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克的办法实在平平无奇。

    任何一个处于这种情况下的球员,都会有这种想法。

    和其它人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说出这句指令之后,他明白了一些事情。

    他是场上核心,球队大脑,在需要做出决定的时候,在球队危急的关头,不能后退,不能用没有办法表示无奈,不能用正在思考来逃避责任,不能拿时间快到来带领大家一起期待运气!

    办法,即使笨拙,即使人尽皆知,即使最终收获失败,也没什么关系,那些东西场下再去讨论成败得失,再去研究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现在,场上,听我的!

    所谓的核心,其实就是责任。

    能坦然面对指挥失误,办法不灵,执行不力,这样的核心才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

    无论成功失败,勇于承担责任,不怕对手队友笑话,站出来的次数多了,核心,才能成为精神领袖!

    没有人能不犯错,没有人能一直成功,甚至,没有人能一直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拿这些当借口,在该站出来的时候没有站出来,这种家伙,即使球技到了球王级别,依然只是个任人摆布的懦弱家伙!

    现在,成为自己的信徒!

    场上,莱因克用一次鱼跃侧扑再次把威胁拒之门外。起身后,顾不得擦去眼角的泥水,手套的拳头紧紧握住,嘶哑的声音在空气回荡。

    “o说的对,别去看时间,别去想下半场怎样!”

    “巴拉克,领着年轻人放手去做。老家伙们听我的!”

    “打起精神,别被对手老实的面孔蒙蔽,想想那场热身赛!”

    时间很短,他只来的及说句话。

    可每一句,都敲在所有人的心坎上!

    巴拉克的侥幸心理,同样存在于其它人心。动摇着他们的信念。松懈着他们的注意力,拖慢他们前进的步伐。

    年轻人如此,老家伙们也一样。

    巴拉克在这支球队的地位,严格说起来是尤墨赐予的,虽然小伙子表现的不错,值得信赖,但那只是潜力股,球队的希望而已。没人指望这家伙能迅速成长,带领大家前进。甚至。老家伙们还会担心核心之争,当家球星之争,会不会给球队带来不必要的伤害。

    莱因克在这种危难关头,选择信任的同时,充分照顾了老家伙们的情绪,这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巴拉克可能面临的尴尬局面。

    最后一句提醒,则彻底唤醒了沉睡的记忆!

    让人倍感屈辱的100万马克,满场球迷的嘲笑讽刺。意大利人不屑一顾的傲慢,野兽巴斯勒差点毁掉队核心职业生涯的粗野犯规。这一切的源头,只是因为倍受他们爱戴的奥托大帝,是球队的主帅而已。

    这样的对手,有什么理由不拿出拼命的态度?

    死,也要咬块肉下来!

    上半场最后五分钟,场上迅速燃起的火药味。血腥味隐约可闻。

    之前的拼命,是个人,是受辱后发疯般的还击。现在的拼命,是十一个人,是同仇敌忾后的复仇之旅。

    都是拼命。区别却很明显。

    个人拼命,对方能躲就躲,能让就让,可能的话,并不会降低传接球的追求。十一个人拼命,再也没有任何后退的余地!

    比赛就是这样,单边热闹不成席。即使拜仁幕尼黑的家伙们在赛前被一再提醒,也难以在努力了40分钟却一无所获后,面对发疯般的对手而无动于衷。

    于是,真刀实枪的火拼,正式开始!

    比赛第42分钟,高速带球向前的埃尔伯,被刹不住车的巴拉克撞翻在地。巴西人愤怒地扬起了拳头,朝裁判抱怨不休,最终却只收获一人一张黄牌。

    比赛第44分钟,绍尔场接球稍一犹豫,就被回防的尤墨从侧后方把皮球捅走。

    皮球刚好出现在巴斯勒面前,可没等他来的及抬头观察,正面飞铲已经高速驶来!

    德国野兽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最终扬起的拳头被队友拦下,只留了口唾沫在布克身旁。

    西班牙裁判明显皱了下眉头,忍住了让这家伙两黄变一红的打算,只是发了张黄牌给布克。

    上半场补时还有0秒结束的时候,血腥味不期而至!

    不甘心平局结束上半场的拜仁队,最后时刻选择了高空轰炸,左路绍尔一记45度斜吊,把皮球送入了禁区里。

    老将布雷默显然体力下降的很快,这次起跳被人高马大的齐格勒死死压住,没能阻挡对手的头球攻门。

    眼看就要越过球门线的皮球,被回防的卡德勒奇一头撞开!

    接着,“咣”的一声闷响后,捷克人的头撞在了门柱上!

    鲜红的味道暂停了比赛,却停不下一颗颗复仇的心!

