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轮联赛不败,10胜4平积4分排名德甲第二。这种成绩出炉,除了震惊整个欧洲外,一个意想不到的称号,挂在了凯泽斯劳滕头上。

    “五大联赛历史上第一个十四轮联赛就保级成功的升班马”

    能用这种搞笑的噱头来形容黑马,是欧洲人闲散生活惯用的调味剂。

    不过,说的也是实情。

    五大联赛基本都是这样,保级线一般都卡在每轮能拿一分的水平线上。超过,保级无忧,低了,要看运气。

    4分到手,凯泽斯劳滕整座城市都躁动了。

    要知道,他们最辉煌的年代,仅仅是德国闻名而已。放眼欧洲五大联赛,他们的知名度微乎其微,成绩也一直不堪入目。

    眼下成绩虽说夸张,后面怎样也很难说,可即使状态有所滑落,名次随之下降,也无伤大雅了!

    德甲红魔的名气已经在欧洲范围内打响,这赛季只要能保住前6,获得欧战资格就行。下赛季无论是球队还是俱乐部,都会产生巨大的吸引力!

    一支球队,能让所属城市和球迷们主动给他们减压,降低所有人的期待,这种待遇也算亘古奇闻了。

    当然,一片赞赏声,也有杂音。

    输给他们的勒沃库森队,以及被巴西国内奚落很惨的泽*罗伯托,跳了出来,摇旗呐喊。

    巴西人显然被主教练摁了一个星期,才算逮着机会发表言论。

    “如此年轻就如此阴险,我想不出他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许他生活的国家,所处的环境也是如此吧,惯用阴谋诡计来让人难堪。”

    主教练道姆自然心不服,不过观点没有弟子那么激进。

    “没什么可谈的。对手的老到成熟超出了我的想象。不过,下次再遇见的话,剧情不会往他们希望的方向发展了!”

    这种时候的评论虽然有些偏离新闻时效性,可在还有一周多时间就要榜首大战前放出,还是吸引了足够的目光。

    来而不往非礼也,尤墨这赛季是出头鸟当惯了。有问必答。

    “24岁的年龄还如此不成熟,看来皇马失败的经历没能给他足够的教训。巴西我待过两年,那里的人们的确热情爽朗。不过,**问题也够严重的。”

    雷哈格尔也果断下水,嘴仗打的不亦乐乎。

    “现在还拿勒沃库森来说事,也太迟了点。老实说,他们的技术我很欣赏,可我更追求气质上的东西。下次再见的话,剧本是谁写的?”

    这一波口水战也算声势浩大。整个德国不乏勒沃勒森的同情者,跳出来蹦哒,用一副坐看好戏的姿态,期盼拜仁幕尼黑把黑马打成筛子。

    埃尔伯当然闲不住了,他和球队都取得了一球胜利,自然有充足的底气来发表言论。

    “在我看来,第16轮联赛过后,所有关于黑马的传说。可以到此为止了。很遗憾,但没办法。这就是竞技体育。年轻人不知道其的残酷性,老家伙们应该多提醒提醒他们。”

    目前进了10个,依然落后两球的家伙,还击的很快。

    “年轻人不惧怕残酷性,才能超越自我,突破前人成绩。埃尔伯最近看来有些羡慕凯泽斯劳滕取得的关注。要不,我和主教练说一说,让他冬季转会过来?”

    双方都有叫板的资格,双方背后都有足够的支持者,这一轮嘴仗过后。整个德国媒体,包括消息灵通的欧洲媒体,都无比关注起第16轮联赛来。

    该死的15轮,快点过去吧!

    想快点过去的第15轮联赛,显然不能遂愿了。

    连续客场之旅的凯泽斯劳滕队,遇到了意想不到的考验。

    这一轮他们的对手是杜伊斯堡队,如果可能的话,他们还想加上个主裁判!

    其实按道理说,如此状态火热的升班马,早就应该成为某些人的眼钉了。所谓的不利判罚,也应该早就出现才对。

    为何一直到联赛第15轮,他们面对弱旅的时候,才突然冒了出来,科尔曼有话要说。

    “当值主裁判又一次在挑战所有人的耐心。这名叫‘古铁雷斯’的42岁年轻裁判,一向以出牌多著称。不过,如此密集的哨声,如此倾向明显的判罚决定,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一切的背后,有着怎样的隐情!”

    “下一轮联赛的重要性,所有人都不会忽略。这种状况下,无论是被激怒,还是因为红黄牌缺阵,都是拜仁幕尼黑最想看到的结果!”

    “我这么说,赛后肯定要交检查,不过,无所谓了。在德国,这种事情是在挑战国家尊严,如果这种时候我不发出声音表示抗议,那我即使熬到顺利退休,也会在懊悔度过余生!”

