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面对这样一种类型的对手,凯泽斯劳滕将士们普遍有些心里没底。

    状况确实如同两位老解说所言:他们在面对如此冷静老到的对手时,有种不知如何下手的感觉。

    尤其,是状态未被点燃的上半场。

    引起这种情况的原因其实简单着。

    年轻人缺乏冠军沉淀,老将们缺乏豪门气质。

    他们不怕张牙舞爪的劲旅们,实力上也能稳压弱旅们一头,唯独面对静下心来投入比赛的游球队时,缺了点底气。

    或者说,霸气!

    狂傲,奔放,不管不故,摧毁一切的霸气!

    勒夫对这一点了解的非常透彻。

    他一改上一回合的先试探,再发力的老路子,一上来,就要求老将们拿出全部的精力和热情,务必要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至于领先后会不会被扳平甚至反超,下半场是不是还有足够的体力,压根没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他的目标,是在上半场结束时,拥有两个,甚至个球的领先优势!

    在其它人看来,这大概是发了失心疯才会有的想法。

    原因很简单。

    整整二十一轮联赛下来,凯泽斯劳滕仅有一场大比分胜出的比赛,丢球为二!

    本赛季任何一支强队,都没有办法在终场结束时,让莱因克两次从球门捡出皮球!

    如此夸张的防守能力,会在上半场丢两到个球?

    能想别人不敢想,能一丝不苟地执行别人眼疯狂的事情,这样的家伙,仅仅是因为年轻吗?

    不!

    站在场边静静看着弟子们庆祝的勒夫,心里非常清楚。

    和年龄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在第十九轮联赛后发出的声音。没有一个字不是肺腑之言。同样,在别人听过就忘的时候,他已经付诸行动了!

    确切点说,他是在升班马一路绝尘,甩下他们十万八千里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等到半程冠军水落石出的时候。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学习对手!

    这种学习,是纯粹的精神信仰。学习的内容,只是升班马奇迹的背后,拥有怎样的心态。

    经过至少个月的密切观察,他终于得出了结论。

    想要创造别人眼的奇迹,自己心不能有任何成见!

    “不可能”,“大概不行吧”,“万一”,“失败了会怎样”。这些面对困难时,常人经常会有的念头,在他看来,都是典型的庸人作为!

    他手下的弟子们,同样是老的老,小的小,人才断档明显。放在以前,他会耿耿于怀于俱乐部不佳的经营状况。感慨于自己胸抱负无从施展。

    现在,不会了!

    再不抓紧时间学习的话。连对手的背影都看不见了!

    看着对手如此快地打破僵局,凯泽斯劳滕上上下下都有些不太适应。

    仿佛是早已习惯的某一种节奏突然被打断了一般,陌生,有些茫然。

    比起默契缺失给人带来的遗憾,一对一对抗被对手完全压制导致的丢球,无疑让人失望的多。

    只是。在对抗被曾经的德甲金靴压制,对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家伙而言,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这一次,没有库卡大大咧咧地打破沉默。

    美国人坐在场下,抱住头。一脸遗憾。他的身旁,是累积黄牌停赛的巴拉克。

    队友的叹息声,两人都没发出任何声音。只是两人,前者把失望挂在脸上,后者一晃而过。

    教练席上的卢伟同样没有发出声音。

    这一次,他在等待。

    “不同寻常。”

    等到所有球员各就各位,看台上的巨大轰鸣声慢慢回落,他的声音才慢悠悠地钻入雷哈格尔耳朵里。

    老头儿显然有所预感,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才问道:“发现了什么?”

    “渴望。”

    没有任何解释,只是两个字的回答,让其它竖起耳朵在听的家伙云里雾里。雷哈格尔却像完全听懂了一般,点点头。

    “确实。他们拥有出人意料的决心。”

    场上。

    尤墨和谢里站在圈等待哨声。

    “今天你好像不太兴奋?”

    老将仔细瞧了眼对方,希望找到什么答案。

    “是啊,昨晚没睡好。”尤墨伸了个懒腰,转头看了眼卢伟。

    谢里随着他的目光一同转过去,只是,清晰的摇头,让2岁的老将有些茫然。

    “别急。”哨声响起后,尤墨解释了一句。

    比赛于是继续进行。

    莱希,拉钦霍,克利斯托夫,斯福扎,尤墨,这样的五人场,显然和士气高涨的对手无法正面抗衡。如果把战线拉开,利用场地宽度扯出进攻空间的话,开放的对攻战,胜负会明显倾向于斯图加特。

    这就是卢伟仔细观察后,得出的结论。

    可是,落后了还不加强进攻?

    身后追兵靠近时,还不抓紧时间用胜利奠定优势?

