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6日,球队集,开始备战199至1998德甲联赛下半赛程比赛。☆→,

    传言沸沸扬扬的冬季转会窗里,球队不进不出,只从二队提拔了两个小家伙上来。

    这种状况也算情理之。

    凯泽斯劳滕在上半赛程屡屡成为全欧洲讨论的话题焦点,知名度一路攀升,即使经过一个月的冬歇期降温,现在仍然是媒体的宠儿,球迷们兴致勃勃的谈资。

    不过,名气转化为商业利益是需要时间的。无论是球衣赞助,还是胸前广告,抑或是暴涨的转播费收入,都需要到赛季结束才能变现。目前状况下,屡创新高的球员奖金和薪水已经让俱乐部帐面赤字了。再大举投入买进当打球员的话,无疑会放大下半赛程的成绩压力。

    这对已经是高处不胜寒的球队来说,会是火上浇油般的举动。

    没有出,就不会有进,这是在冬歇期刚开始的时候,资深业内人士所做出的预测,目前看来算是正确答案。

    忙碌了一整个冬歇期后,队伍不少家伙都有些身体状态欠佳。

    让雷哈格尔皱眉的状况同样是情理之。

    尤墨算是典型案例。

    这货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先是商业宣传,接下来是人际关系打点,再是喜得千金,最后还要回国探亲访友。这一系列紧鼓密锣般的事情,忙的他觉都睡不好,更别说保持身体状态了。

    和他的状况差不多,队伍无论新秀还是当打之年的家伙,甚至是经历第二春的老家伙们,整个冬歇期都闲不下来。

    名利之后必然是忙碌,这种事情虽让雷哈格尔无奈。却也只能按步就班,先恢复,再巩固,最后一周再稍稍加量,让球员们在慢节奏,逐步寻找以前的身体感觉。

    这种备战状态肯定是不合格的。无论是进入比赛状态快慢,还是赛季末的体能储备,都会受到影响。

    唯一让他感觉比较欣慰的,是弟子们的态度都很端正,没有一点功成名就后志得意满的神情举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不假,可若能坚持本心,看清自己和目标的话,前进的道路依然坚实。

    家多了两位老人。生活上或多或少还是会受到些影响。不过还好,老两口都是化人,都懂得经济能力决定上层建筑的道理,不会倚老卖老,仗着身份在那指手划脚。

    如何养娃这一块起些争议是在所难免的,老一代的观念和老外们的现代医学差距甚远,很多地方都是南辕北辙,压根没有折衷的余地。

    尤墨在百忙之还算有心。分别和大小老婆交待了一番其缘故,才没有导致矛盾升级。

    体质。

    在医看来。国人体质偏温,食物以五谷杂粮居首,肉蛋之类辅之,养生这一块注重保暖静养。

    德国人体质偏凉,肉蛋奶是主食,比较信奉生命在于运动。无论是产后恢复还是婴幼儿护理,都讲究细致安排,早做打算。

    老一辈的坐月子办法并不完全科学,可从长远来看的话,稳妥一些度过身体虚弱的这一个月。总比因为体质差距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要好的多。

    王丹和江晓兰在国内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过来之后被老外们成功洗脑,除了饮食习惯实在难以靠近外,生活上诸多习惯已经与国内时相距甚远。

    这种情况下,除了尤墨,还真没人能让她们信服!

    和队伍的所有人都不同,卢伟俨然以一种大隐于市的状态,度过了本该忙碌个不停的冬歇期。

    所有的应酬,他是能推就推,不能就人在心不在,用务必要把对方耐心折磨怠尽的态度,结束在外人看来无比重要的活动。

    俱乐部的重要人物,市政府内有头有脸的家伙,德国足球圈大咖

    这些代表着社会强力资源的家伙们,仿佛都无法引起他哪怕一丁点儿兴趣一般,统统被他有礼貌地无视了。

    两个家伙,面对场外活动差距如此之大,引起周围人好奇的同时,家人都有些按捺不住。

    第一轮联赛开始在即,一家人难得出门就餐。

    林嫂毕竟不是川人,厨艺虽不错,吃久了也有些怀念从前的味道。于是,这天的目标是本市的餐酒楼,凤仪楼。

    王启武的餐馆因为这两个家伙的缘故,生意好到爆,今天难得见着真人,自然好一番感激。

    钱,对方是不缺的,好话,对方走到哪儿都能听到。这种状况下,为表诚意,他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端了上来,亲自在一旁为一家人服务。

    尤墨从来不会拒绝普通人的好意,而且,不但不拒绝,还帮王老板出了个主意。

    合影!

    这份心思王启武早就有,今天本打算在一家人吃饱喝足之后再提出来的,也不枉他辛苦一晚上。

    结果,还没等他开口,酒还没至半酣,对方居然主动提出来了!

