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开始的比赛,双方都像编好剧本的导演一般,抬头挺胸着走上场。》,

    唯一觉得心有不甘的,只有科尔曼了。

    这种比赛最为难解说。

    整个上半场,双方都像太极高手一般,用比拼内力的方式,在一决胜负,完全没有大开大合带来的爽快刺激。这种状况下,寥寥无几的机会就成了他的寄托。如果不是球队顺利改写比分的话,他真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

    这还是那支激*情四射的神奇黑马吗?

    考虑到球队上下半场经常会有过山车一般的改变,他总算提起了精神,用专注的目光,紧盯着球场上的蛛丝马迹,唯恐错过了能满足所有人好奇心的惊天秘密。

    看着看着,困意已经不在,疑惑渐渐升起。

    比赛是激烈了许多,场面也比以前更开放,虽然1:0的比分一直没动弹,可也不至于让解说无事可干。

    只是,60分钟,65分钟,0分钟,5分钟,已经连续过了四个换人点了,雷哈格尔依然纹丝不动!

    仿佛,笃定场上1:0的比分能保持到终场结束!

    什么情况?!

    “替补席上,有神奇的e,有近来发挥出色的库卡,有上一场比赛为球队首开纪录布克,锁定胜局的贝纳,还有希望之星萨格特,塞斯克。而且,对方已经换了两个人来加强进攻了,难道雷哈格尔依然准备用老将那不多的体能,来和对方死磕吗?”

    “下半场的0分钟里,双方都创造出了不错的机会,老将谢里和o都差一点改写比分。和他们一样,如果不是莱因克发挥神勇的话。1:0的比分可能早就不在了!”

    “现在,科隆队换上生力军继续加强攻势。如果凯泽斯劳滕依然按兵不动的话,那比赛的平衡很有可能会渐渐倒向对手!”

    “雷哈格尔的信任已经收获了不错的果实,难道会坐视对手将其掠走?”

    “教练席上的他,脸色同样凝重。这说明他对于场上局面并不放心,可为什么不通过屡屡奏效的换人。来改变这一切呢?”

    “老实说,我有些想不通!”

    雷哈格尔可不会去照顾科尔曼的心情。

    老实说,他心里也紧张着呢!

    放手而为,不代表对结果无所谓。相反,身为职业经理人,他深深懂得胜负所带来的巨大效应。

    眼前这帮老家伙们,一直在提速,一直在用他们并不擅长的方式,在和对手死磕。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换人,只有寄希望于他们的体能不出状况,注意力不出岔子,才能顺利地把1:0坚持下去。

    场休息时把更衣室交给老家伙们,意味着他已经把比赛指挥权一同交出,这既是巨大的信任,也是巨大的挑战!

    办到的话,老将们会收获明显的提高。办不到的话,体力将和信心一起。面临崩盘的危险!

    他仿佛是个亲手将小鸟推出巢穴的老鸟,实在不清楚自己这一推,面临的是展翅翱翔,还是直坠地面!

    “应该,已经收手了。”

    卢伟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好一会。才让他的注意力确认了内容。

    “意思是?”雷哈格尔依然有些紧张,思维比平常缓慢了一些。

    “是的,他们回收了。时机把握的不错,刚好卡在对手不上不下的时候。”卢伟略感诧异,看了一眼老头儿。才解释道。

    额头上的皱纹深陷进去,摒住的呼吸和和紧紧抿起的嘴一起,把紧张感明白无误地传达过来。

    仿佛,眼前是一场冠亚军决战。

    “哦,那就好。”雷哈格尔懵然不觉,迅速吐出憋着的一口气后,深呼吸。

    “看来,他们没有被信任冲昏了头脑。依然选择了更适合自己的办法,提高,不忘收获胜利。”卢伟嘴角含笑,身体放松,靠在椅背上。

    场上,得球后的巴拉克带球长驱直入,面对防守队员一记凶狠的铲抢时,脚尖一捅,顺势轻巧地一跳,顺利越过了障碍!

    接应的老将谢里显然有些激动,背身倚住对方后卫,横向带了两步,半转身自己来了一脚。

    射门质量不错,可惜缺乏变化的打算,让对方门将有了充足的反应时间。

    一记纵身侧扑后,这次不错的机会被迅速终结。

    看台上响起的巨大叹息声,抽紧了雷哈格尔的心脏,顺便,遮掩住了场上响起的声音。

    布雷默,谢里。

    “小谢里,今天运气不如我哈!”

    “哪有,太着急了。”

    “体力还够吗?”

    “还能再踢一小时!”

    对话随着对方如潮的攻势结束。

    已经孤注一掷的对手,无法刹住巨大的惯性,再次换上一名前锋后,场上节奏继续加快!

    所有的凯泽斯劳滕队员都已经回防,长长的线仿佛是一道高压电线一般,没有红色的身影再试图靠近一步。

    只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个家伙始终在靠近高压线的位置晃悠。

    谢里,尤墨,巴拉克。

    斯福扎本应该是反击的主角,可惜体力严重下降的他,已经无力组织起犀利的反击了。巴拉克在上一次进攻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现在依然不忘防守任务,和拉钦霍相互提醒着,随时随地扮演救火队员的角色。

    一直没有换人的球队,这次引起的,不止是科尔曼的疑惑了。

    看台上的议论声响成一片。

    “奥托大帝在干什么,忘了比赛是可以换人的吗?”

