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更衣室的秘密聊给记者听,都不是件妥当的事情。所有人都明白原因所在,所有人也都会远离这样的告密者。

    自留地一般的更衣室,依然还要处处提防的话,难免让人失望。

    巴拉克此时的问题,依然不假思索。可是,他还是忘了自己所处的位置。

    告密者是谁,不是他巴拉克需要操心的事情。忽略了这一点,公然用不谐声音破坏愉快的更衣室氛围,这种行为显然有失妥当。顺便,让他的形象开始往精神洁癖的方向扭曲。

    虽然他只是怀着良好愿望,在提醒大家而已。

    人生得意阶段的巴拉克,迅速陷入了少年维特般的烦恼之。

    如果是以前的话,他会打个电话给尤墨,求教一下。现在的他,忽然觉得那么做是在偷懒。

    只是,昨天和库卡闹了误会,今天又被队友们用异样眼光打量,这种状况维持下去,核心当不成不说,被更衣室隔离的日子都不远了!

    得尽快想想办法!

    家,健身房。

    “老头儿不是和你打过招呼,让你找库卡谈谈的吗?”

    卢伟最近比赛打的不多,体力大部分都消耗在磨炼身体上了。

    “是啊,我偷懒了。”尤墨这一场消耗不小,此时在拉韧带。

    “哦,想用更好的办法?”

    “和浑人讲道理作用不大,即使是我出马,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巴拉克看来适应能力不错。”

    “嗯,小伙沉的住气,不错。”

    “有家公司开价不错,找你代言男士护肤品。来不?”

    “”

    这么久才有商家找上门来,这种事情显然不科学。

    事实上,上季那场榜首大战后,已经有不少蠢蠢欲动的家伙找到克莉斯娜,希望在卢伟身上发掘商业价值。

    结果却纷纷碰了钉子。

    在经纪人看来,她手里的两个家伙都有巨大的上升空间。现在开价没诚意的话,不如空着,根本不担心将来没人理。

    这赛季卢伟上来就是伤缺一个月,等到青春风暴已经刮起的时候,才算赶上大部队,陆续有了不错的发挥。于是,一直持观望态度的商家开始按捺不住,纷纷拿出有诚意的举动来。

    身为经纪人,自然要考虑雇主的感受。如果是个入行多年的老球员。自然不会急着拿钱来衡量自身价值。可考虑到卢伟现在的年龄,之前空白一片的商业开发之后,克莉斯娜还是认真挑选了几个看着不错的,交给尤墨转达。

    老实说,挣钱这种事情,卢伟比尤墨还要不上心。可现在他已经不是老哥一个,身旁有郑睫,身后还有她一家人。这种情况下。即使硬着头皮,也得抛头露面。为钱奋斗了。

    对这家伙,尤墨比他自己还要了解多一些,见他一脸羞涩,自然心敞亮,当晚就给克莉斯娜回了个电话。

    结果,就从经纪人那儿听到了些风声。

    库卡的。巴拉克的,老家伙们的。

    克莉斯娜自己也是道听途说,情况解释就有些欠缺完整性,尤墨于是拿起电话,找到了巴拉克。

    德国小伙正惆怅的望月自怜呢。听到这家伙的声音后,直接就是一哆嗦。

    搞毛哦,咱们不是竞争对手的吗,有这么询问情况的?

    尤墨也听出对方的犹豫了,于是笑着解释了一番雷哈格尔派给他的任务。

    听着听着,巴拉克恍然。

    人心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足球比赛。不考虑背景,单纯用自己觉得简单明了的道理来说服别人,难免只会增加些不必要的麻烦。

    放下顾虑的他,顺势把自己在更衣室闯祸的经历和盘托出,希望能收获个踏实的答案。

    这种事情尤墨自然得教导他一番了。

    “年轻人最怕别人给他讲道理,年人最怕自己**泄露,小家伙们最怕事事有人管。即使是更衣室老大,同样需要以礼相待,以德服人。你的出发点没错,可惜方式太过简单粗暴。”

    巴拉克只是身在局不知如何自处而已,听对方局外人一般的讲解,顿时明白过来,忙不迭地询问起解决办法来。

    “办法就是时间,捷径就是设身处地。”

    巴拉克的顿悟显然没有转移到库卡身上。

    第十四轮联赛已经开打二十多分钟了,凯泽斯劳滕的进攻组织依然混乱不堪。

    这一轮主场面对老对手亚琛队的挑战,没有人怀疑德甲红魔向上的势头会被终结。

    两支球队,凯泽斯劳滕在拿下勒沃库森队之后,继续以一分之差落后于榜首拜仁幕尼黑队。亚琛队赛季初动作同样不大,只是现在排名倒数第二,已经深陷保级区八轮之多了。

    排名第二的队伍,主场对阵倒数第二,没人觉得瓦尔纳*福克斯能折腾出什么动静来。

    可世事就是如此无常。

    亚琛队给对手带来的麻烦确实不大,凯泽斯劳滕自己却出了问题!

