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当然只是心态。

    现在的巴拉克,早已不是赛季初的菜鸟一个了。

    右路边线处接稳来球,他也有样学样地通过急停,加速,转身,制造起了节奏变化。

    眼看一对一限制不了他,亚琛队负责保护的家伙迅速上前,准备用夹抢来破坏这次进攻。

    巴拉克想要的,就是这种局面!

    原本幅度很大的动作,迅速变得小巧灵活,右脚一扣,左脚一搓,皮球就从两名防守队员间钻了出去。

    被煞不住车的对手撞倒前,他确认了一下目标。

    一脸微笑的坏小子库卡!

    美国人才没有巴拉克那么多考虑,接球就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没有任何想法,也就没有任何人能猜出来他的打算,只是凭借着良好的身体状态,在进行着古老的游戏。

    左突,右晃,加速,变向

    右侧肋部吸引了足够的防守注意力后,头都不回一下,右脚抬起,后跟在皮球正前方一磕!

    接回皮球的克利斯托夫可没那么多花招,一脚准确的横传,皮球终于开始在左路发展!

    卢伟依然没能甩开身后的小尾巴,不过,经历了如此多的对手考验,他在对抗的组织能力有了不错的提高。左腿抬起,身体向前迅速迈进一步,用他单薄的身板,抗住了同样力量不佳的对手。

    对方的防守密度太大,他于是没有选择突破,只是把自己当成了进攻的一环。皮球停稳后,随着库卡和巴拉克的交叉换位成功,左脚外脚背一记低传,皮球准确地从人群几乎看不见的缝隙穿过!

    接球的巴拉克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了。

    这种传球。刚好卡在回防队员迅速启动的那一瞬间,依靠外脚背所产生的弧线,从对手那来不及停下的后脚跟处,找到了他!

    这份恐怖的计算能力,比上一场那种意识上差距来的还要震撼!

    他实在难以相信,那一瞬间的选择。到底是思考后的结果,还是下意识的举动!

    只是,两者都那么让人心生绝望!

    如果时间能停下来的话,他就能听见卢伟的答案了。

    0%的思考+0%的下意识+40%的运气。

    绝望的巴拉克没有忽略自己应该干的事情,这一波进攻已经把对手的防线压扁,门前空当虽然不明显,远射的机会却一抓一大把。

    带球到小禁区底线处,他用右脚传出了一记准确的倒角传球,给了克利斯托夫用弧线球考验门将的充分机会!

    一支球队就是这样。球员最擅长的事情,也会被对手高度防范。

    卢伟不突破,也不用过多的进攻组织来刷存在感,只是用一记准确无比的传球,就完成了自己的所有任务。

    巴拉克不远射,只是通过勤奋的跑位,不错的脚下技术,同样传出了让队友舒服无比的机会。

    克利斯托夫坦然收下大礼。一记瞄准后的右脚弧线,让对方门将只能望球兴叹!

    一记定心丸吃下。球队后面的表现就愈发顺理成章。

    比赛第88分钟,绝杀时刻。

    没有绝杀会睡不着觉的球迷们,在欢呼声,迎来了球队继续高歌猛进的时刻。

    虽然,面对保级弱旅,这种曲折也太多了点。

    上一次是远射。这一次当然是空轰炸,上一次是复杂流畅的地面传递,这一次当然轮到定位球发威。

    前场左路,卢伟熟悉的肋部,距离球门直线距离大约28米左右。

    整场都在忙碌。整场运气不佳的尤墨,这种时候依然面带微笑。

    没有什么能比愉快的比赛,更值得高兴的了!

    卢伟的传球又高又飘,目标压根不是人群几进几出的家伙。

    等到所有人看清楚皮球落点后,心顿时一惊!

    巴拉克?

    又是他?!

    似曾相识的情况,再次重演。一直以重炮手形象出现的家伙,已经华丽转身,成为帮他人作嫁衣裳的绿叶。

    右路底线处,几乎和上次助攻一模一样的位置,巴拉克高高跃起,准确地用前额正部位,命了速度不快的皮球。

    尤墨在纠缠起跳,身体几乎是斜着出现在半空,就这样,他依然能收腹,甩头,顶出了个速度奇快的高空轰炸!

    巴拉克喘着粗气,躺在地上,确认了眼网窝的皮球后,仰头看天。

    十一月的莱茵河上空,有寂寞的白鸽一群,缓缓飞过。

    这样一场比赛,结果不出赛前所料。

    只是,过程在外行看来不合格,在内行看来有料可挖!

    库卡,巴拉克。

    上半场进攻缺乏威胁不说,美国人居然不选择身旁空当处的队友,强行带球换边,以至最终失误导致丢球!

    这种表现,再联系上两人整个上半场都貌合神离的表现,无疑能说明问题。

    看似良好的更衣室氛围,出现裂隙了!

