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放不下

 热门推荐:
    招待张笑瑞的同时,尤墨没忘自己的另外两个小弟。●⌒,

    库卡已经不用他操心,巴拉克还早着呢。

    成为一支球队的核心,甚至是精神领袖一般的存在,显然不是更衣室发几次言,球场上进几个球,就能达到的。

    巴拉克的心结他清楚着,只是目前阶段他也帮不上忙。

    不能表现出巨大的勇气和决心,他人代劳的事情越多,形象上的影响就越负面!

    巴拉克要走的道路太长,开始阶段太顺利了,难免会把一切想象的太过简单。他的帮助已经够多,再一味好心的话,难免有些拔苗助长。

    当晚,凤仪楼。

    听说有国内球员前来探路,克利斯娜早就忍不住了。刚好这场库卡发挥神勇,请出来一起吃个饭,聊聊天,就有了好借口。

    美国人依然耿耿于怀,一见面,开始嚷嚷。

    “帽子戏法啊,我在成年队还没完成过,boss太偏心了,怎么能如此无视我的人生目标!”

    克利斯娜正挽着他的胳膊,一听这话顿时一脸嫌弃地甩开。

    “有什么了不起,拿了冠军再来吹你的人生理想!”

    “嘿嘿,o不会介意我的人生目标定高一些!”库卡不生气不着恼,笑着朝尤墨挥手,“对吧?”

    王九经正襟危坐,先对来者一抱拳,才开口,“小兄弟人不可貌相,它日成就定不可限量!”

    库卡吊儿啷当的样子顿时收敛,听清楚王丹一脸无奈的翻译之后,侠义之心顿起,抱拳回敬:“想不到您也是江湖人,失敬了。我最爱看您国家的武打片,叫什么来着,对,《警察故事》,jackie!”

    王老头儿已经充分进入角色,听完翻译眼前一亮。朗声道:“我婿慧眼识英才,有你们俩口子助力,他这一路可谓顺风顺水!”

    王丹横眉冷对父亲大人一眼,甩手不干:“自己翻译去,我不会!”

    张笑瑞开始还能忍住,后来因为笑点太低憋不住,起身溜了出去。可惜还没笑够,身后曾经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和燕子,还联系吗?”

    郑睫大大咧咧地走近了。趴在栏杆上,望着凯泽斯劳滕的夜景。

    繁华的内城夜生活一如既往,寂寞的外城幽暗森林一成不变。

    晚风把张笑瑞的脑袋吹的清醒许多,开口时,声音平静着。

    “偶尔会吧,多是她打给我。”

    “现在呢,有女朋友了吗?”

    “还没,这几年在外面跑的多。心思也没在这上面。”

    “是没有遇见合适的,还是忘不了从前的?”

    “干嘛这么直接?”

    “有些东西。不会变的。”

    “嗯。”

    对话骤然结束,两个人都没了心思说些什么,静静地吹着夜风。

    沉默没有维持多久,很快,江晓兰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咦,在这干嘛呢?”

    “没事。聊聊天,菜上齐了吗?”郑睫若无其事地转过头,笑了笑。

    “在聊燕子呢,你还记得吧。”张笑瑞也笑,转过身体。背靠栏杆。

    “当然。她现在没打球了吧?”

    “是啊,可惜了。”

    “菜上齐了,进来吧。”

    “哦,好。”

    张笑瑞随着江晓兰往里走,快要进门的时候,肩膀被身后的郑睫拍了拍。

    “她会后悔的。”

    声音很平静,仿佛看穿了时光。

    “或许吧。”

    交谈彻底结束,热闹的晚宴拉开帷幕。这样的一个人,像是被黑板擦抹去了一般,再也找寻不见。

    动身去客场面对斯图加特挑战之前,张笑瑞走了,李娟来了。

    尤墨幸福的烦恼,彻底拉开序幕。

    曾经的傻姑娘还是成熟了不少,不至于在王丹父母前失了礼节,也算见过大世面的她,过来时还专门为家每一个人带了礼物。

    这让有色眼镜带起的老俩口暂时无话可说。

    引起烦恼的原因,在于房间分配上。

    李娟和王丹不熟,非常的不熟,而且,经常要半夜起来照看宝宝的任务她也没兴趣代劳,于是,江晓兰的房间被她果断霸占,再不肯挪窝。

    兰管家和她就熟络多了,二话不说,自己卷了家当住在了王丹房间里。

    尤墨当然不能去两女一娃的房间充大爷,于是安心搂住张牙舞爪的家伙,陪着她换着花样折腾。

    曾经的王孕妇现在已经做完月子,此时正是**的时候,突然横出一个抢食的家伙来,难免会有些恨恨难平。

    可实际情况在那明摆着,抢食的家伙才是真正的老大,她其实才是货真价实的小老婆!

    球队大巴上。

    “哎呀,这是什么!”

    王丹眼睛尖的很,把这货衣领一拉,露出了几个颜色青紫不等的印记。

    可惜,刻意压低的声音依然引起了前排的注意。

    “我瞧瞧我瞧瞧!”库卡难得听懂了一句,一脸惊喜地转过头来,上下打量。

    尤墨一脸坦然,坐的端正,“你大嫂来了,和你嫂一样,会咬人,多加小心!”

