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气不同,表现出的韧劲自然有区别。●⌒,

    不服气,只是觉得自己实力没有发挥出来,被对手打了个措手不及而已。可真正发挥出实力,表现出一贯的水准之后,依然不能占据明显优势,那心的心思难免动摇。

    不满足,是种永无止境的进取心理,无论是1:0还是2:0甚至是:0,无论防守还是进攻,无论场上还是场下,都不会放松注意力。

    下半场比赛在进行到0分钟之后,场上的凯泽斯劳滕占据了真正的主动。第6分钟贝纳头球再次改写比分之后,法兰克福收起了所有的心思,用替补换下了主力,最终以0:2交待了本场比赛。

    弗里茨*瓦尔特体育馆的45000名球迷,因此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雷哈格尔脸上的笑容颇有深意。

    “比赛胜利是永远值得追求的目标。为了获取胜利,为了更加长远地获取胜利,所需要付出的,明显不只是努力坚持。”

    “方法上的突破,并不比胜利的滋味差多少。有时候,为了寻找到更适合自己的道路,牺牲暂时的优势,人为地制造困难,甚至把比赛的胜负放在一边,单纯地追求竞技的乐趣,都是件值得尝试的事情。”

    “没有人能预料比赛发生的一切。我们能做的,只是竭尽所能地提高自己,提高团队,用所有人的成长,来面对不断提高的挑战。眼前的胜利值得年轻人们放松地庆祝一番,可如果仅仅认为这是个愉快的下午。那就有点原地踏步的味道了。”

    “对胜利的不满足,对荣誉的**,是我们能达到现在高度的根本所在。你们眼的奇迹,并没有迷惑我们的双眼。因此,希望大家保持冷静,多挑毛病。最好能给我们继续制造困难。”

    “保持危机感,心脏里的新鲜血液才会源源不绝!”

    面对一片赞美之声,绝大多数人都会以感激态度表示谢意。能在交口称赞保持冷静的,已经算是凤毛麟角。能在冷静之,继续保持方法上的追求,这样的家伙,让所有人动容!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即使里面充斥了很多水分,多数人还是会乐此不疲。

    雷哈格尔在成为“不莱梅国王”前后。耳边同样不乏赞美之声,可那时的他,始终是以不屑一顾的态度,来面对种种略显夸张的追捧。在他看来,这种浮夸是罪恶的源头,是必须及时掐灭的危险火苗。

    现在的他,不再有那时的高高在上感,面对媒体时。他的声音比以前主动的多,语气比以前平静的多。态度比以前亲切的多。他仿佛一个虔诚的信徒一般,在追求着突破,成长,胜利,荣耀

    主动让媒体们挑毛病,这种要求前人同样提过。可如果没有足够的背景状况,缺乏感同身受的认同感,那最终的结局只有一种。

    矫情!

    眼前这支队伍,成绩已经夸张到球迷们做梦都要笑醒的程度。能在整个欧洲发出的巨大惊叹声保持冷静,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心性了。在冷静之上依然能保持足够的向上动力。这样的球队主帅,的确当的起“国王”称号。

    即使,“凯泽斯劳滕国王”听起来有些拗口。

    晚上,家。

    原本只有年轻人的家里,现在多了老人小孩,过年的感觉顿时不一样了。

    尤馨雅现在太小,还轮不着老人来照顾。王九经和张楠这段时间闲的发慌,略一商量,两人陆续找到了适合消磨时间的地方。

    图书馆,社区活动心。

    其实地方不是主要目的,交流,接触,语言学习,这才是老两口真正的打算。

    两人年龄已近60,适应能力和年轻人不能比,可充足的准备,良好的心理状态帮他们保持了不错的心情,即使生活不如从前般丰富,也没有出现明显的异乡孤独症。

    当然,除了以上因素,两女一娃再加上一个钟点工和一个做饭阿姨,也帮他们排遣了不少寂寞。

    现在,外孙女的满月酒刚好赶上除夕,双喜临门的同时,两个忙的不沾家的家伙,也获得了额外的两天假期。

    年味儿,就从一家人的热闹交谈与忙碌声,悄悄来临。

    “轻一点,慢一点!一次端两个盘子就行,摔了打pp!”

    江晓兰手上不停,嘴里同样不停。

    “电话又响了,卢伟,帮个忙!”尤墨装没听见,依然像个杂技演员般摇摇晃晃向前走。

    “大爷的,刚给我打过,又给你打,都是我接算什么?”卢伟瞄了眼号码,一阵蛋疼。

    “哦,张笑瑞?”尤墨心一动,提高了嗓音。

    “是啊,有想法?”卢伟把尤馨雅小心捧起,仔细观察。

    “是啊,能吃着津门特产了?”

    “有点那个意思,怎么样,给联系一下?”

    “他那个身体条件,德甲英超都差了点,你的意思呢?”

    “看他决心如何吧。真正想出来,还得放低些姿态,才有立足的可能。”

    “嗯。”

    对话结束,两人心照不宣地转移话题。

    以两人目前的影响力,为曾经的兄弟们牵线搭桥,甚至铺平道路,都不是件困难的事情。可强扭的瓜不甜,强栽的种子同样难以收获圆满。

    和他们曾经交好的家伙们,无论关系远近,只要有联系方式的,都会或多或少地向他们打探一番情况,甚至半开玩笑地试探一下。

    两人的态度一贯如昔。

    外面的世界足够精彩,外面的世界风险同在。

    关系更好一些的,态度更诚恳一些的,他们还会解释一番原由。

    他们从一无所有出发,既不担心失去什么,也不怕别人再多嘲笑几句。而且,即使踢不出来,他们也不会有吃回头草的打算。

    和他们不同,这些曾经的小伙伴们,现在都有了国字号队伍镀金的经历,个别人已经在成年国足站稳了脚跟,在地方上更是拥有了极高的人气。这种状况下,失败的代价无形被放大。

    不能放低姿态从零开始,不能平心静气地接受可能的失败结局,这样的家伙,在没有出发的时候,就已经输了一半!

    而且,还有一重因素他们没说,聪明的家伙们却能猜的到。

    他们两人在整个欧洲掀起的风浪,已经吸引了足够多的关注,这让后来者无形会被人提高期待,拿来比较,最终难免收获失望。

    没有足够的勇气,不能放下现在拥有的一切,不能清楚地看清自己,就始终迈不出第一步!

    “好的,有兴趣的话,过完年出来看看,不要急着做决定。你现在和以前状况不一样了,好比做生意一般,白手起家和拥有大笔资本的区别,我不说你也清楚。你不用担心我们,能不能参加世界杯并不如你们想象重要,走好自己的路,确定自己前进的方向,是你们现阶段最重要的目标。”

    挂了电话,尤墨察觉到周围一片好奇的目光了。

    于是,双手一摊,做了个无奈表情。

    “足协不准备找我们去锦上添花了,原因很复杂,一时半会解释不清。不过,换个角度想想也不错。”

    “这个赛季,队伍双线作战,成绩都不错。我和卢伟在六月份之前,即使不受伤,也最少要打个十五六场比赛。算一下的话,基本上每周都有一场。”

    “冬歇期你们也看到了,我忙的脚不沾地,根本没有多少时间保持身体状态,这种情况带到赛季末肯定会有不良反应出现。如果联赛一结束,身体还没缓过劲来就去备战世界杯,到时候能踢成个啥样先不说,世界杯一结束,又没时间备战下赛季比赛了!”

    “这样一折腾,原本打乱的节奏会更加混乱,就此埋下隐患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想想看,不能在国人面前露脸,是不是也有好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