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女友一起训练?

    这种事情对别人来说有些不可思议,对尤墨而言毫无压力。+,

    这货自从决定向金靴发起冲刺后,已经把心底最后一层顾虑揭去,正式进入了无忧无虑的自在境界。

    在他原来的计划,是打算一手扶持巴拉克成为球队核心,拥有足够的更衣室地位后,才能放心离去的。

    结果却发现,这种跨度实在太大,对德国小伙而言过于残忍了些!

    场上场下的巨大帮助,已经让巴拉克欠了一辈子都还不清的人情,如果再因为开火权相让而影响金靴争夺,无疑会让未来的精神领袖心蒙上阴影。

    和巴拉克相比,库卡是个很好的例子。

    美国人有啥说啥的脾气,不管不顾的性格,没心没肺的天性,很好地抵消了受人恩惠而产生的心里包袱。

    单纯的退让,在他还没有离去前,不断地把新核心推上前台,对所有人而言,都会有些不适应。

    到底,跟随谁的脚步前进?

    一次两次,巴拉克可能做的不错,得到大家一致认可。可漫长的赛季,瞬息万变的比赛,这样的机会数不胜数,很可能在德国小伙还在犹豫不决时,最佳时机已经悄悄溜走。

    该做些什么,却什么也没做,这样的次数多了,会进一步加重巴拉克的心理负担,表现在场上,就是脚步迟缓,心事重重。

    想让新核立起,他得先从所有人目光消失。

    这样的结论或许有些残酷,可惜真实无比。

    “哇,真漂亮!”

    一路迎接着不断的好奇目光。两人没去更衣室,车内换好衣服,套上大衣,拎着球鞋,一模一样的造型,大模大样地走在前往训练场的道路上。

    月初的天气寒意十足。加快步伐的两人视野里很快出现一抹绿色。

    越来越大的绿意,清晰地出现在李娟眼里时,见过大世面的傻姑娘忍不住啧啧称奇:“你们的训练用场地,居然和比赛场地差不多,真舍得!”

    “让你想不到的东西多了去。我们每一场比赛前都要经过体检合格,才能有上场资格。每个月都要进行一次全身体检,来排查潜在危险”

    尤墨已经瞧见场地上熟悉的身影了,于是放慢脚步,逐一介绍起来。

    还没说完。眼尖的拉钦霍叫唤起来了。

    “哟,这是干嘛?约会来了?”

    李娟听不懂,尤墨无视,两人继续天南海北。

    此时离正式训练还有十多分钟,队员们已经基本到齐。当然,个别懒货,自由散漫的家伙,业余生活丰富无比的坏小子还没来。

    巴西人没放弃。手里拿着个皮球,瞧着两人接近了。轻抛,右脚来了一记轻巧的侧凌空。

    目标,女主角。

    刚才还喜笑颜开的李娟,没等皮球近身,左腿迈出,踩实地面。右腿一抡,“嘭”的一声后,皮球已经不见踪影。

    “哎呀,踢场子来了!”

    巴西人显然对这一幕并不吃惊,在队友们还在楞神的时候。嚷嚷起来。桑巴国度会踢球的姑娘不少,个别技术出色的,花活玩的溜熟。拉钦霍一见这两人的亲密程度,就猜出来她是尤墨的第位女朋友了。

    “咦,这姑娘看起来好像在哪儿见过!”

    李娟那轮廓分明的五官顿时勾起了某些家伙的记忆力,越走近,越清晰起来。

    “应该是o在国内的女友吧,好像来德国比赛过!”

    “来来,抢圈!”

    尤墨领着李娟走进场地,吆喝起来。

    拉钦霍,谢里,施容博格,人迅速凑了过来。

    天寒地冻的季节里,抢圈是职业球员经常用来热身的手段。当然,圈傻瓜一般来回转悠的家伙,也成了最好的调*戏对象。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即使这姑娘是当家球星的女朋友,他们也不会脚下留情。

    “女士优先,女士优先!”

    拉钦霍还想更进一步,结果被老实人果断嘲笑。

    “好意思嘛,人家大老远的过来!”谢里主动站在了四人间,把皮球轻推给李娟。

    傻姑娘依然不忘尤墨的招牌动作,果断竖了个大拇指回敬。就在所有人注意力都在她身上时,手都没收回来,左脚一记轻推。

    “还真是,一家人呐!”施容博格显然记性很好,尤墨这个招牌动作虽然已经很久不见,他却印象深刻。

    可惜,注意力一转移,李娟的一脚传球就落了空。

    “队长,太没面子了!”巴西人捂嘴偷笑,趁施容博格跑去捡球,主动套近乎,“o的个女朋友,一个做饭好吃,一个踢球厉害,还有一个生的宝宝聪明!”

    尤墨一眼就瞧出来这货的企图了,果断不上当。

    “当心哈,巴西人一肚子坏水!”

