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然大波!

    这一次,再无任何争议。

    所有的关注媒体,业内人士,民间高手,一遍又一遍地看完录像之后,答案出奇的统一。

    裁判,决定了整场比赛走向!

    无论是数据,还是最终结果,抑或是明眼人一看便知的比赛背景,都让人有充足的理由,来说明自己的观点。

    尤其是凯泽斯劳滕在下半场不屈不挠的表现,很容易就搏得了所有人的同情,上半场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无形就被放大,波及全场。

    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何立场,都不敢顶风作案,冒出个“不”字来。

    包括幕尼黑媒体,拜仁俱乐部,都在努力撇清关系,省得被人迅速染黑。

    整个欧洲都在关注的超级黑马,居然被裁判黑成这样,受损的明显是整个德国足球形象。这种代价实在太大,无论是谁,都无法独自承担后果!

    意识到一这点后,接到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电话的裁判委员长再不犹豫,迅速公布了当前处理情况。

    暂停当值主裁判一切对外事务,接受调查。

    老实说,这么快就把处理决定公布,确实有些出乎媒体们的预料。按他们的理解,事事都要走程序的德国社会,不应该有这么高的效率。

    眼前状况的发生,让所有人感慨之余,暗暗心惊。

    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升班马,居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拜仁幕尼黑俱乐部,主席办公室。

    “到底,是谁他么干的!”

    鲁梅尼格一拳头砸在办公桌上,一堆件随之散落,飘浮在半空。慢悠悠坠地。

    赫内斯的心情也和这堆件一样,经历了神彩飞扬的飞舞过程之后,落在了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怎么说?

    “是您大公子约内利的主意”?

    或者?

    “是我监管不力,让他为所欲为了”?

    再或者?

    “主席您消消气,应该不会调查到您头上的”?

    鲁梅尼格眼睛微微眯起,语声变尖。“什么意思?知道,没法开口?”

    赫内斯艰难地抬起头,看了眼马上要喷火的眸子,于是又缓缓低下。

    “难道?”鲁梅尼格声音带了些慌乱,紧紧按在桌子上的手在微微颤抖。

    “是的。”赫内斯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重重点了下头。不过很快,头又抬了起来,“大公子正在巴黎度假,应该不会有人怀疑到他。”

    “是。对,有道理!怀疑不到,都他么的,在怀疑我!”鲁梅尼格像是被人一下子掏空了一般,软在椅子里,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

    桌子上的电话适时响起,惊的两人同时一个激凌。

    “接。”鲁梅尼格闭上了眼睛,额头上的青筋慢慢消失。脸色变得苍白。

    赫内斯脸色也不好看,拿起电话之后。迅速变得更加扭曲,一堆“是是是”之后,想把电话递给鲁梅尼格,结果发现对方眼睛依然没有睁开,于是只能作罢。回了一句:“主席先生刚刚出去!”

    挂了电话,赫内斯定了定神。才止住头晕目眩的感觉,“弗朗茨陛下已经开完会了,正在赶往俱乐部,预计两小时之后到。”

    “说一说吧,如此愚蠢的行为。是怎么让他兴高采烈地想出来的?”鲁梅尼格双手捧住额头,大拇指揉着太阳穴。

    “大公子毕竟年轻,有些心高气傲也是正常。我一直有和他说,这种事情要趁早,结果他不听,说要等到对方飘飘然的时候,才”赫内斯心思稍定,细细解释起来,

    没说完,就被对方粗鲁打断,“之前那场跑酷比赛,那个叫吕奎的家伙,是他朋友吧?”

    “是的。那件事情已经无人再提,应该不会有负面影响了。”赫内斯面带难色,心暗暗叫苦。

    “对,没人再提!他怎么不自己去,让人打一顿回来?”鲁梅尼格怒火渐燃,手伸往桌子上的电话。

    “大公子没带手机”赫内斯嘴唇发青,仿佛开了空调的房间,依然不能阻挡昨夜南下的寒流一般。

    “晚上的比赛,提前叮嘱下特拉帕托尼,喊那帮废话多的家伙们,老老实实说话,被人揪住把柄别怪我翻脸不认人”鲁梅尼格颓然后仰,闭上眼睛,声音越来越低。

    “其实,昨天的比赛,也就上半场有些”

    赫内斯尝试着开口,还没说完,又被打断。

    “有个屁用!总理都打电话了,还能有商量余地?”

    “我的意思是,下半场会不会,是凯泽斯劳滕故意”

    “什么意思?”鲁梅尼格猛然睁开眼睛,直直地望着对方。

    “大公子不会如此鲁莽,应该是古铁雷斯昏了头,才会一直那么干下去。”赫内斯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迅速眨了两下,继续解释,“结果,您看结果。下半场他们心思根本没在扳平比分上,这种状况表面看起来正常,实际上,如果他们扳平或者反超,这件事情影响还会那么大?”

    “还有,那个巴西人,只要拿一张黄牌,下一轮联赛就出不了场。于是,下半场的时候,他们一个个的申请黄牌。结果他先红牌下场,后面继续冲突不断,黄牌一堆,却再也没人两黄一红,或者直接红牌出场!”

    “他们损失了什么?除了比分,还有什么?”

    “他们得到了什么?全欧洲的同情,德国总理的电话!”

    贝肯鲍尔,鲁梅尼格,赫内斯。

    人坐在空旷的会议室,门窗紧闭,再无其它人。

    赫内斯没敢隐瞒什么,即使瞧见鲁梅尼格脸色不善。

    贝肯鲍尔面沉似水,仿佛没有怒气的脸上,手拄着昴起的下巴,这让他微眯着的眼睛,让人打心底发冷。

    一直没变的姿势和面部表情,在说到有关于凯泽斯劳滕可能是故意输球的时候,手臂突然放下,眼睛猛然睁开,其的锐利的光芒,让故事讲述者赫内斯语声一顿,磕巴了两下,才算讲完。

    反倒是鲁梅尼格,仿佛忽然收获灵感一般,声音陡然底气足了起来,“假球?他们在打假球?能不能?”

    “是的,那样的话,你有勇气一起站出来,承认操纵比赛吗?”

    贝肯鲍尔声音冷冷的,脸都没有转向他。

    鲁梅尼格脸色迅速变的铁青,起伏的胸口不敢幅度太大,于是只能加快呼吸频率,这让他看起来像个心脏病即将发作的病人。

    “您怎么看?”赫内斯察觉到空气即将绽放的火药味了,于是更加小心翼翼。

    “有意思。照你这么说,是雷哈格尔指挥弟子们,配合裁判,在整个欧洲观众面前,演出了一场?”贝肯鲍尔声音变得饶有趣味,仿佛眼前面临的不是一场危机公关,而是一幕开场大戏。

    “雷哈格尔?那个顽固不化的老头,应该不会有这么灵活的头脑!”赫内斯眼睛突然一亮,脑海划过两个字眼。

    阴险?

    “你觉得,应该是谁?”贝肯鲍尔显然已经有了答案,眼睛微微眯起,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

    “o?”赫内斯丝毫不敢放松,配合演戏一般,提出答案。

    “既然知道,何必问我?”贝肯鲍尔显然并不满意这个答案,或者,只是说出答案的人。

    “您打算怎么处理此事?”鲁梅尼格沉默已久,再开口时,声音有些艰涩。

    “约内利找来,我和他谈谈。剩下的,看他的态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