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天前,酒足饭饱的拉钦霍,搂着尤墨在院子里遛达。…,

    天色已晚,两人勾肩搭背的模样颇不正经。

    “说说看,你吸引姑娘们的绝窍在哪?”

    巴西人打了个饱嗝,抛出问题。

    “你觉得呢?”尤墨从来不回答这种蛋疼的问题,于是反问。

    “呃,大概,我想想。长相,不可能,你还没我长的帅!身高,也不对,我比你还高公分!名声和钱财,更不是了,你有个女朋友的时候,还在国内少年队混着呢”

    爱念叨的家伙被尤墨打断。

    “胡说,怎么没你帅!”

    “别打岔,说真的,为啥你人缘这么好呢,除了女人,在队里也是一呼百应的!”拉钦霍松开他,一脸疑惑。

    “真诚。”

    身后清脆的声音响起,吸引了两人的目光。凯瑟琳施施然走过来,嘴角含笑,目光无视了旁边的巴西人,直直对准尤墨。

    “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这样的两个女人,甘心同时嫁给他。”

    皮球传给了卢伟,拉钦霍长舒一口气,有些发呆地望着迅速从自己身旁超过的身影。

    没有长发飘逸,没有宽厚肩膀,没有爆炸般的肌肉块头,简简单单,平平常常。

    在南美人眼里,真诚的意思应该是直抒想法,从不说谎才对。可这个家伙胆大包天,无所不及,规则内的毫无心理负担,规则外的也不会敢想不敢做,脑袋里的想法永远没办法让人轻易猜透。

    这样的家伙。真诚吗?

    或许,真诚的只是一颗心吧,表达方式有些奇怪罢了。

    前场,五打五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卢伟左路拿球,成功突破后,带球方向开始往路走。在防守队员形成包夹前,左脚外脚背一记轻推,让高速插上的库卡领走了皮球!

    美国人拥有了大片开阔地带以供驰骋,自由自在的个性,随着灵活的动作表现出来,加速,启动,急停,变向。摆脱!

    一直带到了小禁区线附近,他的脚步才停了下来,面对高大的正面防守队员,左脚一记轻巧的回扣,顺势把皮球交给了左路大禁区角上的谢里。

    2岁的老将一点也不着急,身体扛住背后的骚扰,等待红色背影迅速接近的时候,一脚准确无比的轻推。给了尤墨舒服到家的起脚机会。

    平常应该出现在这个位置的巴拉克,这次充当了背景布。右路的启动加速只是吸引了对方的一名防守队员而已。

    只是,换汤不换药的右脚爆杆远射,让人实在疑惑。

    这家伙,难道一直在把这样的机会让给队友!!!

    这种怀疑在比赛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被记者们提了出来,眼巴巴地想要个肯定答复出来。

    结果,只获得做了个鬼脸后的摇摇头而已。

    有这种疑问的显然不只是记者。当晚,巴拉克来到卢伟尤墨的房间,却没能找见一个人,想直接回房间,结果被过道里的拉钦霍叫住了。

    老实说。两人不太熟。

    巴西人是有点小聪明的,对于队迅速往核心位置培养的家伙,一直带着些有色眼镜,想瞧瞧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别找了,应该是和boss一起出去了。”拉钦霍瞧了眼依然东张西望的巴拉克,出声制止后,脸上有些犹豫不决。

    “您找我,聊天吗?还是?”巴拉克同样有些迟疑,走道里吹过的冷风让他缩了缩肩膀。

    “喝一杯吧。”拉钦霍下定了决心,上前搂住他的肩膀。

    “哪儿?”

    “我房间有。放心,低度朗姆酒,不上头。”

    “哦,好。”

    两人在房间里坐定,随意聊了些话题后,酒精随着放松的心情涌上脑袋。

    “新闻发布会上,o的回答,你觉得是真的吗?”

    巴拉克还是没忍住,把憋在心里的回答抛了出来。接着,不知道是心情紧张,还是酒精的作用,心跳开始加快。

    “谁知道呢,那个家伙。”

    拉钦霍的回答悬在空,飘浮不定。

    “不是我的话,他大概不会落后埃尔伯那么多!”巴拉克低垂着脑袋,一把抓过桌子上的酒瓶,给自己倒满。

    “你这个样子,他大概不想看见。”拉钦霍没有制止他,只是同样端起酒杯,未碰而尽。

    “我大概,一辈子,也达不到他那样的高度。”巴拉克涨红了脸,舌头有些打结,苦笑着说道。

    “是啊,或许球场上能超越他,球场下没人是他的对手。”拉钦霍显然酒量更好一些,脸色微红,声音不变。轻叹口气后,继续说道:“你有你的方向,有更适合自己的道路,不必拿他的高度来要求自己。”

    “我原以为,好人都是实实在在,让人能直接感受到一片好意的家伙。”

    “是啊,我以前一直以为,真诚的家伙们,应该不会撒谎才对!”