    李娟才不用他操心,眼睛虽然来回转悠,注意力可集的很,所有的皮球,只要过来,就是一脚传出,一时间竟然让老谢里转成了个陀螺!

    “哈哈,加油,加油!”巴西人果然一肚子坏水,可惜目标暂时有些错误。

    速度奇快的传递,反而是意想不到的家伙,出了点岔子。

    尤墨!

    这货本就不擅长小范围的迅速传递,如果是右脚的话,堪堪能跟上其它人的节奏,换成左脚,就有些勉为其难了。

    可高速转移的皮球哪儿有那么多讲究,施容博格右脚踝关节包的稍大了一些,就让尤墨的左脚被迫露出马脚了。

    “哈哈!”巴西人顿时兴高采烈,可惜刚笑了一声,顿时卡住。

    李娟一个毫不犹豫地倒地铲球,不但没把皮球碰远,反而让明显偏离目标的皮球转回了正轨!

    目标,拉钦霍!

    “哇哈哈”

    一直在嘲笑别人的家伙抱住脑袋。在一片嘲笑声,不敢相信地看着渐行渐远的皮球。

    “咦,挺热闹嘛!”

    雷哈格尔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目标是旁边的两个家伙,伯尔尼和卢伟。

    “那是谁?”伯尔尼眼睛挺尖,手指场。声音里的惊喜掩饰不住。

    这家伙带人来试训?

    “他老婆。”卢伟实在不忍心打击两位老头儿,可惜事实情况如此,他别无选择。

    “呃”

    所有人都以为这货是带个女人来显摆了,甚至包括卢伟,都是这么认为的。

    雷哈格尔也没有预料到这种事情,要放在以前,老头儿断不能让一个女人来破坏训练的严肃气氛。

    可真要开口时,老头儿心一动!

    这家伙,从来不会做些无意义的举动。更别说用这种事情来显示自己高人一等的地位了!

    想到这一点,他不动声色地开始布置训练内容,顺便,也把眼前众人焦点般的姑娘,纳入了训练课程。

    于是,让所有人有些异样的一堂训练课,开始了。

    两小时后,上午的训练结束。

    所有人心里的异样感。再也掩饰不住!

    无论是体能,战术。对抗,抑或是热身,放松,交流,所有的一切训练内容,都被这个众人眼花瓶般的女人。用一丝不苟的态度,竭尽全力地完成了!

    水平或许不入他们的眼睛。

    可是态度,却让所有人动容!

    这家伙想干嘛?

    这女人想干嘛?

    boss呢,想干嘛?

    “和你们一样,我也有些惊讶。”

    训练结束后的放松伸拉。雷哈格尔的开场白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过,这家伙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老头儿走到尤墨身后,弯腰,敲了敲他的脑袋。

    “或许,这个姑娘的到来,让你们觉得,是时候展示自己身为男人强悍的一面了。”

    雷哈格尔对一脸茫然的李娟笑了笑,转身,在人堆里转悠,“这种事情,有点像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

    “各种大篇幅的报道,多角度的解析,深层次的挖掘,让我们这支球队毫无秘密可言。这种状况下,我们依然能高居榜首六轮之久,这份荣耀,值得我们抬头挺胸,坦然受之。”

    “上一场比赛,最后时刻的疯狂,让你们觉得,我们真正的实力,足够与豪门抗衡,足够辗压游球队,足以小瞧下一轮不起眼的对手。”

    “或许你们的很多人,不会承认自己小瞧对手。”

    “可是,有哪一个,敢说自己没有小瞧这个姑娘?”

    老头儿铺垫许久的问题一抛出,所有人大眼瞪小眼。

    状况确实如此。

    辗压斯图加特防线的进攻实力,让所有的凯泽斯劳滕将士们兴奋无比。他们渴望比赛,希望通过更高的挑战,来证明自己所拥有的实力。他们和这一轮赛后的媒体一样,不觉得第二十轮的升降机,第二十四轮的手下败将柏林赫塔,会是他们的真正对手。

    既然不是对手,自然不用发挥120%的水平,拿出以往的比赛状态就是了。

    这种想法属于人之常情,状况介于自信与自负之间。

    只是,忽略了一些事情。

    联赛只剩12轮,无论是冲冠,还是冲欧冠,欧战,抑或是保级,都到了毫无退路的时候!

    没有退路,自然不能用对手的强大来吓自己。

    爆冷,就有了一半基础!

    如果凯泽斯劳滕觉得面前的两个对手不够看,一心掂记着豪门劲旅的话,那临场比赛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会让50%上升到5%。

    如果再加上任何一场比赛都不缺乏的运气,那5%的可能很有希望向100%进发!

    第二十轮的比勒费尔德,目前排名第15位,状况之凶险不必多言。第二十四轮的柏林赫塔,即使不再仇恨他们,也会用饱满的热情来迎战对手,证明自己的成长!

    这样的两个对手,岂能无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