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轮来犯的科隆队是支游混子,比法兰克福状况稍好一点的那种。『≤,

    这种球队的生存诀窍,在于他们的不起眼。

    豪门瞧不起他们,因为他们不会和豪门对攻。保级队伍希望从他们身上拿分,结果却发现他们比豪门还难对付!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在于战略选择。

    他们的实力稳居游,一场比赛,发挥好了完全可以威胁到豪门,发挥不好也有可能输给保级队伍。

    这种状况下,他们对阵豪门时稳守为上,静待对手犯错。对阵弱旅时,他们同样放低姿态,锱铢必较,毫不退让,用一种有失强队身份的表现,来刷新对手的认知,收获希望落空的苦果。

    本场对阵榜首队伍,他们一点也不让人意外地排出了稳守阵容,用比平时更慢的节奏,一板一眼地与对手在场缠斗,希望对手在体力下降或者心里着急时,主动犯错,送上大礼。

    却不料,对手已经和上一场用花哨表演刷新人们印象的那帮家伙们,完全不同了!

    比赛第29分钟,略显沉闷的场面,斯福扎左路角球准确地找到了老队长布雷默的脑袋。

    一记轻巧的甩头后蹭,让替补席上双拳紧握的塞斯克激动地跳了起来。

    “对手好像犯错了。”

    教练席上,久未出声的卢伟开口打破自己的沉默。可发出的声音,却不是进球后的激动与兴奋。

    “是的,他们采取了老办法,想抓我们失误,结果大龄青年们不上当。”雷哈格尔嘴角含笑,扬起的拳头在空挥舞了几下。确认场上的老家伙看清楚自己的动作后,慢慢放了下来。

    “故意为之?”卢伟依然面带疑惑,一脸严肃的表情和声音,让旁边的伯尔尼有些认不出他来了。

    “不全是吧。你可以理解成巧合,毕竟,对手的想法我们只能去猜测。无法在比赛前判断真伪。”雷哈格尔显然起了些孩子气,转头,朝一脸诧异的老助手眨眨眼睛。

    “只要有出发点,巧合就有了重要的影响因素。看来,单纯的成长并不让您满足。”卢伟沉思了一会,缓缓抛出答案。

    “是啊,已经让所有人惊叹了半个赛季,总不能让他们关注的目光总是收获失望吧。”雷哈格尔的回答很快,不假思索一般。

    “你们两个。再这么抛弃我的话,下次我坐到小伙子那边去!”伯尔尼总算听清楚了两人议论的焦点所在,恨恨地发出声音来。

    “哈哈,比起我来说,他们好像更怕你一些。”雷哈格尔完全不给面子,一语道破真相。

    “下半场变数应该不小。”卢伟无视了两位老头儿的相互拆台,目光紧盯着开始主动加快节奏的对手。

    “是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对话结束。替补席上兴奋的年轻人也平静了下来。所有人仿佛同时翻页一般,无视了1:0的比分。

    对于游混子们来说。除了战略上的目的明确外,比赛经验他们也不输给任何对手。

    这场比赛,他们一贯引以为傲的战略选择出了岔子。这种罕见的情况明显超出了他们的反应速度,以至于丢球之后,被迫加快节奏的他们,才恍然明白问题所在。

    榜首队伍并不可怕!

    对于老猎手之间的战斗来说。领先后被对手追上或者反超,是件难以容忍的失误。

    落后,意味着必须投入进攻,创造机会,制造威胁。才能最终把比赛局势扭转。

    简单点说,就是必须主动出击,才能获得想要的结果。

    这种看似正常的比赛内容,对他们来说,其实并不尽然。

    主动制造机会,意味着防守投入的兵力和注意力都会有所下降。随之而来的,其实是用不擅长的东西,在赌对方擅长的东西!

    没有人喜欢以短击长。同样,比赛的主动权如果只是控球率决定的话,那他们这样的球队,早都在保级区堆积如山了。

    老将,经验丰富,极少犯错,这样的特点,决定了已经犯错的一方,将会陷入两难选择。

    耗下去,收获失利,改变,并不擅长。

    这种状况下,更稳妥的做法,是缓慢提升节奏,稳守的同时,在进攻悄悄加大砝码,力求以尽可能微弱的代价,换取更多更好的机会!