    “世界太大,咱们还是太年轻了。”

    同样的好奇心雷哈格尔也有。不过,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头儿,不会像年轻人般直接问起。

    结束了和希斯菲尔德的晚餐后,人坐车返回酒店。

    “打算怎样和巴拉克交待?”

    雷哈格尔望着窗外,胳膊轻轻碰了下旁边的尤墨,若无其事的问。

    “啥事?”

    尤墨一脸蛋疼地瞧着伪装的老头儿。

    “因为他的存在,你放弃了最佳射手的竞争啊。”雷哈格尔绷不住,笑着转过头来。

    “他比我脚头硬好不好!”尤墨继续申辩,目光求助于副驾上转过头的卢伟。

    “你是no1,应该拥有无限开火权。他最擅长的得分位置,你也能做的大差不离!”雷哈格尔脸色严肃起来。瞪大的眼睛里有自信的光芒。

    “这家伙一贯如此,国少队的时候,助攻比我都多。”卢伟一脸不屑地转过头去,仿佛两人讨论的问题很白痴一般。

    “嗯,看来是有意为之了。还有个问题想问你,有关于拉钦霍的。”

    “巴西人被姑娘拒绝了。理由是演技太好。”

    “哦,看来触动很深嘛。”

    “是啊,富豪家的千金,当然追求的是感觉。”

    “嗯,巴西人只是沾了点球场混子们的小聪明而已,心地不坏。”

    “知道。”

    雷哈格尔带着两人去见希斯菲尔德,显然不只是联络感情而已。

    这样的一场比赛,如果没有良好沟通的话,球场上的怒气会带到场下。以后,乃至影响深远。

    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这样的沟通属于工作的一部分,有时作用平平,有时大到难以想象。

    竞技体育早已不是象牙塔,巨大的名利面前,总会有不择手段的家伙,刻意夸大对手的一言一行。把仇恨的怒火点燃,以期获得巨大的动力。

    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这是每一个主教练心的理想状态。即使心有不甘,有时也会放下架子,接受对方或真或假的好意。

    这种沟通,类似于派对带有明确目的的闲聊。彼此保持了一定距离的情况下,通过共同的话题。达成一定程度的共识就行,没必要敞开心扉,畅谈整宿。

    毕竟,场下再友好,场上依然是夺冠对手!

    不过。良好的愿望最终被某个家伙破坏了。

    “听说您在0岁的时候,就开始着手往主教练方向努力了。”

    就餐完毕,闲聊时,尤墨主动开口,目标是希斯菲尔德。

    “是的。我的职业生涯和教练生涯都在瑞士开始,那里的竞争没有德国激烈,相应的,主教练的职位也更容易获得一些。”大黄蜂的主人显然有些惊讶,不过语气还是控制的很平静。

    “是什么样的挑战,让您在职业生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的时候,就选择这样一条道路呢?”尤墨的问题接踵而至。

    “应该是看清楚自己的真正长处吧。”希斯菲尔德轻抬下巴,目光向左上方探去,仿佛那里有可供回忆的视频,“我当时,在队伍里人缘很好,很多人,包括队伍里的核心球员,教练,工作人员,都非常愿意和我交流,他们给我的评价也比较一致,‘无论是什么样性格的人,都能从奥特马尔身上获得积极的力量’。这种评价让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长处所在,于是,离退役还有四年的时候,我就开始着手准备主教练职位所需要的一切了。”

    “那么年轻的主教练,即使在瑞士,也会有很多人惊讶吧!”尤墨一脸神往,完全无视了旁边卢伟催促的眼神,雷哈格尔无奈充满好奇的目光。

    “当然,没少受非议。不过还好,竞技体育一切靠成绩说话,最终我还是站稳了脚跟。”希斯菲尔德谈兴渐起,忘了时间一般,继续感慨,“在德国也是一样,接手多特蒙德的第一年,我就被媒体奚落的很惨。有拿职业生涯说事的,有拿年龄说事的,更过份一些的,从性格上嘲笑我,觉得我不够强硬,太温柔了一些!”

    “拜托,我只是没有动手打过球员而已,怎么能用形容女人的词语,来形容一个42岁的年男人!”

    尤墨猛点头,顺便问,“现在呢,您手下的家伙们,对您心服口服了吧!”

    “当然。”希斯菲尔德抬起下巴,嘴角含笑,“虽然我比你们的主教练小了10岁,可在他们的心目,既把我当老师,又当成朋友!”

    “那您有没有让他们在0岁的时候,开始准备成为主教练所需要的一切呢?”

    尤墨不假思索的问题却让希斯菲尔德呆住了。

    良久,自言自语般的回答才缓缓响起。

    “是啊,为什么没有呢?为什么没想过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