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处于圣诞赛程的英超联赛,本不该有闲心报道死对头国家联赛的。∑,

    这次明显有点hold不住。

    随着德甲半程冠军产生,英国媒体也纷纷翻起了旧帐,拿些自家联赛当年升班马逆袭的例子来说事。不过,英国人虽喜欢怀旧,可也明白今时不同往日,眼前这支轰动欧洲的超级黑马,创造奇迹的难度已经高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勾起了读者兴趣,后续报道自然需要深入接触。

    于是,这一次报道的重点,不再是他们创造的奇迹,而是集于雷哈格尔胆大包天的行动,尤墨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

    除了惊叹和静看好戏的心情,傲慢的英国人并无异样情绪。

    曼彻斯特。

    主教练办公室,弗格森对面坐着垂头丧气的助手基德。

    “就这样。莱尔那个蠢蛋,居然被人看出来用意了,现在他和《伦敦标准晚报》都成了笑柄”

    “你看来并无想象失望,解释下原因?”弗格森耐心听完,仿佛很随意地开口问道。

    “啊?那个,您觉得,那个家伙的狂妄自大,会被自命清高的法国人接受?”基德心顿时一凛,无数次这种情况下的问题,他极少有不栽跟头的。

    虽然这次他觉得自己把握十足。

    “哦,要不,咱们打个电话问问?”弗格森毫无开玩笑的神情,双手静静搭在办公桌上,语气平静。

    “怎么可能嘛,这种言论,法国人怎么可能不生气?而且,他们同样被拒绝了吧!”基德心头略略有些发虚。声音上却听不出来。

    “问题其实很简单,不打电话就得拿时间来验证。需要告诉你理由吗?”弗格森双手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目光越过眼前的家伙,落在对面空无一物的墙上。

    “是的,我实在难以相信,这种情况下。法国人有什么理由,心平气和地接受现实!”基德在心叹了口气,语气越来越弱。

    “法国人并无你想象的自命不凡,他的缺点,是在该做决定的时候,思虑太过。战场越大,我就越开心,如果他只待在一亩分地不出来,反而让人头疼。懂吗?”弗格森也轻叹了口气。好一会,才继续喃喃自语。

    “我看来,有些小瞧这家俱乐部,还有这家伙了!”

    伦敦。

    温格正在快步走回办公室,身后的帕特*莱斯紧走两步,却依然没能跟上法国人的脚步。

    “情况不太乐观,您没事吧?”

    “还好,没有你想象那么生气。”

    帕特*莱斯略略放下心来。微一点头,开口解释:“他只是年少轻狂。并无得罪您的意思”

    “你觉得,我生气的理由是因为对方的拒绝和他的言论?”温格停下了脚步,瘦削的脸上两道沟壑划过。

    “是的。”助理自认还算了解法国人,此刻没有犹豫什么。

    “不。我生气的原因,是这样的提醒,该早一点出现在我的耳朵里!”温格语速很快。话一说完,立即加快脚步离去。

    身后,是呆若木鸡的帕特*莱斯。

    英国折腾起的风浪压根不是尤墨考虑范围内的事情。

    他现在只恨自己分身无术。

    salea公司的一系列活动安排,桂格公司的宣传计划,干爹干妈天后过来。王丹父母一周后到达,李娟所在的女足国家队即将开始亚洲杯半决赛

    当然,还有一个月就到预产期的家伙,也离不开他。

    如果不是第一胎的话,小夫妻的担心其实有些多余。

    胎位良好,羊水充足,没有绕脐,母子状况都不错

    和他们一样挂心的,是兰管家。

    从小缺乏亲情的家伙,比他们的心情还要迫切,除了嘴上念叨,实际行动,也比大大咧咧的两个家伙细心。

    尿不湿不如自己做的棉垫儿好,全棉手工缝制的抱被,当然比超市里丝棉的好,奶粉这种东西,当然要听口碑而不是看广告,花生炖猪蹄不如鲫鱼汤的下奶效果好

    八个月之后,早产的可能性开始变大,江晓兰于是果断停了自己的学校课程,在家忙碌准备起来。这一忙,就从11月旬忙到了现在。

    尤墨没有像以前般提醒她什么。

    他能感受到她心期待新生命的激动心情,即使这并非她的功劳。

    “你说,生下来的宝宝像谁?”

