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暴怒,雷哈格尔的智商也开始直线下降。

    “好了,这下他该满意了,去热身吧!”

    “您觉得,他是因为胆大才有如此行为,还是因为信心不足?”

    卢伟起身,在周围一片异样的目光,丢了这么一句话给主教练。

    “回来!”

    雷哈格尔的声音迅速响起,脸色已变得古井不波。

    “嗯。”卢伟应了一声,没事人一般,快步坐回位置。

    “或许,凡事都有副作用吧,现在是收获的时候了。”老头儿低了头,伸手揉揉眼睛,再抬起时,嘴角挂上了一丝苦笑。

    竖起耳朵在听的家伙们,同时松了口气。

    信任,放手而为。给这支球队带来可喜变化的同时,必然会带来一系列副作用。尤其,是在球队战绩一路走高,外界一片热捧的状态下,年轻人难免会有些飘飘然。

    最近这段时间,除了焦点的两个家伙外,库卡和巴拉克也吸引了相当大的关注。

    两人表现的确对的起这份关注。

    库卡从轮换球员一跃成为队内第二射手,巴拉克从主力位置堪忧一举成为关键先生,这些表面的东西,并不能掩盖他们在球队地位稳步提高的事实。无论场上场下,训练比赛,两人所受到的重视都在稳步提高。无论主教练还是老家伙们,都把他们当成球队冉冉升起的新星在期待。

    既然抱有很高期待,必然会提高要求,希望他们能像那两个家伙一样,无论是为人处事,还是球场发挥,都能继续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

    用那两个家伙的一直的表现来要求他们。无疑犯了经验主义错误。这一点,被卢伟轻松戳破!

    盛名之下无虚士,盛名之下烦恼多。球场上表现为他们赢得名利的同时,压力也会日增。一直以来的担忧,潜藏深处的不自信,都会让他们的选择偏离航道。做出些明显愚蠢的行为来。

    这种状况下,一味打压,用残酷的现实让他们冷静下来,确实能迅速收获球队内部一派和谐的氛围。

    可是,给了希望再亲手掐灭。这让本来就不够自信的心理,经历这一番折腾,再想翻身,怕是难了。

    库卡在本场比赛的行为,只有关系不错的拉钦霍念叨了几句。老家伙们看在眼里,却没有人表示什么。

    这到不是明哲保身的想法在作祟。

    谁都知道,春风得意的坏小子,除了那个曾给予他巨大帮助的家伙,其它人不可能用言语打动他。

    那个家伙没有表示的话,老家伙们自然懒的理会,静待结果出炉。

    这种状况其实也不能算偷懒。

    老家伙们久经江湖考验,自然明白球队老大的威信有多重要。库卡是个谁都不理的浑小子。唯独只对当家球星心服口服。如果他们越过他心的老大,直接向他发号施令。明显有失妥当。

    至于巴拉克所受的不公对待,在老家伙们看来就更稀松平常了。

    这点委屈都受不了,还想当核心?

    以上心态驱使下,让两位当事人在无比郁闷,度过了上半场比赛的最后十分钟,然后。一起低着脑袋,进了更衣室。

    主场,面对保级球队,制造不出威胁也就罢了,居然犯错送上大礼。这种状况如果和之前的刻意行为一连上,直接打入冷宫都不为过!

    库卡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心除了懊悔,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巴拉克在比赛曾试图开口,叫醒岐路上越走越远的家伙。可是,真要开口时,他却想起了尤墨之前的话。

    不能开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曾经的好搭档一去不复返,这种滋味,让他还算单纯的心肠,痛苦地纠结起来。

    老家伙们以为他很得意,很希望看到眼前情景,其实他真的没有一星半点的复仇快*感。

    他没有只看着眼前,只瞧见自己和对手。在他眼里,球队的表现糟糕,所有人都要负上责任,包括让他无比信赖的那个家伙。

    可是,居然除了巴西人不痛不痒地念叨了几句外,其它所有人,都像没事人一样?!

    巴拉克有成为核心,球队精神领袖的潜质,可惜现在羽翼未丰,人也稚嫩。库卡则是浑人一个,做先锋大将没问题,真要带兵打仗,排兵布阵,绝对是将熊熊一窝。

    在尤墨眼,这两个家伙,一个需要时间磨练,一个需要残酷的事实来浇醒他。

    不说话,不提醒,只是为了让病根暴露的更彻底,让症状变得人尽皆知,病人才不会讳疾忌医。

    他不担心两人会从此结怨。

    库卡不会,巴拉克不愿。

    做为自己的两个小弟,他对他们的性情非常了解。两人起的矛盾,其实就是秀才与兵之间,亘古不变的故事。

    之前替补席上关于化水平的谈论,其实已经暴露了两人世界观的不同。这让以后的共事,矛盾变得在所难免。如果只是用他的威望来刻意压制,显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暴露问题,找到病因,让病人自己参与进来,治疗才能事半功倍。

