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道姆心生惊讶的,显然是联赛难有出场机会的家伙。

    萨格特!

    在雷哈格尔看来,随着比赛时间流逝,对手进攻组织越来越流畅,个人能力加上整体优势,会渐渐占据场上优势。最终的局面,必然是围攻。

    不过,有时候的围攻,能把对手打成筛子,有时候,会被对手打成筛子!

    单纯依靠球员能力来应对比赛变化,这种偷懒的行为最让他深恶痛绝。于是,年仅18岁的小将被他放心托付,交给了场上等候的卢伟。

    其实也没有什么需要一再叮嘱的。

    防守反击,卢伟的点是最容易受到阻拦的,左路增加一个速度齐快的毛头小伙子,自然更有奇兵效果。

    而且,卢伟从左前卫变成前腰,在场组织位置感会更好,所有人的体能也会节约不少。

    这种担心并无杞人忧天的意味!

    比赛进行到4分钟的时候,一贯体能充沛的两个家伙,巴拉克,拉钦霍,同时进入了消耗非常大的来回加速奔跑。

    对手保持了足够耐心的传递,他们的防守任务于是更多体现在场上覆盖能力上。防远射,掐灭对手二次进攻,任意球时成为高点守住要害,这些都是基本任务,不能合格完成是要挨骂的。

    卢伟出现在他们间,防守上给予一定帮助的同时,接住皮球,利用自己的脚下技术与动作频率让所有人喘口气,至少让他们熬过体能瓶颈期,才能迎来最终反击的机会。

    勒沃库森队再有耐心,也无法接受主场0:1的事实。比赛越往后,越只能大举压上,用最单调直接的办法,来搏命!

    到了那种时候,全攻全守就成了笑话!

    “好像,还是被对手压制住了。”帕特*莱斯用疑问的语气开口。顺便看了眼皱眉的教授。

    “是的。你的资料很全面,场上这支勒沃库森队苏醒了。不过,时间越来越少,他们能不能一直保持冷静耐心的状态,要打上个问号。”温格缓缓开口,身体前倾,双手托住下巴,继续盯着屏幕。

    “怕是困难。他们心的怒火只是被压制下去而已,心里可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帕特*莱斯仿佛察觉了些什么。只是思维还差点点,才能触及到。

    “你说的没错。这支球队,不缺才华。同样,能在上赛季大比分赢了联赛冠军获得者,欧洲冠军杯获得者,这让他们丝毫不怀疑自己的才华。”温格觉得有些疲乏,仿佛看的不是一场球赛,而是一场智力测验。

    “您的意思是?他们过于相信自己的才华。觉得能用来征服一切?”帕特*莱斯心恍然,开口时有些急切。

    “是的。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自己手下这帮家伙,他们的影子。”温格埋下头,有些痛苦地揉起了眼睛。

    帕特*莱斯彻底楞住,盯着屏幕的眼睛半天没挪地方。

    场上,重压之下的凯泽斯劳滕丝毫没有忙乱的迹象。早有准备的整体组织,让球队的防线依然保持了滴水不漏的状态。

    随着时间毫不留情地往前飞驰,勒沃库森队继续加快节奏,后场传球虽然没有接球就是一个大脚,可向前传递。冒险的意味开始增加!

    这种状况算是情理之。

    冒险,意味着更高的追求。这在比赛时间不多的情况下,是所有有心气的家伙们,必然采取的行动。

    潜台词的意味也很明显。

    不能扳平或者反超,再输一个也无所谓!

    十一月的寒风,道姆从头凉到脚。

    他和场上所有勒沃库森的家伙们,对自己的才华,对球队的实力,都没有丝毫的怀疑。在这场比赛前所做的最坏打算,其实就是稍不留神被对方进个运气球,而已。

    他们不觉得那会最终决定比赛的走向,不认为对手有和他们抗衡的本钱,在他们看来,比赛的主动权不可能被对手掌握!

    他们觉得对手太年轻,无论实力还是经验,都会成为比赛的突破口。即使侥幸领先,也肯定会在高压之下不断犯错,不是心理先垮,就是体能先被摧毁。

    他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重视对手。

    结果却发现,不够,远远不够!

    凯泽斯劳滕仿佛全场都在防守,可真正从场上机会出现的频率,对球门造成威胁的大小,来衡量的话,竟然处处压倒他们一截!

    即使现在成了围攻状态,对手的防守表现依然沉稳。而且,那个刚上场的小家伙,已经好几次用速度惊出所有人一身冷汗!

    这种早有准备的手段,充分说明比赛的主动权归属。

    怎么会这样?!!!

