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小心,又到了一百章。△¢,

    回忆录的形式,写了不少记忆的家伙,或许有些偏差,或许有些颠倒,请大家谅解。

    德甲联赛的俱乐部构建方式,还算比较健康。可惜,随着金元浪潮席卷竞技体育,世外桃源般的他们,难免会遇见前所未有的困难。

    生活就是这样,所以,没必要埋怨什么。

    或许,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会让我们的主人公们创造的奇迹更有价值,也会让他们向上的动力更加充沛。

    一起加油吧,前进的道路没有尽头!

    买断条款的设立,通常是为了防止竞争对手挖墙脚。

    尤其,是有着远大理想的小城俱乐部。

    凯泽斯劳滕内部多次高层会议后,决定了两人的去留问题。

    与其卖个好价钱,不如卖到国外去!

    结论的顺利出炉,雷哈格尔和昆茨的作用很大。两人一来是和他们有了深厚感情,不想在同一所联赛兵弋相见。二来,是明白他们在球队所起的作用。

    尤墨的领导才能,卢伟的战术才华,放在任何一支球队,带来的益处都会远远超出他们的场上表现!

    这种看似有违商业利益的结论,最大的作用,莫过于防着联赛主要竞争对手的盘外招。

    场上打不过对手,场下用金元攻势,动摇甚至买空对手!

    拜仁幕尼黑,勒沃库森,多特蒙德,家在欧洲排的上名号的俱乐部,随便哪一家。都能砸出个两千万马克在让他们头疼的对手身上。

    1:0,2:0,1:0,场比赛最终都以凯泽斯劳滕获胜而告终。这种情况下,砸钱买人是件有足够复仇动力的举动。

    即使这让很多人感到不屑!

    凯泽斯劳滕虽小,心气却足够。俱乐部高层在经历这一年的巨变后,眼光已非从前可比。他们并无心思帮助雷哈格尔完成复仇之旅,可也不会拒绝在积贫积弱多年之后,挺起胸膛,对那些瞧不起自己的所谓大人物们,说“不”的机会。

    即使这看起来有些意气用事!

    国内转会可能被人为堵死,国外自然成了唯一选择。

    结果,随着球队连续的高歌猛进,一个个远远超出想象的报价。让他们觉得,世界太大!

    自己,太小瞧自家人了!

    “怎么样,除了骄傲外,有何兴趣?”

    昆茨显然没有雷哈格尔般坦然,老头儿怔怔地看着面前谈笑自若的人,略略介绍完之后,一直保持着沉默。

    “诚意足够。可惜缺了点狠劲。你觉得呢?”尤墨笑着问卢伟,顺便朝主教练摇摇头。

    “狡诈依然。贪心依旧,你看来和他越来越像了。”卢伟的回答,让在座的两位俱乐部领军人物有些摸不着头脑,

    说谁呢?

    “没办法,面对你们这些技术流的家伙,不搞些手段出来。哪儿踢的过?”尤墨无视了两位老家伙一头雾水的表情,继续让他们云里雾里。

    “居然能如此理直气壮,看来这么些年我白教导你了。”卢伟摇头叹息完毕,有些不忍,于是以实情告之。

    “我们在讨论弗格森和温格。”

    “哦!”

    两位老家伙对望一眼。长长的语气词里,五味杂陈。

    失望,有那么一点点,欣慰,也只那么一小撮,难过,也算不上。

    “抓紧时间吧!”雷哈格尔出声,解释了下自己的心情。

    昆茨还有些担心,于是出声再次确认。

    “不是冬天吧?”

    “当然不是。”

    尤墨和卢伟没去看两位老人家,回答完毕,两人齐齐把目光转向窗外。

    199年12月12日,凯泽斯劳滕,入冬后的第一场大雪。

    晚上,奥托*雷哈格尔家。

    记者果然来了不少。

    不过,让人失望的杂音并没有肆意响起。互相并不熟悉的家伙们,拿出了上流社会举行派对的礼节,用微笑来沟通之前难以开口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一方坦诚相待了,另一方自然不能自降身份冒充无赖。记者虽是地球上最复杂的职业,可人的本性在那儿摆着呢,这种状况自然不能拂了主人好意。

    于是,本来应该让他们惊讶的结果,最终看起来顺其自然。

    所有的凯泽斯劳滕队员们,无一例外地微笑拒绝了对方俱乐部的好意!

    整场派对的焦点人物,除了雷哈格尔,就是尤墨了。

    结果两人一副“我就是请客吃饭而已!”“我就是来吃饭的!”的表情,一个只是不断地招呼着众人吃喝玩乐,另一个不停地用玩劣少年般的玩笑,来应对一个个热情的邀请。

    悉数败下阵来的记者,自然有不服气的。

    《伦敦标准晚报》的体育记者莱尔,当了盘出头鸟。

    “您对温格的评价怎么看?”英国记者的声音不大不小,流利的德语吸引了不错的关注。

    “您想知道我对他的评价吗?”尤墨依然满脸笑意,迅速把口食物咽下。

    “哦,这么说,您还是知道他对您的评价很高?”莱尔显然不打无准备之仗,声音平稳依旧。

    “能被您拿出来大惊小怪,评价看来不低。”尤墨脸上笑容变淡,目光开始直视对方。

    “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英国记者反应稍逊一筹,回答的语气也偏弱。

    “已经回答了,您看来没听出来。”尤墨盯着他的眼睛迅速眨了两下,嘴角笑容重新跑了出来。

    “教授觉得您的能力,可以给阿森纳队带来意想不到的巨大收获。这份评价在目前来说,还是独一无二的!”莱尔觉得自己仿佛已经被绕进了死胡同,于是在周围目光失了兴趣之前,抛出独家观点。

    “嗯,感谢他对我如此高的评价。阿森纳队在他的带领下势头不错,对了,您是打算代我向温格问好,还是向弗格森问好?”尤墨的回答依然不假思索,刚好卡在众人回头那一瞬间。

    所有听众瞬间呆住!

    居然是老爵爷派来搞破坏的吗?

    “哈哈,你可能多虑了。除了我的职业,我不代表任何人!”莱尔的笑声很勉强,看起来不太可能把听众们叫醒。

    “那就好。之前的问题,您还没有听到我的回答,还有兴趣吗?”尤墨也没打算叫醒他们,双手一摊,做了个鬼脸。

    “啊?什么问题?”莱尔恍惚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脸涨的通红,“您说吧,是关于您对温格的评价,对吧?”

    “嗯,您的记性不错。”尤墨话音刚落,一片哄笑声加重了对手面部尴尬表情。

    这货装没看见,自顾自地扬声说道:“有机会的话,带话给他。场下不是对手不要紧,守住场上一亩分地就行。战场太大,难免心思耗费太过。”

    说罢,在众人惊疑不定,莱尔四处找地缝的时候,挥了挥手,钻入人堆不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