    更衣室里,卡德勒齐正在接受队医的紧急处理。

    雷哈格尔没有像以前般等待一会再进入更衣室,而是随同所有人一起,快步过来察看情况。

    平时一贯以沉默寡言形象出现的捷克人,依然没有表达心情的想法,只是紧紧咬住牙齿,绷紧了嘴,忍住左侧颞额部传来的剧痛。

    伤口大约厘米左右,血已止住,现在正在缝合。

    所有人都只是用目光在表示问候,没有人出声打扰。

    安静的更衣室里,只有时间在滴答作响。

    看着队医已经结束工作,给他戴上头套,雷哈格尔才算放下心来,点头谢过。

    环视一圈后,微笑着开口。

    “有些人,喜欢漂亮的比赛。潇洒的动作,匪夷所思的进球。没错,那些具有艺术气息的东西,是这项运动能吸引如此多关注的重要原因。”

    “或许,你们最开始被吸引着加入这项运动,也仅仅是对那些华丽的外表感兴趣而已。”

    “不过。能走到今天,你们也都明白。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那些豪门般的要求,对目前的我们来说,太高,太远。可以当成目标,但不能操之过急。”

    “今天的对手,你们都看的很清楚。如果我们是只是一板一眼,跟着对方节奏走的话。体能没有被拖垮之前,防线的漏洞就已经被对手咬住,千疮百孔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种情况下,拱手认输吗?”

    一片怒吼之后,雷哈格尔满意的点点头。

    “是的,不可能!”

    “即使和他们无怨无仇,我们同样不会把胜利拱手相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都有自己的道德标准,都有自己的想法。可唯独追逐胜利的心。是值得用毕生精力去追求的瑰宝。”

    “上一场比赛,我们一起做了一个可能绝大部分人想都没想过的决定。是的,那场比赛我们没有以比分上的胜利为目标。这让很多人可能会睡不好觉,觉得是在用违反竞技精神的方法,来为自己谋取利益。”

    “我想问一下你们,在面对邪恶。**,暴力的时候,是愤怒还击的狮子更值得钦佩,还是乞求帮助的绵羊更值得同情?”

    迅速响起的一片怒吼声,震的雷哈格尔不得不暂停了讲话。

    好一会。一张张沉淀了坚定意志的脸,让他挺直了胸膛,放大了声音。

    “那场比赛,我们可以说是故意输了比分,这让你们心生不安。可是,你们要明白,在非公平公正的状况下,比分已经失去了真正的意义!”

    “在那种情况下,我们追求的胜利目标,是公平,公正,是犯罪者的最终伏法!”

    “很高兴我们做到了。可是,还不够,远远不够!”

    “古铁雷斯被调查了,一桩桩证据证明他即将受到严惩。我们的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心满意足,不想再一味追究下去,可能还会害怕牵扯太过广泛的话,整个德国足球都会因此倒退。”

    “有这种想法的家伙,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他。天真,太天真了!”

    “以为抓住一个古铁雷斯,其它人就会吓的不敢动弹?”

    “以为如果事情涉及到拜仁幕尼黑,勒沃库森,裁判委员会之后,会变难以收场,甚至担心会被记恨,日后遭人报复?”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选择当绵羊的话,被人报复是肯定的!”

    “只有不断强大,只有让整个德国继续颤抖,让整个欧洲继续为之震撼,我们才算有资格和对手平起平坐,才能真正让他们有所顾忌。而不是像眼前一样,风头一过,立即会有人跳出来,发出些让我们后悔无比的声音来!”

    “换个角度想想。”

    “如果上一场比赛之前,我们只是一支混迹游的不起眼球队,那种情况下,遭遇了同样的事情,还会有同样的结果吗?”

    群情激愤的更衣室,迅速陷入了沉默。

    雷哈格尔嗓子已经嘶哑,可气依然十足。

    “不可能。一支不起眼的球队,即使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也没有足够的能量,让颠倒的黑白重新归位!”

    “所以,你们只有一条路可走。”

    “强大,变得更强大!”

    “无论是个人,还是球队,都没有任何退路!”

    “即使跪地求饶,也不可能获得原谅的情况下,你们选择怎么做?”

    问题一抛出,更衣室的屋顶都要被掀翻了。

    “让他们跪地求饶!”

    “没想到当反派的感觉这么爽!”

    “天呐,我居然会同情他们,原谅我吧!”

    “没关系,击败他们,我就原谅你!”

    “太可笑了,他们竟然在装可怜!”

    “赢下他们,让所有人明白,得罪红魔的下场!”

    十一月底了,开着窗户的房间有腾腾的热气涌出。不注意看的话,还以为是间芬兰桑拿浴室。(。。)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