    双方都开始迅速绷紧的绳索,最终还是断裂了。

    比赛第86分钟,为了更高追求,只能被迫降低传递频率的勒沃库森队,终于收获了不成功便成仁的结果。

    埃默森一脚看似准确的直塞,却被早有防范的拉钦霍拼尽全力铲飞!

    似乎被幸运女神笼罩的幸运儿,再次出现在皮球的下方。

    高高跃起,甩头,目标,只能是不远处,沉默守候的人!

    卢伟接球之后的选择并不出人意料,右脚把皮球向回一扣,避开正面上抢的家伙,看似就要来一记左脚直塞。

    结果,高速启动的萨格特和勒沃库森仅余的名后卫一起,被晃了!

    抬起的左脚出现在皮球的左上方,轻轻一磕后,皮球从右脚后跟处溜到了身体右侧,接下来,一脚直塞,交给了肋部。高速插上的巴拉克!

    一切,开始变得无法挽回!

    萨格特左,巴拉克右,他们的身后,还有卢伟和尤墨,这次反击。竟然打成了四打四!

    巴拉克一直期待的事情,真正实现的时候,他的心里,除了震撼,再也没有其它情绪。

    面对如此诱人的传球目标,竟然丝毫不为所动?

    这家伙的心里,难道和别人考虑的东西永远不一样?

    如果是自己的话,觉得能把皮球传好,就是极限了吧?

    巴拉克心思绪万千。

    不过还好。在这种无比熟悉的情况下,身体并不需要通过思维来控制。

    向前,向前,向前!

    直到对方实在没有退路,只能选择上抢的时候,他的体能也到了尽头,不过没关系,身体有足够的本钱来吃住对手!

    转身。扛住对手,一脚轻推。交给了真正的进攻组织者。

    卢伟的这次的选择没有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只是,不出乎意料的选择,同样让对手没有办法应对。

    左路,萨格特超车!

    至此,对手的防线已经零八落。

    萨格特施施然停下。一脚准确的倒角传,给了尤墨舒服无比的起脚机会。

    一脚轻推而已,谁不会?

    “呃,看来,比赛已经结束了”帕特*莱斯没有起身。盯住屏幕的眼睛有些疲倦,于是伸手揉了揉。

    “又进了两个,该死!”温格脸上似笑非笑,低声骂了一句。

    “啊,那个。确实,难度好像又加大了。”帕特*莱斯想笑,却又不敢,卡顿了好几下,才算表达完整。“谁能想到这赛季他们会有这么疯狂的发挥嘛!”

    “那个叫e的家伙,和这个身高体壮的大家伙,都是弗格森的目标吧?”温格脸上并无愠色,仿佛对自己错失好机会的理由信心十足一般。

    “是的,两人都不错,纪律,战术,创造力,在这支凯泽斯劳滕队,都属出类拔萃。”帕特*莱斯回答的很快,显然之前作足了功课。

    “你觉得他最感兴趣的是哪个?”温格来了兴趣,转头微笑。

    “怎么说呢。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两个都想拿下,非要选择一个的话”帕特*莱斯在这个问题上一直心存犹豫,此刻回答起来依然卡住。

    “个家伙都卖的话,这支凯泽斯劳滕打算直接申请乙级联赛通行证吗?”温格脸上笑容有些苦涩,目光转向远处。

    灰蒙蒙的北伦敦,雾是红色的。

    才华横溢的家伙们,始终难逃豪门诱*惑吗?

    “当然不会。不过,想要留下难度也不小。看他们自己的选择吧,您知道,有时候,俱乐部也不一定能在转会占据主动。”帕特*莱斯瞧出来对方那伤感的情绪了,话一开口,心头涌过一阵苦涩。

    “新球场建起来,我们大概也会像他们一样,年年开仓甩卖吧?”温格仿佛已经想通了一般,拧住的眉头松开,身体后仰,一脸轻松地靠在椅背上。

    “谁知道呢?”帕特*莱斯陪着小心的笑容,迅速转开话题,仿佛继续下去的话,眼前的人会迅速老去,“您还没告诉我,弗格森的真正目标。”

    “哈哈,考虑到我的存在,他的选择会是谁?”温格并无想象的颓丧,笑容变得爽朗。

    “是的,两个家伙不拆开的话,爵爷也会彻夜睡不着觉吧?”帕特*莱斯一脸恍然,语速加快,“巴拉克正处当打之年,俱乐部肯定不愿意这么快转手。而且,他这种肌肉战士型的家伙,也不是曼联急缺的类型。反倒是我们,来一个的话”

    没说完,就被温格摇手打断了。

    “留点余地,彼此还能有个好印象。o对这支球队很有感情,生生拆散他们已经很残忍了,把球队也捣鼓散架的话,难免情绪上会受影响。”

    “嗯,等等吧,或许过两年,还会有机会。”

    “但愿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