    如果对手没有察觉,那渐渐拉开的节奏差距将会把比赛的主动权彻底易主。

    如果对手早有准备,那就在高节奏之上,开放的对攻,再拼个你死我活!

    这种不露声色的打算,对双方来说都是考验。

    大举投入进攻,可能会被对方抓住机会打反击,也有可能自家状态被激活,真正强吃对手,上演翻盘好戏。

    静待对手犯错,可能会抓住机会,也有可能在对方突然降临的状态和运气下,最终棋输一着。

    如何选择?

    场休息时的更衣室,雷哈格尔决定把这个问题丢给老家伙们。

    “对手的打算你们很清楚,下半场会有怎样的局面你们同样清楚。我在这里,仅仅负责告知你们,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们11个人都不会被替换。”

    说罢,转身走人。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当然,不包括努力扮演老实人,一心把自己当老将的家伙。

    “说说吧,boss想干嘛?”

    布雷默今天心情不错,目光停留在已经关上的更衣室大门没一秒钟,就已经率先转回到人群一脸无辜的家伙身上。

    “boss可没把秘方告诉我。和你们一样,我也惊讶着呢!”尤墨揉揉自己的脑袋,扮聪明的一休。

    “瞎扯吧,我才不信!”拉钦霍大手挥起,帮他把头发弄的更乱。

    “别捣乱,boss不可能一点布置都没有。”莱因克对这两个货有些头疼,目光于是转向巴拉克。

    “嗯,o不发表意见的话,巴拉克呢?”布雷默俨然成了会议主持,开始点名。

    “一点点个人看法,可能不太成熟或者并不出人意料。”巴拉克显然也没什么心理准备,开口时稍显犹豫。

    “不要紧,boss既然选择把下半场比赛交给我们,应该不希望我们在沉默度过这15分钟。”施容博格开口,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光是你,大家有看法的话,都可以表达出来。”

    “嗯,那我开个头好了。”巴拉克放下心来,点点头,顺便稍微咳嗽一声来清下嗓子,好让自己的声音更浑厚一些。

    “两重考虑吧,我觉得。首先是对手,他们在下半场肯定会采取冲击型的打法,用更积极主动的态度投入进攻。如果我们置之不理,那就要把反击质量做到极致。如果我们同样改变节奏,以快打快,那等于把胜负交给真正的进攻实力,当然,还会有些运气成分在里面。”

    “其次是我们。下半场比赛向来是我们的强项,可是,一而再,再而的下半场发威,时间久了同样会引起对手高度防范。boss的意思,应该是反其道而行之,不通过换人来改变局面。”

    “这种状况下,如果我们的表现缺乏变化,或者面对机会太过着急,那最终的局面依然需要它人来改变!”

    “我的看法是,在下半场5分钟之前,努力跟上他们的节奏,和他们比拼进攻实力。等到5分钟之后,如果我们仍然保持领先的话,那他们必然会在惯性下继续投入兵力,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把阵形回收,利用他们大举压上后,留下的大片开阔地带,完成致命一击!”

    掌声,随着他的最后一句话落地,慢慢响起,经久不衰。

    2月旬的太阳有些偷懒,五点还不到,就已经溜到云层后睡大觉了。

    可房间里的每个人,都从一张张微笑的脸上,收获了足够的温暖。

    春天,快了呢。

    这一周需要感谢的同鞋有点多,容我一一道来。

    感谢果冻同鞋的打赏及月票支持,感谢钥匙同鞋的月票及全订鼓励,感谢t**同鞋的每日相伴,感谢新加入的贞钞同鞋,感谢月票多多的胖牛仔同鞋,保全同鞋。

    书友们的支持是我源源不断的动力来源,当然,儿子玩坏了的电子琴也因此有着落了。

    嗯,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顺便强调一句,不弃书的都是好同鞋,将来都像我一样,天天被儿子在身后喊:“坏爸爸,臭爸爸,天天不带我出去玩!”

    好了,扯淡完了回来说正经的。马上新的一月了,希望大家的支持能更上台阶,让我们在盛夏趴在电脑前欲罢不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