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节奏攻防,憋足了劲的红魔年轻人在努力证明自己。

    老实说,坐在板凳上看老家伙们连续取得胜利后,他们的心情有些迫切。

    尤其,是在主场观众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和对手你来我往战个痛快的时候,表现欲*望会变得空前强烈。

    这种情况下,只是场面占优明显不是他们最在意的东西。

    何时,由谁改写比分,才是他们当前最想知道的答案。

    库卡,贝纳,是两个最急于证明自己的家伙,这一点人所共知,皮球的最终处理权,也往往交到他们脚下,顺水推舟一般,让他们找感觉,试脚头。

    比赛第19分钟,库卡在对方左路大禁区前开始横向带球,连续避开两名队员的上抢后,他的动作明显放慢下来。

    他的身后,是略显迟疑的巴拉克。

    美国人已经完成了两次射门,一次略高,一次惊出对方门将一身冷汗,这一次为了追求角度,已经由主动变成了被动,由从容变成了勉强。

    最终,全场摒住呼吸的注视下,他用一脚绵软无力的射门,交待了这一次进攻。

    “多喊!”

    巴拉克身后的当前队长,丹麦人施容博格看的清清楚楚,确认皮球远离球门后,迅速吼了一嗓子。

    完成射门的库卡也注意到了身后的巴拉克,不过,习惯自由自在的美国坏小子只是一脸坏笑地做了个鬼脸,就爬起来追逐皮球去了。

    巴拉克依然有些发呆,往回跑的步伐显得比往常沉重了许多。

    “嘿,别想那么多,那个家伙在看台上偷笑呢!”

    拉钦霍一只眼睛盯着即将起飞的皮球,一只眼睛舍不得从巴拉克身上移开。

    “知道了。”

    德国小伙显然振作了一些。粗着嗓门回应了一声,步子开始加快。

    比赛于是继续进行。

    2分钟的时候,凯泽斯劳滕获得了右路大禁区外的间接任意球。

    “你不来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拉钦霍瞧见巴拉克犹豫不决的眼神了,不假思索地喊了一嗓子。

    “嗯,那我去抢点。”巴拉克点点头。只是在向禁区跑的时候,回头看了眼地上安静躺着的黑白精灵。

    “坚决点!”拉钦霍施施然站定,双手叉腰。

    “看你的了。”巴拉克索性转过身来,后退着向禁区前进。

    “”

    巴西人本想说,“你应该拍拍胸口说:‘看我的!’”结果话到了嘴边停下了,只是举了下手。

    皮球最终从巴拉克头顶划过,再次引起一片叹息声。

    比赛第6分钟,满场飞奔的库卡终于收到了回报。

    汉诺威96场球员一次不太严谨的横传球,被奋力杀到的美国人脚尖碰到。蹦蹦跳跳的皮球最终出现在卢伟面前。

    前场抢断这种好机会两个家伙可不会错过。最终两人拿手好戏各自施展成功,左路通道顺利打开。

    小禁区内面对守门员时,库卡的射门角度已经很小了,可不信邪的坏小子这一次运气不错,近距离暴杆后,闪电般的皮球从对方守门员指尖划过,擦着横梁飞入了网窝!

    进球后的美国人一如既往地奔放,伴随着高音喇叭拉长了的怒吼。全场观众撕心裂肺的“kukaaaaaaaaaaaaaaaaaaaaa”声,先来个身体躺平了的滑跪。再起身不停地飞吻,最后还要边跑边蹦起来,在空用力挥舞着拳头。

    拉钦霍没去凑热闹,知道对方心结所在的巴西人搂住了巴拉克肩膀,压低声音说道:“看吧,有时候。理智不一定能解决问题。不去尝试的话,运气也帮不了你。”

    “嗯,性格如此吧,我往往会考虑的更多些。”巴拉克显然没有巴西人想象那般失落,居然扬起拳头对着远处的库卡示意了一下。

    “哦。看来我白担心你了!”拉钦霍明显有吃亏的感觉,面部表情变得咬牙切齿。

    “哈哈,当然不会,下来我请你吃饭!”巴拉克显然不是当初的菜鸟一个了,笑着拍拍巴西人后背,粗着嗓门对跑近了打算和自己来个拥抱的家伙吼了一声,“漂亮!”

    库卡抱住他,出人意料地来了一句:“别想太多,射门这东西,想越多越做不好!”

    “明白!”

    上半场1:0的比分最终保持到了最后。

    这样的比赛局面,雷哈格尔比较满意。

    巴拉克的迟疑,老头儿当然看的清清楚楚,不过,同样是球员过来的他,能理解核心之路所需要的巨大勇气。他不会用过高的要求,让已经背负太多的家伙愈发喘不过气来。

    如果没有后来手下弟子们的举动,他本打算场休息时稍微点醒一下的,结果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吃下了定心丸,更衣室只是寥寥数语,就转身走人了。

    结果,出门没走两步,身后有人跟了上来。

    “不提醒一下吗?”

    卢伟没有刻意压低的声音在走道里回荡,久久不散。

    “需要吗?”雷哈格尔同样没有压低声音,带着笑意反问。

    “时间已经不多了。”

    “知道。怕说的多了,反而让他压力太大。”

    “方向上的提醒都不用吗?”