    如此不做为的上半场,会不会让下半场因此感染,再也找不到以往的节奏?

    带着这些疑问,不断摇头的两位老解说,展开了讨论。

    “勒夫和他的弟子们果然给红魔制造了不小的麻烦。这么早的入球,按理说会改变双方的赛前布置,可从后面这20分钟的表现来看,仿佛又没有任何改变!”

    “是的。巴拉克黄牌停赛,o显得不太兴奋,这些状况导致凯泽斯劳滕在场对抗一直处于下风。雷哈格尔显然早已预料到这一点,一开场的时候,采取了稳守反击的策略。”

    “可是。比分已经落后,反击一直缺乏威胁的情况下,依然不在进攻加大投入,这种态度会不会太消极了一些?”

    “不好说。不过,也只有发生在他们身上,会有这么个结论。换成其它队伍的话。大概早就被批评了!”

    “嗯,尤其是年轻人居多的球队,气势非常重要。在落后的情况下,即使实力上差了一筹,也应该想办法在进攻多做章,而不是消极地等待队友上来改变局面!”

    “雷哈格尔呢,在想什么?”

    “猜不透,我看了他几次,完全找不出任何有提示意义的信号来!”

    “换个角度。勒夫呢?”

    “咦,和平常不太一样!”

    确实不一样。

    平常比赛,习惯于安静地站在场边的家伙,这一次目光频频转向对面的教练席。

    其的意味再清楚不过!

    预想的计划受阻,在猜测对方的打算!

    比分领先,局面占优的情况下,居然放心不下对方的用意,这种状况背后。隐藏着的,是莫名的不安。

    上一回合双方的较量依然历历在目。

    斯图加特引以为傲的场组织。遭遇了对手强有力的反抗,虽然压制了对手整整一个小时,可在最后0分钟的时候,体能上的劣势让比赛完全翻转,最终成就了凯泽斯劳滕落后扳平的好戏。

    这场比赛,勒夫料定对手会故伎重施!

    在他看来。对手肯定会在场布下重兵和已方对抗,即使短期内占不到什么便宜,可激烈的场争夺会最大程度地消耗老家伙们的体能,为他们后0分钟吹响反击号角,奠定无比重要的基础。

    可现在的局面呢?

    凯泽斯劳滕一副打不还手的模样。所有的场球员似乎都在防守,偶尔有进攻机会,也被斯图加特高涨的士气打断,终结于制造威胁之前。

    要知道,单纯的防守并不足以迅速消耗对手的体能!

    只有挣扎,反抗,强烈的进攻***,才会让对手措不及防,频频用反复的奔跑,来维持局面上的平衡!

    换句话说,就是凯泽斯劳滕打算带着0:1的比分,和士气高涨,体能没问题的对手,在下半场决一胜负!

    哪儿来的胜算?

    勒夫不觉得雷哈格尔会在上半场毫无作为,更不觉得这样维持下去,下半场的对手会有何可怕之处。可越是这么想,他就越发觉得不安。

    到底,想干嘛?!

    期待,雷哈格尔终于应他目光邀请,施施然走到换人区,站定,来了一句。

    “下半场见。”

    场休息时间到,0:1的比分没有变化。

    落后时的茫然被坚定的战术指令暂时压制,所有的红魔将士,从激烈的比赛走出之后,心的疑问迅速变大。

    这样的上半场,不太妥当吧?

    更衣室。

    不算安静,也不算吵闹。雷哈格尔推门进来时,拉钦霍还在发表讲话。

    “要是就这么输了的话,我可跟你没完!”

    巴西人的目标自然是尤墨,其它人他才不会用这种方式表达情绪。

    “不错,拉钦霍,说的不错。不过,目标是我的话,会不会更有气势一些?”

    老头儿一脸的皮笑肉不笑,看的巴西人头皮发麻。

    “boss”

    “开个玩笑,说正事。”

    雷哈格尔显然没有继续吓唬巴西人的打算,目光环顾四周后,随意地拽了张椅子过来,坐在了人群间。

    “比分落后,场面难看,没有最大程度地消耗对方体能。这样的上半场,显然没有达到我们的赛前预期。”

    “这对一支榜首队伍来说,是不能容忍的局面,是必须做出改变的局面。”

    “在绝大部分人看来,两支实力差不多的队伍。无论哪一方落后了,都会在进攻想办法,把阵形前移,和对手力拼场,尝试用不同的进攻办法,来努力制造威胁,最终改写比分。”

    “我相信,你们的大多数人,甚至所有人,都有上面的想法。”

    “是吗?”

    雷哈格尔目光又环顾了一圈,确认每个人都点头之后,微笑。

    “是的,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那么,你们的对手呢?”

    “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