    雷哈格尔的首发阵容选择并不出人意料。除了后防线派上小将塞斯克外,其它人马和上一轮比赛一模一样。

    这种状况在赛前就已经被猜的**不离十。

    卢伟有首发的能力,却没有坚持全场的体力。而且,伤了一个组织核心的情况下,如果不小心再伤一个的话,第16轮可以直接对拜仁幕尼黑俯首称臣了!

    这种情况下,想要继续发挥他的作用,下半场替补上场,就成了必然选择。

    库卡和巴拉克在进攻组织的作用,已经被内行们逐一分析出来,初步证实了两人在面对弱旅时的巨大作用。

    只是今天两人的表现。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库卡拿球就是个人能力表演,即使传球,也没有巴拉克的份。德国小伙心知肚明原因所在,只可惜他现在形单影支,压根没人打算为他打个抱不平啥的。

    于是,瓦尔纳*福克斯坦然收下大礼。稳守的同时,不断用早有准备的反击,惊出所有人一身冷汗来。

    教练席上的雷哈格尔难得有些怒火上涌。

    在他看来,这就是态度问题!

    无论场下有何过节,彼此多么瞧不顺眼,比赛就是比赛,把私人恩怨带到场上,让其它人一起背黑锅,这绝对是件不可原谅的事情!

    库卡的小心思。上一场面对强敌时就已经表现的非常明显。雷哈格尔觉得用场换下这种方式,应该能敲醒他了。

    结果,居然敢这样!

    “他的表现让您很失望吗?”

    卢伟的声音打断了主教练的思绪,顺便,也把一旁伯尔尼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是的。这是态度问题,无论任何原因,都无法成为借口。”雷哈格尔斩钉截铁的声音,惊出了替补席上几个家伙一身冷汗。

    “继续用上一场的办法。让他冷静一下?”

    卢伟的声音轻轻飘飘的,在怒火难遏的心稍一停顿。就无影无踪了。

    “不,还不够!”雷哈格尔不假思索的回答,让伯尔尼都缩了缩脑袋,有些同情地望着场上依然活跃的家伙。

    “或许,有人在纵容他。”卢伟也把目光转回场上,不过目标却是另一个家伙。

    “嗯?是的。他和其它人不同。或许,我对他过于纵容了一些。”雷哈格尔稍稍楞了一下,脸色依然不善。

    “不,是其它人。”

    “你说o?”雷哈格尔声音陡然提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看了卢伟。

    “是的,他偷懒了,决定采用更好的办法,让场上的家伙们明白。有些事情,付出代价之后,才能永远记得。”

    雷哈格尔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努力让起伏不平的胸口平静下来。

    “嗯,有道理。比赛是最好的放大镜,所有的一切,都将无所遁形。”

    如果没有和巴拉克发生争执,库卡没那么大的胆子。

    生气的时候,人的智商会直线下降,这句话已经无数次证明了自己,这次也不例外。

    在他看来,讲大道理的家伙最惹人厌烦了,拿不出让他信服的实力,就别指望用嘴能说服他。

    他和巴拉克的分岐,严格意义上来说,是真正的道不同,不相与谋的那种。

    在他的眼睛里,受过良好教育,处处有礼有节的家伙,应该坐在办公室里填写报表,而不是在这里和大家一起挥洒热血!

    他用来表示划清界线的方式,自然是在进攻大包大揽,用一种排它性明显的方式,把巴拉克的作用抹杀,顺便,凸显自己的无所不能。

    这其实也是他心隐隐的危机感在作祟。

    毕竟,主力位置一直不够稳固的家伙,连续进球之后,难免会有更进一步的想法。

    今天这场比赛,对手已经足够熟悉。双方实力上明显的差距,让他信心满满,觉得依靠自己在进攻组织的才能,就能顺利拿下对手。

    实际情况看起来也差不多。

    对手屯兵后场,打死不出洞,他在前场的大范围活动,仿佛已经把进攻梳理的条理分明,就差制造威胁,改写比分了。

    就差,就差,就差,一晃眼,就差到了比赛第5分钟。

    前场路拿球的库卡,再次忽略右路空当上的巴拉克,扛住对手后,向左横向带了两步,刚准备来个变向加速,早有准备的对手一个箭步上来,把皮球捅出!

    已经持续半小时无功而返的进攻后,整支凯泽斯劳滕队位置都有些靠前。于是,库卡在场的失误,迅速变成了对手制造威胁的有力武器!

    莱因克的咆哮声,在不久后响起,回荡在寂静的弗里茨*瓦尔特体育馆内。

    一声声,敲打在有心人的心头。

    库卡低了头,面如死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