    主动开口和被动答应,两者明显的差距,透露出的亲近味儿让他受宠若惊。嘴笑的合不拢的同时,他心的疑惑也有了答案。

    小小年纪就能带领着一群成年人屡创奇迹,这份心性岂能是一般人能比的!

    王启武惊喜交加,尤墨各种搞怪。

    一家人瞧着两人摆pose合影的样儿,也觉得有趣,话题于是由此展开。

    “墨墨和卢伟怎么差别那么大呢?”江晓兰看的忘了动筷子,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痴痴的。

    “性格不同呗,还能有什么原因?”王丹最近胃口好的很,女儿丢给母亲抱着,自己先大块朵颐。

    “不止是性格。你们差别这么大,却又都能在各自领域取得不错的成就。肯定还有自己的思考吧。”王九经和卢伟接触时间不长,心的惊讶却不弱于对自己的女婿。

    “嗯,您的眼光很准,我们确实是有意为之。”卢伟面对长辈时礼节还是很周到的,顺便还拉着郑睫站起来,向老俩口敬了杯酒。

    “墨墨那么做我们能理解。他毕竟是球队说一不二的人物,想要保持众人心服口服的状况,自然要大气自如,事事周到。”王九经和张楠客气一番后,继续抛出疑问。

    “他的心胸比我宽广,能容下常人难容的人与事。和越多的人打交道,他的能力就越能释放。我在这方面远不如他,于是索性放弃了别人看来很重要的人际关系,专心于自己擅长的领域。或许失去了一些东西,可也不至于最终一无所获。”卢伟微一点头,笑着解释。

    “这样的话,你的成就和你的名气大概会呈现明显的差异。”王九经面露忧色,继续说道,“可能,还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误会,出现在你的运动生涯。”

    “是的。被人误会可能会很频繁,甚至。还会被有心人当成攻击我的有力武器。”卢伟脸色不变,转头朝已经忙活完的家伙使了个眼色。

    “说我坏话了?”尤墨信号接受不准确,一开口,立即嘘声四起。

    “难道在夸我?”这货摸摸自己的脑袋,注意力转到美食上。

    “担心卢伟以后被人别有用心的报道出去,给弄成清高冷傲的形象。”江晓兰看着不忍。实言相告。

    “难道他不是么?”尤墨一头雾水,一脸无辜。

    一桌人顿时咳嗽不止,好一会,王九经才笑着摇摇头,“肯定不是。我跟他接触时间这么短。都能明显感受到。”

    “哦,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快就被您看穿了。他其实就是个懒货,有我在的时候,除了玩,其它一概不操心。”尤墨嘴里填着食物,表达起来有些费劲。

    “哦?那你们以前爱玩些什么?”王九经心一动,眼睛明亮起来。

    “除了打架,其它所有东西我都被他虐的要死要活的,您真的打算让这家伙捂嘴偷笑吗?”尤墨一脸的不堪回首,顺手又夹了块酸菜鱼给身旁忙碌的家伙。

    “看来你们兴趣爱好比较广泛。”王九经不为所动,脸上的沉思依旧。

    “是啊,不然哪儿来的创造力。”尤墨察觉到对方一探究竟的打算了,笑着回应。

    “那为何现在却能专注于足球?”王九经就势抛出问题,手的筷子停在半空,仿佛两支永远不能相交的平行线。

    “错过一次机会,走过一段弯路,现在收心了。”

    “你们的经历看来够坎坷的。”

    “是啊,还好有第二次机会。”

    国内腊月二十的时候,凯泽斯劳滕踏上了漫漫征途。

    客场挑战汉堡,是球队在下半赛程的第一场比赛。出发时,俱乐部大巴前约千人左右的送行队伍,为寒风的队伍,送去了温暖的祝福。

    当然,也是压力。

    榜首位置,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除了积分接近的竞争对手需要分数外,游的球队需要噱头来刺激球市,积分靠后的队伍需要奇迹来挽救沉船。

    凯泽斯劳滕不出不近的状况,是多年来俱乐部经营压力积累导致的,球迷虽能理解,业内人士却不看好。

    球队战胜支豪门级别的球队,看着是挺提气,可仔细一分析过程,再铁杆的球迷都乐观不起来。

    场比赛,无一例外是防守为主,以打乱比赛节奏为手段,用乱战来和对手拼血性,拼耐心,拼个人能力的闪光点。真正依靠对攻的实力发挥,来战胜对手的场次,目前只见于积分榜下游的球队。

    简单点说,这支看似风光无限的队伍,当前真正的实力依然只是游!

    看清这一点的,明显包括了球场上抬头挺胸的对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