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与斯图加特的比赛最终结果于1:1。绍尔在下半场过半时,利用一次前场任意球直接破门,算是把比分拉回一个比较能接受的范围。

    整场比赛,拜仁队的不在状态几乎人尽可见。身为德甲班霸,主场作战的他们,居然在射门次数和控球率上均落后于老迈的斯图加特队!

    重压之下的这种表现,球员其实有些无辜。

    当然,即使有人憋了一肚子火,也不敢在这种时候乱讲话。

    “个人认为发挥还不错吧,可能大家的期待值太高了一些。别忘了,对手可是老牌劲旅斯图加特队。没能在射手榜上拉开差距我很遗憾,不过还好,下一场比赛我还有充足的机会,在凯泽斯劳滕身上找回状态。很明显他们经受了不公正待遇,希望事件尽快水落石出吧。”

    埃尔伯已经收敛许多的评论让记者们顿觉无趣,纷纷把目光转向喜欢发出杂音的家伙。

    “我最痛恨搞暗厢操作的家伙,被我逮到的话,会让他好看!”

    巴斯勒显然没有接受采访的心情,扔了一句狠话出来,嘴就紧紧闭上了。仿佛一旦被撬开,会有石破天惊的言论出炉。

    “还不错,大家的发挥。当然,注意力都有不同程度的偏移。没办法,这种事情发生,所有人都觉得遗憾。我们需要的是一支完整健康的德甲红魔当对手,不然的话,击败他们也会觉得胜之不武!”

    特拉帕托尼早有准备的应对有点转移视线的味道,记者们没有轻易放过他,一大堆问题接踵而至。

    意大利人脸上有些不耐烦,再度开口时。已经没有详细解释的兴趣。

    “我没有瞧不起他们,这不是一个主教练该有的态度。同样,他们受到的对待不可能和我们有关系!用脚趾头想一想,也知道这种时候这么干,会有多大风险!”

    这样的解释不可能让记者们满意,可身为名帅。耍耍脾气的资格还是有的。赛后新闻发布会的下半场,特拉帕托尼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能把主教练问的无话可说,所有好事者们也觉得功德圆满,事情于是告一段落。

    所有人,开始期待已经介入调查的德联邦议院下属调查委员会。

    第二天上午,拜仁幕尼黑俱乐部,主席办公室。

    贝肯鲍尔坐在并不属于他的办公桌前,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看似一脸轻松。实则手脚打颤的家伙。

    鲁梅尼格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可声音刚出来,凌厉的眼神就扫了过来。随后,眼神准确的信息让他悻悻然推门出去。

    “感觉如何?”

    继续沉默了两分钟之后,约内利仿佛已经快站不住了,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身体也有些摇晃。终于,救命稻草一般的问题抛了出来。

    “是的。我的确,小瞧对手了。”

    回答完毕。约内利呼吸有些急促。

    “你该去锻炼一下身体了,这种抗压能力,做个替补球员都不合格。”贝肯鲍尔依然面无表情,声音里的冷漠让对方惊疑抬起了头。

    “是,是的。您说的是,我是疏于身体锻炼了。让您的期待落了空。”约内利紧紧咬住下嘴唇,苍白的脸色,泛起了一层异样的红晕。

    “打算怎么做?”

    冰冷的声音有种让人绝望的味道,约内利实在是忍受不住心的恐惧,再开口时牙齿都有些打颤。“您,是打算,不,不会的,我,如果被调查,那俱乐部”

    “拿俱乐部当挡箭牌,你们父子看来把这当成自家产业了。”贝肯鲍尔脸上居然有了一丝笑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对方。

    “啊?”

    约内利彻底呆住,一股冰凉的感觉,从脚底迅速延伸到后脑。思维已经被冻僵一般,和整个人一起呆立原地。

    “难道不是吗?绑架俱乐部形象,把所有人当成你的工具,为你所用。我不明白,谁给你的权力?”

    贝肯鲍尔话音未落,面前的家伙已经“扑通”一声,瘫倒在地。

    外面等候的鲁梅尼格仿佛预感到了什么,看见门被推开,立即闪身进去。

    冷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渐行渐远。

    “太软弱了,你应该多锻炼锻炼他。”

    风雨飘摇,96至9赛季德甲第16轮联赛,终于到了比赛日。

    之前一周的时间,随着联邦议院调查委员会的介入,细节开始逐一公布。

    来历不明的10万马克,身份可疑的间人,混迹于裁判与商人之间的掮客

    随着停职接受调查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德国足球,仿佛都在经历一场80级地震。国家机器的强大,在这种时候让所有心头发虚的人,同时感受到彻骨的凉意。

    罪名不可能只由替死鬼来承担,这一点,已经成了看热闹人们的共识。

    只是,背后能逮住多大的鱼来,目前还有争议。

    地震的重灾区,裁判委员会,果断在这一轮联赛,全部使用了外国裁判。

    其实,所有人也都明白。

    这种时候的这种措施,只能算是面子活了。

    给个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有任何倾向性!

    国家二台的演播室里,盖德*穆勒和斯米特尔情绪都不错,一脸轻松的表情和严肃的话题有些违和。

    “足球竞技的争议判罚,永远是个抹不去的话题。我们能理解裁判员无意识之犯的错误,可无法忍受故意而为带来的伤害。所有的竞技运动,公平的规则,以及公正的判罚,是需要用最大努力去维护的神圣使命。忽略这一点,这项运动的寿命,或许就已经走到了头。”

    “是的,那些嚷嚷着误判也能成为经典一部分的家伙们,大概从来没有经历过,身为当事人,在那种情况下绝望透顶的心情!”

    “尤其,是整场比赛都处于这样的心情之下!”

    “没错,经历过这种噩梦般的比赛,年轻球员们会对自己从事的运动产生深刻的怀疑,或许,人生的道路都会因此偏移!即使是身经百战的老家伙们,面对这种让人绝望的局面,大概也会有心无力,甚至萌生退意!”

    “场上这支凯泽斯劳滕队还是值得称道的,他们在整场比赛,并没有用更极端一些的方式表示抗议,所有的行为,依然在规则允许范围内。”

    “雷哈格尔一向以治军严格闻名,场休息时的更衣室,大概会响起他严厉的声音!”

    “是的,那种情况下的主教练,同样会心生无力。可危机已经发生,尽量减少伤害,适当引导球员情绪,是理智状态下的主教练,所能做出的最佳选择。”

    “嗯,但愿这场比赛,他们依然能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

    “不光是他们,拜仁幕尼黑俱乐部同样受到不小的影响。这从上一轮联赛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不佳状态,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没办法,这种事情就是这样。被人怀疑的感觉,并不比被人委屈的感觉强多少。球员即使想用场上表现来证明自己,也得保持专注无比的注意力才行。赛前暴出这种禁忌话题,所有人的心思不可能还停留在比赛上!”

    “双方恩怨已经升级的情况下,主教练应该努力把球员的注意力放在比赛上。否则的话,比赛又将呈现季前热身赛那种状况。”

    “但愿吧。不过,那场比赛距离现在仅仅个多月而已,想要忘却,明显是在强人所难。”

    “嗯,用竞技来决胜负,是我们良好的愿望。不过,那场比赛结束后,谁能想的到今天两队的对决背景?”

    “哈哈,世事难料嘛!”

    “话题一扯起来就收不住,让我们看一看双方的首发阵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