    “是啊,老将们体力下降明显,不换人怕是坚持不到终场!”

    “不光是老将,斯福扎的体力也有些跟不上了。刚才那次反击,如果他能紧跟大部队的话。皮球应该会交给他来制造最终威胁!”

    “是的,干嘛不把e和库卡一起换上呢?两人替下斯福扎和谢里,估计比赛就能顺利拿下了!”

    “哪儿用‘估计’,是‘肯定’好不好!”

    “比赛的事情,哪有那么神奇”

    话音未落,一片打断之声。

    “没有那么神奇。榜首位置怎么来的?!”

    “不神奇的话,拿什么和豪门抗衡?!”

    “神奇的家伙们,救救你们的主教练吧,他可能是突发老年痴呆了!”

    尤墨比所有人更晚找到状态。

    上一轮联赛,他没有出现在绝杀对手的位置上,他用全场让人乏味的数据和表现,结束了自己在下半赛程的首秀表演。

    引起这种状况的原因无须赘述,只是太久没碰球后缺乏感觉而已。

    那些脚下技术不错的家伙们,可以通过花哨的表演来找回感觉。他却不行。唯有对抗,射门,进球,才能真正激发他的灵感,让他找回以往灵敏的嗅觉,丰富的创造力,俯瞰众生的想象力。

    上一场比赛球队创造出的机会实在太少,对抗也没有能让他拼尽全力去超越的对手。一来二去,整场比赛就在碌碌无为交待了。

    这场完全不同!

    上半场两队屯兵场。相互间激烈的身体对抗屡屡上演,别人可能觉得乏味,他却踢的风生水起。下半场两队放开了打对攻,他的任务于是又多了一项。

    而且,是最爱的一项!

    破门得分!

    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5分钟之后,他的状态已经被彻底激活。虽然身体同样有些疲乏,可心的兴奋却按捺不住!

    机会,快来吧!

    比赛第82分钟,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禁区的鲁斯大脚解围,结果旋转的皮球让他没能吃准部位。最后只踢出了个见高不见远的解围球出来。

    落点在大禁区外八米远的皮球实在太高,这让正下方翘首以待的拉钦霍和对方一名外围游击手都失去了起跳争顶的欲*望,相互拉扯着,想占据更有利的位置。

    两人动作都不大,目光同样集在快速落下的皮球上。裁判扫了一眼状况,手里的哨子没有拿起来。

    就在所有人等待皮球最终花落谁家的时候,两人头顶上出现了一道黑影!

    然后,拉钦霍捂脸倒地。

    裁判哨子含在嘴里,却最终没有吹响。

    斯福扎伸出一脚,拦下皮球,稍做调整,交给整装待发的巴拉克!

    德国小伙已经彻底癫狂了!

    刚才那一幕他看的清清楚楚楚,心除了无语,就只有期待比赛快点结束,好让他找个人倾诉一下!

    搞毛啊,居然撑住队友肩膀起跳!

    而且,还是单手,从侧后方助跑后,身体倾斜着出现在半空!

    这同样是犯规好不好,裁判已经吓傻了吧?!

    最少有两米五的高度,他居然顶完皮球还能来个前滚翻受身?

    真把这当成跑酷场了?

    思绪万千的巴拉克,纯粹依靠着身体本能在前进,顺利过了场后,皮球趟的有点大。刚想加快脚步来重新控制住皮球,防守队员的脚已经伸出,无奈之下,他只能同样抬腿,来了一次对脚。

    蹦跳的皮球开始横向移动,最终运气还不错,同样奋力向前的老将谢里,顺利将球接下,向前趟了两步,把皮球交还给他!

    耽误这么一小会功夫,从地上爬起来的尤墨,已经追上了两人。

    前场,对!

    巴拉克显然体力已经不多,带球到接近对方禁区的时候,已经放缓了脚步,把前进路线向右边路调整,以图避开对方的正面破坏。

    尤墨本打算和谢里来一次交叉换位的,可加速冲刺了几步后,小腿一阵阵发紧的感觉往上传来,让他不得不放弃了本来打算,从路直线前进。

    老将的经验,在这种时候起到了宝贵的作用!

    谢里的第一反应同样是交叉换位,这种要求几乎是每堂训练课都会出现的,作用也非常明显。

    快速反击,直线跑动的家伙,除非速度太过惊人或者脚下技术非常出色,否则即使接下皮球,也会被对方早有防备的防守意图给破坏!

    两个人,速度都不算惊人,技术都不算出色,因此,通过换位来扯开防守,制造空当,就成了必然选择。

    这种情况下,谢里依然没有闷着脑袋向原定方向冲,反而是边跑边观察,迅速根据尤墨的跑位选择,调整了自己的前进方向!

    左,,右,线齐进,防守队员自然不能厚此薄彼。

    于是,对的局面维持到了对方禁区附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