    “应该没问题。”

    “这可不像您的口气!”

    “哈哈,那个家伙亲自挑选的,我当然信的过!”

    两人的声音随着脚步渐渐抛在身后,不经意间一抬头,已是阳光明媚。

    下半场的比赛一上来,汉诺威96就还以颜色,外围一记精准的45度传后,鲁斯和塞斯克之间的小小空当被对手抓住。一记轻巧的甩头攻门,就让莱因克无奈地举起了双手。

    这种丢球严格说来不算失误,非要追究责任的话,一老一小两名卫之间的默契,才是真正的元凶。

    只是,默契这种东西。哪能在短期内强求?

    “嘿,没关系的,相信我,相信我们!”

    所有人都有些楞神的时候,库卡天不怕地怕的声音响起,俨然他是这块场地的主人一般。

    此起彼伏的吆喝声迅速响起,成功化解了一老一少之间的尴尬对视。

    巴拉克依然没有从发呆走出,直到对手的庆祝已经结束,重新开球的哨声响起。他才使劲地摇摇脑袋,仿佛要把杂念甩出去一般。

    重新开始的比赛双方继续加快节奏,只是心态稍有区别。

    汉诺威96对如此顺利地扳平比分显然有些意外,本没有大目标的他们,爆冷的愿望顿时空前强烈起来!

    凯泽斯劳滕并不需要雷哈格尔在场休息时反复强调什么,眼前丢球虽让所有人失望,可随即全身心投入比赛的表现,让全场球迷的热情又被点燃起来。

    一方战意高涨。一方依然冷静,一时间。局面有些焦灼。

    比赛第61分钟,贝纳接巴拉克传后倚住对方,来了脚转身射门,结果没能吃准部位的皮球旋转着远离了预想的目标。

    “哈哈,小子,回家再练练去!”

    汉诺威96的门将显然是个球场老油条。嘲笑声,居然摆了个请君入瓮的造型出来。

    贝纳扬起的拳头在空挥舞了两下,最终咬紧了下唇,扭头跑开。

    拉钦霍觉得自己成了救火队员。

    “嘿,别跟他较劲!”

    “知道!”贝纳的声音迅速响起。语气有些偏冷。

    “让哥来教训他!”库卡把球衣的袖子捋起,一脸的街头混混样儿。

    “哈哈,有点大哥的味道哈!”巴西人捧臭脚。

    “瞧着!”库卡显然没有继续装x的打算,头一扭,迅速消失在众人视野。

    比赛第69分钟,教练席上有些皱眉的雷哈格尔,开始从跑道上唤人回来。不过,克利斯托夫和斯福扎还没走近,场上波澜又起!

    卢伟和库卡从本方半场开始,连续两次配合成功后,再次撕开了对手的场防守。与搭档交叉换位的美国人,这次沿左路边线处向前疾进,直到平齐大禁区线上,才急停转身,皮球交给后插上的拉钦霍。

    巴西人早有准备,稍一调整,精准无比的直塞让卢伟轻松过掉了一名防守队员,最终在对方明显的犯规打算,抢先把皮球送出!

    只是目标,让所有人无语。

    右路高速插上的巴拉克再次跑了空趟,左路依然活跃的库卡人到球到,顺势一脚推射,再次改写了比分!

    顺便,天神下凡一般,双手叉腰,挂住激动地蹦到他身上的贝纳。

    “来呀,怎么不叫板了?!”

    美国人显然是有仇必报的类型,第一时间就冲着倒在地上的对方门将吼了一嗓子。

    救火队员拉钦霍迅速到场,拉住了本方准备继续挑衅的家伙。

    巴拉克这次挥舞的手有些无力,仿佛他已经在这样一场比赛,成了彻底的看客。

    纠纷很快被换人平息。

    斯福扎换下卢伟,克利斯托夫换下巴拉克。

    “哥啊,你还没助我完成帽子戏法!!!”

    库卡顿时失了大哥本色,连哭带喊地目送卢伟下场。

    “本来可以做的更好一些的,在想什么?”卢伟没理美国人,平静的声音响起在巴拉克耳边。

    “有点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感觉。”德国小伙楞了一下,苦笑着解释。

    “思考是要付出代价的,显然你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卢伟加快了向下走的步伐,和迫不及待的斯福扎击了个掌。

    “啊,等等我。”巴拉克满头雾水加快了脚步,追上了他。

    比赛时间已经不多,不需要控制节奏吗?

    “从体力劳动转成脑力劳动,既需要时间,也需要付出代价。”卢伟在场下站定,瞧见对方和自己并肩了,才继续开口说道:“稳稳地赢下对手,不如提高些难度。比如,让队友来个帽子戏法什么的。”

    “说真的,你们像是坐在高速列车上,而我,依然感觉还在步行。”

    巴拉克转过头,看着球场仿佛吃了菠菜一般的家伙,那飞奔的脚步有些晃眼睛。

    “是啊,告别强壮的身体,仅仅依靠还未适应节奏的大脑,当然会有跟不上趟的感觉。”

    “谢谢!”

    “不客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