    在外人看来,已经到了互不传球境界的双方矛盾,即使更衣室里被主教练强行压下,也仅仅是治标不治本。如同隐隐若现的当家球星之争一样,悬在空,等待进一步验证!

    巴拉克一直以来的形象,都是谦和有礼,谈吐有节,这种家伙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了下半场甘当绿叶的举动,也会被认为是在隐忍而已。

    两人为何会有矛盾?

    黑泽龙之的评论上写的清楚明白。

    库卡是在尤墨的帮助下,才重新找回状态的。心的感激之情怂恿着他,让他无法容忍。

    有人居然敢挑战自己心的老大?

    如果是以前的巴拉克,在看到这些评论后,肯定会有些冲动,想找个记者来聊一聊自己真实的想法。

    可惜。被接连不断的刺激,给弄的心神不定的家伙,实在是有心无力。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期望太高,给自己压力太大。他只是觉得,同为年轻人,为何在场上场下。区别都这么大?

    更衣室的老大,球队的精神领袖,真的是他能承担的位置吗?

    带着这些疑问,他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出现在普法尔茨大学附近,那所让他有些陌生的别墅前。

    张开双臂的观景走廊吸引着他,让他没有在院子里多逗留一会,就直接敲响了虚掩着的大门。

    结果,意想不到的家伙给开了门。

    库卡!

    “咦。这么早?”美国人先发制人。

    “你不也是!”德国人不甘示弱。

    “我能和你一样?”美国人拉开彼此差距。

    “怎么就不一样?”德国人不肯承认。

    “我未婚妻是他们经纪人!”美国人洋洋得意。

    “好吧,你赢了。”德国人坦然示弱。

    “算啦,也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对了,你和我表妹怎样了?”美国人同情心顿起,一脸关心状。

    “还能怎样,能保持若有若无的联系,我就心满意足了。”德国人表情暗淡,索性站住了。靠在大门上。

    “你不进来帮忙?”美国人同情心一晃而过,大惊小怪。

    “呃。好吧。”德国人搞不懂对方的脑回路,双手一摊,快步进了房间。

    一进客厅,除了江晓兰客气了两句,其它人都开始毫不客气地使唤起来。

    “巴拉克,帮忙扒头蒜!”

    扒蒜。什么高深技术活?

    “巴拉克,豆角掐头去尾截成小段!”

    这个不错,指挥得当。

    “巴拉克,把切好的肉丝腌制一下!”

    天呐,是人干的活吗?

    “巴拉克。凯瑟琳还没追到手?”

    好吧,现在就去追!

    晚宴没有像老外般,弄个派对,搞点酒水自助餐就交待过去,而是传统的国内家宴。

    没有足够大的桌子,就分成了两处,球员们一桌,女人孩子一桌。最后依然还有些拥挤,兰管家只好让某些甘当小弟的家伙们,领着几个调皮的孩子,在客厅又开了一桌。

    所有人一开始都有些不习惯这种吆五喝六的聚会方式,结果,几杯酒一下肚,话题一聊起来,氛围立马就出来了。

    派对,追求的是公共场合的私密空间,眼前这种方式,追求的是更衣室般的氛围。

    放松,搞笑,夸张,叫板

    所有的一切,都让他们产生了化上的认同感。

    晚上八点过,宴会缓缓散场。

    所有人,看着满屋子狼藉后,才恍然明白。

    让主人付出如此大的劳动,比花钱请大家享受别人的服务,更值得客人们骄傲!

    “居然让o的女人亲自下厨给咱们做饭,这份心意够你小子还的了!”

    莱因克走到巴拉克背后,搂住他的肩膀往外走。

    “是啊,早都还不起了。”巴拉克对这异样的亲近有些不自在,心底涌上一层莫名的伤感。

    “不一样,你在他心,和别人不一样。”莱因克早料到他会有此回答,搂住他的肩膀用了点力,步子也加快了。

    “为什么?”巴拉克的疑问一直存在心头,此刻抛出,依然没指望能获得真正的答案。

    太久了,除了当事人,还能有人知道答案吗?

    “这个赛季结束,你大概就知道了。”莱因克沉默了一会,瞅着已经到了院子里,才轻叹口气,开口。

    “难道?”巴拉克心涌上了不祥的预感,开口时居然有些慌乱。

    “嗯。”莱因克点了点头,目光抬起,寻找满天繁星,消失了的月亮。

    “真的吗?有确切消息?”巴拉克依然不死心,只是问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

    “所以说,永远还不了的话,就忘了吧。当成生命的奇遇,留在回忆里。现在,做好该做好的事情,就行了。”莱茵克声音有些哽咽,抬起的手,最终揉在了眼睛上。

    “去哪儿,该不会是?”巴拉克心慌乱开始升级,几天没睡好觉的脑袋有些迷糊。

    “英国吧,应该。”

    “他自己愿意的,还是俱乐部?”

    “俱乐部。这种事情太平常不过,行了,男人哭起来会很丢人。”

    “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