    更衣室里。

    雷哈格尔推门进来,目光环视一圈后,开口。

    “抬起头,看着我。”

    声音很平静,让所有人疑惑带了些侥幸。

    “信任你们,是因为你们值得信任。现在,我依然不打算收回信任,即使眼前发生的事情让大家都无法接受。”

    侥幸被迅速吹跑,悬着的心开始缓缓下落,只是不知,最终是落在钢板上,还是海绵里。

    “处理彼此之间的矛盾。有很多种可以选择的办法。证明自己的能力,同样有很多次机会值得等待。如果,在涉及到集体利益的时候,拿大家的努力做为代价,去证明些什么。这种行为,我不希望以后还能看到。”

    声音依然平静。只是刚抬起头的库卡,一脸痛苦地埋了下去。

    “这段时间,大家受到的表扬都不少,身上承担的期待,也比以前多的多。这既是荣誉,也是挑战。我并不要求你们马上适应这种压力,同样,也不需要你们暂时放弃对荣誉的追求,来缓解自身压力。身为竞技人。压力同样是件值得期待的事情。没有压力了,也就没有前进的动力了。”

    想象的责罚并没有出现,库卡深埋的脑袋想抬起来,却觉得脖子有些发僵。

    “真正需要提醒你们的,是下面这一条。”

    “现实与理想,总会有落差。无论之前的期待多么微不足道,现实依然可能残酷的让人难以置信。这种情况下,放弃所有的期待。并不是明智的作法。睁大眼睛,接受现实。告诉自己。”

    “即使比赛输了,还有下一场,即使这赛季输了,还有下赛季,即使球员生涯输了,还有剩下的人生目标!”

    “一切。并没有真正结束!”

    雷哈格尔转身出门,把更衣室还给了球员们。

    终于抬起头的库卡,几经寻找,才发现了彷徨的巴拉克。

    起身,走过去。在一片寂静,艰难地开口,“你是对的,我其实,只是心里不甘心,才会”

    巴拉克情绪也有些激动,迅速出声打断了他,“不不,我的方法有问题。如果把我换做是你,同样不喜欢爱讲大道理的人!”

    “你肯原谅我吗?”库卡深吸了口气,仿佛抛出的是枚定时炸弹。

    “我做的不够好,承担不起你的道歉”巴拉克欲言又止,目光求助般,转向期待的家伙。

    尤墨笑着起身,在众人目光走到两人面前,双手放在两人肩膀上。

    “头儿之前就让我找你们谈谈,我偷懒了。这样吧,明天家,我请客,大家都来!”

    重新开始的下半场,在球迷们少气懒言的加油声,迅速进入了高节奏对抗当。

    瓦尔纳*福克斯一脸的不可思议,站在场边的他,一边又一遍地确认着对手的出场阵容,想从一模一样的家伙们身上,找到改变的原因。

    几次之后,他终于放弃了,顺便,开始往场上添加有生力量,并且改变之前的防守策略,更多使用犯规手段,来阻止对手流畅的攻势。

    “过山车”?

    面对这种让人头疼不已的球队,他只能在心暗道侥幸。

    还好,上半场送了一个!

    比赛场面继续倾斜。

    等到6分钟卢伟替下布克的时候,亚琛队门前警报已经拉响不知多少回了。

    只可惜,幸运女神没有像上一场那样照顾凯泽斯劳滕,一次门柱,一次横梁,就让所有的努力只收获了看台上巨大的叹息声。

    瓦尔纳*福克斯在祈祷,唤回了曾经成功限制卢伟的小个子,让两人同时出现在场上。

    这一次,让他无比期待的事情,迅速落了空!

    比赛第4分钟,拉钦霍场发动进攻。巴西人拿球之后一脸淡定,左扣一下,右晃一下,磨蹭了好一会,才突然加速,前趟了两步之后,找到了右路已经充分拉开场地宽度的巴拉克。

    这种节奏上的突然变化,对水平不高的对手来说最是难办,

    上抢吧,整体位置太靠后,形成不了多大作用,不抢吧,看着难受之极!

    接球的巴拉克可不管对手心情如何,更衣室学到的东西,让他忽然明白了之前忽略的东西。

    方法,是一门巨大深奥的学问。容易搞砸事情的老好人,最大的理由莫过如下。

    我是好心!

    意识到这些,他也理解了上半场球队奇怪的沉默了。

    没有合适的方法,说了还不如不说!

    就像尤墨的所作所为一般。

    明明是故意放手而为,却坦承自己过失,通过更能让大家轻松愉快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这种方法上的技巧,他真的自叹不如。顺便,也让他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想成为这种家伙的竞争对手,仅有心气是远远不够的!

    从现在开始,抓紧时间,加倍努力,才是一切目标的基础。

    眼前,从零开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