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因克,布雷默,鲁斯,卡德勒奇,施容博格,巴拉克,克利斯托夫,莱希,布克,尤墨,谢里。

    卡恩,马特乌斯,林克,巴贝尔,利扎拉祖,巴斯勒,绍尔,杰里梅斯,萨利哈米季奇,埃尔伯,齐格勒。

    弗里茨*瓦尔特体育场内,45000名观众在比赛前集体起立,用整齐嘹亮的歌声欢呼完他们心的英雄后,继续用整齐的嘘声,伺候高音喇叭传出的一个个名字。

    在他们心,上面的是天使,下面的是魔鬼。

    不过,天使与魔鬼的表情看起来都差不多。

    严肃,平静,沉默。

    赛前双方主教练握手示意时,意大利人已经没有上次时的意气风发,疲惫不堪的脸上,眼神混浊。和他恰恰相反,本该以受害者形象出现的雷哈格尔,双目有神,表情轻松自如。

    这场比赛,从赛季初就开始热炒,从德国炒到了欧洲,从球迷炒到了街头巷尾,从比赛炒到了战争。直到此刻,真正开始的时候,所有人的心理,难免会有些异样的情绪。仿佛多年渴求的愿望,一朝达成时,那虔诚的心。

    时间随着飘落的小雨一起,吹响了悠长的哨声。

    199年12月5日,晚点0分。

    双方首发阵容已经被分析完毕,两位老解说观点比较统一。

    凯泽斯劳滕没有被自己的战绩迷惑,即使在主场,他们依然把上半场基调定为防守,下半场才是真正的反击。

    拜仁幕尼黑显然没有以豪门态度小瞧对手,最强阵容,带伤上场的绍尔和轮换两轮后出战的马特乌斯。是把对手当成真正竞争对手的直接体现。

    只是,在分析两位名帅战术风格的时候,在雷哈格尔这里产生了不小的争议。

    “在我的印象,凯泽斯劳滕本赛季仅有两场比赛首发阵容是相同的,这说明主教练在用人方面更多是从比赛角度考虑。简单点说,就是什么样的对手。用什么样的人。”

    “那只是豪门主帅才能拥有的幸福烦恼。雷哈格尔家底太薄,之前不断变换首发阵容,显然只是锻炼年轻人的长远打算。想想看,一套阵容走到现在的话,先不说成绩,光是特点,就被对手摸个底朝天,更何况随着比赛场次越来越多,因伤减员的可能性也会越来越大了。”

    “以特拉帕托尼谨慎细致的性格来看。雷哈格尔就是换一堆叫不出名字的家伙出场,他依然是先试探,再决定主攻方向,最后才大举压上打破场上平衡。这支拜仁幕尼黑看似进攻阵容豪华无比,其实骨子里依然走的是防守反击的老路子。”

    “还是要看什么样的对手。凯泽斯劳滕在他心目,绝对能够划到主要竞争对手那一栏,谨慎小心是必须的。而且,赛前暴出这样的事件。球员球状态受影响是必然的,这种状况下。双方似乎上半场都不会一上来就采取主动?”

    “目前来看是这样的。比赛已经开始十分钟了,双方连一脚能形成威胁的射门都没有!”

    “雨天作战的情况下,双方后场处理的都比较简洁干净,同时,也给进攻组织带来不小影响。”

    “嗯,后场起高球太多的话。场容易陷入乱战。不过,好像从对抗能力来讲,拜仁幕尼黑依然稳居上风?”

    “确实。克利斯托夫,莱希,布克。人的身体都不够强壮,o年龄太轻,巴拉克高水平比赛依然缺乏,指望他在组织进攻的同时,还能有对抗不错的发挥,显然有些强人所难。”

    “或许,他应该踢的更简洁一些?”

    “是的,比赛有时候就这样,设定的目标越想完成,就越达不到理想的要求,最后反而把自己的状态搞丢。”

    “他们和多特蒙德那场比赛,其实是个很好的范例。全场高压逼抢的情况下,抓住对手犯错或者乱战更容易出现的运气球,会不会更好一些?”

    “或许吧,看他能不能及时调整过来!”

    “还有,你发现没。这场比赛,没有预想的火爆!”

    球场上分工不同,要求也不同。

    进攻组织,好比绣花,身体对抗,好比打铁。巴拉克是打铁出身,被凯泽斯劳滕相,也是因为铁打的身材,过硬的脚头。

    可是,随着球队风格越来越倾向于地面进攻,他的主力位置越来越稳定,进攻的想法,也随之水涨船高。

    他和库卡的成功合作,让所有人眼前一亮的同时,在他心里,也造成了不小的震动。

    瞧,绣花我也行!