    王丹恨不得当时就从车上跳下去!

    自己是怎么鬼迷心窍硬要嫁给这货的?

    居然还帮他生了个娃?

    竟然全家都搬来了?

    库卡显然听力还不到位,竖起耳朵也没听清楚是啥意思,于是只能迷茫的眼神瞅向王丹。

    “天天跟着他混,早晚得把你卖了!”

    李娟这趟是瞒着家人出来的。

    她在年底拿了块亚洲杯奖牌荣归故里,家里没待几天,上门说亲的就来了。好容易熬到过完年回到队上,二话不说就和周晓峰告了假,直奔德国。

    家人可料不到她会如此大胆。年前年后瞧她神色不安的样子,打死不说的感情状况,也猜出姑娘家的心事了。

    有心上人,只是目前关系还没定下来。

    她父母都算开明,唯一爱念叨的,是81岁的奶奶。

    22岁的年龄在老人眼里可有些着急。有事没事都会找她督促一番。

    李娟哪敢实言相告!

    尤墨在国内的情况依然还是一团糟,虽不至于人人喊打,可在主流媒体眼,依然还是个大逆不道的存在。

    足协内部早已确定了他和卢伟落选今年世界杯的状况,目前已经开始舆论宣传造势。随着凯泽斯劳滕战绩的一路走高,高级黑们灵机一动,换了个角度开始煸风点火。

    有实力,就是不愿意为国效力!

    这种一边倒的抹黑行动,效果显著。

    有心为他们回归国字号队伍铺平道路的。纷纷偃旗息鼓,再没有类似声音发出。立姿态评判两人行为的,扛不住大势所趋,纷纷倒向黑子阵营。低级黑被高级黑们稍一引导,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还有表现越好名声越臭的事情!

    这种状况下,原来禁忌的事情仿佛没有那么重要了。

    不久前结束的一场比赛,凯泽斯劳滕主场战胜汉诺威96的那场。还被央视拿来全国直播了。

    赛后引起一片哗然。

    看台上谈笑自若的尤墨和张笑瑞,赛场上两次助攻的卢伟。迅速成为卫道士们口诛笔伐的对象,绞尽脑汁地批判了一通。

    球迷们当然不乏有自己判断力的家伙,可惜随大流的依然占据了绝大多数。反复的舆论影响下,新加入的张笑瑞和两个家伙一起,都成了崇洋媚外的典型,不知廉耻的标杆。卖国求荣的旗帜。

    李娟简直有一去不复返的念头了!

    相比于刚开始职业联赛的女子足球,男足圈那些永远不足为外人道来的事情,她已经听的不少。可眼前活生生的例子实在超出了她的认知底线,让她恶心之余,开始正视自己的未来。

    她的年龄和身体状况。打两届世界杯都没大问题,99年世界杯一打完就去德国定居的话,无疑会放弃她这些年打拼下来的成绩。

    此事之前,她还有些犹豫不决,此事之后,再无半点留恋之情!

    怎么和李娟家人说,尤墨也没个主意。

    这货天生的吃软不吃硬,最怕的,就是对方父母苦苦哀求。他目前对李娟父母还是两眼一抹黑,难免会有这方面的担心。

    李娟没来时,这种事情不太会影响他,现在大活人在他面前活蹦乱跳,难免让他心思不定。

    比赛日,一大早。

    “大清早就爬起来跑步,心事不小啊!”

    卢伟叨着个牙刷出现在卫生间,对正在冲澡的家伙念叨。

    “是啊,小老婆都搞定了,大老婆还没着落。”尤墨显然没有开玩笑的心思,两下冲洗完,抓了个毛巾擦拭头发。

    “是啊,老婆多了难免烦恼多。对了,她父母你了解多少?”卢伟边漱口边念叨,一点都不耽误。

    “大于或等于零。”尤墨歪着脑袋想了想,实言以告。

    “了解了解?”卢伟随手抓起盥洗台上的剃须刀,继续忙碌。

    “大爷的,这都用我的?”尤墨一阵蛋疼,转头不忍直视。

    “郑睫这几天心不在焉的,忘给我带了。”卢伟完全没有心理负担,动作潇洒自如。

    “据说燕子的事情给她打击不小?”

    “是啊,抛弃了小胖子,找了个川足的帅哥。现在好像没打球了,安心当阔太太。”

    “那得祝她早生贵子喽。郑睫也是个操心的命,这么些年了记性还挺好。对了,阿贾克斯好像还是远了些,想想办法?”

    “不是打算放手了吗?”

    “是啊,心里放不下。”

    “老头儿应该会考虑的。”

    “哦。”

    新的一月了,不求人能行吗?

    答案很明显是否定滴!

    当然,求各种票票前,得先感谢书友们上个月的大力支持!

    首当其冲的,是天天不辞辛苦刷屏投票刷打赏的t**同鞋,上个月我自己都漏了两天没投推荐票,你居然一天没落,特此表示钦佩!

    其次,是不灭同鞋,粉丝值火箭般窜升到第二位,好,好,豪!

    接下来,是老主顾们了,果冻,好心情,保全,钥匙,胖牛仔,星际,贞钞从你们的支持,我能感受到力量!

    最后是求票时间,老规矩,各种票票尽管砸来,我不嫌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