    “看吧,黄牌加点球!拉钦霍已经收脚,是对方煞不住车朝他撞了过来,最终才倒地的,我不明白,这算是危险动作,还是故意犯规?”

    “古铁雷斯双手一摊,表示他很无辜。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我想,任何有良知的裁判,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衡量一下,用一辈子的名声,去换取眼前的利益,值不值得!”

    “好了,上半场结束。子虚无有的禁区内犯规,给了杜伊斯堡在场结束前改写比分的机会。1:0的比分,应该能让某些人心情愉快地打个响指吧!”

    “这万恶的肮脏交易!”

    面对不利判罚,指望球员教练能保持心平气和的状态,显然有些强人所难。

    这场比赛,凯泽斯劳滕队的所有人,从一开始的惊诧,到后来的愤怒。直到最后明白有人搞鬼的事实后,变得沉默。

    这种沉默,充斥的是无奈。

    面对铁心黑到底的裁判,无论主教练还是球员,在当前情况下都是彻头彻尾的弱者。能保持沉默,不让对手真正的目的得逞。即使输了比赛,也赢得了打翻身仗的机会。

    一切,都在放大镜下,没有人,能真正逃脱!

    上半场一结束,雷哈格尔就打了个电话给俱乐部主席昆茨,详细交待了具体应对办法后,缓步进入更衣室。

    然后,刚推开门的他。听到了难以置信的声音。

    “拉钦霍,你已经累积黄牌打不了下一场了,对吧。那这样,隐蔽一点,远离禁区,把自己送下场。”

    除了他,所有人也在发呆。

    有怂恿队友主动拿红牌的吗?

    这家伙是在开玩笑吧?

    或者,是气疯了?

    巴西人并无队友想象激动。仿佛意识到什么的他,疑惑开口。“那比赛的胜负?”

    尤墨抬头看了眼雷哈格尔,微一点头,目光转回,沉声继续说道,“没关系,我们现在只落后他们一分。输一场无所谓。下一场的重要性远远超过这一场,而且,这一场不把事情闹大的话,整个下半赛季,咱们都没有好日子过!”

    “还有。你们脸上激动的时候,心里保持冷静。尽量用一些规则允许的动作,多向裁判抱怨,但不要用粗口。”

    “对了,拉钦霍,尽早,明白我的意思?”

    巴西人喘着粗气,仿佛自己成了扛炸药包的战士,睁大了眼睛,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的话讲完了,boss,该你了。”

    尤墨的话音一落,所有人才注意到认真旁听的主教练。

    雷哈格尔显然关注点和他们不一样,一开口,就让所有人楞住。

    “好办法。不过,你说我们只落后他们一分,输一场无所谓,是个什么意思?”

    “每一场比赛,即使输,我们也不能两手空空的回去。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希望大家理解。我们是黑马,让整个欧洲都兴奋不已的黑马,有没有兴趣一黑到底,让所有人再也认不出来?”

    一片怒吼之后,雷哈格尔的声音幽幽响起。

    “如果生在乱世之,你的成就绝对会更让人吃惊。”

    剧本已经编好,演出开始顺利进行。

    比赛第52分钟,再次一脸无辜撞倒对手的拉钦霍,被犹豫的古铁雷斯两黄变一红罚下。五分钟后,库卡在禁区里略显夸张地倒地,被主裁判继续无视。

    比赛第62分钟,披挂上阵的卢伟,面临的已经是相对宽松平衡的比赛环境了。

    不过,早有打算的家伙们并不准备罢手!

    杜伊斯堡队踢的志得意满,面对对手的挑衅当然不会有好脾气。一次相对正常的身体接触后,尤墨起身怒目而视,对手迅速顶上!

    两人最终在双方球员的抱怨声被主裁判拉开,最终一人得到黄牌一张。

    卢伟在比赛第5分钟带球到了左路大禁区外,被对手毫不犹豫的铲倒后,忍着疼痛迅速起身,最终扬起的拳头却没有落下,结果依然是一人一张黄牌。

    比赛继续失控。

    巴拉克在场头球争顶,手臂打在了对方脸上,见对手痛苦倒地后,一脸无辜地被对手围住,最终他拿一张黄牌,对手拿了张黄牌。

    终场前,施容博格右路侧后方铲倒对手,面对暴怒的家伙,他只是耸耸肩膀双手一摊,就准备往回跑,结果依然是一人张黄牌。

    比赛最终结束于0:1。

    1张黄牌,一张红牌,5次吹停比赛,12次争议判罚。

    自觉演出成功的古铁雷斯,最终接到了让他面如死灰的电话。

    裁判纪律委员会。

    立即,马上,停止手头一切事务,汇报最近一切行踪,24小时内出现在柏林总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