    整整一天的活动忙碌下来,尤墨觉得比踢球累多了,洗完澡就趴在床上练龟息**。江晓兰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两只手略显笨拙地在他身上捏来按去。

    “像我的话傻人有傻福,像丹姐的话继续祸害人间。嗯,真不错,腰眼,找的到不?用肘关节,依靠上半身重量,压住了,不动,一分钟之后缓缓收劲儿。对,就这样,比你丹姐聪明0多倍。”

    “什么嘛,0多倍是怎么来的?”江晓兰笑的合不拢嘴,胳膊上劲一松,整个人压在他身上。

    “她说要表孝心,让我教她,二十多回了,还不如你刚才专业。”尤墨也笑,肩膀轻晃,用后背蹭了两下压在身上软软的东西。

    “干嘛,病人要老老实实听话!”江晓兰立即感受到对方的不怀好意了,双手撑住不老实的肩膀,跨坐在他腿上。

    “医生不能老是勾*引病人,会出人命的。”尤墨两条小腿勾回来,脚后跟准确命弹性十足的小pp。

    “去你的,才没有勾引你,是你最近馋了吧?”江晓兰早不是未经人世的小姑娘了,双手握拳,在他腰上一阵乱拳后。探手往下,握住早已坚硬的家伙。

    “一个睡觉都不敢平躺,一个抓紧时间来例假,我想去找娟姐了。”尤墨转身搂她入怀,轻咬小耳垂。

    “去吧,现在就去。我找丹姐睡觉去!”江晓兰完全不虚。手上使劲,揉搓了两把后挣扎着要起身。

    “不能用还撩人,好姑娘都被丹姐带坏了!”尤墨头都大了,搂住她的手却没有松劲。

    “哼,说句好听的,兰姐帮你想想办法。”江晓兰放弃了动作,把头埋在他的胸口,耳根微微有些发烫。

    “嗯嗯,兰姐最近越来越漂亮了!”尤墨心一动。张口就来。

    “我听丹姐说,不能用的时候,可以用嘴”江晓兰轻咬下唇,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凑近了耳语。

    “嗯,丹姐还算手下留情。”尤墨才不会客气什么,调教面红耳赤的小菜鸟是他最爱干的事情。

    “什么嘛,难道还有更夸张的?”江晓兰面对着眼前张牙舞爪的家伙。犹豫着,轻轻用嘴唇碰了几下。

    “嗯。想知道的话,过关奖励就是。”

    “哦,那不许吊人胃口,如果不行的话,自己用手。”

    “你这么有天份的,全身都是凶器。”

    “去去去。别打扰人工作!”

    家添丁在即,购置家当就成了当务之急。

    悍马还是保时捷,让郑睫有些犯愁。

    闺好友是个学环境保护的家伙,平时又爱念叨,悍马h1这种能耗夸张的大块头。显然不符合环保人士的审美选择。

    卢伟在这种事情上一贯是扮演甩手掌柜角色,此时陪她逛了一上午,依然没有提点建议的打算。

    午吃饭的时候,郑睫眼珠一转,决定迂回前进。

    “你说,身为名人的话,忽略环保意识会不会带来不小麻烦?”

    “是的。”

    郑睫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却依然难以释怀,眼前美味也不能让她眉开眼笑。“那我怎么老是觉得哪儿不对劲?”

    “兴趣爱好被自己的名气绑架,当然会觉得不对劲。”卢伟没她那份烦恼,胃口好的很。

    “绑架?有那么夸张?”郑睫拿起了刀叉,停在空,楞楞地瞧着对方。

    “开了个头,后面自然赎金越来越高。”卢伟头都不抬一下,仿佛眼前食物已经让他别无所求。

    “你胃口挺好嘛。说说看,赎金高了会怎样?”郑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刀叉落在牛排上。

    “事事小心,时时顾虑,嗯,简单点说,就是为名所累。”卢伟嘴里填着东西,说起话来有些含混不清,可是一字一句,迅速驻进对方心里。

    “奇怪,我说怎么最近老是状态不好!”

    卢伟没说话,抬起头,笑着看了她一眼。

    “这么看来,出名的副作用比想象还要大的多嘛。当然,适应了或许会好一些”郑睫放下心事,胃口也好了起来,边吃边念叨。

    “德国的对手质量如何?”卢伟已经打完收工,擦擦嘴,问。

    “够厉害的,尤其是力量,一个比一个夸张。而且,越是当打之年的家伙,力量上的差距,呃,就越让人吃不消。”郑睫显然不是个擅长一心两用的主儿,语速一快,果断噎住,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

    “德国人比较一根筋。好处是长处发挥充分,坏处是应变速度偏慢。”卢伟好一阵伺候,才算救人一命,看着对方终于解决了盘食物,才施施然开口回答。

    “罗德里格斯告诉我,比赛的时候,抓住自己的灵感,不要过于追求合理性。说的玄玄乎乎的。”

    “比赛的时候,身体比大脑更懂自己。”

    “你呢,比赛的时候在想什么?”

    “想的东西超出必要程度,会提醒自己,开始冥想。”

    “必要程度?比如?”

    “从对手身上转移到自己身上的时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