然忘了,自己的球队还落后着,时间走的越慢越好!

    和他们的状态恰恰相反。

    个人能力上比不过对手的凯泽斯劳滕队,最担心的状况,就是对手那疾风骤雨般的攻势把老家伙们的体能拖垮,把比赛变成一边倒的攻防训练。

    结果。上半场确实是在防守,可发挥失常的对手,自身轻松的心态,把比赛变成了老家伙们愉快的下午茶时光!

    下半场对手的改变,依然没能让他们有出乎意料的感觉。

    老家伙们比赛经验丰富着。没觉得对手会一直持续这种发挥下去。即使更衣室里主教练不强调,他们也会充分提高警惕,用十二分的注意力,防止对手反扑!

    这份成熟平和的心态,加上卢伟上场后迅速改观的进攻组织状态,让他们吃了颗定心丸。

    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稳定的发挥。

    巴拉克没有库卡那么毛躁,即使他打心眼里也有些瞧不起这种手段。

    在他眼里,场上场下,队友对手,都是值得自己用心学习的对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很容易就把自己代入了泽*罗伯托的角色,思考在那种情况下,如何正常发挥出自己的水平。

    这份成熟的心态让他在默默无闻的防守,度过了自己的上半场。

    进攻的机会也有不少,只是能让他起脚发挥威力的机会还没有出现,仅有的几次展现组织进攻能力的机会,也往往因为球队更简单直接的追求,变得烟消云散。

    冷静,等待。

    赛前雷哈格尔和他的单独对话,让他隐隐之意识到了些什么。只是,年轻人如果不心高气傲的话,也不能称之为年轻人了。

    他的心里有疑虑,可还能沉住气。

    直到下半场一上来,对手那判若两人的表现,让他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自己只看到眼前,只是一厢情愿地以为这就是对手的真正实力,只是对自己那没有经过真正考验的组织能力,深信不疑罢了!

    原来,自己才刚刚上路,只是个初学者!

    原来,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才是王道般的战术!

    勒沃库森的进攻组合在德甲仅次于拜仁幕尼黑,这一点无人怀疑,包括场上的卢伟,场下的雷哈格尔。

    同样,在他们看来,比赛的平衡,最终还是会被打破。只是,何时打破,由谁来打破,何种方式打破,目前还没有迹象出现。

    让道姆心焦不已的情况并没有继续出现。

    老实说,他还是有些小瞧了自己的得意弟子们。

    基尔斯滕,塞尔吉奥,海因策,个加起来已经接近一百岁的家伙,迅速在换人点来临前,带领着全队,没有再犯上半场的错误。

    如果因为比分迟迟不能改写,对手表现大于预期而不能保持冷静,这种错误成熟的球队不应该犯!

    比赛于是在平衡度过了15分钟。

    60分钟一到,道姆起身,唤回了跑道上久候的家伙。

    同时,瞥了眼对手的教练席。

    雷哈格尔面带微笑,正一脸耐心地讲解着什么。

    他的身边,站着个让所有人都有些面生的小子。

    那是谁?

    感谢胖牛仔,保全人生同鞋的月票支持,感谢tsy同鞋的打赏鼓励。书友们的相伴让我动力不缺,只是最近各项数据让人有些心碎,期望得到你们的鼓励和支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