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德国仅仅四天,周晓峰,王瑶夫妇心里已经有了底。

    物质上的刺激虽大,却不是让他们下定决心的主要原因。生活上的充实,无处不在的尊敬,真诚热情的接待,让他们感受到了别样的氛围。

    尤其是俱乐部主席昆茨,听说他们居然是尤墨养父母后,立即亲自出面,安排了一系列参观招待活动。

    六十出头的老人家,兴奋的仿佛年轻小伙一般,把尤墨这一年给俱乐部带来的变化绘声绘色地表达出来,那一大堆形容词难为的翻译蒋律华直挠头。

    尤墨依然没有多少时间陪他们,四天时间里紧忙慢赶出一天时间来,结果还因为下雨没能远游。反倒是一直有心,却没机会接近他们的江晓兰,这几天以导游兼翻译身份全程陪同,给夫妇俩留下了极佳的印象。

    略一商量,夫妇俩也没隐瞒什么,把真正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

    他们无子女,江晓兰无父母,希望以后能像一家人一样。

    话语很简单,只是加上前面的状况描述后,内容变得深刻。

    这里面的一家人,既有同病相怜的亲切感,也有同进共退的责任感,当然还有相互关心关爱的亲情感。

    江晓兰已经忘了那一瞬间自己在想什么了,她只是觉得,这么些年来一直隐隐担心的事情,终于彻底地落在了让她安心无比的地方。

    或许,每一个重获父母疼爱的孩子,也会有她那时的感受吧。

    王丹父母这趟过来就显得轻车熟路了,而且,和之前过来的夫妇俩不同,这两位已经办妥了所有手续。算是正式移民了。

    家里一下添了四位客人,房间顿时有些安排不过来。江晓兰本打算临时把健身房收拾出来给新来的两位住,结果郑睫二话不说,拽着卢伟住进了宾馆。

    两亲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彼此客气时还是会有看不见的交锋隐藏其。

    交锋的原因,自然是立场的不同。

    周晓峰王瑶把江晓兰视为已出。家地位俨然不仅是儿媳之一。这种情况下,站在王丹立场上的王九经张楠,自然要防止有人地位超越自己女儿。

    不过,毕竟彼此之间并不熟络,这种因为缺乏沟通产生的防备感还算比较有节制,不会在难得的团聚时刻跑出来破坏气氛。

    待了一周之后,周晓峰夫妇回国。

    等王九经两口子正式安顿下来后,王丹已经住进了附近的妇幼医院。

    现在离预产期还有一周时间,不过。在随时可能有分娩预兆的情况下,提前住进医院也算更稳妥的安排。

    尤墨依然忙的脚不沾地。

    除了两家签约公司的活动安排,他现在所处的城市,凯泽斯劳滕,以及所处的联赛,德甲,都有一堆活动在等着他。

    凯泽斯劳滕这座小城对他的意义已经超越了从前的c市,这里的人们同样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让他在出席俱乐部,电视台。市政府,等一系列活动的时候,始终报以微笑,认真,和一贯的耐心。

    雷哈格尔主动放弃了休假,目的。自然是想用自己并不输于其它名帅的人际关系,来为尤墨证名,铺路,化解误会。

    除了势同水火的拜仁幕尼黑和勒沃库森外,老头儿的关系网遍及各支甲级俱乐部。很多尤墨想都没想到的家伙,居然和自家boss私交相当不错!

    托尼*舒马赫,凯*基冈,哈斯勒,菲利克斯*马加特,还有克林斯曼,勒夫,海因克斯

    能和这些难得一见的家伙们,坐下来朋友般地聊聊天,听听他们的故事和看法,这种机会尤墨可不会错过,即使卢伟懒癌发作不愿意动弹。

    于是,一直忙到了某一天凌晨,在迷糊被电话吵醒后,他的脑袋里依然是各种各样的人生,千奇百怪的故事。

    1998年1月日,早晨6点0分,一个名叫“尤馨雅”的小小姑娘,用她响亮的哭声,宣告着她的核心地位。

    公斤,48公分,紧闭着大眼睛哭闹的家伙,在周围一片欢快的笑声,迎来了新生活的开始。

    因为是顺产,第天王丹就能下地溜达了。江晓兰没有因为尤墨养父母的另眼相待而起别样心思,这几天一直忙的团团乱转,把母女俩伺候的周到无比。

    张楠本来浮动的心思,随着女儿和外孙女的平安顺利渐渐放了下来,看待江晓兰的眼神也比之前更亲切了一些。

    老人虽然经验丰富,可熬夜这种活扛不住,不肯请保姆月嫂帮忙的话,管家身上的担子比原来重了不少。尤墨和王丹略一商量,家于是多了个专门做饭的阿姨。

    这位被人称做“林嫂”的48岁江浙女人,是过来投奔在这做生意的丈夫的。结果却因为生意受挫,不得不出来找工作以贴补家用。

    随着尤墨帐户上数字大跃进式的前进,兰管家现在并不抗拒通过花钱的方式,来改善大家的生活质量,亲自测验了一番对方手艺后,放下心来,把生活重心放在了家最宝贝的两个家伙身上。

    做月子能有一堆人伺候,王丹简直觉得划算!

    她的心思可没有放在相夫教子上,眼前任务完成后,一大堆目标还在等着她呢,实在没有心情浪费时间的。

    如果不是兰管家的月子汤太给力的话,她连哺乳的活都想偷懒,直接用奶粉了事。

    和一心向往外面世界的家伙不同,尤墨现在纯粹是有心无力。

    他其实就是个恋家男人,没事情在家闲着是最习惯的举动。照顾宝贝女儿虽然插不上手,在一旁瞧着傻乐呵他都愿意。

    可惜这个冬歇期他是闲不下来了。

    1月8日,他坐上了回国的飞机。先是应朱广护和孙纹的邀请,在魔都转了一圈。后来架不不住李贴和李京羽的盛情,跑去辽省待了两天。接下来的时间已经不多,他于是归心似箭般地悄悄溜到c市,对撇嘴不满的家伙好一通安慰。

    李娟其实也不是真生气。

    她现在也算小名人一个,自然明白名气越大,时间越宝贵的道理。让她心不满的,其实还是对两人关系进展的不满意。

    没怀上,家里依然不知情,夏天的婚礼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参加

    这些状况没有对比前,自然没会太往心里去。可作为她的直接竞争对

    手,另外两个家伙,一个已经过了父母关而且帮他生了孩子,另一个压根不用过父母关,想生孩子也不是件需要祈祷运气的事情。

    如此大的落差之下,她的心情难免沮丧。

    “说说吧,打算怎么赔我青春损失费?”

    李娟骑在他身上,熟练动作的同时,依然耿耿于怀。

    “第一次给了你”尤墨对这家伙也是心生愧疚,只是现在压根不是钱能解决问题的状况。

    “油嘴滑舌的,姐姐我当时不也是第一次!”李娟其实也不是真打算要个承诺什么的,只是觉得年龄越大,烦恼越多,现在做着以前最爱的事情,居然都有些兴致阑珊。

    “你们亚洲杯夺冠,有足够长的假期吧?”尤墨觉得这家伙走神的厉害,于是翻身上马,顺便岔开话题。

    “嗯,干嘛?”李娟也觉自己不在状态,只得放弃一贯引以为傲的主动权,安心扮小女人状享受其。

    “来德国散散心呗,你也踢了十几年了,见识下不一样的联赛氛围,未尝不是件好事情。”

    “我父母知道了怎么办?”

    “那就坦白呗。”

    “嗯好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