    慢慢地,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他都开始倾向于锻炼自己的组织能力,磨炼自己的脚下技术,在比赛,更多地以辅助者的身份出现,负责梳理进攻,制造杀机。

    这种感觉,有点像男女初见时,好感丛生的阶段。

    满眼都是对方的优点,满心都是优点带来的愉悦感,整个人,如痴如醉,意乱情迷。

    今天这场比赛,拜仁幕尼黑进入状态依然偏慢。开场的十分钟左右时间里,对方的逼抢并不凶狠,他有还算充足的时间,去思考,梳理,组织。很快,潜意识里就形成了看法。

    对方不怎么样!

    一旦形成了这种看法,他在球场上的跑位选择,就开始被动起来。

    谁都知道,干脏活累活的家伙,是冲在第一线的。拿针绣花的家伙,是隐藏在苦力们身后,随时准备接住皮球,策划进攻,制造机会的。

    两位老解说的眼光非常毒辣,他们一眼就看出来问题所在了。

    高水平比赛经验缺乏,阅读比赛能力不够!

    简单点说,现在场上的巴拉克。是既发挥不出核心作用,又不肯主动降低身份干脏活。

    缺乏火药味的状况,尤墨从开场没多久,就察觉出来了。顺便,原因也被他找到。

    拜仁慕尼黑是不敢,凯泽斯劳滕是忘了。

    前者很容易理解。

    绑架了德国足球形象的凯泽斯劳滕队。现在就像一只刺猬一般,摸不得,碰不得。即使是国外裁判过来执法,也不可能在赛前忽略双方背景。这种状况下,判罚会在尽量公正的基础上,偏向于主队。

    所谓的,找补。

    后者则有些扯淡!

    不过,仔细想想也属人之常情。

    任何理智的家伙,在委屈被众人知晓。沉冤即将得雪的时候,都不会采取不依不挠,得寸进尺的行为。

    简单点说,是本场沉默老实的对手,让他们忽略了比赛的复仇目的!

    人人都痛恨狂傲的对手,都希望**丝能够打脸龙傲天。可在面对老实人的时候,很多心软的家伙,却往往下不了手。

    而且。吸引了足够仇恨的古铁雷斯,在他们眼里已经是个可怜虫了。这让他们心顿时觉得:大仇已报!

    却浑然忘了,如果比赛如此发展下去,渐渐找回状态的对手,会用竞技的手段击败他们,再用胜利者的姿态,去假惺作态地安慰受伤的失败者!

    当恶人。主动挑起战争,这活对其它人来说有点难度,对于从小爱打架的家伙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当然,要隐蔽。要目标明确!

    比赛第16分钟,拜仁幕尼黑场组织进攻,巴斯勒拿球,过线后开始加速向前。

    尤墨在赛前录像研究,投入最多注意的,就是这家伙。顺便,也发现了他一个比较明显的特点。

    喜欢在有空当的时候,过完人再传球!

    这种状况,对于速度与技术俱佳的场球员来说很正常,好比篮球场上的控卫一般,过人后的传球,明显比简单的传递更容易形成威胁。

    注意到这一点后,尤墨在场上的位置,总是出现在他身后不远处。刚开始的时候,巴斯勒在队友的提醒下还是提高了警惕的,可余光观察到对手一直没有行动后,就渐渐不当回事了。

    启动,加速,急停,虚晃,变线,过人,一气呵成之后,巴斯勒准备传球的脚,重重踢在了身后横过来的腿上!

    犯规!

    德国野兽当时就是一楞,反应过来之后急忙用手势朝西班牙裁判辩解。

    老实说,这种犯规完全够不成给牌的标准,可外来的和尚显然在赛前被灌输过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犹豫了一下,手还是伸向了胸前。

    黄牌!

    尤墨伸出去的小腿被踢到了半空,倒地实在是没办法的选择。他到不会来回打滚以求表演效果最佳,可就是这种不抱怨,不夸张的表现,反而容易引起裁判的好印象!

    这才是犹豫之后最终给牌的主要原因。

    可巴斯勒哪管这些,双手抱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并不能真正遏制心的怒火。这让他本来被人强制压下的暴脾气,开始燃烧!

    比赛第21分钟,尤墨没有像上次一样出现在巴斯勒身后。而是在他还没有接球之前,就靠了过来。

    这是个后场的球门球,落点刚好在巴斯勒的控制范围内。

    这一次德国野兽动作干净利落,单手推了一下尤墨的肩膀,顺利起跳,把皮球顶给了队友。

    “以为我要停球?傻x?”巴斯勒在这一回合占了上风,落地时不忘嘲讽。

    “是啊,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小。”尤墨后退两步稳住身形,回敬一句后,扭头奔球而去。

    “都他么干什么呢,加快点节奏!”

    卡恩的咆哮声在两人身后响起,暂时缓解了巴斯勒暴涨的怒气。

    “走着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